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内义弘的简介:曾发起应永之乱反对室町幕府的动乱

应永之乱,发生于日本应永六年,是大名大内义弘发动的反对室町幕府的动乱。

明德之乱,是日本明德二年山名氏清和山名满幸发动的反对室町幕府的一场动乱。结果以山名氏清的战死和山名氏的衰落告终。

大内义弘,室町前期的武将。在明德之乱打败山名氏清,让幕府军赢得胜利。后与足利义满对立,联合镰仓领主足利义兼兴起应永之乱,但败北。

历史背景

与山名氏对决

关于大内氏及其和足利义满间的过节,山名氏在”明德之乱”后走向败落,大内氏一跃成为了日本西部最强大的守护大名,大内氏和非常多土生土长在日本的武士团不同,他们自以为是”渡来人”身份,其祖先为朝鲜百济圣明王(百济王国第二十六代国君,523-554年在位)的三皇子圣琳亲王。圣琳亲王不晓得什么原因,跑到日其实,在周防国的多多良滨上岸,就在此地繁衍生息了下来,后代便自称”多多良氏”。随着时间的推移,多多良氏成为周防当地的一大豪族,并世代在周防国府里担任官吏。平安朝末年,升迁到”周防权介”(日本古代官职名,一国最高长官为”守”,次官为”介”)的多多良盛房,把家族迁徙到了周防吉敷郡的大内村,便将苗字”多多良”改成了”大内”。镰仓幕府建立后,大内氏因为帮助源赖朝追讨伊势平氏残党有功,被授予长门国的一部分封地,成为了镰仓的”御家人”(原意是将军殿下的家奴,一般是镰仓政权下的有力武士才拥有的身份)。到南北朝时期,效忠南朝的大内氏获得了南朝下赐的”周防守护”职位,讨灭了北朝的”周防守护”鹫头弘直,甚至还攻入了九州的丰前国。对大内氏头痛不已的足利尊氏,以任命大内氏家督大内弘世周防、长门两国守护为条件,才换取了大内氏对室町幕府及北朝的降伏。足利义满当上将军后,为了剿灭南朝方在九州的势力,曾派遣今川了俊为”九州探题”,率领军队进入九州平叛。今川了俊兵力有限,实际上在九州的战事主要倚重当时的大内家督义弘。勇猛善战的大内义弘还在其后的”明德之乱”中立下战功,获得了足利义满的加封,同时担任周防、长门、丰前、石见、和泉、纪伊六国的守护,权势达到鼎盛。这足利义满一看,自个好不容易讨平了土岐和山名,哪知又捧出了大内这么个怪物出来,所认为了遏制大内氏的膨胀,下一步便要拿大内义弘开刀了。

1391年明德之乱后,征夷大将军足利义满成功的遏制了山名氏的扩张,将山名时熙家族的领地从十一国减少至但马国、因幡国、伯耆国三国。但是在此役中,大内义弘因功获得和泉国、石见国和纪伊国,加上原有的周防国、长门国、丰前国,大内氏拥有了六国领地,成为关西最有实力的大名。同时,大内氏通过垄断对明朝的勘合贸易积累大量财富,并在结束南北朝的谈判中十分活跃,获得了非常高的威望。这些因素都促使足利义满转而谋划削弱大内氏。

义满的挑拨

足利义满和大内义弘的矛盾,还在于个贸易财富问题。大内的根据地周防国,距离朝鲜半岛非常近,所以大内一直在搞与朝鲜、中国的海上贸易。大内义弘过去还镇压了一批在朝鲜为非作歹的倭寇,得到了朝鲜国王的感激,义弘便给朝鲜国王写了封信,上面说:”我们大内氏的祖先,就是百济国的圣琳皇子啊,所以和你们朝鲜也算兄弟之国,不如你们朝鲜让块靠海的地盘给我大内,大家以后贸易起来更方便。”虽然朝鲜国王并没有答应给大内义弘自由港,但也默许了大内用朝鲜当与明帝国贸易的中转站。这样,大内氏对外出口硫磺、武士刀、扇子及玳瑁等,换来中国和朝鲜的瓷器、书籍及最重要的永乐通宝,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大内氏又用这些财富,投资自个的城堡山口城,把山口建设得富丽堂皇,使其成为融合中、朝、日三国文化的繁华之都,号称日本”西之京都”。大内通过海上贸易肥了起来,这让足利义满眼红不已,他想让室町幕府垄断朝鲜和明帝国的贸易,那么大内氏自然就是最大的绊脚石。

爆发过程

山名氏分裂后,虽然时熙、氏之被追放,但氏清、满幸的实力却极度膨胀。但是,足利义满通过巧妙的手法,成功的挑起了战争。

应永元年,这年足利义满辞将征夷大将军让给了长子足利义持,自个去当朝廷的太政大臣了,继续在暗中操纵幕府大权。次年,义满又辞掉了大政大臣,剃度出家,法号”源道义”,这时和义满关系还处在蜜月期的大内义弘,也追随上级领导一起出家。但不久后,足利义满开始营造美丽奢华的”北山山庄”,要求诸国守护大名出人出钱,其实义满以为富得流油的大内义弘怎么也该从牛身上拔几根毛出来,谁知大内义弘拒绝的不正常干脆:”武士靠的是弓矢,而不是用钱财来表达对主君的忠诚的。”一个子儿也不愿意出,这让足利义满非常是不高兴,两人的裂痕就此产生。应永五年,朝鲜国向日本派来使者,第一站就停留在”兄弟之邦”–大内氏的山口城,朝鲜使者赠送了大量的礼物给义弘。幕府前管领(室町幕府内最重要的役职,相当于将军的首辅)斯波义将乘机对义满说:”大内义弘接受朝鲜的贿赂,意图不轨。”足利义满也早看大内不顺眼了,便借坡下驴,要求大内义弘到京都来谢罪。当时坊间纷纷传言足利义满会在大内义弘进京时,剥夺义弘的和泉、纪伊的守护职位,还有的说义满甚至会趁机把义弘诛杀掉。感到极度不安的大内义弘,多次拒绝义满的命令,死活不肯来京都,还在应永六年九月率领大军来到和泉的堺港,对京都虎视眈眈。所以,足利义满派了绝海中津面见义弘,做最后的和平努力。

应永二年,今川贞世被解除九州探题一职,作为贞世主要助手之一的大内义弘希望能够接受此职,但是遭到了足利义满的拒绝。心怀不满的今川贞世乘机为大内义弘联络暗地反对足利义满的镰仓公方足利满兼等势力,鼓动大内起兵。

元中八年/明德二年,逃亡中的时熙、氏之兄弟潜伏到京都清水寺求见足利义满,请求赦免。非常快,义满想赦免其罪行,并恢复其领地的讯息四处传开。这使得山名氏清极度不安,同年十月以生病为借口拒不出席义满在宇治举行的红叶赏。此年三月,义满罢免斯波义将管领之职,由细川赖之养子细川赖元继任,蛰伏于四国的细川赖之被赦免上洛。这一切据推测是足利义满想打倒参加康历政变和土岐康行之乱而势力膨胀的斯波派的做法。

绝海中津是”京都五山”(镰仓时代的北条氏仿效南宋的五山制度,在日本京都和镰仓分别选出了五所最权威的寺庙,叫做京都五山和镰仓五山,强化了对宗教界的统治)的得道高僧,还过去渡海去过大明,得到过洪武帝的亲切接见。原本相国寺在京都五山中名列第二,绝海中津担任相国寺的住持后,足利义满亲自下令,将相国寺列在原本第一的天龙寺前,成为五山第一。所以像绝海中津这样的高僧,日本上下没人不敢不给他面子的,没经过什么曲折,绝海中津便见到了在堺港里扎下营寨的大内义弘。

应永四年,大内义弘奉命与大友氏一同讨伐南朝残党少贰氏和菊池氏。六年,大内义弘奉命前往京都,途中宣布反叛室町幕府,率领五千人据守堺,期待足利满兼的起兵讯息,准备东西夹击京都。

同年十一月,山名满幸强夺后圆融天皇的御料地出云国仙洞领横田庄。足利义满以此为借口下达御教书,剥夺满幸出云守护职,命其来京都谢罪。愤怒的满幸来到了岳父氏清的领国和泉堺港,向其说道:”最近将军殿下的做法,是要灭我山名氏啊!(昨今の将军のやり方は、山名氏を灭ぼすつもりである)”。最终,山名氏清在堺港起兵,决定一举攻上京都,山名满幸则返回领国丹波起兵呼应岳父。并且,山名氏清成功说得兄长纪伊守护山名义理举兵。为了获得大义名分,氏清投向南朝,获得锦御旗。

绝海中津不是个巧舌如簧的人,他一向喜欢有一说一,而且相信大内义弘这位猛将也是如此性格。所以一见到义弘,绝海中津就转达了义满的意思:”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世间的流言大内殿下切不可放在心上,还是早**入京觐见主君为好,一旦忤逆了上意,到时玉石俱焚,贫僧窃以为殿下不值。”

决战场景

12月19日,幕府在丹后和河内的代官向幕府报告了山名氏清和山名满幸起兵的讯息,但幕府重臣半信半疑。直到氏清的侄子山名氏家(因幡守护,山名氏冬之子)与氏清合流,京都发生骚动后,才明确山名氏谋反的讯息。

大内义弘却有些兴奋,开始向绝海中津诉说起自个的冤屈起来:”想当年,主君为了一统九州,派遣今川伊予入道为九州探题,当时今川殿下的人马不过三百余骑,是我大内义弘,虽然当时只有十六岁,但也集合了全族四千精兵,跟随今川殿下东征西讨,在二十年间打了二十八场血战,帮主君讨平了九州。明德之乱时,又是我大内义弘,率二百精兵远赴京都,负伤两处不下火线,替主君击败了叛贼山名氏清。就在去年,九州的少贰氏叛乱,又是我义弘,在第一时间内派舍弟满弘赶赴战场,结果舍弟壮烈战死!”说到这里,义弘越来越兴奋:”我大内义弘这三十年,是对幕府、对主君尽忠尽节的三十年,是战斗的三十年,是光辉的三十年,这和泉、纪伊的守护职位是我义弘用命和血拼来的,不是哪个人一句话就能夺走的!况且,舍弟满弘为主君捐躯沙场,迄今为止不见幕府半点恩赏,孤儿寡母可怜得非常,实在是寒了忠勇将士的心!”

足利义满亲任总大将,派遣细川氏、京极氏和赤松氏为前锋,以总兵力3万6千人攻打大内义弘。

12月25日,足利义满召集众臣召开军事会议,重臣间发出了与山名氏和解的声音。然而挑拨氏清和满幸举兵的义满早已有了必胜的把握,”本家的命运和山名氏的命运就在此战,看上天眷顾哪边吧。(当家の运と山名家の运とを天の照览に任すべし)”,义满斥退了和解论者,决定开战。

义弘愤慨个不停,但绝海中津是个好涵养的,始终微笑着倾听,还不时点头附和。不过当义弘说出下面的话时,绝海中津的脸色却为之一变。义弘提到的不是别人,正是室町幕府最大的对头,镰仓公方足利满兼。义弘是这样说的:”为劝诫主君重回正道,体恤我等忠臣之心,鄙人此次还会合了镰仓殿,将在下个月东西并进,一起入京参见主君!”绝海中津刚听完这话,便立即起身,说道:”是是非非已不必多说,既然大内殿下心意已决,贫僧也该告辞回去覆命了。”大内义弘也不挽留,便送绝海中津出了堺港。

十一月廿九,战斗开始,由于足利满兼为上杉宪定劝阻,没有如期举兵,导致大内义弘陷入孤军奋战。十二月廿一,堺城被畠山基国攻占,大内义弘战死。

内野合战

离开堺港的绝海中津仰天长叹一声,说道:”既然大内殿下已和镰仓公方同气连枝,对主君而言,这场战乱怕是无法避免了,一切都是天命啊。”

最终结果

次日,幕府军进至旧平安京的大内里内野处迎击山名军,义满亲率御马回五千骑坐镇堀川后的一色邸处。

这镰仓公方是谁?为什么让绝海中津断绝了和平的念想?说起来,这镰仓公方可是和幕府将军关着一个祖宗的,当年足利尊氏占领京都开幕府后,考虑到自个老家关东的重要性,觉得交给外人不放心,就让嫡长子足利义诠当了二代将军,而后又在关东镰仓设立御所,让三子足利基氏担任了”镰仓留守”,负责打理整个关东十国的军政,随后基氏的子孙便世袭这个职位,这便是”镰仓公方”的由来。我们不晓得当初足利尊氏是怎样考虑的,但后来证明他的这个行为引起的后果却是极其严重的。镰仓公方治下的关东,就是个独立王国,拥有和室町将军对等的大权:将军下面有守护大名,而镰仓公方下面则有”八屋形”(关东八家效力公方的有力武士家族,分别为宇都宫氏、小田氏、小山氏、佐竹氏、千叶氏、长沼氏、那须氏、结城氏);将军直属部队有”御马回”,公方则有”奉公众”;将军能颁布御内书、御教书(古日本三位以上的官员给下属释出的法令),公方也能。而且,镰仓公方与室町将军同为足利尊氏的后裔,都有资格担任将军,更加要命的是,历代镰仓公方还很希望能打倒室町幕府,取而代之,成为统一京畿和关东的正牌将军。

应永之乱后,足利义满确立了幕府独大的地位,有能力挑战幕府权威的势力全部消失。

山名军将决战之日定在了12月27日,山名氏清率3000骑从堺港,山名满幸率2000骑从丹波出发,相继向京都进军。由丹波进军的满幸于26日到达内野三里之外的山峰布阵。但是,山名氏清军受到了河内守护代游佐国长的阻击,于29日才到达淀川,并且部队中不断出现向幕府投降的逃兵,士气极其低落。

[1]足利义满着手惩治土岐氏时,二代镰仓公方足利氏满(1359-1398)就以协助义满”平叛”为借口,率领大军准备入京图谋不轨,最后幸亏义满处理得当,才击破了氏满的阴谋。这足利氏满刚死一年,第三代镰仓公方足利满兼就又利用不满的大内义弘,与他暗地结成了同盟,准备和大内氏东西夹击室町幕府,将其灭亡!所以,这将军的老冤家镰仓公方一掺和,正如绝海中津所预料的,足利义满不会再愿意和大内义弘谈和了。

大内氏此役后由大内盛见保留了周防、长门和丰前守护的职务,实力一蹶不振,非常久之后方得以复兴。山名时熙、畠山基国等人则通过从军扩大了自个的势力,获得了幕府的信任。

12月29日,迟到的氏清军由淀川的中岛兵分三路向京都进军,满幸也兵分三路向京都进击,由于在黑夜中进军,各部联络极其混乱。

果然,义满一听说大内义弘与足利满兼结盟了,只说了一句话:”大内义弘这就是等于向我幕府宣战了。”

堺城在此战中被大火焚毁,也是需要非常长时间后才恢复元气。

30日晨,山名军将领山名义数、小林上野介所率的七百骑攻击二条大宫,与大内义弘以下的三百骑展开激战。大内军先下马射箭袭扰山名军,被激怒的山名军发动莽撞突击,被四面埋伏的大内军以混战战术击溃,小林上野介被斩杀,山名义数亦战死乱军之中,幕府军旗开得胜,大内义弘受义满太刀赏赐。

足利义满派遣了细川赖元、京极高诠、赤松义则六千军马为先锋,率先赶赴和泉的堺港,并收买了四国、淡路的海贼封锁了海路,将大内义弘围困起来。十一月八日,义满亲自率领两千”御马回”出阵,六天后抵达八幡布阵,这时幕府现管领田山基国和前管领斯波义将率主力大军三万人也和义满合流,完成了对堺港的包围。

《应永记》记载了此次动乱的详细过程。

接着,山名满幸的主力两千骑也傻乎乎地投入到了内野的战场中,与田山等人激战,被死死拖住。关键时刻,足利义满将手下五千”御马回”投入战场,满幸军全线溃败,其人逃往丹波。

面对幕府的征讨,大内义弘的兵力只有五千人,但久经战阵的义弘并没放弃胜利的希望,他采纳了家臣平井备前守的策略,决心全面收缩兵力,和义满打守城战。堺港在大内军的修筑下,成为拥有四十八座井楼(木制的小堡垒,设有射击口)、一千多处矢仓(储备箭矢的小型仓库)的坚固壁垒,防御火力覆蓋了堺港全部十八个町,大内义弘夸下狂言:”我把守的堺港,就是百万大军也别想攻克。”为鼓舞部下的斗志,义弘在战前招来了一批和尚,提前给自个办了葬礼,还给远在周防的老母写了遗书,也算是”抬榇决死战”了。

山名氏清率残余的两千人马,兵分两路发动了最后攻势,大内和赤松军抵挡不住,节节败退,前往援助的山名时熙五十骑郎党,被氏清杀得只剩八骑。传令兵接二连三向义满告急,义满以为决定性出击的时刻已到,便命预备队斯波军和一色军投入战场,本人也亲自打着将军旗号,出马迎敌。幕府士众见将军亲临,高呼万岁,山名军则抱头鼠窜–氏清回天乏力,企图逃亡,结果被一色诠笵团团包围,力战被杀。

十一月二十九日,幕府军发动对堺港的总攻击,田山、斯波、细川诸将从北、南、东三个方向对大内军发动了车轮般的进攻,义弘果然是块硬骨头,多次击退了幕府军的进攻。受到大内义弘起兵的鼓舞,各地反义满的势力蜂拥而起,土岐诠直在美浓作乱,京极秀满在近江作乱,山名时清在丹波作乱。那个镰仓公方足利满兼也蠢蠢欲动,带着一万人马,已进发到武藏国境的高安寺了,随时准备杀向京都。足利义满觉得,对大内义弘的战事切不可再拖延下去,他望着堺港林立的木制井楼和矢仓,突然心生一计,下令全军蒐集”左义长”囤积起来。”左义长”是日本民间在小正月的”火祭”中用的东西,本来就相当于我们中国的爆竹。十二月二十一日,冬风大起,足利义满见风向有利,再次下达了总攻命令。幕府军人手一支”左义长”,点燃后纷纷投向大内军的井楼和矢仓,”噼里啪啦”的声音震天动地,烟花横飞,点起的大火借助风势四处蔓延,非常快把义弘苦心构筑的防线烧得一干二净。幕府军乘机杀入了堺港,与大内军展开了白刃战。这时,大内家臣富田跑来,对义弘说:”现今战事吃紧,我已备下一艘小船,不如主君乘夜逃回周防去,等到养精蓄锐后再卷土重来。”

内野之战,幕府方战没将士二百六十,击杀山名叛军八百七十九名,一日取得完胜。

大内义弘勃然大怒,说:”我毕生最仰慕的人,就是中国的楚项羽,今天如果是逃生的话,我也无颜面对周防父老!”说完挥舞著大刀,带领仅剩的三十名护卫,杀入了幕府军战阵,挥刀斩下了田山基国儿子满家的首级。这时,原先跟随义弘的两百名石见国土豪临阵倒戈,义弘陷入重围之中,最后力尽被杀。

战后

明德三年/正中二年正月,足利义满论功行赏。畠山基国受封山城,细川赖元受封丹波,一色满笵受封丹后,赤松义则受封美作,大内义弘受封和泉、纪伊,山名时熙受封但马,山名氏家受封因幡(战后降伏,被足利义满赦免罪行),山名氏之受封伯耆,京极高诠受封出云、隐岐。原先占据山阴十一国的庞然大物山名,此时沦落到了只保留三国的境地。此后足利义满大幅加强直辖军”马回”的实力,向世人昭示了将军绝对的权威。

同年二月,山名义理受到大内义弘的攻击而没落。应永二年,在九州筑紫剃发出家的山名满幸被捕,送往京都斩首。

明德三年,明德和议达成,南朝后龟山天皇向北朝投降,南北朝最终统一。

应永六年,足利义满挑拨大内义弘造反,将其剿灭,最终巩固了将军的绝对决定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