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2229网站重大梳理:伊朗伊斯兰革命四十年前后

澳门新葡2229网站 ,伊朗伊斯兰革命(又称1979年革命;波斯语:انقلاب اسلامی, Enghelābe
Eslāmi‎)是1970年代后期在伊朗发生的历史事件,沙阿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领导的伊朗君主立宪政体在过程中被推翻,阿亚图拉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成立了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

伊朗反政府示威游行持续一周,联合国安理会在美国建议下举行特别会议,但由于意见分歧,安理会未能就谴责伊朗形成决议。一月份,也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四十年,在伊朗再次爆发街头示威之际,我们来简单回顾一下几十年前这场曾经震撼世界的历史事件以及对伊朗带来的后果。  巴列维国王倒台之前  1978年元月7日,伊朗官媒发表一篇煽惑性报道,指责什叶派精神领袖霍梅尼是英国特务。作为伊朗国王巴列维的反对派,霍梅尼从1964年11月起就在国外流亡。文章刊出后的次日和第三日,伊朗神学院学生在南方库姆游行支持霍梅尼,军队开枪,造成数人死亡。2月18日,有关追悼库姆遇难者的活动在伊朗西北部大不里士演变成骚乱,官方数据称,九人丧生,200人受伤,5月9日至10日,在宗教领袖呼吁下,在库姆爆发了骚乱。  事情变得越来越严重,6月初,800名德黑兰大学学生被校方开除,什叶派宗教领袖发起全面抗议行动,在库姆、大不里士以及中部的伊斯法罕得到响应。  6月18日,霍梅尼号召推翻国王巴列维。  七月八月,伊朗到处爆发了暴乱,南方城市阿巴丹一座影院发生爆炸,造成400至500人死亡。政府与反对派互相谴责负有责任。8月底,伊朗政府向宗教界做出首次让步,关闭赌博场所,政府随后还有其他的让步,但已无法阻止抗议运动。  9月4日在霍梅尼号召下在德黑兰爆发了20至50万人参加的游行。8日在德黑兰爆发了黑色星期五,政府下令在12座城市戒严,揭露外国势力操纵示威群众。但是,数万人在德黑兰示威,与军队发生对抗,根据官方数据,造成110人死亡,反对派称造成1000多人死亡。  10月6日,被伊拉克驱逐的霍梅尼安置在巴黎郊区的Neauphle-le-Chateau。霍梅尼在这里通过活动分子在国内秘密散发录音带指挥伊朗民众推翻王权。  11月5日,数以万计的青年、大学生及中学生在德黑兰示威,并且焚烧了所有政权的象征。100多家银行被捣毁,最大的电影院被焚烧,警察总局被点燃,大商场烧成灰,航空公司被洗劫。  12月10日至11日,因为是宗教节,军队允许群众中市中心集结,每日集结的民众超过一百五十万,披着黑纱的妇女以及儿童开始加入示威。示威者高喊“国王去死”“霍梅尼是我们的领袖”“美国滚出去”的口号。  12月24日,在圣城马什哈德爆发总罢工,27日,所有石油出口中断,4000多名石油工人辞职反对政府威胁。28日,伊朗经济的核心领域–石油、海关、银行以及民航全部瘫痪。  1979年1月16日,在街道压力和美国要求下,巴列维国王流亡国外,王权终结,伊斯兰共和国诞生。伊朗大报头号大标题“国王逃走了”。成千上万人走上德黑兰街头,军队从首都撤退。  伊斯兰革命之后四十年  1979年2月1日,在流亡15年之后,大毛拉霍梅尼胜利返回德黑兰。2月11日,伊朗电台宣布“终结2500年王权以及国王的独裁统治”。4月1日,伊斯兰共和国宣布成立。  1979年11月4日,伊斯兰大学生入侵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把52名外交人员绑架为人质。大学生揭露美国庇护正在美国接受治疗的前国王巴列维,勒令美国遣返巴列维返回伊朗。人质被整整扣押了444天。  1980年9月22日,伊拉克宣布毁弃1975年制定的阿尔及尔条约,伊拉克军队进入伊朗,两伊战争最终于1988年8月20日停止,将近100万人死于这场战争。  霍梅尼1989年6月病死后,1981年以来担任总统的哈梅尼成为伊朗最高精神导师。7月,温和保守派拉夫桑贾尼当选总统,他于1993年再次当选。拉夫桑贾尼领导了两伊战争之后的伊朗重建,开始启动向西方开放。  1997年5月23日,改革派哈塔米当选总统,1999年7月,德黑兰爆发学生示威,反对关闭一家报纸。2001年,哈塔米再次当选,他一度被视为体现了改革的希望,整整八年却陷于与保守派的权力斗争。  2002年初,小布什总统宣布伊朗与北韩伊拉克一道属于“邪恶轴心国”,指责伊朗输出恐怖主义。从1995年开始,华盛顿下令对伊朗实行全面抵制。  2005年6月25日,极端保守派内加德当选总统,内加德不断地发表反美和反犹言论,2009年6月,内加德再次当选引发大规模示威,但遭到当局残酷镇压。  2013年6月13日,温和宗教领袖、主张向西方开放的鲁哈尼当选总统。9月,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出席联大的鲁哈尼电话通话,这是自1979年以来的美伊领袖的历史性通话。  2015年7月14日,六强国与伊朗终结长达13年的核谈判,达成伊核条约。伊朗承诺其核计划的民用性质,国际社会则保证逐渐取消对伊朗长达数年的经济制裁。  2016年1月,沙特处决了一名什叶派宗教领袖引发与伊朗的危机,沙特及其盟国宣布中断与伊朗的关系。沙特指责伊朗干涉阿拉伯国家事务。  2017年5月19日,鲁哈尼在改革派和多数青年人支持下再次当选总统,随后他则被指责没有信守有关经济和社会改革的竞选诺言。12月底,伊朗爆发了反对生活昂贵和反政府的示威游行。21人在示威中丧生。

1977年的示威活动

在霍梅尼的儿子穆斯塔法逝世后,反国王的激进示威活动率先在1977年10月发生。支援霍梅尼的激进分子「大概达到数百人」,但是在数个月后,在伊朗的大多数城市已聚集了数千名示威者。

1978年1月,反国王示威出现了伤亡。库姆数百名伊斯兰学生和宗教领袖不满受政府操纵的传媒释出的新闻报道,他们以为那是诽谤。政府出动军队驱散示威者,行动中有数名学生丧生(政府指有2-9名学生丧生,反对派则表示至少有70人死亡)。

根据什叶派的传统,追思仪式会在死者死亡后的四十天举行。全国的清真寺都召集人们来纪念遇难的学生。在2月18日,多个城市里的团体游行纪念死者,并示威反对国王的统治。大不里士发生暴力冲突,反对派声称约500名示威者被杀,政府则表示10名示威者丧生。这种事件不断地重复发生。新一轮示威于3月29日在全国举行,豪华的酒店、戏院、银行、政府机关及其他国王政权的象征都被摧毁,保安部队再次介入,多人丧生。同样的事件再度在5月10日发生。

5月,政府突击队闯入教士领袖及政治中立的穆罕默德·卡齐姆·沙里亚特马达里家里,在他的面前射杀他的一名支持者。沙里亚特马达里于是放弃他的静默姿态,加入到反国王的阵营里。

国王寻求美国帮助

面对革命的威胁,国王希望寻求美国的支援。伊朗的历史及战略地位对美国十分重要,伊朗与美国的冷战竞敌苏联接邻,又是石油蕴藏量丰富的波斯湾里最强大的国家。国王向来亲美,但巴列维政权因其人权纪录而不受西方欢迎。美国方面并不以为伊朗将会面临革命,在国王逃离伊朗前的六个月,即是1978年8月,中央情报局的分析以为伊朗「没有发生革命或处于面临革命的状况」。

据史学家尼基·凯迪所述,卡特总统对伊朗「没有清晰的政策」。美国驻伊大使威廉·H·沙利文(William
H.
Sullivan)回想起当时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再三向巴列维保证美国会全力支援他」。1978年11月4日,布热津斯基访见伊朗国王,向他表示美国会「尽大概支援他」。不过在同一时间,一些美国国务院的官员相信革命会势不可挡。美国财政部长维纳·迈克尔·布鲁门塔尔在1978年秋季访问伊朗后不满于国王的情绪失去控制,汇报道:「我们在伊朗有一位行尸走肉的僵尸。」布热津斯基和美国能源部长詹姆斯·罗德尼·施勒辛格(James
Rodney
Schlesinger)的立场坚定,再次保证国王将会得到军事支援。社会学家查尔斯·库兹曼(Charles
Kurzman)以为卡特政府并非优柔寡断或同情革命派,当时的卡特政府坚定地支援国王,纵然在国王政权已不可救药后,卡特政府也孰促伊朗军方实行「最后一著的军事政变」。

非常多伊朗人相信,一些美国高阶官员对革命的缺乏干预及同情的言辞「对霍梅尼的胜利负上责任」。一些更极端的主张声称国王的倒台是「阴谋推翻民族主义、改革主义及一意孤行的君王」的结果。

1978年夏季示威

到1978年夏季,示威的规模维持了四个月不变,主要城市依旧各聚集了万名示威者(伊斯法罕的示威规模较大,而德黑兰的示威规模则较小)。虔诚的伊朗穆斯林几乎完全动用了他们的「清真寺网路」,但对于有「超过1500万成年人」的伊朗来讲,示威者仅属少数。1978年6月17日又到了四十日节,示威者在每四十天都会示威哀悼早前丧生的示威者,而每次示威都会造成伤亡,直至温和的宗教领袖沙里亚特马达里呼吁示威者冷静和留在家里才得以平息。国王为了尝试讨好温和的教士以平息不满,他解雇了萨瓦克的领导人,并承诺会在下一年6月举行选举。8月,抗议的力度却突然「踏上了高速档门」,示威者的人数迅速增加到数以十万计,这主要由两个因素促成。

国王政府为了抑制通胀而紧缩开支,裁员人数骤升,当中尤以年青、非技术的男性职工为重,他们大多居住在城市贫民区。到1978年夏季,这些具有传统乡村背景的职工大量地加入到街道抗议的行列里。

另一个原因是发生在1978年8月的雷克斯戏院火灾,事件中有超过400人丧生。戏院原本是伊斯兰教徒示威者的袭击目标,但是由于人们对政权的不信任及其政敌的沟通技巧使得公众相信那是萨瓦克的所为,以陷害反对派。翌日,约万名死伤者亲属及他们的支持者举行了大型丧礼,并且在示威高呼「烧死国王」及「国王有罪」。

黑色星期五及余波

伊朗新首相贾法尔·谢里夫埃马米(Jafar
Sharif-Emami)在八月末上任,实施与国王相反的政策。赌场关闭,皇历也被废除,又认可政党的活动,但是这些措施也是徒劳。9月,伊朗的局势迅速恶化,示威抗议已成常态。国王宣布戒严,禁止所有游行示威。9月8日,逾千名示威者仍在德黑兰聚集,保安部队开火杀死数十人,这一天被称为黑色星期五。

教士领导层宣称「逾千人被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军队杀死」,不过从今回想,黑色星期五的「主要伤亡」是反对派与国王政权「妥协希望的幻灭」。那些部队是由库尔德人组成,事实上他们受到狙击手袭击,经殉道者基金会计算,当天示威造成的死亡人数共有84人。同时,政府表现出来的暴行离间了其他伊朗人民和国王的海外盟友。

到1978年晚夏,非常多伊朗人以为反对派的运动推翻国王政权已变得「可行」,助长了更多的支援。10月的大罢工使经济陷入瘫痪,主要的产业全面停工,这「为国王的命运盖棺论定」。到了秋季,革命已得到广大且强力的支援,使得那些反革命的人们再也不愿意畅所欲言。有来源指出,「革命在1978年11月中旬已取得胜利」。戈拉姆·列扎·阿扎里将军(Gholam
Reza Azhari)领导的军政府取代了尝试与反对派调和的伊朗首相谢里夫埃马米。

国王为了削弱霍梅尼联络其支持者的能力,他力劝伊拉克将霍梅尼驱逐出境,伊拉克政府从善如流。霍梅尼在10月3日离开伊拉克,前往科威特,却被科威特拒绝入境。3日后,他前往巴黎,在诺夫勒堡(Neauphle-le-Chateau)市郊安顿。霍梅尼虽然已远离伊朗,但是他在法国可更轻易地使用电话联络祖国及接触国际传媒。

穆哈兰姆月示威

12月2日,正值伊斯兰历里的穆哈兰姆月,超过200万人聚集在德黑兰的自由广场要求罢免国王及争取霍梅尼返国。

一周后的12月10日及11日,「总数达600至900万」的反国王示威者在全国各地游行。据一位史学家所说,「纵然撇除夸大的数字,这个数字都是史上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

高达1%全国人口参与的革命已极少听闻。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1917年的俄国革命及1989年罗马尼亚革命的参与人数大概超过了全国人口的1%,然而在1978年12月10日及11日,超过全国人口10%的示威者参与了反国王的游行。

1978岁末,国王正在物色首相人选,又向反对派人物招手,当「在数个月前,他们也许会接纳这种任命,视为梦想成真」,但这时「他们却视之为毫不重要」。在1978年的最后一天,反对派领袖沙布林·巴赫蒂亚尔(Shapour
Bakhtiar)接受政府的任命出任首相,他旋即被反对运动逐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