桶狭间合战

日本桶狭间之战,是一场充满了意外的战斗。这场战斗也让织田信长正式进入了争霸日本的序列中。不过这都是我们通过光荣游戏晓得的,那么历史上的桶狭间之战毕竟是怎么回事?是否真的是今川义元想要上洛而发动的一次战斗呢?

桶狭间合战是日本战国三大夜战之一。其余两个分别为:河越合战、严岛合战。
桶狭间合战让一个名字响彻全日本,这个名字叫做“织田信长”。信长因桶狭间合战而迅速崛起成为一方霸主,之后便开始了梦想统一全日本的战略。
从信长之父织田信秀时代,织田家和今川家之间的争端就往来不断。在当时今川家军师太原雪斋的谋略下,骏河大名“东海道第一武将”今川义元经过与尾张的织田信秀长时间的攻防战,终于在小豆坂合战中取得了对织田家的决定性胜利,使三河的松平臣属于今川,取得了对三河地区的控制权,从而将织田的势力彻底赶出了三河。鸣海城的山口左马介教继、山口九郎二郎父子在信长的叔父织田备后守死后也投靠了今川义元,并引今川军进入鸣海城,知多郡归属今川氏领下。山口教继又在爱知郡内筑笠寺砦,由今川方冈部元信、葛山长嘉、浅井小四郎、饭尾丰前守、三浦义就负责守备。继教将鸣海城交给儿子山口九郎二郎,自己驻留笠寺砦附近的中村乡砦。此时,今川义元把没有利用价值的山口继教父子召至骏府,命其自杀。
在这之后,今川与织田之间虽然依然争斗不休,但是织田已经渐渐处于了下风。到了信长时代今川家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到了织田家的尾张境内,织田家在尾张南部两郡的统治被今川家严重的动摇了。因此信长采取积极行动,主动调动部队对尾张境内的今川氏诸城进行攻略。在这种情况下,东海道的霸主今川义元决定调集今川家的全部军事力量,对织田家的尾张进行攻略。
织田信长为了对抗今川方的鸣海城、大高城,便在离鸣海城20町的丹下(守备水野忠光、山口海老丞、柘植玄蕃头、真木与十郎、宗十郎、伴十左卫门尉),丹下以东的善照寺(守备佐久间信盛与其弟左京助),南中岛的小村,黑末川对岸的丸根山及鹫津山(守备织田玄蕃允秀敏与饭尾近江守父子)筑砦,切断了鸣海城、大高城之间及其与外界的联系。
今川家的战前动员力:今川义元对今川家进行了扫境出动的全动员。当时今川家的领地俊河、远江、三河,三国的石高在七十万石上下,今川义元做了全动员,因此今川家集结了20000到25000的兵力。
织田家的战前动员力:“桶狭间合战”之时,织田信长尚未对尾张全境控制,其动员力远不及今川。从各种资料综合起来看,当时织田家可动员的全部兵力在4000上下。
就双方的兵力对比来看,今川军占有压倒性的优势,因此今川义元此次动员的最终目标并不只是尾张织田,而是上洛。而相对的织田家不具备任何优势,而对信长而言,这又是不能失败的战斗。
永禄3年5月10日 今川军进击开始
自信满满的总大将今川义元下令全军出阵,开始尾张平定战。总兵力推测为25000人,是今川家所能动员的最大兵力。先锋大将井伊直盛沿东海道一路西进,其中包括松平元康。
5月12日 义元本队从骏府出发,到达藤枝。先锋到沓挂川。 5月13日
义元本队到沓挂川。先锋到达池田。 5月14日
义元本队到达引马城。先锋到达赤坂。 5月15日
义元本队到达吉田。先锋到达御油·赤坂。 5月16日
义元本队到达冈崎。先锋到达池鲤鲋。 5月17日
义元本队到达池鲤鲋。先锋越过境川,侵入尾张境内。 5月18日
义元于沓挂进行军议
原松平氏的支配地沓挂城曾一度从属织田信秀。然而在信秀死后,城主近藤景春跟随鸣海城的山口继教一起离开了织田家。今川义元此次军议的内容没有记载。之后,义元亲率大军参阵。途中已在冈崎、池鲤鲋、今冈留下数千人守备,并于沓挂留下1500人。
5月18日 傍晚 松平元康大高城运粮
丸根砦的佐久间盛重与鹫津砦的织田秀敏派人将今川方的行动及时报告了信长,“今川方18日晚试图运粮入大高城。如晚上遇大潮影响,那么19日早上必定行动。不会有错!”织田信长在清州城内召集家老们军议,会上信长一语未发,最后用一句“夜深了,大家都回家休息去吧。”结束了整个军议。那些局部的胜利并不会对大局产生什么影响,因为此时信长已经决定进行奇袭作战。“要欺骗敌方,首先要欺骗友方。”信长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5月19日 未明 松平元康开始进攻丸根砦
成功的完成了运粮任务的松平元康率1000人出城,开始攻击丸根砦。佐久间盛重率400人出城迎战。
5月19日 同时刻 朝比奈泰朝开始进攻鹫津砦
在松平元康攻击丸根砦的同时,对鹫津砦的进攻也开始了。今川方指挥为朝比奈泰朝及井伊直盛,兵力推测为2000人。鹫津砦守将织田玄蕃、饭尾亲子决定笼城抗战。
此时,大高城南黑末川河口还出现了前来呼应义元大军的河内二の江僧人服部友定所率领20艘船。
5月19日 黎明 信长出阵
“今川军开始攻击丸根、鹫津”的情报传到了清州。信长舞起了敦盛,“人间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看世事,梦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于心胸。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见敦盛卿之首级……”用完饭后,信长仅引岩室长门守、长谷川桥介、佐藤藤八、山口飞騨守、贺藤弥三郎5人出阵,直奔热田而去。详细时间不明,推测攻击丸根、鹫津砦为上午3时左右,信长出阵为上午4时过后。
5月19日 上午8时 信长到达热田
据《信长公记》记载,信长向东眺望,确认丸根、鹫津砦方向的烟,并在热田神宫祈愿。此时,信长本队“马上6骑,杂兵200”。
5月19日 上午10时 信长通过丹下砦,到达善照寺砦
由于热田附近涨潮,海岸沿线道路被海水所淹没,马匹无法通过,同时为了也避开丸根、鹫津附近的今川军,信长选择通过水野带刀守备的丹下砦,至佐久间信盛守备所在的善照寺砦。信长在那里作了最初的敌情分析,包括“负责指挥攻击丸根、鹫津砦的是谁”,“义元本队在哪里”等问题。此时,信长本队约为1000——1500人。
5月19日 上午10时30分 丸根、鹫津砦陷落
在信长到达善照寺砦之后不久,丸根、鹫津砦相继被攻陷。经过6、7个小时的激战,最终以今川方的胜利而告终。织田方佐久间大学、织田玄蕃、饭尾近江守亲子等战死。
5月19日 正午 今川义元到达桶狭间
从沓挂出发后一路西进的义元本队在正午时分到达桶狭间山。桶狭间山位于东海道与大高道的分歧点鸣海丘陵内,高65米,地处沓挂与大高城中间,距东海道织田方中岛砦3公里。义元本队推测约为5000人,于桶狭间山上面向西北布阵。、
5月19日 正午后 佐佐隼人正突击今川军
丹下、善照寺砦的织田军得到“信长,到达善照寺砦”的消息后士气大振。佐佐隼人正胜通、千秋四郎乘势带领本队300人对桶狭间山上的今川军进行突击。然而寡不敌众,佐佐队被今川军击退,佐佐胜通、千秋四郎等50人战死。义元得报后大笑,“就算天魔鬼神前来又能如何!”
5月19日 正午后 信长前往中岛砦
得知佐佐队败退后,信长不顾家臣的反对,引军向中岛砦移动。据《信长公记》记载,总兵力不到2000人。本来中岛砦与丹下、善照寺砦一起负责封锁鸣海城,同时也连接着包围大高城的丸根、鹫津砦,但是此时丸根、鹫津砦已被攻占,中岛砦腹背受敌。
5月19日 正午后 信长向义元本队移动
到达中岛砦后,簗田出羽守马上报告了义元本队的确切位置。信长下令全军开始攻击,依然遭到家老们竭力制止。信长说道,“大家听好!敌人从昨天晚上开始,先是大高运粮,后又经丸根、鹫津苦战,已是强弩之末。我军以逸待劳,岂有不胜之理!无须斩取敌人的首级,敌人撤退我们就追杀。出发!”中岛砦仅留下佐佐队的残部守备,而今川军先锋队鹈殿军、鹫津的朝比奈军、鸣海的冈部军却没有乘机偷袭信长的后方。
5月19日 下午1时 突然天降大雨、信长突击
此时,桶狭间一带突然下起了大雨。织田军的士兵们大喜,“这是热田大明神在保佑我们啊!”大雨掩盖了织田军的行踪,而正在作战斗准备的今川军都离开原位避雨。雨停了,已到达山间的信长本队向山上的义元前卫部队发起突击。前卫部队很快败走,弓、枪、铁炮、指物散落一地。看到前田利家、毛利秀赖、木下嘉俊、中川金右卫门、佐久间弥太郎、森小介、安食弥太郎、鱼住隼人等人手里还是拿着斩下的首级,信长骂道,“不要首级,扔掉!我只要胜利!”
5月19日 下午2时 追捕今川义元
遭到信长本队突袭的今川军开始反击,两军陷入混战。突然,信长大叫道,“那是义元的旗本!”织田军向东一路杀去。据《信长公记》记载,义元本队退下桶狭间山,向东海道方向逃去。由于大雨的缘故,山间道路泥泞,展开的义元本队无法集结,各队求援不利。
5月19日 下午2时后 今川义元死于桶狭间
300人旗本队保护着今川义元撤退,然而在织田军不断的冲击下只剩下50人左右。信长从马上跳下,和其他士兵一起徒步作战。两军激战,不辩敌我。信长的马廻、小姓众也伤亡惨重。义元的首级终被服部小平太春安、毛利新介良胜两人合力讨取。士兵们大叫,“义元讨死了!”之后,织田军开始退出战场,并于当日晚回到清州城。织田方二股城主松井宗信及其一门等200人战死。
今川的援军鸣海河口的河内僧人服部友定开始撤退。途中于热田港上岸,在村子里放火,遭町人反击,战死数十人。
5月20日 信长首级检
信长召见捕获的持义元马鞭的同朋,听其叙述了讨取义元的经过。之后,信长进行首级检,并由此同朋写下可辨认的武将姓名。首级数约3000枚。首级检完毕后,信长将义元的首级、太刀、胁差交与同朋,随行10名僧人一起送返骏府。义元的名刀“左文字の刀”被信长所收藏。
之后,鸣海城的冈部元信投降。大高城、沓悬城、池鲤鲋城、鸭原城等处的今川军败退。信长在清州以南20町的热田街道须贺口筑起义元冢。
织田信长在“桶狭间合战”取得最后胜利的决定性因素有三个:
一:今川军的前锋部队未能对信长本队的行动进行任何阻击。会出现这种情况实在令人无法想象,信长并非深夜偷袭,而是在大白天行军,却没有任何今川家的军队对信长的行动进行阻碍。
二:义元将部队沿着西北、东南方向一线展开布阵,这种平行的布阵方式使义元在被信长袭击后,无法快速集结军队,终于导致失败。
三:在信长布置好后,突然天降大雨,不但打乱了今川军的防备,还破坏了桶狭间山的道路。如果没有这场突然的大雨,信长即使成功的袭击义元的本队,也无法将义元击杀。在道路良好的情况下,义元即可以快速集结部队抵御信长的进攻,也可以暂时的撤退,躲避信长的追杀。但是被破坏的山路使这两个行动都无法实施,终于导致了义元被击杀,和今川军全面崩溃的结局。
可以说“桶狭间合战”的决定性因素是一场暴雨,一场对织田信长恰倒好处的暴雨。如果没有这场暴雨,织田信长的行动绝对难以成功。所以说织田信长被称为暴雨将军还是有其道理的。
桶狭间合战最大的影响便是织田信长的崛起和今川一族的没落,此战役也改变了日本战国初期群雄割据的格局,天下渐渐向着少数大名对抗的时代迈进。
织田信长用奇袭方式取得了战役的胜利,通过此战役当时年仅二十七岁的信长确立了自己的霸业根基,此后便开始了“天下布武”,最终成为日本战国时代最强的霸主。
对今川一族来说则是家族衰败的开始。今川义元一死,松井宗信等多位大将也都战死在了桶狭间。之后今川家督一职由义元之子今川氏真接任。但因其能力远不及义元,今川家因而慢慢衰落。德川家康趁势摆脱今川家控制并与织田信长结盟。而后今川家族领地又被武田信玄趁机夺得,最终今川氏真投降于德川家康,今川家就此灭亡。

桶狭间之战(日语:桶狭间の戦い)是一场发生于1560年战国时代日本的战役。

1560年5月12日,今川义元率领2万5000军队从骏府出发,依照我们之前的了解是为了上洛。因为今川家和北条、武田均是盟友,没有后顾之忧。这个时候的织田家也不安稳,内乱不少,似乎是一个软柿子。但真实的情况毕竟是怎么样的呢?

东海道大名今川义元亲自率军攻入尾张国境内,在今爱知县名古屋市一带,遭织田信长领军奇袭本阵阵亡。战后,原本称霸东海道的今川氏从此没落,而获胜的织田信长则在中日本和近畿地方迅速扩张势力,奠定其日后掌握日本中央政权的决定权基础。

2万5000人的军队或许可以击败织田家,但是在织田家的大本营尾张和京都之间还有一个斋藤家。要晓得织田信长也是在斋藤义龙死后,才对美浓发起进攻并吞并美浓。由此可见斋藤义龙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而今川义元并不是什么无智的人,怎么大概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就上洛呢?

桶狭间合战是日本战国三大奇袭战之一。其余两个分别为:河越合战、严岛合战。

本来今川义元发动军队的目的单纯的非常,尾张有三座城倒戈到了三河国,而三河国虽然是德川家的领地,但德川家被今川家支配。所以尾张的那三座城等于臣服于今川家。不过织田信长是个狠人,他在鸣海城、大高城附近构筑了五处堡垒,将这三座城的粮道截断作为回应。

背景

今川义元率领的军队主要是为这三座城解围,因为从他一路上的军队配置就可以看出。今川义元的军队每经过一座城也会留下一两千的士兵,到达桶狭间的时候今川义元只剩下5000军队。

从信长之父织田信秀时代,织田家和今川家之间的争端就往来不断。在当时今川家军师太原雪斋的谋略下,骏河大名”东海道第一弓取”今川义元经过与尾张的织田信秀长时间的攻防战,终于在小豆阪合战中取得了对织田家的决定性胜利,使三河的松平臣属于今川,取得了对三河地区的控制权,从而将织田的势力彻底赶出了三河。鸣海城的山口左马介教继、山口九郎二郎父子在信长的叔父织田备后守死后也投靠了今川义元,并引今川军进入鸣海城,知多郡归属今川氏领下。山口教继又在爱知郡内筑笠寺砦,由今川方冈部元信、葛山长嘉、浅井小四郎、饭尾丰前守、三浦义就负责守备。教继将鸣海城交给儿子山口九郎二郎,自个驻留笠寺砦附近的中村乡砦。织田信长为了报复山口父子的叛变前来攻打,双方在赤冢交战,虽然双方战平并交换了俘虏,但今川义元把山口教继父子召至骏府,命其自杀。

而织田家在获得今川义元率军前来的讯息后并没有做出什么决策。5月19日早上,信长接到大高城附近两处堡垒遭攻击的讯息后,命侍童敲响手鼓,跳了一段能乐谣曲《敦盛》之后穿上盔甲,吃了碗泡饭然后骑马出发,总计6人。

在这之后,今川与织田之间虽然依旧争斗不休,但是织田已渐渐处于了下风。到了信长时代今川家的影响力已渗透到了织田家的尾张境内,织田家在尾张南部两郡的统治被今川家严重的动摇了。因此信长采取积极行动,主动调动部队对尾张境内的今川氏诸城进行攻略。在这种情况下,东海道的霸主今川义元决定调集今川家的全部军事力量,对织田家的尾张进行攻略。

信长出发的时候大致是在凌晨4点,到达热田神宫的时候是8点。虽然是在骑马,但速度和步行差不多,这个时候织田家的武将和士兵也陆续赶到。到了最后信长的军队大致是在3000多人。率领军队到达堡垒的信长军进行修整的时候,各守备队长也赶来,当然大高城方向的两个堡垒是派不出人了,因为已被攻下。

1552年,织田信秀猝死,由长子信长继任家督;由于部分家臣对信长继位有所不满,织田家内部出现裂痕。那年秋天,今川义元唆使鸣海城的山口教继父子反叛织田信长,并引今川军进入鸣海城,令知多郡归属今川氏领下。山口教继在爱知郡内筑笠寺砦,而由今川方冈部元信、葛山长嘉、浅井小四郎、饭尾丰前守、三浦义就负责守备。山口教继将鸣海城交给儿子守备,自个驻留笠寺砦附近的中村乡砦。不久,今川氏大将太原雪斋率兵攻入安祥城,俘虏了信长的异母兄信广,用来交换已故冈崎城主松平广忠的嫡男、先前遭织田家挟持的”竹千代”(即后来的松平元信/松平元康/德川家康)。

而守备队长受到信长激励竟然率领着300人的军队冲击今川家前锋部队,战斗的昏天暗地,当然是骗你们的,这300人的军队被今川前锋部队一顿痛殴,几个守备队长均阵亡。信长见到这种情况,立即率领军队移防。

今川义元于1554年和甲斐国守护武田晴信,以及相模国小田原城主北条氏康组成”甲骏相三国同盟”,断绝了领国北面和东面的后顾之忧,开始积极筹划向西进军。1557年,今川义元让出国主地位给嫡子今川氏真,不过仍在幕后掌控实权。

注意,这里和我们晓得的有一点不同。我们晓得的是信长移防后,是从高处袭击今川军。实际上,信长处于低洼地带。而今川军是在丘陵地带布置军队,而不是谷底。也就是说真实历史是调了个头。

织田信长于1559年统一了尾张国;为了对抗今川军,便在离鸣海城20町的丹下(守备为水野忠光、山口海老丞、柘植玄蕃头、真木与十郎、宗十郎、伴十左卫门尉)、丹下以东的善照寺(守备为佐久间信盛与其弟左京助)、南中岛的小村、黑末川对岸的丸根山及鹫津山(守备为织田秀敏与饭尾定宗父子)筑砦,又陆续在大高城附近筑起丸根砦、鹫津砦,再将鸣海城和沓挂城之间的联络切断,进一步孤立今川军前线诸城通路及粮道。然而,此时信长岳父–美浓国斋藤道三在与嫡长子义龙的内斗中被杀,使信长面对今川氏的扩张时失去一大后盾。

根据日本史学家藤本正行的研究,信长并不晓得义元的位置,甚至以为义元是在大高城中。因为信长决定对今川义元发起进攻的时候,遭到家臣的反对,信长当即训斥:「敌方运军粮进大高城,又与我方两处堡垒苦战,此刻应已疲累得在城内休息,我们虽然人少,但没必要过于畏惧。」还另外说道具体的战术是:「敌方进,我们退。敌方退,我们进!」

双方实力对比

假如信长晓得义元就在对面阵中的话,肯定就不会说上面那些话。而义元离信长有多远呢?就三公里。而信长也根本没说过「目标就是今川义元的头颅」这句话。根据考证,完全就是日本江户时代的小说家虚构的情节。而信长的目的本来很简单,就是搅乱今川义元的前锋部队。

今川家的战前动员力

依照现今流行的说法,信长算得上是带有主角光环的人。因为当他率领军队开始进击的时候,桶狭间一带开始变天,狂风暴雨袭来。织田军背雨而行,而今川军面向暴雨。在狂风暴雨影响下的今川军阵势混乱,又遇到织田军的进攻,那个场景可想而知。

今川义元对今川家进行了扫境出动的全动员。当时今川家的领地骏河、远江、三河,三国的石高在七十万石上下,今川义元做了全动员,因此今川家集结了20000到25000的兵力。(注:但不同的史书记载的兵书不同,以《信长公记》记载的人数为四万五千,大部分史料采用了这一记述。)

信长的运气很好,竟然看到了今川义元的轿子,这下信长晓得这里就是今川义元的本阵。立即命令分散的军队聚集起来,对今川义元展开攻击。

织田家的战前动员力

这个时候今川义元身边只有300骑兵,在面对优势的织田军攻击下,没有抵抗多久,因为寡不敌众。周围的今川军又陷入混乱中。没有任何支援的今川义元就这么倒在了桶狭间。

“桶狭间合战”之时,织田信长尚未对尾张全境控制,其动员力远不及今川。从各种资料综合起来看,当时织田家可动员的全部兵力在4000上下。

织田信长取得了争霸天下第一次辉煌的胜利,但这个胜利完全就是建立在运气的基础上。因为从织田信长分散兵力进行攻击来看,他只是想打一场击溃战,逼退今川义元即可。没想到钓到了今川义元这条大鱼。主角光环果然牛!

双方对比

就双方的兵力对比来看,今川军占有压倒性的优势,因此今川义元此次动员的最终目标并不只是尾张织田,而是上洛。而相对的织田家不具备任何优势,而对信长而言,这又是不可以失败的战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