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罗马分裂:过去不可一世的西罗马帝国是怎么灭亡的?

公元4-5 世纪,罗马帝国军队的日耳曼士兵:1、3
:君士坦丁大帝建立的日耳曼精英军团——皇家辅助军的士兵;2、罗马帝国皇帝的日耳曼亲卫,身着宫廷军服(选自世界军事史丛书第129
册《罗马军队1 :日耳曼与达瑟亚》)

在世界的历史长河中,出现了无数骁勇悍将,他们拥有勇气与智慧,精妙的战略思想,使自己战无不胜。就在欧洲公元374年至568年这个蛮族入侵的近200年里,欧洲出现了无数骁勇善战的铁血猛将,创造一个个奇迹和骇人听闻的事件。大家最耳熟的便是匈奴,匈奴这个游牧民族,居无定所,残暴至极,具有强烈的侵略性,在入侵欧洲的这段时间里凡经过之地一片废墟不留活口。另外再就是汪达尔日耳曼蛮族的入侵等等,同样也是骁勇善战,残暴至极。在这些蛮族内出了不少的铁血悍将,现在我们就举例其中五位来看看吧!

澳门新葡2229网站,公元286年,罗马帝国被篡位上台的军人皇帝戴克里先分成两个部分,将政权一分为二建立所谓「四帝共治」制。从此,庞大的帝国就开始有了东、西罗马的概念。395年,罗马帝国正式分裂为西罗马帝国和东罗马帝国。

在公元376年抵达多瑙河畔的西哥特人,为了想要逃避匈人的凶焰,都想渡过河去,其合于战斗年岁的人,总数竟不下20万人。他们站在河岸上,仰天高呼,伸手求援,诚恳地请求允许他们渡河,以躲避浩劫。他们相信,只有波涛汹涌的多瑙河水和强大的罗马帝国,才能挡住匈人的进攻,使自个获得安全。他们向罗马帝国提出入境申请,为了报答这一恩典,他们愿意永远效忠罗马帝国。

“上帝之鞭”阿提拉:阿提拉是匈王卢加的侄子,早年在西罗马帝国做过人质。而后卢加无子死后,和哥哥布雷达一起继承匈奴王。布雷达为正,阿提拉为辅。兄弟二人齐心将分离的匈奴各部落重新统一并让格皮德人和东哥人等众多日耳曼民族和斯拉夫人成为匈奴的仆从国,阿提拉本人还亲自突袭灭亡了勃恳第第一王国,后者曾击败过阿提拉的大伯奥克塔。后阿提拉协助埃提乌斯进攻西哥特取得了胜利。之后谋杀了自己的哥哥君临帝国!而后阿提拉越过多瑙河进攻东罗马帝国,击败了东罗马帝国军队,包围了君士坦丁堡迫使堂堂的东罗马帝国称臣纳贡!而后阿提拉在主力部队去亚美尼亚与波斯萨珊王朝作战的情况下,受汪达尔王盖塞里克迷惑和以罗马公主的信件为由,大举进攻高卢,但被西罗马和西哥特以及阿兰等日耳曼联军击败,但西哥特王提奥多里克也战死。之后在主力部队回来后阿提拉再次入侵意大利,米兰,帕维亚,以及号称日不落堡垒的阿奎利亚接连沦陷,兵锋直指罗马!但和罗马教皇利奥一世进行不为人知的对话后,撤军会布达城,后在新婚夜暴死。死后,各个王子互相攻伐,东哥特和格皮德等附庸民族开始造反,庞大帝国就此灰飞烟灭。

在罗马帝国以北地区,长期居住着使用日耳曼语族的多个民族,他们统称为日耳曼人。日耳曼人被古罗马人蔑称为「蛮族」,西哥特人便是其中的一支。374年,北匈奴人征服了阿兰人和东哥特人,然后进攻位于黑海北岸的西哥特人。西哥特人在罗马皇帝的允许下,于376年渡过多瑙河,向巴尔干半岛迁移,定居于罗马境内。从378年开始,西哥特人由于不堪忍受罗马人的奴役,举行过多次小规模的武装起义。

哥特人请求入境避难的讯息立刻使当时的罗马帝国皇帝瓦伦斯萌生了借用哥特人组建军队的想法。原因并不难理解:耽于安乐的罗马人已越来越不愿意从军入伍,富人固然穷奢极欲,穷人也乐于体验帝国政府免费提供的「面包与马戏」。服兵役由罗马公民一种爱国职责变成了要尽力逃避的苦役:一些有钱人不再愿意到军队服役,「另外一些服役者则四处逃散,在被抓住后像奴隶一样打上烙印」,
随着时间的推移,罗马常备军中的义大利公民逐渐减少,「从奥古斯都时代的65%」,到了212年已「下降到不足10%」。既然蛮族大多好战,那么「让他们保卫帝国远比入侵帝国好得多」。这也算是一种「以夷制夷」的手段。早在公元4世纪的「民族大迁徙」的大潮涌来之前,已「有几万,或许有几十万日耳曼人进入了罗马帝国」,「以「同盟者」的名义居住于边境各省内」,以服军役为条件领取耕地,或以隶农身份「移殖在人烟稀少或荒芜的地区」。

“罗马之难”弗里提格:弗里提格是西哥特两大首领之一,在匈奴入侵下,东哥特、哥皮德,萨尔玛提亚人纷纷成为附庸。他果断放弃交锋带领部族南撤到东罗马帝国避难,但由于东罗马帝国的压迫和几乎苛刻的条件,哥特人等同于奴隶!在这个时候,为了民族独立,弗里提克起义。而后在东罗马帝国皇帝瓦伦斯大军的威胁下,表现上委曲求全,实际上向匈奴王巴兰伯请求援军,后者痛快的答应了。弗格里斯不断向东罗马方面求和,让瓦伦斯皇帝以为西哥特人害怕且不堪一击。不等自己的西罗马帝国盟军就感到了决战地阿德里亚堡,弗里提科以圆阵居高地率军死守,等罗马军完全散开了,匈奴骑兵从罗马人背后发动突然袭击,战斗变成屠杀!瓦伦斯皇帝也在逃亡中被烧死,东罗马帝国几十年的野战精锐毁于一旦!之后弗里提格借机占领了巴尔干众多城市。

395年,阿拉里克被西哥特人推举为首领。阿拉里克率族人乘罗马帝国分裂之机,进军东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受阻后南下攻入色雷斯和希腊半岛,劫掠了雅典、科林斯、迈加拉和斯巴达等地。397年,阿拉里克占领亚得里亚海东岸的伊利里亚,东罗马皇帝阿卡狄乌斯被迫任命他为该地总督。

西罗马军队司令官斯提里科的雕像

“罗马之灾”阿拉里克:阿拉里克早年以提奥多西大帝的盟友的身份指挥西哥特雇佣军,帮助提奥多西取得了冷河战役的胜利,重新统一了罗马。并且在后面的叛乱中救了提奥多西的命,但确不受提奥多西重视。提奥多西死后,他被部下拥立后西哥特首领,率军横扫东罗马帝国巴尔干地区除君士坦丁堡的所有城市。但被支援东罗马帝国的西罗马帝国总司令斯提里科击败,被迫撤退。而后阿拉里克又两次进军西罗马但在坡伦提亚战役和维罗纳战役中两次被斯提里科击败。之后罗马皇帝霍若留自毁长城杀死了斯提里科后,阿拉里克率军三次围困罗马,最后与公园410年攻克罗马。之后阿拉里克想通过南意大利渡海去北非,但遇到海难,最后于年底在南意大利病逝。

此后,阿拉里克率族人5次进攻西罗马帝国。其中,401年、
403年两次进攻都被西罗马统帅斯提利科打败;408年、409年两次围攻罗马,得到丰厚的赎金后退兵;410年再次围攻罗马,在城内奴隶配合下于8月攻陷该城,在城内劫掠3天后率军南下,罗马城遭到了严重的毁坏。此战结束不久,阿拉里克就去世了,阿陶尔夫斯继任首领。419年,阿拉里克之孙狄奥多里克一世(418~451年在位)率领西哥特人,以西罗马帝国同盟者的身份在高卢南部和西班牙地区,以土鲁斯为中心建立起首个得到东、西两个罗马帝国承认的日耳曼王国——西哥特王国,定都土鲁斯,直到714年西哥特王国灭亡。

最后一位被称为「大帝」的罗马皇帝狄奥多西在395年去世之后,东西罗马皇位分别由他的两个儿子统治。他的小儿子霍诺里乌斯继承了西罗马帝国。「霍诺里乌斯貌似脾气性情温和忍让,不过他和他的兄长一样是无能之辈,常以为自个的能力经天纬地,实则固执愚蠢。」新皇帝不自量力地撕毁了与西哥特人签订的和约,帝国的反复无常彻底激怒了蛮族——他们原本只希望分享罗马人的光荣,最后却用憎恶罗马人来回报罗马人的轻视,决心取而代之。

”高卢霸主”克洛维:克洛维在486年,他击败苏瓦松国王-西格里乌斯,势力向南扩展到巴黎。在493年与勃艮第的洛维信奉天主教的公主克洛提尔达结婚。491年于图林根取得一系列的胜利。496年出击阿勒曼尼人,取得曲尔皮希之役的胜利。506年克洛维一世在莱茵河上游与阿尔卑斯山中部以北之间并吞阿曼尼拉人。507年他又攻打卢瓦尔以南高卢的西哥特人,在普瓦提埃附近获胜,还在单挑中干掉了西哥特国王阿拉里克。他挥师南进至波尔多,并派他的儿子夺取西哥特人的首都图卢兹,但他未把哥特人赶出塞蒂马尼亚,也未能使南高卢成为他的一族的居住地区。还师后,他接受了东罗马皇帝阿纳斯塔修斯授予的荣誉执政官称号。此后他就定居在巴黎,曾营造一座供奉使徒的教堂。晚年为巩固其统治,剪除本部落联盟其他首领和昔日同盟者。曾汇编并颁布《萨利克法典》。克洛维是极具影响力的人物他统一了今天的法兰西地区,成为了西罗马灭亡后第一个完全控制高卢的政权。

410~439年期间,西罗马帝国相对稳定了30年。公元439年,汪达尔人(源于今伊朗地区的游牧民族)和阿兰人(日耳曼人的一个部落)在北非建立了一个名为汪达尔王国。汪达尔王国的海军在当时比较强大,不停从海路袭击西罗马帝国。

公元400年秋,匈人的游骑已出现今色雷斯和马其顿地区,西哥特首领阿拉里克深知自个不是匈人的对手,第二年西哥特人就越过阿尔卑斯山脉进入义大利。罗马当局一日数惊,帝国首都名义上是在罗马,实际上一会儿在米兰,一会儿在拉文那,偌大帝国竟已没有一个安全之地作为京城了。为了保卫义大利,西罗马军队司令官、汪达尔裔的斯提里科(Sitilicho)不得不火急调回边境驻军。莱茵河上的堡垒被放弃了,甚至守卫不列颠岛上
「哈德良长城」的军团也被召回,而失去驻军的「罗马帝国的各行省应设法自卫」。

“第一智者”盖塞里克:盖塞里克是在哥哥君德里克与西哥特人战死时继承王位,他随后命令全族渡海前往北非,随后在其指挥下汪达尔人攻陷西罗马帝国阿非利加行省的首府——迦太基,并利用埃提乌斯与皇太后的矛盾获得了名义上的北非统治权。晚年多疑的他把自己的儿媳妇,同时也是西哥特公主给毁容,为了防止西哥特军报复,他派人蛊惑了阿提拉,引发了沙隆大战。导致西哥特,西罗马,和匈奴三方俱伤,而他自己则借机壮大。455年又接着罗马皇帝瓦伦提尼安被埃提乌斯旧部所杀,带领汪达尔海军攻入意大利,洗劫了罗马城并活抓皇后。460年在桑塔。坡啦港焚毁了西罗马帝国舰队。471年,为了对付汪达尔人。东西罗马倾国之力组成由10万精兵,15万水手,1113艘战舰,包括6层,8层,乃至可怕的是层浆的大型战船!同时配有大量的弩炮和还处在研发阶段的希腊火!面对强敌,盖塞里克连续咋白,然后就在敌人认为要投降的时候在墨丘利海湾停泊的时候,将原本已经铺上石油的海绵点燃。。。两个罗马帝国的十万大军鬼哭狼嚎的时候,是这位可怕的汪达尔王的大笑,因为海风如他算料的方向吹起,最终谈笑间十多万罗马大军化为乌有!盖塞里克不愧是蛮族入侵的第一智者!

与时同时,匈奴人也向西推进。450年,在其首领阿提拉的率领下,以讨伐西哥特人为名,攻入高卢地区,西罗马派大将阿提乌斯征战。451年6月,匈奴大军与西罗马、西哥特联军在巴黎东南的特洛伊城大战,西哥特国王狄奥多利克阵亡,余部撤退。阿提拉也退过莱茵河,驻扎在今天的匈牙利地区。452年,阿提拉又聚集大军,向西罗马帝国进发,因军中发生瘟疫而撤回。453年,匈奴首领阿提拉去世,匈奴势力从此逐渐衰落。

这当然是不现实的,空城计岂能御敌?紧随罗马军队的撤离接踵而至的就是蛮族的涌入。「经常是一支日耳曼部落刚刚在帝国的某个地区定居下来,别的日耳曼部落就接踵而至。」
莱茵河,这道曾经几百年中过去存在于蛮族世界和罗马世界之间的藩篱完全倒塌了;不设防的高卢,这个富庶的罗马帝国行省匍匐在野蛮人的脚下。进入西罗马的日耳曼人总数并不多,一般以为只占当地居民的5%左右,却如入无人之境。汪达尔人从莱茵河到达比利牛斯山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而且没有同罗马军人发生过任何战斗。

455年,汪达尔国王盖撒里克又派遣战舰从北非进攻西罗马。不久,罗马城就被攻陷,西罗马帝国皇帝被杀。汪达尔人在罗马大肆洗劫,并将罗马城付之一炬后扬长而去。468年,东罗马帝国派出一千余艘战船和十万人马支援西罗马,在迦太基附近和盖撒里克的军队大战,东罗马军战败。476年秋,盖撒里克与西罗马皇帝签订和约,北非、科西嘉、撒丁尼亚、西西里等地成为汪达尔王国的领土。

尽管它的海外行省快丢光了,缩回到了义大利的西罗马帝国还在垂死挣扎。在波伦提亚和维罗纳,罗马军队的蛮族司令官斯提里科两次击败了西哥特的蛮族首领阿拉里克,后者被迫退出了义大利。但胜利的喜剧竟一变为内讧的悲剧,408年,昏庸的皇帝以与蛮族勾结的罪名杀害斯提里科,「这个人在当时的非常多统治者当中,或许是最善良的一个。」他的死导致罗马军中的3万蛮族将士投奔阿拉里克,这样西哥特人就再也不受阻挡了,阿拉里克的军队封锁台伯河,切断了非洲粮食的供应。没有流血,没有交战,阿拉里克仅使用饥饿,即获得了胜利,迫使「罗马城交出5000磅黄金、3
万磅白银,4000匹丝绸、3000卷牛皮、4000磅胡椒和释放蛮族出身的奴隶为代价换取罗马人的自由。」罗马元老院用贿赂的方式,总算侥幸保住了罗马城。

到了5世纪70年代时,西罗马帝国的领土仅剩下义大利半岛。476年9月,日耳曼人雇佣兵首领奥多亚克废黜了最后一个西罗马皇帝罗慕路斯,西罗马帝国从此灭亡了。西罗马帝国原有的版图在几十年间已被西哥特人、汪达尔人、法兰克人、勃艮第人、东哥特人等瓜分占领。

又经历了两次围城的挣扎之后,罗马城终于迎来了自个的末日。公元
410年8月4日,不可否认是西方历史具有重大意义的一天。在这一天,永恒之城陷落了,整个地中海世界为之震惊。自罗马城建城以来,这是第一次被蛮族彻底攻占、大肆劫掠,「这座过去制服世界的城市,当今也轮到它倒塌了」。西哥特人大掠三天离城而去,留下一片废墟,城中到处充斥着火光、哭喊声、疟疾和成堆的尸体。不过,阿拉里克尽管可怕,到底还是一个基督教徒和一支有纪律的军队首领,「命令战士不得侵犯教会的财产……更不可以在教堂中杀人,所以许多人到教堂寻求庇护。罗马城内的圣彼得教堂和圣保罗教堂因此在这壹次灾难中并没有受到非常大的侵扰。」

导致西罗马帝国的衰亡的原因许多,其内部存在经济、政治、宗教、军事、文化等方面的诸多矛盾,外部又存在生态环境恶化、自然灾害和蛮族入侵等多个方面的问题,特别是帝国后期的经济政策隐患和在经济危机中不当的措施无疑是帝国衰亡的首要因素。

描绘公元451年6月,匈人大军与罗马-
西哥特联军在特罗耶与沙龙两城之间的加泰罗尼亚原野展开决战的场面

451年6月20日,匈人大军与罗马-西哥特联军在特罗耶与沙隆两城之间的加泰罗尼亚原野展开决战。「那片只有1500步距离的土地,成为无数种族汇集的舞台;两股主导力量勇敢地投入战斗。」双方在这壹次会战中投入的兵力据说超过100万人。「它不仅是一场著名的战役,而且是一场复杂和混乱的战役。」西哥特国王狄奥多里克一世「在激励军队时,被自个的战马丢掷」,不幸被乱军踩踏而死。他的战死激起了西哥特人的复仇怒火和决一死战的决心,西哥特军像杀红了眼一般拼命战斗,发动了猛烈的冲击。战至傍晚时刻,匈人渐渐招架不住,处境不妙的阿提拉用匈人的大篷车组成车阵,弓箭手密布其间;用木制马鞍堆起一座小山;将他所有的金银珠宝和妃嫔置于其上;阿提拉自个端坐在中间,打算一旦罗马-西哥特军队攻破他的营垒,就引火自焚,免当阶下之囚。

好在埃提乌斯担心,「假如匈人被哥特人彻底消灭了,那么罗马帝国也将被淹没」,遂停止了追击,使阿提拉得以安全撤退。此时,大概已有多达16万人在战斗中丧生。沙隆之战也是阿提拉这条「上帝之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重大挫折,朝着到匈牙利平原退却时的阿提拉仍发出威胁:「我还要回来的。」

第二年,匈人取道阿尔卑斯山卷土重来,但义大利蔓延的瘟疫止住了他们的脚步。随着阿提拉在新婚之夜离奇暴死,诸子都不具备他那样的权威和能力,导致匈人帝国迅速分崩离析,从此一蹶不振。结果,刚从阿提拉的阴霾中摆脱的西罗马帝国又生内乱,同样从外敌手中拯救罗马的埃提乌斯与斯提里科殊途同归,横死于宫廷阴谋之下。瓦伦蒂尼安三世身旁的一个近臣得知埃提乌斯的死讯后直率地对他说:「我不晓得陛下的意图何在,陛下这样做无异是一个人用其左手把自个的右手砍掉。」「最后一个罗马人」的逝去使西罗马帝国失去了最末一员良将,从此再也没有人有能力来收拾残局了。

吊带袜性感史:为了自个爽还是为了穿给他看?

「穿吊袜带的女人」形象掀起了男人的想象风暴,不仅被他们钉在墙上,甚至出现今美国的炸弹和战斗机机身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