赎罪日战争以军损失大:相对于美军阵亡18万人

乌里巴尔·约瑟夫(UriBar-Joseph)是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教授,他的研究主要关注阿以战争和以色列的情报系统。除此以外,他在以色列国防军的情报部和研究部任职长达十年之久。今年八月,约瑟夫出版了《天使:拯救了以色列的埃及人》(TheAngel:TheEgyptianSpyWhoSavedIsrael)一书。

弗里德里克·福赛斯写道:“这世界上古往今来的间谍中——假使他们泉下有知——能够断言自己提供的情报。

间谍这份工作,神秘而危险。

(当代著名的悬疑谍战小说家)弗里德里克·福赛斯(FrederickForsyth)写道:「这世界上古往今来的间谍中——假使他们泉下有知——能够断言自个提供的情报,或好或坏地改变了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的,五个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尽管我们的主人公的名字还非常不为人所知,但是,阿斯拉夫·马尔文(AshrafMarwan)——埃及总统纳赛尔的女婿、纳赛尔总统的继任者萨达特的贴身智囊、28年的摩萨德间谍——的事蹟绝对改变了历史的程序。

或好或坏地改变了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的,五个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尽管我们的主人公的名字还很不为人所知,但是,阿斯拉夫·马尔文——埃及总统纳赛尔的女婿、纳赛尔总统的继任者萨达特的贴身智囊、28年的摩萨德间谍——的事迹绝对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要说比之更神秘而危险的,恐怕就是「双面间谍」。

1944年,马尔文出生在开罗的一个声名显赫的家庭。1966年,他与纳赛尔的女儿莫纳完婚,从此开始走向人生巅峰。1969年起,他开始在总统府任职:先是在他的岳父纳赛尔手下工作,1970年纳赛尔去世后,他成了萨达特的亲密助手。1970年代后期,在自负、贪婪和冒险精神的驱使下,他开始转而为摩萨德服务。在摩萨德内部,他的代号是「天使」。非常快,他成了以色列乃至整个现代世界最富传奇色彩的间谍之一。

图片 1

原以为这只存在于电影,其实,现实中也不乏其人。

马尔文的贡献体现今两个方面。首先是当时的埃以关系:在1970年代埃及和以色列围绕苏伊士运河的归属而展开的消耗战中,埃及方面开始酝酿发动一场战争,夺回1967年六日战争中失去的西奈半岛。其次,马尔文能够直接获取到埃及决策层的最核心机密。作为萨达特的助手,他却向以色列提供了大量的情报,包括埃及的战争准备、埃及军演的详尽总结、埃及从苏联和其他国家获取军火的情况。从最高指挥部的会议记录到萨达特与其他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的谈话乃至和勃列日涅夫的祕密会议纪要,全都被马尔文递交给了摩萨德。

1944年,马尔文出生在开罗的一个声名显赫的家庭。1966年,他与纳赛尔的女儿莫纳完婚,从此开始走向人生巅峰。1969年起,他开始在总统府任职:先是在他的岳父纳赛尔手下工作。

像这种为敌对双方工作的特工,通常都没有好的结局。

所有这些情报最后都呈交在了以色列总理果尔达·梅厄(GoldaMeir)、国防部长摩西·达扬(MosheDayan)和以色列国防军首脑们的办公桌上。在这些一手情报之外,达尔文还附上了自个对相关情报的分析和判断,这等于是让埃及在以色列面前一丝不挂。从这些情报中,以色列方面了解到,萨达特急于获得飞毛腿导弹和其它远端导弹,只有在获得这些武器并占据制空优势后,埃及方面才会发起进攻。

1970年纳赛尔去世后,他成了萨达特的亲密助手。1970年代后期,在自负、贪婪和冒险精神的驱使下,他开始转而为摩萨德服务。在摩萨德内部,他的代号是“天使”。很快,他成了以色列乃至整个现代世界最富传奇色彩的间谍之一。

英国推出的这部最新纪录片,就讲述了二战后最具传奇色彩的双面间谍,以及他的离奇死亡——

埃及方面花了数年时间,想方设法获得上述武器。然而,萨达特却在1972年的十月决定与以色列开战,尽管当时埃军仍然没有装备这些武器,配合行动的还有叙利亚军队。马尔文向以色列汇报了这一情况。然而,出于某些原因,以色列方面坚持以为萨达特不会在没有获得制空优势的情况下发起战斗。决策者的失误使得战争在1973年10月爆发时,以军毫无防备,一度陷入绝境。

马尔文的贡献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当时的埃以关系:在1970年代埃及和以色列围绕苏伊士运河的归属而展开的消耗战中,埃及方面开始酝酿发动一场战争,夺回1967年六日战争中失去的西奈半岛。

《跌落的间谍》

赎罪日战争是阿以之间最激烈的一次正面冲突,也是以色列历史上最为惨痛的一段记忆。在战争爆发后最初的24小时内,以军在苏伊士运河的防线全线崩溃,埃及军队占领西奈半岛;在叙利亚沿线的战场,戈兰高地半数沦陷。500余名以军士兵在开战的第一天阵亡,在战争中,以色列总共损失了近3000名士兵,考虑到以色列的人口基数,这相当于美军在一次战役中阵亡了18万人。在开战前,以色列以为自个是这一地区的绝对霸权;在开战仅一天之后,国防部长达扬在对外讲话中已近乎绝望地将这场战争称为「为「第三圣殿」而战」。耶路撒冷的第一圣殿于和第二圣殿分别于公元前586年和公元70年被毁,犹太人当今又一次面临着国破家亡的命运。

The Spy Who Fell to Earth

把以色列从覆灭边缘拯救过来的,是马尔文在开战前的最后时刻给摩萨德首脑扎米尔的密信:「战争将在明天爆发。」单凭这封密信,马尔文的存在就比以色列那些极为复杂精密的情报装置、摩萨德的整个情报网乃至军方负责人都更有价值。正是在马尔文的警告下,10月6日早晨——战争爆发的几个小时之前,以色列开始在全境内调集军队。假如没有马尔文的情报,整个戈兰高地都将失守,以色列在战争中的领土损失和人员伤亡,都会比后来要惨重得多。

图片 2

1973年的战争最终打成了平手。多亏了马尔文的情报,以色列国防军在遭遇了最初的打击后非常快得以调整过来,尽管未能彻底击溃埃及军队或是叙利亚军队,但最终在东西两线都取得了胜利。战后,以色列将西奈半岛交回给埃及以换取和平。埃及方面经此一役后信心大增,离开了苏联阵营而成为美国的盟友,这标志著苏联在中东的战略收缩。华盛顿和莫斯科的关系日趋紧张,本已趋向缓和的冷战双方又一次开始剑拔弩张。战争中阿拉伯国家为支援埃及决定发起石油禁运,却意外地造成了世界范围内的经济衰退。

2007年6月27日,英国伦敦,一位老人被发现坠亡在自家阳台下。

赎罪日战争后的变化,不论是积极还是消极,都是源于这场打成平手的战争。马尔文在这场战争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马尔文如果是泉下有知,应当可以不必讳言:「我提供的情报,或好或坏,改变了人类的历史。」

案子本身似乎没什么特别之处,这样的失足事故,每天都在发生。

特殊的是,死者的身份。

死者名叫阿什拉夫·马尔万,是一名亿万富翁埃及首富

展开剩余92%

还是经济学博士、中东最大的军火商之一、著名的切尔西足球俱乐部的小老板之一。

图片 3

但以上这些标签,都不如他的另一个头衔知名:

前埃及总统纳赛尔的女婿。

作为带领埃及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的领袖,纳赛尔被认为是阿拉伯世界最伟大的世俗派领导人,在埃及乃至阿拉伯人民心中的声望,至今无人可比。

成为他的女婿,自然也是无上荣耀

在大学毕业后,马尔万担任纳赛尔的助手期间,与总统的女儿相识相恋,最终结婚。

图片 4

左二就是纳赛尔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纳赛尔怀疑马尔万别有所图,一直将他安排到不同的部门担任闲职。

马尔万感到不满,决定前往伦敦深造,并在那里取得了博士学位。

1970年,纳赛尔突发心脏病离世,时任副总统萨达特接任。

马尔万抓住了机会,偷取了萨达特政敌的资料,帮助萨达特在法庭上击败政敌,站稳脚跟。

马尔万也凭借此机会,一跃成为新统治集团的核心人物,也是萨达特最为信任的亲信。

图片 5

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只是一个惊天阴谋的序幕

在岳父纳赛尔去世两个月后,马尔万回到伦敦,拨通了以色列大使馆的电话。

声称,想为以色列人提供一些情报。

图片 6

这样鲁莽的行动,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专业间谍。

众所周知,埃及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都是敌对关系。

埃及前任总统的女婿,现任总统身边的红人说要成为以色列的线人,换成大使馆办事处的任何一名普通员工,大概都会当成是一个恶作剧。

而无巧不成书,接电话的,竟是正在办事处巡查的,时任摩萨德欧洲分部主管。

鱼叔在这里插一句,摩萨德的全称叫「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与美国中央情报局、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英国军情六处,并称为「世界四大情报机构」。

图片 7

在马尔万自报家门之后,摩萨德主管当机立断:

决不能放过这条大鱼。

历史的车轮就在这样的因缘际会之下,开始缓缓滚动…

一开始,摩萨德并不完全相信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然而马尔万很快就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1970年,萨达特上台后与苏联领导人举行了一次最高级别会谈。

而这次会谈的真实纪要,经过马尔万之手,送到了摩萨德手中。

图片 8

这种级别的重磅炸弹,对于每一个情报人员来说都是求之若渴的至宝。

这份厚礼终于让以色列人相信,马尔万是「自己人」。

从动机来看,马尔万的「卖国」行为更是十分合理:

政途一直被纳赛尔阻挡,马尔万早就对其心生不满;

马尔万的生活向来奢侈,在伦敦更是挥金如土,和他勤俭节约的老丈人形成了鲜明对比,也是两人龃龉的根源之一。

而马尔万的每份情报都要价不菲,一份5万欧元起步,在当时颇为高昂。

而以色列财大气粗,来者不拒,双方合作十分愉快。

图片 9

一晃就是三年过去了。

1973年,经历了「六日战争」的惨败,埃及国内民众对以色列的仇恨终于达到了顶峰。

埃及、叙利亚等国军队蠢蠢欲动,任谁都看出战争一触即发,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彼时,马尔万已经成为了参谋总长,自然成为了摩萨德最为重视的情报来源。

马尔万透露,埃及、叙利亚联军会在5月发动突击,以色列高度重视,立即开始备战。

然而事后却证明是虚惊一场,还浪费了不少军费。

同年10月,马尔万再次发出警告:联军将在明天晚上六点,对戈兰高地发起突击。

这次,并不是「狼来了」。

第二天,在以色列传统节日「赎罪日」这天,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了。

图片 10

赎罪日是犹太人最重要的节日,当天他们不工作、不进食,一起前往教堂祈祷,为过去的一年赎罪。

只不过埃及方面的进攻时间,提前了四个小时,在下午两点就已经打响了第一枪。

这四个小时在战争初期看起来颇为致命,准备充分的埃及军队利用大量反坦克火力,重创了装备精良以色列装甲部队,夺回了戈兰高地的大部分土地

以色列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当时大部分军队人员都在家中放假,等集体动员起来,已经是开战十四个小时以后的事。

至于以色列在美国的紧急援助下进行反扑之类已是后话,此处不提。

以上这些,就是发生在马尔万身上的,目前可以确认的事实。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让他的故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

「赎罪日战争」之后,以色列在反思后得出结论,马尔万情报中的那四个小时时间差,无足轻重,因为这个情报根本没有被上报给军方首长。

时任军事情报局长艾利·泽拉过于确信,埃及人不会在苏联的空中支援就绪前发动进攻,因此即便得到了马尔万的情报,也没有紧急动员军队。

他也为此担责下台。

图片 11

而如果马尔万的情报得到了重视,那么不管有没有那四个小时,以方都足以做好万全准备,而不会在初期一败涂地。

在摩萨德中,马尔万依旧是「第一线人」

图片 12

然而埃及方面,也把马尔万视为英雄

在战争结束后,埃及总统立刻授予了马尔万最高荣誉勋章。

蹊跷的是,并没有指出他是为何受赏。

对于埃及人来说,这只意味着一件事:

马尔万是埃及派过去的双面间谍。

图片 13

他长达三年的潜伏,就是为了最后那四个小时的进攻窗口。

同一个人,被战争双方同时视为国家英雄,这么荒谬的剧情,小说怕是都不敢写

唯一可以肯定的只有一件事:

有一方被骗了。

被愚弄的到底是谁呢?

以色列的泽拉将军下台后出版了一本自传,其中提到了当时仍是「神秘人士」的马尔万,认为他确实是一名双面间谍。

不过在摩萨德方面看来,这不过是他在为自己的责任开脱。

图片 14

另一位在伦敦工作的以色列历史学家,阿伦·布雷格曼,敏锐地捕捉到了这条线索。

在大量翻阅资料,寻访了一系列相关人士之后,他终于确定,这位神秘间谍,就是埃及首富马尔万本人

阿伦向媒体公布了他的发现,霎时间两国舆论为之哗然。

时任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立刻接见了马尔万,重申他是「埃及的民族英雄」

图片 15

而以色列方面也立即着手调查,摩萨德局长还将泽拉告上法庭。

最终,调查组和法官得出了一样的结论:

在调查了马尔万传递给摩萨德的相关文件后,他们相信,马尔万确实为以色列传递了极具价值的情报,并不能认定为双面间谍

图片 16

以色列甚至在去年拍过一部电影纪念他,视其为天使降临,是以色列的埃及天使。

图片 17

因为他的情报,避免了多次冲突,拯救了无数以色列的国民,同时也让无数埃及国民幸免于难。

图片 18

虽然马尔万仍然被埃及和以色列视为英雄,但因为这次的身份暴露,为他带来了灭顶之灾

就在法院宣判的当月底,开头的那一幕发生了。

马尔万坠亡。

伦敦警方调查了这起案件,得出的结论是:不能确定死因。

这代表了一件事:

马尔万至少不是自杀

同时也有目击者声称,事件当天他目睹了马尔万坠亡的过程,同时发现在他背后有两名身着黑衣的中东男性。

图片 19

就像马尔万的间谍生涯一样,这些调查和证言依旧可以做两种解释:

摩萨德在调查中发现自己确实被马尔万所骗,碍于面子,官方用了一套说辞,说他不是双面间谍;

另一方面采取了暗杀行动——毕竟,这是他们最擅长的工作之一。

或是埃及人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发现马尔万在双面间谍行动中确实背叛了祖国,于是加以惩处。

唯一的真相,随着马尔万的坠亡,以及据说其正在撰写的自传草稿神秘消失之后,再也无法浮出水面。

无论最终是为哪方效力,当马尔万看到埃以两国签署《戴维营协议》,达成和解之时,是否曾长舒一口气,幻想着未来长久的和平景象?

然而他的死亡,打碎了这美好的幻象,告诉所有人:

仇恨的阴影从未消亡,战争的火种仍然随时可能点燃

就在前不久,美国正式承认了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在中东地区投下了一枚重磅的外交炸弹。

图片 20

戈兰高地位于多国交界处,战略上属于兵家必争之地。

图片 21

前面提到的「六日战争」、「赎罪日战争」,也即第三、四次中东战争,就是围绕着戈兰高地的归属,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间爆发了两场残酷的战争。

无数鲜血洒落的这片土地,可以说是阿以关系的症结之一。

片中采访的相关人士都垂垂老矣,可回望祖国,情形和数十年前比起来,似乎没什么不一样

图片 22

图片 23

以色列与中东诸国的人民,依旧在持续不断的爆炸声中,迎来每一天的朝阳。

他们奢求的和平,仍未成为一个可选项

这痛苦的轮回,何时才能被斩断呢?

愿世界和平,不会永远只是一个梦想。

图片 24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