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大利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的生平事蹟简介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墨索里尼曾反对征兵制,抗议义大利占领利比亚。随着时间的曾经,他只是呼吁革命,不提阶级斗争。在战争期间,墨索里尼曾在义大利军队,并在一次战争中受伤。尽管他声称已在战斗中受伤,他受伤原因仍广泛被以为是手榴弹意外爆炸而受伤。1922年10月,墨索里尼利用工人罢工,并宣布了他要求向义大利政府给予法西斯政治决定权,否则也会发动军事政变。由于政府没有立即作出反应,法西斯支持者向罗马进军,自称是法西斯打算恢复义大利法律和秩序。法西斯的领导下,墨索里尼被命名为义大利总理。

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又译伊曼纽三世,义大利语:Vittorio
Emanuele,1869年11月11日-1947年12月28日),义大利国王(1900年7月29日~1946年5月9日在位)兼阿尔巴尼亚国王(1939年~1943年在位)。

古罗马时期义大利通过对外扩充套件称为跨欧、亚、非的庞大帝国,这对义大利产生了极具深刻的影响。它激发了义大利人的「爱国主义精神」,团结奋斗实现国家统一,也煽动起他们的「好战情绪」。墨索里尼利用了义大利民族主义的这种积极因素与消极因素并存的双重性特性,20世纪20年代,有着凯撒情节的义大利墨索里尼选择用「法西斯」这个古罗马的名字命名自个的党派,其习俗礼仪全部沿袭古罗马遗风,他们以黑衫做制服,以古罗马的笞棒图案作为党徽。并提出一个以「恢复古罗马的光辉业绩」为口号的政治纲领,从而为法西斯主义赢得民众的广泛支援奠定基础。墨索里尼对这种极端的民族主义热情的利用还表现今法西斯党所使用的党徽——「束棒」,这是古罗马高阶执政官行使决定权时用的标志。他还规定以罗马式的敬礼代替当时的西方传统的握手礼。墨索里尼曾写道:「古罗马传统是一种力量的概念,在法西斯主义学说中帝国不但是领土的或军事的、贸易的表现,而且是精神或道德的表现。」

1922年10月28日,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命墨索里尼成为义大利总理,让墨索里尼的法西斯党追求自个的政治野心,只要他们支援君主制和利益。墨索里尼是一个很年轻的政治领导人,成为39岁义大利总理。

1900年父亲翁贝托一世遇刺后即位。他接受自由派内阁,默许对土耳其战争(1911~1912)和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法西斯分子攫取政权后,他成为墨索里尼的傀儡。1944年,他任命王储翁贝托(即翁贝托二世Umberto
II)为摄政,本人放弃一切决定权,但保持国王称号。1946年逊位,义大利实行共和国制以后与子流亡国外。

1919年3月23日义大利建立的「战斗的义大利法西斯」就是一个由一批具有强烈民族主义情绪的退伍军人为主而组成的组织。墨索里尼在法西斯成立大会上说:「帝国主义是所有经济和精神扩张的民族的生存基础。」「我们有权要求我们在世界上的位置。」法西斯在面对无产阶级及群众运动蓬勃发展的同时竭力宣传民族沙文主义和尚武精神,鼓吹建立「大义大利」。《从灾难走向灭亡——法西斯主义史》一书中作者写道:「义大利人对和平协议中的条款很不满意,他们觉得在和平协议桌上被盟友出卖,义大利的胜利成果被分解的支离破碎。」他们主张「采取各种方式,包括用武力向外扩张」,去占领所谓的「生存空间」,尤其是夺取伦敦条约所许诺的领土。墨索里尼甚至叫嚷,「要么修改条约,要么进行新战争」。极端的民族主义开始在义大利弥漫开来。

极权社会

墨索里尼始终未能完全剥夺国王的决定权。这并非他所不欲,而是他力所不及。这与他始终未能把军事指挥权真正控制在自个手中,法西斯党内亲君主的民族法西斯主义派的势力不断增强有着非常大关系。

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随后,德国和日本先后建立了法西斯性质的政党,从此「法西斯」这个词沦为了极端恐怖和独裁的代名词,遗臭万年。

法西斯主义的文化与社会里,只有法西斯将被视为「真正的义大利」,谁没有宣誓效忠法西斯也会被放逐,不可以获得就业。法西斯政权宣传手法,是在新闻片,广播,电影中故意赞同法西斯主义。1926年通过法案,要求电影院要播放宣传新闻片。墨索里尼借罗马天主教稳定政权,纵然他之前反对教会。

义大利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Viitorio Eman-uelem
III,1869-1947),1900-1946年在位。翁贝托一世的独生子。1869年11月11日生于那不勒斯。出世当天即受封那不勒斯亲王。他除研究历史、政治和法律之外,还受过军事训练,1887年担任义大利王国军事指挥部领导成员。1900年其父翁贝托一世国王在蒙扎被无政府主义者暗杀后,继承王位。作为立宪君主,他积极支援发展经济和社会改革政策,对克服义大利19世纪末社会政治混乱和经济危机起了积极作用。在对外政策方面,他曾继续保持同德、奥的三国同盟,但又以承认义大利通过意土战争侵占的利比亚为条件,加强同英、法、俄三国之间的关系。

警察国家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埃马努埃莱三世支援主战派。义大利同英、法、俄三国于1915年4
月签订《伦敦条约》,并于同年5
月24日正式对奥宣战。大战结束后,他对法西斯运动的滋生与氾滥采取容忍态度。1922年10月,法西斯武装”向罗马进军”时,他先是支援政府提出的对法西斯行动队采取军事行动和实行戒严,后又拒绝在戒严令上签字,并接受国家主义党和自由党右派领导人提出的让墨索里尼组阁的建议。

出于安全的制度,完整的国家决定权,墨索里尼于1923年成立志愿民兵,他们往往穿黑色的制服。墨索里尼主张打击有组织犯罪,特别是在西西里黑手党和义大利南部其他地区,法西斯在这些地方有非常大的决定权,这些决定权使他能够起诉黑手党,迫使非常多黑手党逃往国外或被捕监禁。

国王的决定权自法西斯政权建立后逐渐削弱,但没有被完全剥夺。有时,国王对国家的命运甚至还起着重要作用。马泰奥蒂事件的处理结果表明,在法律上,国王仍然是国家元首,他仍有免去墨索里尼首相职务和迫使法西斯内阁辞职的决定权。

国家主义

如前所述,马泰奥蒂事件彻底暴露了法西斯党和墨索里尼的反动性,非常多曾经抱有幻想的阶级、阶层和个人纷纷参加声势浩大的反法西斯斗争。在反法西斯运动的冲击下,墨索里尼采取丢卒保车策略。他将杀害马泰奥蒂的凶手逮捕归案,解除10余名有牵连的内阁大臣与副大臣的职务,还把首相府新闻办公室主任、法西斯领导集团的第4
号人物切萨雷·罗西(CesareRossi,1887-1967)开除出法西斯党,并将其逮捕。罗西对自个被当作替罪羊的角色极为气愤,在尚未被捕前起草一份备忘录,揭露了大选前后发生的包括马泰奥蒂被暗杀在内的几起重大暴力恐怖事件的真相。他列举事实证明,墨索里尼是一切暴力恐怖事件的主谋,说墨索里尼把他开除出党只是想用他的脑袋来换取反法西斯党派息怒。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墨索里尼被迫在议会宣布:”假如陛下召见我,命令我辞职,我一定听命,并表示欢迎和服从。”

国家主义是一种提倡以国家力量达至经济或社会目标的意识形态。由于国家意识的凝聚,使一国以为其国力凌驾于其他国家之上,并且将主要重心放在宣扬自身文化及追求自身利益,而非其他国家或超国家组织的文化与利益。假如是指一人对国家的热爱以及为国家利益所付出的奉献,则称为「爱国主义」。经济国家主义,鼓吹国家在经济执行中占有主要和指挥地位,其方式包括通过国有企业或其他政府机构直接参与,或通过经济计划间接实现。

墨索里尼政府没有倒台的原因许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反法西斯党派把墨索里尼逼入困境后,未再采取政治的和军事的行动去推翻法西斯政府,而是把全部希望寄托于国王免去墨索里尼的首相职务。

国家主义的两个高潮是采行中央计划的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但在世界各国均有不同程度的存在。从二战结束至原苏联解体,非常多西欧国家采用了混合经济体制(10—45%的公有制)。在新加坡,60%的国内生产总值来自于政府相关企业。

马泰奥蒂事件发生时,国王正在西班牙进行国事访问。6
月17日国王返回罗马当天,墨索里尼就进宫向国王表明法西斯党对萨伏依王朝的忠诚,声称该党已决定法西斯民兵要宣誓忠于国王。他本人今后也一定按国王的意图行事。随即探问国王对马泰奥蒂事件的态度。埃马努埃莱三世表示他无意干预此事。

只是提出让其亲信前国家主义党主席、现任殖民大臣费德尔佐尼改任内政大臣。墨索里尼即于当天宣布原由他本人兼任的内政大臣一职改由费德尔佐尼担任。这不仅加强了民族法西斯主义派在法西斯党内的地位,而且有利于尔后维护国王的决定权和影响。内阁的人事调整使保皇派控制了内政、国防,海军和国民经济等几个重要的部。作为交换,国王在会见后即发表谈话,为其开脱罪责,说”不以为墨索里尼直接参与了杀害马泰奥蒂的活动”。国王的态度给了反对党以非常大打击,并引起连锁反应。

6月24日,罗马教廷声称”少数派要推翻政府和重新举行选举的企图是不大概实现的”。庇护十一世亲自出面阻止人民党与统一社会党联合取代法西斯政府。

6月26日,国王可以对其施加影响的参议院以225 票赞成,21票反对和6
票弃权通过对法西斯政府的信任案,从而使法西斯政权绝路逢生,避免了覆灭的危险。

法西斯极权体制确立后,国王的决定权进一步削弱,但他仍然具有相当大的政治影响。墨索里尼于1935年决心发动侵略衣索比亚战争。由于意军总参谋部和高阶将领对侵埃战争持悲观态度,国王最初有些犹豫。美国总统罗斯福于1935年8
月向义大利政府发出不要发动战争的呼吁。英国海军则向地中海集结。国王对侵略战争一度持反对态度。他以为,对埃作战后勤保障有困难,而且一旦战争爆发,处于分裂状态的衣索比亚也肯定会联合起来进行抵抗。

国王的态度使墨索里尼的统治发生动摇。据非常多国家驻义大利大使馆获得的情报,不排除墨索里尼有辞职大概。美国大使馆1935年9
月24日向华盛顿报告说:”罗马”保守派人士”以为……墨索里尼将要被迫辞职。现今到处传布有关领袖前途的猜测,在罗马有人说已物色了一位接班人。”据说这位接班人就是总参谋长、非法西斯分子巴多里奥陆军元帅。正是他在1943年了月被国王任命接替墨索里尼职务。国王具有一定决定权和影响这一点,墨索里尼本人也承认。他曾说,1935年,义大利有两个最重要的人物,一个是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另一个是教皇庇护十一世。

后来,墨索里尼还是在说服国王之后才能进行这壹次战争冒险。 1935年10月2
日,他向全国发布有关进行这场战争的讯息之前,进宫向国王报告有关情况。这壹次,国王明确表示支援发动这场战争。他说:”我深知这场战争的困难性,而且我也注意到非常多将军和海军上将所表现出的担心”。但是,”现今我与领袖并肩前进!”

国王决定权和影响的最终证明是他于1943年6
-7月间策划、组织把墨索里尼赶下台。1942年底,义大利军队在战场接连失利,门内出现政治经济危机。
1943年3月由都灵10
万工人大罢工引发的人民反法西斯起义的蓬勃发展,使权势集团人士十分恐慌,他们希望义大利退出战争。但是,墨索里尼一意孤行,坚持要与纳粹德国为伍,继续进行。统治阶级内部矛盾加剧。

国王在取得垄断资产阶级、三军高阶将领和反墨索里尼的法西斯大委员会委员的支援后,策划发动政变结束墨索里尼的独裁统治。他一面派约赛公主、达奥斯塔公爵和巴多里奥元帅祕密与英、美两国联络,以取得它们的支援,一面委托宫廷大臣达夸罗内代表他同当时国内业已形成的两个”倒墨”集团进行接触。

一个是以亲英、美的格兰迪、齐亚诺为首,由法西斯大委员会部分委员和法西斯党的其他领导人组成,另一个由与王室关系密切的保皇派和三军高阶将领组成,包括前内政大臣费德尔佐尼、前国防大臣迪亚兹元帅和总参谋长安布罗西奥将军。他们提出把国家大权”还给国王”。这两个集团互相对立,但都以国王为偶像,并接受其控制。经达夸罗内协调,双方就将墨索里尼赶下台达成共识。

1943年6月3日,国王召见法西斯和职团议会议长格兰迪,商议和拟定有关召开法西斯大委员会会议逼迫墨索里尼交权的计划。墨索里尼被迫同意召开法西斯大委员会会议。
7 月24日下午5
时15分,会议在墨索里尼主持下正式开始。格兰迪在会上宣读由18名大委员会委员签名,并得到国王批准的议案。该议案说,”法西斯大委员会研究了国内外形势和战局的发展后宣布,捍卫祖国的独立与自由,捍卫国家自统一以来四代义大利人流血牺牲所取得的成果和义大利人的神圣义务,为此,与会者要求墨索里尼立即把国家的全部决定权归还国王,归还法四斯大委员会、政府和议会……”。格兰迪读完提案后,双方发生激烈争吵。7
月25日凌晨2 时40分就议案进行表决,结果是”票赞成,7 票反对,1 票弃权和1
人拒绝投票,议案获得通过。

墨索里尼回到书房,有人建议他逮捕格兰迪和其他投赞成票者。墨索里尼以为为时尚早。他说国王是他最好的朋友,”我过一会儿去见国王,亲自同他谈谈看”。他认为这壹次仍可得到国王支援。本来议案正是国王策划起草的。大委员会开会这一夜,埃马努埃莱三世彻夜未眠,惴惴不安地期待着会议的结果。

早晨7时达夸罗内送来会议通过的议案文字,他才放心。

上午11时,墨索里尼打电话要求谒见国王。国王约他下午5
时进宫。王室成员同格兰迪就新政府首脑人选进行磋商。格兰迪提出由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陆军元帅卡维利亚担任。国王提出的人选是巴多里奥。最后确定巴多里奥。还商定在墨索里尼离开王宫时将其逮捕。

下午5时,墨索里尼准时到达王宫。他先向国王报告国内政局及战场概况,接着谈了大委员会会议的有关情况。他说,”这壹次会议的决议是无效的”。他没有料到,国王一反往日的恭谨,打断墨索里尼的话,表示支援会议的决议,坚持要他辞职,交出一切决定权。这犹如当头一棒,墨索里尼顿时目瞪口呆,无言以对。数分钟后才说了一句:”我非常遗憾”。国王告诉他,”你的人身安全将得到保障”,并且说,己任命一个新政府。国王说完,起身送墨索里尼出门。

当墨索里尼走出门外时,即被事前埋伏在四周的罗马宪兵队逮捕。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假如逃跑或有人营救,就将其击毙。事实上,他既未拒捕或逃跑,也没有人来救他。在墨索里尼被捕的讯息传出后,没有一个法西斯分子提出抗议,更没有一个他的忠实信徒武装起事。

同日,埃马努埃莱三世亲自兼任义大利军队最高统帅,任命陆军元帅巴多里奥为首相。当天,巴多里奥组成摒除法西斯领导人的新内阁。义大利政府解散国家法西斯党。

法西斯极权独裁统治就这样被推翻了。其直接原因当然是在国王策划下义大利统治阶级各个权势集团联合起来,组成反墨索里尼联盟,并发动了一场”宫廷政变”的结果。从根本上说,还是由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进军,导致法西斯政权出现严重的统治危机。此时,苏联军队已在库尔斯克会战中粉碎了德军最后一次夺取战略主动权的大规模进攻,转入全面反攻,美英盟军已解放北非,登陆西西里,并首次以500
余架飞机轰炸罗马;在义大利国内,自3
月都灵、热那亚及伦巴第地区工人相继举行反政府游行以来,反法西斯斗争进一步高涨。所有这一切,均加剧了义大利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面临盟军攻入义大利本土上的紧急形势,这才促使义大利国王和各个权势集团的代表人物采取了果断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