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2229网站河谷会战爆发于什么时候?河谷会战的结果及影响

钱斯勒斯维尔战役(Battle of
Chancellorsville),是美国南北战争期间主要战役之一,发生于1863年4月30日-5月6日。

河谷会战(Valley
Campaign)是于1862年在维吉尼亚的雪伦多亚河谷进行,南军军官为托马斯·杰克逊,在他的率领下,南军彻底打败了北军,粉碎了北军原先要去攻打里奇蒙的计划。

弗雷德里克斯堡之役(Battle of
Fredericksburg)为美国南北战争中期的一场重要战役,场面浩大,参与将士达十八万人,为期5日(12月11日至12月15日)。此战役中,联邦的波多马克军团承受了惨重的伤亡,而联盟的北维吉尼亚军团则以打败敌军换取圣诞节的平安。

联邦军

于弗吉尼亚军校任教的石墙杰克逊为了保护家园,加入了南方,率军外出作战,非常快,在第一次马纳沙斯之役中大获全胜,成为英雄,其”弗吉尼亚第一旅”亦成了美国历史中最伟大的军团之一。

12月10日晚上,伯恩赛德发出简单的指令,要求大军须于次日全面登陆:威廉·富兰克林将会率左翼渡河至弗德堡之南部;萨姆纳则会率右翼渡河直取弗德堡;约瑟夫·胡克之部下将兵分两路支援左右两翼。然而,伯恩赛德没有指示部队接下来要如何。

联邦军在弗雷德里克斯堡战役中被打败,但仍有大量的军人愿意继续战斗。联邦政府遂组织一支更强大的13万大军,由约瑟夫‧胡克率领。胡克这壹次非常有准备,他的部队不但会守夜,而且他行军一点也不慢。神出鬼没的,令整个南方人心惶惶。李将军这时亦只有6万人,但神蹟似的山后的联邦军第11军毫无防卫,石墙杰克逊就决定用最强的力量去攻击敌人的这个最弱的缺点。李将军都十分信任石墙杰克逊可以担当此任务,让他率领2万多人完成这行军,这也是石墙杰克逊与他以前的许多次比较最大规模且最伟大的一次。

同时在西线,联盟军挡不住格兰特的攻势,节节败退,为了逼使更多联邦军前往弗吉尼亚战区,李希望可以在弗吉尼亚发动大型战事,以免联邦军把西部的联盟军击溃。石墙杰克逊晓得后,就决定于1862年派兵攻击马里兰州,不过,在汉考克之役中石墙旅的炮轰未能打倒防守的联邦军,于是引他们再次深入南方内陆的雪伦多亚河谷;而林肯亦决定派更多军人追赶”撤到雪伦多亚河谷的联盟军”。到了3月22日,联邦军军官约翰率9,000人在克恩斯镇(Kernstown)守候,对抗石墙的3,400人。河谷会战正式开始。

至12月11日,于150门大炮的掩护下,共60,000名联邦将士已集于拉帕汉诺克河之湄准备渡河登陆;其余的联邦军则驻于不远处。一大清早,两支步兵团的工兵团(Engineer
regiment)开始在河边筑浮桥,隶属纽约州第五十步兵团的工兵团于右翼落下浮桥;左翼的则由隶属纽约州第十五步兵团的工兵团负责。

联盟军

克恩斯镇之役

尽管对岸的联盟军只有密西西比州第十八步兵团的两个连,第十五步兵团的工兵团受挫而未能落下浮桥,于是联邦军以炮火驱赶联盟军,此工兵团于9时30分完成工作。不过,第五十步兵团的工兵团亦久久未能完工,因为对岸的密西西比旅的神射手大都部署在城外,密集的齐射一次又一次击退工兵团。密歇根州第七步兵团及马萨诸塞州第十九自愿步兵团(the
Seventh Michigan and Nineteenth Massachusetts
Volunteers)上前掩护,仍无济于事。至下午一时,联邦军愤然拉来一百多门火炮轰炸弗德堡及联盟军阵地,两小时内发射了超过5,000颗炮弹,弗德堡四处起火,周围遍布砾石,只是密西西比军旅仍原地死守。联邦军最后只得派出四支步兵团冒险划船前进。密歇根州第七步兵团及纽约州第八十九步兵团自愿当先锋,马萨诸塞州第十九及二十步兵团尾随支援,成功登陆后强攻敌军据点,数分钟内俘获31人,击溃了河边的守军。

联盟军由清晨开始出发,走了近12英里的路后,终于在下午5时到达第11军的营地附近的树林里。他们都已十分累,因为中途只停下来饮水一次;数次联盟军亦被一些联邦军发现,并互相开火攻击,但联邦军向来都弄不清联盟军的意图;尤其是石墙杰克逊,他行军极其快和神祕,联邦军这一次推测是李将军和联盟军正在撤离。

石墙杰克逊的3,400人不敌,是其第一次,亦是唯一一次被打败。但在战略上都是对联盟军有利。

南北双方在城里打了一场罕见的巷战:联盟军边打边退,逐条街道地向后撤;北方虽然饱受四面八方的攻击,但仍然以众多的人数节节推进,甚至一遇到有联盟军在内顽抗的建筑物遂以火炮摧毁;此时,朗斯特里特(见联邦军已花了一整天强攻弗德堡而再不可以同日进攻荒地后的联盟军阵营,遂指示密西西比军旅于4时30分完全撤出。

联盟军得到命令后,一举进攻,一个个的军从树林里冲出,石墙杰克等人亦骑马跟随。他看到部队中有十来个弗吉尼亚军校的学生和教师,就对手下说:”今天将会是弗吉尼亚军校扬名立万的日子!”

麦克道威之役

联邦军在空前激烈的巷战过后占领该城,非常多部队对平民财产纵情抢劫。值得一提的是,在交战双方中以始终保持良好纪律而闻名的布鲁克林第十四民兵团依然发扬了高尚的品格,拒绝参与抢劫行动。
伯恩赛德又基于一些原因而只派一个师渡河入城,其余的打算留待次日。联邦军洗劫弗德堡之举激怒了联盟军,但李将军晓得不能因此而轻易的报复,故选择按兵不动,但派出数个师加强右翼的防卫。

动物都被吓跑了,它们冲入第11军的营地,第11军的人并看不到什么危险,更以为这是打猎的大好机会。直到紧紧跟随的联盟军冲来,联邦军才晓得要拿起武器。
联邦军并没有立即落荒而逃,他们的防线已被攻破。但他们仍边打边退,终于一个个的营地被攻占。

联邦军有两个旅想组成一支较大的部队,石墙杰克逊晓得后,决定先发制人,率6,000联盟军进攻麦克道威。5月8日,联盟军渡过考帕斯彻河(Cowpasture
River)时遭到联邦军的突击,但四小时后,联邦军被打退,撤回麦克道威。次日,联邦军再次发动进攻,但同样大败,联盟军进入麦克道威。

由于伯恩赛德一早就有意集中兵力先击破石墙杰克森于风景山上的防线,再包围朗斯特里特之兵团。故12月13日上午八时半,当伟大之师左翼的威廉·富兰克林察觉到石墙杰克森的防线有一处缺口,就率先发动攻击,主力为3,800至4,500名宾夕法利亚战士,由乔治·米德(George
Gordon Meade)率领,同行的还有亚比拿·达波岱(Abner
Doubleday)和Gibbon之师。米德曾要求有更多战士参与该次攻击,但不受接纳。

现今天空可快要黑漆漆的,而且联盟军对当地的地形毫不认识。但石墙杰克逊说,联盟军要一直追击敌人,使敌人不会重组军力,所以他们一直追杀联邦军,直到天黑。但联盟军早已攻占了三英哩的路,即是他们一日走了15英哩。石墙杰克逊连安伯洛斯‧希尔的劝告也听不入耳,甚至派人跟随他,确保希尔一直追击敌人。然后石墙杰克逊计划发动夜间攻击,但当时根本就没有什
夜间攻击,而且这极大胆的计划害死了他。
石墙杰克逊与众将军外出巡视时,走入了联邦军的营地;他们回程时刻意走另一条路,从营地的另一端返回。但一批担心有联邦军会突击的联盟军(北卡罗莱纳第18团)守候在附近,当众将军骑马回军营走过时这批联盟军在75码外立即开火,射中了不少人;有人当场死亡,不少人受了伤,包括石墙杰克逊。他中了三颗点69子弹,最后众人冒着枪林弹雨救了他。他最后并没有死去,伤口亦可以复原,但非常快医生同时发现杰克逊得了肺炎,大概是并发症。(现今的医界以为杰克逊有贫血,引起肺炎,但医学不高明的19世纪,纵然再高明的医生都只可以晓得杰克逊得了肺炎,但不晓得怎样救活他。)
杰克逊的身体虽已不可以再上战场,但他的精神仍在联盟军的心里。

温彻斯特之役

本来联盟军的防线隐藏在树后,联邦军不但看不见联盟军,自个的行踪反而一目了然。采取直线进攻的联邦军起初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直至中途,其左翼与后方遭邦联军官约翰·佩勒姆(John
Pelham)麾下的弗吉尼亚州骑乘炮兵(Virginia Horse
Artillery)炮轰,推进受阻。李将军见后,不禁称赞曰:”见到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有着这样的勇气真是光荣。”(It
is glorious to see such courage in one so young.)

他们一边战斗一边高叫”记住杰克逊!”,联盟军最终在这钱斯勒斯维尔战役中大败敌人。

班克斯晓得联盟军非常快也会到达温彻斯特,遂决定把两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和16尊大炮部署在当地。晚上,理查·尤尔率联盟军攻击联邦军左翼,但敌不过石墙后的大炮。联盟军后来重组阵团,出动大炮反击,清晨,石墙杰克逊率领其石墙旅击败联邦军左翼,再把大炮部署在那里,击溃联邦军右翼,再把左翼逼退,使其余的联邦军撤退或投降,联盟军虽然因体力不足而追不上撤退的联邦军,但他们都已俘虏了更多人。

联邦军并没有退却,留下在空地上直至骑乘炮兵的弹药用光,才继续推进至联盟军防线500码内。杰克森这时下令隐藏在树后的火炮开火攻击。联邦军炮兵反击,其中一颗炮弹击中联盟军的弹药马车(ammunition
wagon),成功开启联盟军防线的一道缺口。米德把握机会率其宾夕法利亚部队带着刺刀一拥而上,穿过缺口,与A.
P. 希尔麾下Maxcy
Gregg之卡罗来纳部队遭遇。当时的浓雾令Gregg无法判断来者是友是敌,而犹疑是否作防卫,直至遭一颗子弹击中。两军交锋,米德大胜,占据高地,俘获联盟军约200名;其余的联盟军四散。但由于开始失去了己方炮兵的支援,杰克森又派出Birney’s之师与Early之骑兵堵塞缺口,联邦军后力不继;联盟军转守为攻,把米德之联邦军一步步由高地逼回河边,所幸得到Sickles和Birney的支援,联邦军才挡住了联盟军强烈的反攻。

终于杰克逊的身体愈来愈虚弱,开始神智不清;临终时他突然瞪大眼,开口说出命令,鼓励他的军队前进,犹如他正身在战场上。最后他放松下来,轻轻的说:
「让我们渡河, 在树荫下休息吧。」
然后他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他的葬礼在弗吉尼亚州举行,而之前,在里士满联盟军亦为他举行了一个极隆重的葬礼。这一种「极隆重的葬礼」后来只有林肯可以有。至于他的一只手就被葬于战地医院,那块地就成了圣地。

战果

以后再没有冲突爆发于风景山上。

虽然杰克逊死了,但他的功绩大大的鼓舞了其他南方人。特别是李将军,更决定要侵入北方,争取英法两国的支援,于是率军北上。这时,联邦军亦有所准备,派军南下。双方就在一座小城相遇,此小城就是葛底斯堡。

联盟军于克罗斯低岛和共和港打败了敌军,逼使联邦军退出,然后石墙杰克逊可以与罗伯特和北弗吉尼亚军团一起发动七天战役,期间他多次获胜,更把50,000名由麦克莱伦率领的联邦军打退,而在整个北弗吉尼亚军团中,联盟军的数目只有60,000(所以石墙杰克森率领的只会被麦克莱伦率领的少)。

联邦军于风景山上失利,令伯恩赛德无法依照原订计划孤立玛莉高地上的联盟军,但他最后还是决定向玛莉高地作一连串的进攻。他和其他的将领都料到此进攻会使联邦军蒙受重大的损失,因为玛莉高地与弗雷德里克斯堡相隔一大片荒地,联邦军一步出弗德堡也会遭联盟军炮火从四方攻击。然而,不但是因为联盟军的主力都部署在此处,相对弗雷德里克斯堡周围其他的山地,玛莉高地是较为平坦,故联邦军只有向此高地发动总攻击。

(石墙杰克森的一次军事行动更为经典,他率17,000名联盟军在48日里横越646里,多次打败由60,000名联邦军组成的军团,其中五个是决定性的胜利。)

13日早上,萨姆纳攻向玛莉高地。

自13日的早上起,由爱德文·萨姆纳趁著浓雾仍笼罩着整个弗德堡,率领其伟大之师的右翼开始作准备。萨姆纳收到的指令与富兰克林早前所得到的相似:伯恩赛德要求他以一整师或更多的兵力攻克玛莉高地。他更吩咐萨姆纳在进攻开始时留待于河流的东部,以免其部下进攻时,一向习惯在他们前面领导的萨姆纳会不禁冲上前。邦联军方面,朗斯特里特麾下之拉法叶·麦克罗斯(Lafayette
McLaws)移走Barksdale之密西西比军旅至后防,派出汤玛斯·科布(Thomas R.R.
Cobb)之军旅驻守玛莉高地前方一条破裂的道路Telegraph
Road;而第二十四北卡莱罗纳步兵团则守于在科布旅之左翼的战壕,全长250码。前线共有2,000名联盟军,高地之山脉则另驻有7,000人。

风吹雾起时,萨姆纳下令总进攻开始,Darius
Couch之兵团首先出击,从弗雷德里克斯堡向西出发,目标为600码外的玛莉高地。联邦军将要穿过只有三条桥的水道,再在大片荒地上跑向目标:玛莉高地顶上的石墙,丝毫没察觉到躲在Telegraph
Road后的联盟军。

联邦军先锋为弗伦奇军师麾下奈登·金巴尔](Nathan
Kimball)淮将之军旅。此军旅因为花上太多时间于重组阵容而于15分钟内遭联盟军炮火击溃,只能推进至目标的125码内。接下来的为约翰·安德鲁斯(John
Andrews)之军旅,紧紧跟在金巴尔旅后方,但金巴尔旅一撤退,安德鲁斯旅就立即遭敌军的迎面痛击打退。然后弗伦奇派出奥利佛·帕尔默(Oliver
Palmer)淮将之军旅。帕尔默旅虽然加快了行军速度,但亦无所得。

汉考克率部下尾随支援,派出塞缪尔·索克(Samuel Zook)、Thomas
Meagher之爱尔兰军旅及约翰·考德威尔(John
Caldwell)。索克旅紧跟在帕尔默旅后方,一度冲向高地,却一如前三个军旅,最终要退下火线。此时荒地遍布尸首以及没有人理会的重伤兵,使撤退更为艰难。接着,爱尔兰军旅带上他们著名的绿色旗帜冲向高地,并成功推进至目标的50码内,其中一批更走到去防线的25码内,但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当晚,1,200人中少于25%的成员回到阵营;次日,证实全队只45%的生还率。但当考德威尔旅亦来到高地时,纳尔逊·米连所率之两个步兵团在联盟军右侧成功推进至石墙的40码内,米连遂向考德威尔建议将主力移至右侧,再以刺刀冲锋击破联盟军的防卫。虽然考德威尔否决了此建议,但奥利佛·霍华德(Oliver
Howard)同意将率其师向右侧发动攻势。不过,同时间,弗伦奇和汉考克都希望霍华德会去支援两人的军师免受摧毁,令霍华德最终没有攻击联盟军右侧;最后亦不敌联盟军密集的齐发而溃退。

联邦军的第四波攻击是来自Sturgis的第九兵团。他们尝试攻击联盟军的右翼,却也失败,无法对联盟军防线造成破坏。联邦军短时间内都不敢再轻率行动。直到下午二时半,伯恩赛德决定发动新一轮攻势,派出约书亚·胡克(Joseph
Hooker)之师进攻高地。胡克察视战场后认定此进攻方向必无成效,遂吩咐Daniel
Butterfield暂代指挥进攻,自个赶回军营请求伯恩赛德停止此愚蠢的攻击。

当时Sturgis所率的第九兵团仍困在荒地上苦战,Butterfield深感自个有责任帮助他们,于是派出Charles
Griffin之军旅。其后,Darius
Couch见Griffin之军旅亦无法攻上高地,决定派出炮兵团支援荒地上的步兵。但麾下之查理斯·摩根(Charles
Morgan)担心炮兵团一上到前线也会到达敌军炮火射程以内。Darius
Couch大怒,使1st Rhode Island
轻炮兵团上阵。部分成员都在部署完成前遭联盟军炮火击伤,最后联邦军成功向联盟军开火,却无法对之造成伤害。

早在联邦军刚发动的攻势后不久,联盟军的朗斯特里特就开始担心联邦军真的会攻上高地顶部的石墙,遂寄出口信提醒科布在遇到任何危险时务必要撤退,以免守军要承受巨大的伤亡;然而,科布回应答,自个将不会撤离石墙。同时,李将军都同样的顾虑,命麦克罗斯派出麾下约瑟夫·科晓(Joseph
Kershaw)之北卡莱罗纳战士支援科布。后又派出Ransom的两支步兵团。此四支步兵团赶到时,科布已中弹负伤,由部下送离战场,凯萧统率石墙后的守军。

当石墙后的联盟军有所移动时,联邦军误认为联盟军在撤退,安德鲁·韩福瑞不希望机会白白溜走,计划立即率两支军旅发动攻击,但行动前他先命令手下装上刺刀,而不要将时间浪费在上弹或开火上;但进攻后不久,韩福瑞就已失去约1,000名部下。George
Sykes见状,率军师掩护韩福瑞撤离荒地,自个却也遭联盟军猛烈的炮火攻击,只能以地上的尸首作掩护,进退不得。未能说服伯恩赛德打消强攻高地的胡克终于返回战场,派出George
Getty 发动新一波的攻势。由于已是黄昏,Rush
Hawkins之军旅一直不被联盟军留意;待联盟军发现他们并开火时,联邦军立刻撤退了。胡克亦停止了所有的攻势,不愿再牺牲部下。

此役中,联邦军队共七个师向玛莉高地发动了十六次进攻,却一无所得,反而承受极沉重的代价:预计有12,653人伤亡及失踪,其中伤重者两人为将军,乔治·贝亚德(George
D. Bayard)及康拉德·杰克森(Conrad F.
Jackson),而且无任何一人能够爬上石墙;玛莉高地上的联盟军则只有1,200人伤亡。李将军因此说
“幸好战争是如此骇人,否则我们会打到乐此不疲。”(It is well that war is
so terrible, or we should grow too fond of it.)不过,联盟军的Maxcy
Gregg及T. R. R. Cobb两位将军同告阵亡。

在联邦军这十六次进攻中,爱尔兰旅是众部队中最成功的一个 – 推进得最远 –
但因而失去了一半的军力。朗斯特里特后来写:
“这些孤注一掷和血肉横飞的冲锋,都是完全无望成功的。”(The charges had
been desperate and bloody, but utterly hopeless.)

伯恩赛德原打算派第九兵团作最后一击,但最后同意与李将军达成协议,于是联邦军队撤离弗雷德里克斯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