您当前的位置:万博体育 > 部门活动

大学生活动中心参加安徽省第十届讯飞杯作品

发表时间:2015-07-13 阅读人次: 文字大小: [ ]

天上的草原

    在儿时依稀的记忆中,我是出生在飘着炊烟的白色毡房,茫茫的大草原啊,是我熟睡时的摇蓝、是我嬉戏时的玩伴、也是我学习时的殿堂。养育我的这片土地,我当作自已一样顾惜,沐浴我的这江河水啊,你为何总象母亲的乳汁一样纯香?苍鹰在天穹中寻望,黑色的骏马在肆意飞奔,平顶山下,成群的牛羊,还有你,我天上的草原,还有你那悠扬的牧歌,夜夜伴我入梦乡。我喜欢纵马驰骋,放声歌唱,那就象是回到了传说中的时代,我向往着象我的祖辈那样成为一匹苍狼去周游世界,去看看祖父故事中那无边的海洋。

     而现在,我是真的离开了你,来到这陌生的地方,不见了蒙古包,不见了牧场,只为心中一个小小的理想而不停的奔忙。其间  有欢笑也有泪水,曾经骄傲也曾经气馁。但是,但是我从未曾悔恨呀,因为每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入睡时,我发现你那悠扬的牧歌  又在我的耳边回响;我发现我的那颗心啊,一直跳跃在绿宝石似的草原上。如水晶般清澈的河水啊,我真的发现,那歌声就象是号角,而那颗心源源不断的给我力量与希翼! 

     滕格里塔拉,我天上的草原,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我的祖辈千回百转历经艰险,都要重回你的身旁,为什么我身在异乡总觉得你在不住地把我盼望! 

蒙古人,是草原的儿子,草原的儿子就是这样的恋乡啊。

滕格里塔拉,我天上的草原,请你听我讲,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我今日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重回你的身旁,替你抚去脸上的皱纹,替你驱赶那肆虐的风暴,让你昔日的笑容重新绽放! 

等着我呀,我天上的草原,我长生天的故乡,我的亲娘!

母亲   肖复兴

世上有部永远写不完的书,那便是母亲……

   那一年,我的生母突然去世,我不到8岁,弟弟才三岁多一点儿,大家俩朝爸爸哭着闹着要妈妈。丧事办完以后,父亲回了趟老家,他从乡下回来的时候,给大家带来了一个小脚女人,后边还跟着一个小女孩儿。爸爸对我和弟弟说:“来,叫妈妈!”弟弟吓得躲在我身后,我撅着小嘴儿任爸爸怎么说就是不吭声。

有一天,我把妈生前的照片儿翻出来挂在墙上最醒目的地方,以此向后娘示威。怪了,她不仅不生气,而且还常常踩着凳子上去擦照片儿上的灰。有一次她正擦着呢,我突然对她大声喊道:“你别碰我的妈妈”!好几次夜里,我听见爸爸跟她商量,“你就把照片取下来吧”。可她总是说:“挂着吧,不碍事儿”。

我记得,三年自然灾害最严重的时候,只是为了省出家里一口人吃饭,她把自己的亲生闺女嫁到了内蒙。那一年,小姐姐只有17岁。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一天 天气冷极了,屋外还飘着雪花儿。爸爸看小姐姐穿得实在太单薄了,就把家里唯一一件粗线毛大衣给小姐姐穿上。她看见了,一把给扯下来说,“别呀,还说了留给她的两个弟弟穿吧,啊。”在车站上,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在火车开动的时候 她才向女儿挥了挥手。寒风中,我看见她那 像枯枝一样的手臂 在抖动。回来的路上,她一边走一边自己叨叨:“好啊,闺女大了,早点儿寻个人家,好啊,好”。我实在是不知道人生的滋味,不知道她这样一路走一路叨叨,其实是在安抚她那颗流血的心。她也是母亲,她送走了她的亲身闺女,为的是两个并非亲生的孩子。世上竟有这样的后母。

望着她那日趋隆起的背影,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涌。“妈妈!”我第一次这样称呼了她,她站住了,回过头,愣愣地看着我,不敢相信是我在叫她。 “妈妈”,当她听清是我在喊她的时候,她竟“呜”地一声 哭了,哭得像个孩子一样。多少年的酸甜苦辣,多少年的不公和委屈,全都在这一声“妈妈”中融解了。

这一年,爸爸有病去世了,妈妈先是帮人家看孩子,以后又在家里但棉花,攫线头挣来的钱养我和弟弟上学,望着妈妈每天满身满脸满头的棉花毛毛线头头,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我常常想  亲娘又怎样?!

从那以后的许多年里,尽管大家家的日子过得很清苦。但是,只要有妈妈在,那小屋便充满了温暖,充满了爱。

我始终觉得妈妈的心脏会永远跳跃着,却从来没想到,大家刚刚大学毕业,妈妈她却突然倒下了,而且再也没有起来。妈妈,这一辈子我什么都可以忘记,却永远不会忘记为大家操劳一生的您。

世上有一部永远写不完的书,那便是母亲。

祖国啊,我要燃烧》   叶文福

  当我还是一株青松的幼苗,

  大地就赋予我高尚的情操!

  我立志作栋梁,献身于人类,

  一枝一叶,全不畏雪剑冰刀

  不幸,我是植根在深深的峡谷,

  长啊,长啊,却怎么也高不过峰头的小草。

  我拼命吸吮母亲干瘪的乳房,

  一心要把理想举上万重碧霄

  我实在太不自量了:幼稚!可笑!

  蒙昧使我看不见自己卑贱的细胞。

  于是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迎面扑来旷世的风暴!

  啊,天翻地覆……

  啊,山呼海啸……

  伟大的造山运动

  把我埋进深深的地层

  ——我死了,那时我正青春年少。

  我死了!年轻的躯干在地底痉挛,

  我死了!不死的精灵却还在拼搏呼号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我要出去啊——我的理想不是蹲这黑暗的囚牢!”

  漫长的岁月,

  我吞忍了多少难忍的煎熬,

  但理想之光,依然在心中灼灼闪耀。

  我变成了一块煤,还悲愤地捶打地狱的门环

  “祖国啊,祖国啊,我要燃烧!”

  地壳是多么的厚啊,希翼是何等的缥缈!

  我渴望:渴望面前闪出一千条向阳坑道

  我要出去,投身于熔炉,化作熊熊烈火:

  “祖国啊,祖国啊,我要燃烧——”

  于北京

  ——痛极之思编辑叶文福

朗 诵

板凳上的妈妈

【人站定 视频起】

  时光荏苒,转眼38年了!这儿啊,都变样啦!

  如今我已经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了。

  今天是母亲节。妈,您还好吗?

  过节了,大家约好了:今天,都回家看您——

合: 大家亲爱的妈妈,“板凳妈妈”!

 

  妈妈,叫许月华, 1956年出生在湘潭农村。1岁丧父,12岁丧母。失去母亲不久,她又被一列飞驶而来的列车压碎了双腿!

 高位截肢使妈妈无法安装假肢,乡亲们把她安置在一个小木箱子里推着行走。她孤苦,绝望,甚至想到了死!

  命运出现了转弯:18岁时,湘潭市社会福利院收养了她。她又有了家,幸福的暖流沁入心田。她说:“我是一个残疾人,但我还有手,我也想为大家做点事!”

  妈妈主动请求照顾其他孤残儿童,院长不答应:“月华,你走不了路啊。

 “走路,走路!”妈妈心中升腾起坚定的信念,我一定要学会走路!看到福利院里撑着凳子学步的孤儿,她来了灵感!假如用两条板凳当腿,不就可以走路了吗?

 就这样,妈妈艰难迈出了伤残后的第一步。摔倒了,爬起来。再摔倒,再爬起来……

 苦练了几个月,妈妈撑着板凳走到院长面前“您看,我能走了,给我事做呀!”

  摸着妈妈长满血泡的手,院长的泪水涔涔而下!

  妈妈就这样,用两条小板凳支撑起孱弱的身躯,开始照顾福利院的孤残儿童;

 从此小板凳在大地上叩响了爱的音符,这首爱之歌悠悠地传唱了38年……

 

 

  38年前,因为先天性兔唇裂,我被遗弃,成了孤儿。喂进去的食物,就从我的鼻腔里流出来。大伙儿说:“这孩子,怕是不行了!”是妈妈对院领导说:“这孩子,就交给我吧!”她用调羹慢慢地给我滴药,用注射器一点点地给我喂奶。后来又带我做了唇裂缝合手术。现在我还有了个幸福的家……我能有今天,全靠妈妈。

  还记得那一年湘秋妹妹病危住院,妈妈撑着板凳赶来了。107天,妈妈撑着板凳守护了整整107天。湘秋获得了新生。可妈妈,却累得病倒了。

  妈妈为方便照顾大家,让大家都睡在她的床上。床铺太窄,她就不断加宽,最后加宽到了5米,同时睡了15个孩子。跟妈妈睡在一起,大家睡得真香!

  妈妈为大家缝补浆洗、织毛衣、做鞋袜,还带着大家做游戏。小板凳发出的“咯噔咯噔”的声音,在大家的心中如同天籁。每当这美妙的音乐远远地传来,大家就会急切地呼唤“妈妈,妈妈!”

 38年间,小板凳用坏40多条,138个儿女也一一长大。大家在填写履历表时,在母亲一栏里写下的都是一个同样的名字——许月华

  2010年11月20日,大家和妈妈一起登长城。妈妈坚持自己行走,100米、200米、300米……妈妈撑着小板凳登上了长城!

  妈妈,您是苦难中的向日葵,是隆冬里的迎春花。是您让大家懂得了什么叫真正的爱。

 今天是母亲节,妈妈,大家都回来看您了。大家亲爱的——

 “板凳妈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