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远胜南京大屠杀:1998年印尼屠杀50万华人

苏哈托是怎么样夺取权利的?他又做了哪些惨无人道的屠杀?

图片 1

2008年1月28日,联合国反腐败大会第二次缔约国大会在印度尼西亚召开。对这个国家来说,此次会议有着特殊的意义——就在前一天,86岁的印尼前总统、高居世界银行贪污腐败富翁榜榜首的苏哈托因病去世了。在情绪激动的印尼人眼里,苏哈托之死和反腐大会的接踵而来,似乎是对印尼的嘲弄。

印度尼西亚是东南亚地区的一个岛国,由1.3万个岛屿组成,而印尼总统苏哈托,则是印度尼西亚的前任总统,一个屠夫,刽子手,那么苏哈托是怎么样夺取权利的?他又做了哪些惨无人道的屠杀?下面就由小编来为大家解答解答。

原标题: 华人该不该原谅苏哈托:执政32年共屠杀50万华人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1月28日也是世界大屠杀日。世界主要人权组织纷纷发表声明,呼吁调查苏哈托政权的暴行,纪念印尼大屠杀中的受害者。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第二任总统、军事强者、种族主义、屠夫。在1967年至1998年间任总统,为印尼带来了经济成长,贫待富者口减少,人民生活水准大幅提高。他建立了强大的中央集权政府,透过高压手段打压政治异己来维护稳定。苏哈托家族的资产总值达150亿美元,任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期间,在全国策动反共大清洗,大批共产党员被杀,许多华人被当作共产党员处决。学界分析,“930”事件死亡人数约50万人,至少有30万华人在“930”事件丧生。2008年1月27日,苏哈托在印尼因多器官衰竭去世,终年86岁。

图为:苏哈托,

腐败和屠杀这两个词,毫无疑问已是苏哈托墓志铭上洗刷不掉的污点。

2008年1月28日,联合国反腐败大会第二次缔约国大会在印度尼西亚召开。对这个国家来说,此次会议有着特殊的意义——就在前一天,86岁的印尼前总统、高居世界银行“A钱腐败富翁榜”榜首的苏哈托因病去世了。在情绪激动的印尼人眼里,苏哈托之死和反腐大会的接踵而来,似乎是对印尼的嘲弄。

本文摘自:《环球人物》2008年第4期,作者:苏向晖,原题:《华人该不该原谅苏哈托》

图片 2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1月28日也是“世界大屠杀”日。世界主要人权组织纷纷发表声明,呼吁“调查苏哈托政权的暴行,纪念印尼大屠杀中的受害者”。“腐败”和“屠夫”这两个词,毫无疑问已是苏哈托墓志铭上洗刷不掉的污点。

2008年1月28日,联合国反腐败大会第二次缔约国大会在印度尼西亚召开。对这个国家来说,此次会议有着特殊的意义——就在前一天,86岁的印尼前总统、高居世界银行“贪污腐败富翁榜”榜首的苏哈托因病去世了。在情绪激动的印尼人眼里,苏哈托之死和反腐大会的接踵而来,似乎是对印尼的嘲弄。

苏哈托在印度尼西亚的所作所为,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谴责与唾弃,在世人眼中,苏哈托就是一个刽子手,一个屠夫,国际兄弟应当严惩苏哈托的家人,调查腐败,来安慰被他屠杀之人的在天之灵。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1月28日也是“世界大屠杀”日。世界主要人权组织纷纷发表声明,呼吁“调查苏哈托政权的暴行,纪念印尼大屠杀中的受害者”。

“腐败”和“屠杀”这两个词,毫无疑问已是苏哈托墓志铭上洗刷不掉的污点。

生命结束,清算开始

自从1月4日苏哈托因贫血和水肿入院接受治疗开始,围绕他病情的起伏,病房外上演了一出政治连续剧。当1月11日医生宣布他“失去知觉、生命垂危”时,这幕政治剧一度达到了最高潮。

在特护病房外的走廊里,有一台悬挂式电视机。画面中不断播出印尼总统苏西洛呼吁全国人民为苏哈托祈祷的新闻。不久,画面又切换到另一位前总统瓦希德。他苦口婆心地劝说民众:“虽然苏哈托犯了一些错误,但他也为这个国家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就在两位政要相继发表“宽恕”言论的同时,透过医院的窗户,可以看到,医院门外已聚集了一大批愤怒的民众。他们手执“将苏哈托绳之以法”的标语,要求弥补自己的创伤,并为死去的亲人讨回公道。

就在这些针锋相对的争议中,1月27日,苏哈托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1月28日,一场庄重的国葬在苏哈托的老家、印尼爪哇省梭罗城的家族陵墓里举行。那是一个树木环绕、幽静漂亮的墓园。一栋三层建筑的陵墓坐落在小山丘上,苏哈托的妻子茜蒂·哈蒂娜也葬在其中。

苏哈托的生命完结了,但对他的清算,才刚刚开始。

印尼政界人士对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记者说,国葬之礼只是对“印尼发展之父苏哈托”的一种义务:“必须尊重这位老人,他在民间享有一定的尊重。一旦这位老人病逝后,情况也就跟着改变了。”现在,放手追查苏哈托家族贪污案的时机到了——根据印尼法律,如果犯罪嫌疑人去世,其家人必须就其罪行继续接受检方的指控。

1月初,印尼总检察长亨达曼·苏潘吉拒绝了苏哈托家人和朋友提出的销案请求。他明确表示,如果获得印尼总统苏西洛的授权,检方可以和苏哈托家属达成庭外和解,但条件是苏哈托的子女必须向国家偿还贪污所得。

苏哈托家人转而向苏西洛总统请求特赦苏哈托,但苏西洛拒绝了。“透明国际”驻印尼主任卢比斯认为,苏西洛可以为病危中的苏哈托祈祷平安,那是对后者在经济建设方面贡献的感谢,也是考虑到苏哈托在军政两界门生无数,牵一发会动全身。但是,苏西洛不可能轻言“赦免”,因为这会触怒深受腐败之害的人民。卢比斯推测:“苏哈托的六名子女可能要受到追诉。”

延伸阅读:解读印尼”9·30″屠华事件:华人为何会成为牺牲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