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共和国最伟大的海军上将之一:马顿·特罗普

达格尼斯海战 或称 邓杰内斯海战(英语:Battle of Dungeness;荷兰语:Slag bij
de Singels),这是第一次英荷战争的组成部分,发生于1652年12月10日。
英国在取得了肯梯斯诺克海战的胜利后,大概出现了轻敌心理:将舰队分成了几个部分,并抽出20艘军舰前往支援地中海战区。如此一来,英国在多佛尔海峡战区的军舰仅剩下了42艘,在数量显著处于了劣势。另一方面,特罗普又重掌了荷兰海军的帅印,为荷兰商船队护航。

波特兰海战 或称 三日海战(英语:Battle of Portland;荷兰语:Driedaagse
Zeeslag)发生在1652年2月28日-3月2日,这是第一次英荷战争的组成部分。
达格尼斯海战的失利使得英国将分散为几部分的海军力量重新集中,加之国内又新建了多艘战舰,海峡方面双方军事实力的对比又发生了变化。

马顿·特龙普Maarten
Tromp(1598.4.23-1653.8.10),又译为马尔腾·哈珀茨松·特罗姆普。为了和次子科内利斯·范·特龙普区别,也简称老特罗普。荷兰海军统帅,荷兰共和国最伟大的海军上将之一。是荷兰与西班牙、英国的历次海战中,阶级最高的海军指挥官。他在唐斯之战中击败西班牙人,使西班牙海上霸权的地位渐趋式微。

1652年12月10日在邓杰内斯海面,特罗普亲自坐镇护航船队前锋,孤军深入布莱克的小规模舰队中,猛烈轰击,为自个的护航船队打开了海峡的通路。有一种缺乏根据的传说,讲述特罗普在经过海峡的时候,在自个的旗舰桅杆顶端挂上了一把扫帚,以此象征著已把海洋中的英国势力一扫而光。
英国舰队大败,龟缩于英国南部港口,一时间将制海权拱手相让。
不过这场失败确实刺激了英国人,他们把舰队的数量增强到80艘,准备在特罗普在次出征时与他较量。

澳门新葡8455注册,达格尼斯海战两个月后,特罗普又一次衔命护送一支有150艘船只的庞大的商船队通过英吉利海峡返航荷兰。当他与商船会合、正护送船队上溯英吉利海峡时,在波特兰附近和英国人遭遇了。于是商船队驶离舰队向法国海面驶去,特罗普则插入商船队和敌人之间。这壹次,两支舰队的数目相差无几,但英国人因拥有较大型的舰只,以及舰长和舰员的良好表现(无疑还是由于1653年1月份实施的纪律条令所致)而在此居于优势。
双方在海上激战了整整3天,特罗普才突破了英国的海上封锁,将大部分荷兰商船安全送回本国。

海上乞丐后裔

背景

波特兰海战并未使英国获取英吉利海峡霸主地位,当时荷兰试图通过宣传将这壹次海战作为荷兰的一次胜利或者”虽败犹荣”,使荷兰民众公开的欢呼将士们的英雄气概。而英国对海峡最终控制要等到加巴德沙洲海战才确定,这才使得英国可以封锁荷兰海岸直到斯赫维宁根战役。因此,它可以被看作是英国的一种轻微的挫折和荷兰纯粹的航海技术优势的另一个例子。它也说明了英国控制海洋的动力,最终将使它成为世界主要的海上力量。

出生在一个海军军官家庭。9岁时开始随父亲在海上航行。1609年11岁时,其父被英国海盗所杀,他也被迫在海盗船上呆了两年。回到荷兰后,于1617年加入荷兰海军。曾参与一次对抗阿尔及利亚海盗的成功远征,取得成功。1619年离开海军随商船赴地中海,1621年再次落入海盗之手,一年后逃脱。成为荷兰海军中校。他勤奋好学,聪明能干,忠于职守,受到上司的赏识和不断提拔。1624年,被任命为上校舰长。5年以后便成了旗舰指挥官。打击奥斯坦德的海盗。不久,又被提升为海军中将,是当时海军最高军衔,仅次于尼德兰联合省最高行政长官,奥兰冶家族世袭的执政官。

1652年10月,英国领导者以为荷兰在肯梯斯诺克海战失利后对英国已不再构成威胁,并派出20艘舰艇进入地中海。
与此同时,大量英国船只仍在修理和维护中,由于拖欠水手薪水,导致水手开始暴动。这使得英国在自个周边海域的控制能力大大削弱了。同时,荷兰人正尽一切努力加强自个的舰队。荷兰的贸易利益要求海军作出最后的努力,以护送商船到南方。

背景

西班牙唐斯战

过程

达格尼斯海战的失利使得英国将分散为几部分的海军力量重新集中,加之国内又新建了多艘战舰,海峡方面双方军事实力的对比又发生了变化。

特龙普统帅荷兰海军后,主要同西班牙舰队、英国舰队和海盗船队进行斗争。1639年
2月,他率舰队击败了敦刻尔克海盗船队。同年9月15日,他在比奇角(Beachy
Head)外海遇见西班牙一支载运13,000名补充兵员赴法兰德斯的庞大舰队。这支舰队由奥昆多(Antonia
de
Oquendo)率领,包括45艘战舰和30艘受雇为运兵船的商船。当时特龙普身边只有13艘舰艇,他的其他分遣舰队尚在多佛海峡及敦克尔克外海巡弋中。翌日另外5艘荷兰船舰赶到,他下令开战。经过6小时战斗后,西班牙舰队被击溃,其过度拥挤的补充兵员伤亡惨重。次日因风力不足而停止作战,但荷兰方面却得到来自泽兰省的一支分遣舰队的增援。9月18日清晨,特龙普在多佛海峡对西班牙人发动攻击,迄午后时分奥昆多撤退至中立的唐斯海域停泊处。特龙普在加莱补充军火后,非常快追击而至,但被一支潘宁顿(John
Penington)爵士率领的英国分遣舰队阻隔。迄10月10日,荷兰舰队战力已强大到足以向西班牙人挑战。10月21日特龙普向奥昆多发动攻击,潘宁顿阻挡无效。在唐斯战役中,西班牙舰队彻底挫败,其船舰及人员均蒙受严重损失。特龙普于1640及1642年分别受路易十三及英王查理一世封为爵士。

12月10日,特罗普出动78艘战舰替拥有300艘船只的庞大商船队护航,布莱克指挥英舰在英格兰东南的邓杰内斯海角拦截。
待布莱克明白特罗普的作战舰队这样庞大时,他想返航,但为时已晚。这时,风突然一转,自西北刮来,风势猛烈,荷兰舰只不得不驶近英国海岸避风,而布莱克紧紧贴在海岸,以免被荷兰舰队包围。

过程

以后数年间,特龙普致力于围剿攻击荷兰商船的敦克尔克海盗。1646年他协助法人攻陷敦克尔克,事后获颁圣米迦勒勋章(Order
of St.
Michael)。1648年结束三十年战争的《西伐利亚和约》签订后,荷兰的海军活动渐趋沉寂,直到1651年斯堪地那维亚和直布罗陀之间的武装民船私掠行动日益猖獗后,始再整备舰队以保护海上贸易。

两支舰队夜间在唐斯避风处抛泊,又在次日晨同时升帆起航。风仍旧自西北刮来,同时由于海岸弯向邓杰内斯,布莱克被迫直向特罗普的航途驶去。”加兰”号和”波拿文撒尔”号,两艘分别装备四十四门炮和三十六门炮的主力舰只立即包围轰击,并被靠船跳帮,两名舰长被杀。装有四十四门炮的”凯旋”号升旗指挥作战当了旗舰,布莱克的战舰被重创,失去了前桅,本人也几乎牺牲。另外6艘战舰也被为数众多的荷兰战舰打的弹洞遍体。三艘英国战舰被击沉,两艘被俘。英国舰队的残部在天黑无法作战时即迅速掉头返航多佛。获胜的特罗普立即传令给商船庞大的护航队:他们可以安全通过了。

达格尼斯的败北,激起了布莱克报仇雪恨的强烈欲望。这个时机立即就来到了。1653年2月,达格尼斯海战两个月后,特罗普又一次衔命护送一支有150艘船只的庞大的商船队通过英吉利海峡返航荷兰。当他与商船会合、正护送船队上溯英吉利海峡时,在波特兰附近和英国人遭遇了。于是商船队驶离舰队向法国海面驶去,特罗普则插入商船队和敌人之间。这壹次,两支舰队的数目相差无几,但英国人因拥有较大型的舰只,以及舰长和舰员的良好表现(无疑还是由于1653年1月份实施的纪律条令所致)而在此居于优势。

英荷海战

影响

布莱克迫使特罗普在英吉利海峡上端进行了长达三天连续不断的浴血战斗。结果双方伤亡令人吃惊。一艘艘舰只驶回双方各自海岸的港口时,都被打得周身着火,满载着死亡和重伤的舰员。一份传单在令人恐怖地描述俘获的第一批荷兰战船时写道:”所有战船上,汇出都被鲜血污染了,船桅和索具上被脑浆、头发和片片头盖骨弄脏,虽然光荣但却令人惨不忍睹,犹如神降给这个民族的惩罚。”

1652年,为争夺海上贸易和海洋霸权,英国蓄意与荷兰爆发战争。第一英荷战争因为特龙姆普不愿向罗伯特·布莱克降旗而突然爆发。双方共进行了9次海战,主要是特罗普与英将布莱克斗智斗勇。

有一种缺乏根据的传说,讲述特罗普在经过海峡的时候,在自个的旗舰桅杆顶端挂上了一把扫帚,以此象征著已把海洋中的英国势力一扫而光。
英国舰队大败,龟缩于英国南部港口,一时间将制海权拱手相让。

到第三天的开头,荷兰已损失5艘战舰,沉没、烧毁和4艘被俘;每艘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英国也同样遭殃:被击沉一艘,而且到处都可以见到受重创的舰只。布莱克期间”凯旋”号上的舰长牺牲了,将军的祕书及三百三十五名舰员中的一百人死亡了,布莱克本人也负了伤,被一根飞来的铁棒打在大铁骨上。但他拒不下舱,继续指挥作战。

战争开始,双方进行了激烈的炮战,特龙普取得了胜利,击伤布莱克的旗舰”詹姆斯”号,保护了荷兰商船队的安全航行。但在8月的交战中,荷舰队突然遇到猛烈风暴的袭击,损失舰船
56艘,特罗普被迫返航,并辞去了海军统帅的职务。同年
12月,特罗普又重新返任,率领一支由107艘战舰组成的庞大舰队,护送
300余艘商船前往大西洋。当舰队行至邓杰尼斯附近时,突然遭到布莱克率领的
42艘战舰的袭击。特罗普率舰队沉着应战,凭借著高超的操船技术一举击沉英舰3艘,击伤
6艘,俘获 2艘,大获全胜。1653年 2月,特罗普率领 80艘战舰,护送
200艘满载而归的商船,通过英吉利海峡返回荷兰。当行至波特兰以西海面时,又遭到在此严阵以待的布莱克舰队的70艘战舰的攻击。这壹次布莱克发明了战列线战术,集中整体火力对付荷兰的乱战战术,经
3天激战,荷兰损失战舰 11艘、商船 30艘,英国仅损失小舰 1艘。同年
6月,英、荷战舰各100余艘又在加巴德浅海附近遭遇。激战结果,英国以损失战舰
1艘的代价取得了使荷兰损失战舰20艘的胜利。英国舰队乘胜赶到加巴德浅海,严密封锁荷兰海岸,使荷兰的贸易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时,轮到了英国人忧心忡忡不可终日,查询失败的原因。经过深入查询,他们做出了与新海军发展有关的几个历史性决定。布莱克致函议会抱怨他的舰队”士气极不振,不但商船队这样,国家的战舰也这样。”为加强指挥,并在舰队中进一步实施克伦威尔时代的钢铁纪律,布莱克的一位亲密战友,陆军将领理查德·迪恩自苏格兰调到布莱克部下,另一位野战宿将乔治·蒙克也调归他指挥。

第三天下午晚些的时候,布莱克集合各中队,暂停战斗,筹划另一次进攻。荷兰旗舰”布里德罗德”号上,老水手特罗普也正处于困境中。他事后解释说:”假如我们再战斗半个小时,我们也会弹尽粮绝,难免落入敌手。”但特罗普策略地依照传统降下了中桅杆,向布莱克发出讯号,接受他的挑战。这一勇敢的表现使他获救了。布莱克由于自个舰队的损失,掉头转行向走了,”我们莫大的幸运”特罗普说。而布莱克的领航员却说,荷兰人是给自个设陷阱,并说这样就可以让舰队稍事休息,以利次日再战。

特罗普不忍目睹国家的败亡,决心孤注一掷。
1653年8月8日,他率领荷舰队冲出重围。英国海军奋力北追。两支舰队在斯赫维宁根海域展开激战。特罗普突然中弹身亡,荷兰舰队因之斗志大减。荷海军在损失15艘战舰之后,夺路逃走。特罗普的阵亡给第一次英荷战争造成了不利影响。

国会还根据布莱克的要求,着急了调查委员会,调查在作战时舰长们的行为表现。日前仍被国家租用以加强海军的武装商船的船长们,在激战时完全大概临阵脱逃,其中非常多人或者是船主,或者是享有财产的船东,他们有完全充足的理由,不相信政府会对他们所受的损失给予赔偿。调查委员会同意,此后商船船长在战时应听从海军军官们的命令,不得自行指挥。

持续不断的战斗,把特罗普和他的舰队逼到法国格利内角。据英国领航员说,他们根本不可以顶着当时强烈的西北风绕海角寻找返航。

历史评价

国家所有战舰的舰长们,他们的行为表现犹当今后各发展时期的海上战术一样,同属海军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世界上第一批海军不但没有技术也没有传统可循。正是克伦威尔的陆军军官们,像布莱克这样的人,有他们奠定了海军的传统。这些传统在以后数世纪中,是英格兰国家荣耀的柱石。

但领航员错了。晚上,特罗普以惊人的航行绝技,熄灯灭火、缩帆迎风,率领舰队绕过格利内角回国。被重创的”布里德罗德”号也完成了这一航行。特罗普事后记忆,在风中,期间上晃荡的桅杆开始”嘎吱作响,落入水中”,他支起应急的所有桅杆抢风直驶、完成了最后一段航程。

作为荷兰海军主帅,他几乎参加了所有的军事行动,除了肯特.诺克之战是因为被解职以外。在他参加的几次海战中,他与英国当时最出色的将领,布莱克、迪恩、乔治·蒙克(第一代阿尔伯马尔公爵)交手,负多胜少,倒不是他指挥上出了什么大问题,荷兰水手自由散漫,常常不服从指挥,作战虽然狂热勇敢,但是逃跑起来也是很迅速的,几乎每次海战,都可以看到荷兰船长拒绝作战而擅自撤退,所以几乎所有的荷兰将领都善于组织防守和撤退,他们在操舰与近战上高超的技术是取胜的法宝,但是自从英国人使用”战列线”之后,他们的优势逐渐丧失。还有一点,特罗姆普的运气似乎欠缺了些,每每在关键时刻,风向总是转向对英国人有利,从古德温,北海,邓杰内斯等海战中就可以看出。

布莱克抗议的直接成果是六名在邓杰内斯海面战斗中的临阵脱逃者被撤职查办,被短期监禁在”伦敦塔”。布莱克本着他清教徒的正直无私和刚正不阿,毫不犹豫地把自个的弟弟本杰明置于名单之中。

结果和影响

随着他在斯赫维宁根的阵亡,荷兰放弃了抵抗。随后,他作为荷兰的英雄而非常快被神话,他赢得了荷兰大众以及他的对手英国人的尊敬,作为混战派的最杰出代表,他有着出色近战混战造诣,在与英海军主帅布莱克的三次对决中,他赢得了两次胜利,打得布莱克不敢与他混战转而研究新的战术。

波特兰海战并未使英国获取英吉利海峡霸主地位,当时荷兰试图通过宣传将这壹次海战作为荷兰的一次胜利或者”虽败犹荣”,使荷兰民众公开的欢呼将士们的英雄气概。海军上将特罗普和其他海军将领都清楚,这壹次回国将会带着很灰暗的心情。他们的结论是,英国采用的线式作战将使得荷兰人不大概用更好的航海技术来抵消低劣的火力,并且他们敦促荷兰议会最终开始建造真正的重型战舰,而不是通过招募武装商人来取代损失。

英国人对他们的胜利并不高兴,虽然布莱克设法俘获了一些荷兰溃逃的商船队,但荷兰大量的护航舰只在战斗中逃回了基地港口。而且特罗普的所有舰只虽然都带有受损,但他仍然率领绝大部分舰只平安的返航。这壹次战斗和往往的战斗相似,仍属一场混战,因此仍然是非决定性的胜利。

虽然布莱克采用了三中队分列的舰队队形,但他和他的军官们只能在战斗开始时,实施最基本的战术指挥。中队的司令官率先投入了战斗,但其他舰只则只能挤在后面。各舰长按各自所好,选择敌手作战,最后,一旦他们看到旗舰脱离战斗,也就即刻撤出战斗。因此当务之急是需要一整套有秩序的协同战术以及在战斗中可以实施的讯号系统。

在此之前,从没有人为风帆舰只做过这样的设想,也从没有装备有如此惊人数量的火炮的战舰参战。而且,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熟练,愿意并能够执行一系列作战命令的职业军官队伍。

1653年4月8日,海军统帅布莱克正式颁布了海军发展史上两个历史性档案,其一是《航行中舰队良好队形教范》。它明确规定:舰长在航行和逆风时,不得随意抢占有利的顺风位置,而应保持队形并遵从上级指挥;一名舰长决不可以抢风到中队长官的面前。另一个档案是《战斗中舰队良好队形教范》,其中包括划时代意义的第三条:”一旦进入全面进攻时,各分舰队应当立即尽大概地运用最有利的优势与邻近的地人作战。各分舰队的所有舰船都必须尽力与其分队长保持一线伫列前进。”战斗教范第一次明确确立了战列线战术的地位,并说明了保持一线伫列的各种战斗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