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托雷平土地改革什么时候发生的?斯托雷平土地改革的背景

斯托雷平土地改革,指俄国首相彼得·阿尔卡季耶维奇·斯托雷平(1906~1911在任)于1906~1911年推行的、旨在摧毁村社制度、扶植富农经济的土地改革。

斯托雷平土地改革,指俄国首相彼得·阿尔卡季耶维奇·斯托雷平(1906~1911在任)于1906~1911年推行的、旨在摧毁村社制度、扶植富农经济的土地改革。

彼得·斯托雷平简介

经济

改革背景

彼得·斯托雷平全称为彼得?阿尔卡季耶维奇?斯托雷平,是俄国着名的政治家和改革家,在2008年的“最伟大的俄罗斯人”投票中高居第二位。我们搜索斯托雷平简介,可以得知他出生于贵族家庭,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精英教育,之后在圣彼得堡大学学习。

不可否认,斯托雷平的铁腕措施确实收到了经济上的奇效。其中煤产量增长121%,棉花加工量增长62%,出口总额增长112%,国民收入增长78.8%,人均粮食产量达到历史最高值,超过整个斯大林时期,而俄国的粮食产量超过了阿根廷、加拿大和美国粮食产量的总合,成为欧洲最大的粮食出口国。假如联想到苏联长期作为世界第一大粮食进口国,这个成绩更显得难得。诚然,斯托雷平通过”先稳定,后改革”创造了沙俄经济史上的黄金奇蹟,但是他以为经济的富足自然带来政治上的自由,他阻碍宪政程序,试图通过经济的增长和稳定的秩序换取人们的支援,却心愿落空。俄国尝到甜头的同时却种下了酸果。

1905年革命后,俄国农民消灭封建土地所有制的要求日益强烈。为维护地主资产阶级的利益、发展农村中的资本主义、防止革命,斯托雷平制定了新的土地政策。1906年11月22日,公布了《关于对农民土地占有和土地使用现行法如果干补充规定》的法令,准许农民退出村社。每个农民可以取得村社的份地作为私产,并允许出卖。村社拨给退社农民的土地必须在一个地段内,使之可以成为独立田庄或独家农场。政府通过农民银行贷款给富裕农民,作为购买土地和建立农场之用。这个法令经过修改和补充,分别在国家杜马和国务会议获得通过,并于1910年
6月27日由沙皇签署,成为正式法律。1911年
6月11日,他又公布《土地规划条例》,规定份地不论是否预先确定为私产,凡是实行土地规划的地方,都自动变为私产。1906~1915年期间,有
200余万户农民退出村社。其中大多数退社贫苦农民由于缺乏农具和资金,不得不把土地以低价出卖给富农。斯托雷平广泛实行移民政策,把不满沙皇统治的农民迁往西西伯利亚、远东和突厥斯坦草原等边远地区。自1906~1910的五年间,共迁出了250万人。

图片 1

贫富差距

斯托雷平的土地改革,破坏了传统的村社土地公有制,加速了农民的分化,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农村资本主义的发展。但是,农奴制残余依旧存在,农村阶级矛盾更加激化。因此,未能防止俄国革命的爆发。

而等到彼得·斯托雷平毕业以后,他就进入到了当时的内务部工作,再往后又因为自身才能非常的优秀,相继担任了俄国两个省份的省长,开始展示出卓越的政治才华。后来由于积极镇压农民起义受到尼古拉二世的赏识,后来担任内务大臣兼总理。

实际上,经济的发展导致更大的贫富差距,村社的解体让封闭的农民逐步看到更加广阔的世界,也让他们对政治生活更加关注。但是斯托雷平拒绝根本的”政治改革”,漠视民众的诉求,各项措施以权贵利益为本位,不敢触动既得利益集团,改革实际上是有权势的私有者对无权农民的又一次剥夺,给农民带来沉重的苦难。而贵族和地主也以为改革剥夺了本属于他们的利益。最终导致地主、民主宪政派、革命派、民粹派、农民等左右各派均反对,甚至沙皇也不满意他的改革,与之关系紧张。每次觐见沙皇时,斯托雷平在公文包上都写好了印上当日时期的辞呈,”时刻准备接受圣上旨意的突然改变”。假如不是皇太后的干预,斯托雷平在1911年春就被沙皇赶出了朝廷。

铁腕改革

彼得·斯托雷平担任总理之后,策划并且发动了着名的“六三政变”,开始进入了斯托雷平时代。他在位期间,为了维护沙皇统治,镇压农民起义,大肆捕杀革命者,后来领导实施了斯托雷平土地改革。按照法令规定,农民可以自由进退村社,可以将自己的土地变为私产进行买卖。

侷限性

在大动荡的背景下,斯托雷平被任命为总理大臣。他声称在”一个人病危的时候就要进行以毒攻毒的治疗”,对恐怖分子的血腥暴力行为,绝对不可以姑息。针对农民再次挑起的”分家不公”的诉求和反抗,斯托雷平毫不手软坚决镇压,绞死或者流放数千名暴乱者,”斯托雷平的领带”在俄国飘扬……

还可以建立独立田庄和农场,并且成立专门的农民银行扶持他们,之后大家开始都将自己的土地从村社中退出,变为自己的私产自己独立经营,并且逐步向西伯利亚边疆地区移民,扩大土地面积。这些措施刚开始得到了农民的拥护,符合当时社会环境,促进了俄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培育了新兴的富农阶级。但是后来由于改革的相关配套措施不完善,得不到沙皇的支持而宣布失败。

然而由于社会中固化的利益冲突,即便在斯托雷平的铁腕下,原有体制下的继续改革也变得越来越难,社会发展进入一个瓶颈期,群众中不满和敌对情绪激烈,斯托雷平在剧场陪同沙皇看戏时被一个对社会心存怨恨的民粹分子杀死,最终未能逃开他人生的第十一次刺杀,在遗憾中饮恨而终。

当第二届杜马不通过土地改革措施,他策划”六三政变”,直接驱逐国家杜马议员,将65个代表逮捕并流放到西伯利亚,他轻蔑地谈论”他们需要大动荡,我们需要大俄罗斯!”,”宪政、人权并不可以带来秩序,铁腕手段才是解决之道。”他还把选举权的门槛提高,仅仅限制于富人及贵族之中,以为”只有这样才能帮助那些穷光蛋逃避那些他们并不真正想做的事情”,政治上的稳定才有大概。他拒绝向追求宪政的自由派妥协,而代之以推动省和县行政机构的改革,来扩大省长的决定权和政府的权威,扩大县长的决定权来取代地方自治领袖。斯托雷平在1909年10月1日对《伏尔加报》说到:给国家20年的安定,俄国会变得你们辨认不出来。而将斯托雷平作为偶像的普丁在一个世纪后则别有深意的模仿道:”给我20年的时间,我将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彼得·斯托雷平简介的最后也提高他被暗杀的原因,由于他极力推行土地改革,触犯了当时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并且一下从较低的职位提拔到“位极人臣”的地位,遭到众多人的妒忌,后来在基辅遇刺身亡。

在他死后,社会控制骤然弱化,兵营之中革命学说流行,士兵人人思变;知识分子远离政治,而一个粗俗淫邪、不学无术的农民却堂而皇之成为沙皇夫妻的座上宾,甚至能够决定俄国在一战中的军事决策:俄国军队在一战中直接使用明码传播军事资讯,并对采取”暗码”感到无法理解。凡此种种都反映了俄国统治制度的衰朽和管理的混乱,也预示著一场更大烈度的暴风雨即刻到来。斯托雷平的改革没能解救俄国,最终只能以悲剧收场,同样悲剧的还有他自个,以及俄国的历史与人民。

他将最大的热情投向村社与土地。在他看来,地主土地所有制是”心头肉”,而村社土地则是”眼前疮”,切不可”剜肉补疮”。假如每个人都是私有者,大家就成为”一条绳上的蚂蚱”,农民不满的根源也就消失了。换言之,既然”家长”分家分得不公正,那干脆让”长子”带头分家,站在家长这一边,这样其余子女即便有意见也无力反抗。

彼得·斯托雷平的成就

为了扶持”长子”,斯托雷平1906年11月22日释出法令,允许各农户退出农村村庄,自个份地通过赎买归其个人所有。针对贫户农民破产无力偿还的土地,国家将其集中起来,通过成立农民银行向富农贷款鼓励其兼并,而且依照1906年8月12日和27日命令,农民银行卖给富农的土地售价必须比标价低20%。国家鼓励成立集体农庄和单独田场,并推动农业技术的发展。经过这一系列措施,土地集中程度进一步提高。针对无地的农民,斯托雷平一方面推动他们进城成为工人,另一方面引导他们迁往西伯利亚开发土地。

彼得
斯托雷平作为沙俄末期最杰出的政治家改革家,一直饱受争议,人们称赞他的改革精神和魄力,同时又对他在推行改革中的铁腕手段有所诟病。如今大家还在争论,杀死他的究竟是左派势力还是极右保守派。尽管如此,彼得
斯托雷平的成就依然是他作为俄国杰出政治家的佐证。

斯托雷平的改革受到巨大的压力,在上任总理一个月后就在总理别墅遭到严厉的恐怖袭击,最后死亡27人,重伤32人,包括他唯一的三岁儿子和一个女儿。他秉承”我们痛苦地处决少数人,是为了防止血流成河”的理念,依然坚持改革,继续深化严苛的政策,创造了臭名昭著的斯托雷平恐怖时代。

图片 2

彼得
斯托雷平早年亲眼目睹了农民起义的残酷,他曾经说,不论是什么起义,都是残酷的。因此他担任俄国总理时一直力推改革,给农民应有的平等的社会地位,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土地和农民的问题,当然彼得
斯托雷平的成就也就在于他的土地改革。

他的改革主旨,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实行土地私有化,把土地还给农民,调动农民的积极性,让他们可以自由进退村社,可以将自己的土地打造成农场和田庄,自主经营,提高了农民了生产积极性,提高了粮食产量,扩大了农业规模,使得农民逐渐富裕起来,形成了富农阶层,同时产生了农村剩余劳动力,他们能够进入城市,成为生产工人,为俄国工业发展提供劳动力,促进了俄国经济社会发展。

彼得
斯托雷平曾经说过“给我20年的和平期,我就能彻底改变俄国”,在一个行将就木的封建王朝,出现这么一位具有资产阶级思想的改革家可以说得上是历史跟俄国开了一个玩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