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铲除旧制

在我们今天看来日本是一个文明的国家,也非常少有关于种族等级矛盾的新闻,但是鲜为人知的是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内部的种族等级矛盾也是相当严重。

万历朝鲜战争中,数以万计的朝鲜俘虏被掳到日本,靠技术和体力从事工匠、苦力等辛苦的工作。加上此前从三世纪开始东渡日本的渡来人,此后日本吞并朝鲜后的大量雇佣朝鲜劳工和其他侨民,到今天为止,在日的朝鲜族人群已经成为日本第二大族群。

1868年明治新政府的成立,并不是简单的取代幕府政权,而是要建立政治统一的新日本国家。政治统一,就是要结束幕府时期各藩国封建割据的局面,主要有两步:版籍奉还和废藩置县。

这一点不光是历史学家同意,在许多日本的电视剧中都有着表现,比如几年前的一部日本电视剧仁医所描绘的一个明治维新之前的动乱年代。那个时代里低等的百姓为称为秽多,也就是贱民,他们在当时完全没有人权,生命得不到任何的保障和尊重。一些暴虐的武士经常选择用这些无辜的民众来试刀,所谓的试刀也就是屠戮百姓,就算是一个好好走路的秽多就会惨遭被无情劈断的命运,事后武士不会受到任何处罚。

异国他乡,打拼很艰难,但在日本,还有一个群落的人更加可悲。

在戊辰战争中,某些藩国领地被倒幕军占领后,明治政府在占领地区设置了府县,派遣官吏管理。因为战争的结束是倒幕军和德川庆喜和谈而实现的,所以大量藩国领地并不在明治政府管辖中。但是,上有维新派掌权,挟天皇以令藩国,下有支持维新派的下级武士,还有强大的倒幕军队,另外,建立统一的日本也是当时日本人民的强烈要求,因此,在维新派功臣的劝说下,某些识时务的藩主只好主动把藩国版籍奉还明治政府。1869年1月,萨长土肥四藩主联名向政府递交了《版籍奉还上表文》,文称:“天祖肇临开国立基以来,
皇统一系,万世无穷。普天率土,无不为其所有,无不为其臣子,此即大体。”(《明治维新基本文献史料选译》,〈明治维新的再探讨〉,第172页)有了这最强大的四家藩主带头归顺,其他200多家藩主只能纷纷仿效,归还版籍。1869年6月基本结束,各藩主变成了明治政府“任命”的“知藩事”。

而然这样残酷的事情竟然是日本的法律所允许的!这简直是耸人听闻,令人发指!这一情况直到明治天皇学习西方的制度之后才进行了社会改革,废除了这种残忍的制度,从此那些饱受凌虐的秽多们才成为了平民,摆脱了贱民的身份,开始有了一点点体面地生活。

说“群落”而不说“民族”,是因为这些人不是少数民族,而是大和民族。只不过,他们是被诅咒的、不可接触的卑微低贱的一族——贱民。

为了防止旧藩主们抵制改革,政府高层进行了人事调整,维新派全面掌握实权,建立了新的政府军。1871年7月14日,天皇颁布《废藩置县诏书》,随即出台相应措施:废除府县藩三治制,在全国设东京、大阪、京都3府及302县;所有知藩事的身份待遇不变,但须一律辞职,居家迁居东京;各藩征税权归政府,所有债务也有政府承担;所有府知事和县令都由中央政府派遣。

也许每个国家都有其内部的问题,这些都是我们外邦人所不晓得的,有人或说这都已是明治维新之前的旧事了,属于许多人的疮疤,何必再提起呢。现今的文明社会不是已没有这样的情况了吗?但是事实却是,这样的等级歧视在今天的日本仍旧存在。

1、卑贱的秽多和非人

明治之前的幕府时期,日本社会等级森严。将军、武士是特权统治阶层,中有平民,下有贱民。等级身份是世袭的,将军的后代就是将军身份,上级武士的后代就是上级武士,下级武士的后代就是下级武士,贱民的后代就是贱民身份。官员级别也是按照身份高低布置,将军再无能也可以执掌权力中枢,下级武士本事再大,也进不了决策圈。比如,在1854年,德川家定虽然是个心智不健全的“傻子”,但照样出任幕府的第13代将军。西方文明开始影响日本后,此种伤天害理的封建门阀血统制度受到中下级武士以及平民的强烈反对,这也是幕府垮台的社会原因所在。

明治维新之后这些原来的贱民虽然不会像之前一些被人随便虐杀,但是依然在许多事情上都遭到了歧视,比如这些平民就没有选举的权利,甚至出行还有这限制,社会各级的政要还是没有他们的份,他们还是游离在主流社会之外,得不到应有的权益。

说起日本的“贱民”,真的是源远流长。大约从公元七世纪就开始有了,罪犯以及他们的后代,被流放到荒岛、山区等偏远地区,不许与外界接触。

中下级维新派武士掌权后,自然不能再容忍门阀制度的存在,在西方平等文明的影响下,开始“四民平等”的改革。1869年6月,发布第542号《布告》,“根据公卿与武家同心、上下协同之精神”,废除公卿、诸侯之称,改称“华族”,并且给予生活保障来稳定这些没落贵族。同年废除中下大夫、士之称呼,改称士族及卒,也保障其生活。1870年9月,宣布农工商为平民,允许平民有姓。1871年1月,废除“秽多”、“非人”等贱民称呼,视为平民。1876年8月,发布《废刀令》,规定除军人、警察外,所有士族不准佩刀。进行了土地改革,解除武士传统的经济基础。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二次大战结束,日本成为了一个君主立宪的国家,原本没有选举权的平民们才算是有了一部分应得的权利。这是千年以来这些被称为贱民的人第一次取的了一点政治权利。但是今天,这些人被称之为部落民,还是被区别对待的物件。这些部落民的数量巨大,一度达到了两百万之巨,社会直至今依然对他们有着歧视,可想而知,这两百万人是如何巨大的一股暗流。

和印度一样,日本自古就是个等级森严的国家,皇族、大名之下,就是武士、农民、职人、商人。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身份最低贱的“贱民”等级:秽多和非人。

他们尽管能够自由的工作、出行但却被视为血统卑劣,所以日本的父母都不会同意子女与部落民成婚,因为日本是一个尤为重视血统的国家,他们贱民现今拥有的其他一切权利已可以容忍了,但是血统问题是一个底线,决不可以轻易碰触,他们坚守自个的底线绝不容被玷污。这一观念已成了日本人约定俗成的事情,这种观念来源于日本的史料之中,史料记载贱民的血统始终是卑劣的,他们的孩子依然会带着这种深深地印记,无法洗去。

“秽多”,“非人”,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称谓。事实也是如此。“秽多”从事的是“不洁”的行当,比如屠宰牲畜、制皮革、埋葬死人、刽子手等等,“非人”指的是乞丐。

许多日本公司在招聘的时候就会区别对待,他们只要看到这些应聘者是来自于部落民聚居的地方也会不加考察便会放弃录用。所以当今这种歧视依旧充斥在日本的社会各界中,是普遍的现状,甚至连政府中都存在着这样的歧视,只要是出生在部落聚居地的人非常难身居高位,就算是好不容易凭借著才干忍受住了旁人的侮辱,他也不会有被选为首相的机会,出身的问题甚至成了为被政敌屡次拿来嘲笑的话题。

需要说明一下,古代日本人是不吃四脚动物的,所以屠宰牲畜、制皮革这些工作在日本人看来,是污秽的工作。而掩埋死人、行刑刽子手等血腥的活计,也是由贱民充当。

这样的情况在一个标榜民主的政府中绝对是自毁门面的事情,但是日本现当今就存在着如此现状,而且因为其千年以来的传统非常难根除,这比美国的黑人与白人的矛盾持续时间还要长也更加的深入人心。

图片 1

鉴于这种情况,许多部落民众都奋起抗议,他们建立了各种联合委员会向政府提出自个的意见,尽管诉求确实存在也非常迫切但是仍然收效甚微。因为政府之中绝大多数人依然是对他们有着歧视的,怎么能奢求如此的政府会做出改革呢。

图片 2

这样的现状直接导致了许多部落民的逆反,他们既然得不到社会的承认便索性开始自我放逐,大量的部落民成为了黑社会的成员,因为黑社会的性质决定了其不会有过重的歧视。这就成了一个恶性回圈,越是得不到平等对待越是逆反,越是逆反越是得不到平等的对待。部落民成为了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更加落实了之前人们的种种误解,他们要得到合理权益的想法更加遥遥无期。也许到了今天日本政府不可以在回避这种矛盾了,否则迟早会酿成社会的动乱。

图:上图为秽多,下图为非人。

在日本古代的律令里,贱民属于“不可接触”的一群。贱民一般住在落后的、与世隔绝的村落,多数被河围起来,而河上连桥都没有,通往贱民村的道路,地图上也不标明。民间的日本人,称这些村落为“四脚村”,或者用手指比划一个“四”,因为说出口都怕沾染上污秽。

贱民们没有土地,粮食从何而来?一是吃日本人不吃的牲畜肉、内脏;二是靠从事”不洁工作“和其他农民或町人换口饭吃。在日本有个民间习俗,一旦普通人因为不得不施舍给贱民吃饭后,一定要把路面里里外外打扫干净,把“已经污秽”的碗咣当砸掉。

贱民自然只能和贱民通婚,生下的后代也是贱民,因为日本的等级制是规定死的,就是说,自打你一生下来,你父母是武士,你就是武士;父母是贱民,你就是贱民,一辈子没有乌鸦变凤凰的机会。

图片 3

图:永不翻身的贱民家庭。

如果你是一个贱民,最好不要和别人发生争斗。江户时期,发生过一起町人和秽多争斗的事件,一个秽多被杀。处理案件的町奉行所宣布町人无罪:“秽多的身份,只抵一般町人的七分之一,如果再有六名秽多被杀,方能处死一名下等町人。”

如果你是一个贱民,最好也不要在路上闲逛,因为万一哪个武士新买了一把刀,就会拿过路的贱民试刀,试试自己的刀能不能一下把人砍成两截,这样的行为叫”辻斩“,是法律允许的。

一句话,贱民是被当作”非人类“和传染病患者对待的。

佛教神话里有十八层地狱之说,人死后根据罪行大小,分在程度不同的地狱受罪。日本的贱民,却生活在青天化日下的人间地狱里。

2、被避而远之的部落民

贱民的凄惨战况持续了近一千年。

一八七一年,学习西方的明治政府废止了旧的身份制度,将贱民改为平民,但这些”贱转良“的人群还是在社会中毫无地位,事实上依然保持着孤立的生存状态。直到二战日本投降之后,美国人帮日本人制定了新宪法,宪法里正式规定日本彻底废除了原有的阶级差别,原来的”贱民“终于消除了出行限制,终于有了选举权,外界改称其为“部落民”。

图片 4

图:拍摄于明治时期,正在鞣皮的原贱民人群。

日本的部落民集中在西日本,主要分布在福冈县、兵库县、奈良县、三重县,据日本总务厅早些年的调查,九州的福冈县内共有606处“部落”,是日本全国“部落民”最密集的地方。

这群人共有多少,说出来数字吓你一跳:200万!

虽然如今的部落民在外表上和普通日本人没什么差别,工作、购物、出行没有障碍,但是在日本社会里,对部落民的歧视依然根深蒂固,最温和的态度也是敬而远之。

比如两个青年要结婚,如果一方的父母委托调查机构,查出另一方是部落民后代的话,父母会立刻棒打鸳鸯表示反对,其原因是害怕自家的血统被玷污。这可不是这家父母高傲,关西大学讲师上杉聪在《部落的起源和天皇制》里写到,日本史料上有关于“不要和贱民结婚。血统一旦被弄脏,就再也不会变干净。秽多的孩子到什么时代都是秽多”的明确记载。

再比如一些大公司招聘毕业生前,会详细调查应征者的户籍,如果是部落民,就会”优先不录用“——别看贱民名称改成部落民,但他们的户籍仍没变,一看某人的户籍是某某村,就一目了然。

靠拼命努力混上高位也不行。原日本自民党干事长野中广务,也因是“部落民”出身,多次在公开场合遭受过羞辱。野中广务在TBS电视台的《时事放谈》节目中亲口披露,原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自民党总会上公开宣称,“野中是部落出身的人,怎么能让他当日本首相?”

话说回来,部落民自己也在不断地抗争。1946年成立了“部落解放全国委员会”,1955年更名为“部落解放同盟”。上世纪80年代以来,部落民组织了多起抗议活动,收效是有,但总的来说,日本人的等级观念根深蒂固,绝非轻易能化解得了。

抗争的另一个形式,就让人哭笑不得了。社会不是歧视我吗?大公司不是不要我吗?好吧,我去黑社会。最起码,黑社会的等级观念反而比政府开放,能拼的能干的人,他们都会吸收。

当今日本黑社会组织最集中的地方,就是部落民最多的九州福冈县。原因很明显,被正常社会抛弃的”部落民“,成了黑社会组织源源不断的人才基地。据估计,日本的黑社会组织里起码有一半以上的组员,是部落民身份。反过来,部落民的黑社会色彩,又加深了普通日本人对他们的坏印象,进一步避而远之。

图片 5

那么,这一切,是谁的错?向西方学习了这么多年,号称民主社会的日本,到了二十一世纪,居然还在部落民问题上装鸵鸟,不努力也不情愿去做改变,真无话可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