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尔斯克的德军如果按照曼施坦因的计划会胜利吗?

1942-1943年之间的冬季战役,是以俄军在斯大林格勒两侧的顿河和伏尔加河的突破为起点,而俄国最高统帅部最终却不曾获得其所希望的决定性成功。

问:库尔斯克的德军如果按照曼施坦因的计划会胜利吗?

著:戴维·M. 格兰茨

现今的问题是德军怎样在夏季继续作战。非常显明,在丧失了非常多主力部队之后,德军已不再有力量来发动另一次类似1941年和1942年那样巨大的攻势。不过德军方面如果能有适当的领导,则还有大概消耗敌军的实力,使他感到吃不消,而最后接受一个不分胜负的和平。就当时的情况来讲,这并非幻想。不过用纯粹防御性的静态战争,却不可以达到这个目的。首先,德军并无足够的师来防守这条从波罗的海到黑海的绵长防线;其次,俄军或许会等到西方盟军在欧洲登陆之后才再采取行动——由于北非的战局逆转,这个危机已日益迫近。

图片 1

译:孙渤

德军如果想在东线达成僵持的和局,已时间紧迫了。要想达到这个目标,必须采取战略守势,以区域性的强烈打击消耗敌人兵力,并达到决定性程度——最重要的是大量俘虏其兵员。这个策略的先决条件就是作战应该具有弹性,由于德军指挥组织和战斗部队仍具有优越的素质,所以我们仍然占上风。

首先需要强调的是,曼施坦因一开始并不十分主张粉碎库尔斯克的突出部,而是更倾向于通过迂回战术围歼盘踞在罗斯托夫地区的苏军。但是,希特勒却一再的坚持要先解决库尔斯克。

德国发起1943年战役的根据是下列几条重要假设:

我们自然在考虑一旦泥泞季节结束,俄国统帅部将会采取何种行动。斯大林是否会等到其西方盟友在欧洲登陆之后,才再采取行动呢?虽然这似乎是很自然的想法,但事实上却有非常多理由可以反驳它。由于去年秋季战役取得巨大成功,俄国人的自信心无疑增加;另外,从心理上来讲,俄国领袖们已把「解放俄国神圣领土」的口号喊得天花乱坠,他们是否好意思中途停止呢?还有俄国人是否想赶在其同盟国的前面把巴尔干抢到手?那是俄罗斯扩张主义者的传统目标。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库尔斯克战役是希特勒强加给曼施坦因的,而后者出于对希特勒的服从,不得不选择接受。

1.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苏联防线,一场经过周密准备的闪击战总是能够达成突破并发展胜利。

假如敌军在整补完毕之后,立即恢复攻势,似乎可以断定它的主攻方向还是会指向德军的南翼——即向南方集团军群进攻。

在战役开始之前,曼施坦因一共提出了两种战役计划:第一,主动进攻,打苏军一个立足未稳;第二,主动防御,尽可能消耗对手后再发起进攻。这一次,希特勒和曼施坦因的选择再次背道而驰:曼施坦因倾向第二种计划,但希特勒执意选择了第一种。

2.
德国在参谋工作、战术和武器方面的优势,足以抵消苏联任何形式的数量优势;红军的能力远远不足以实施现代战场上必不可少的复杂协同动作。

德军正面有一个突出地区,从顿涅茨河与米斯河的交点起,一直到哈尔科夫附近为止,包括该城以南的重要工矿区,似乎正等敌人来切断。假使敌人在哈尔科夫附近达成突破,甚或只是渡过顿涅茨中游,他也能达到上个冬季中所未能达到的目标,在黑海岸边围歼德军的整个南翼(此时A集团军群仍留在库班半岛!)。这个打击同样能使他重获顿涅茨地区和乌克兰宝贵的谷仓,并且打通前往巴尔干和罗马尼亚油田的道路,从而在政治上影响土耳其。在东线没有任何其他的地区,能够比这里使俄国获得更多的军事、经济和政治利益。所以俄国的关键攻势一定会指向南方集团军群,不过俄国拥有数量优势,在其他地区自然就会有较小规模攻势以张声势。

事后来看,主动进攻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1943年初的时候,德军的装甲力量在东线损失较大,如果此时贸然发起进攻很可能会加剧损失。

3.
具体来说,除非利用冬季或其他恶劣气象条件,红军没有能力发动进攻战役并达到预期目标。

南方集团军群总部已多次提醒陆军总部和希特勒应当注意此种趋势。他们应根据全面情况来判断,最终决定我们是否等候俄军发动攻势,然后再实施沉重的反击?还是先发制人,在战略防御的框架之内,进行一次有限的打击?

另一方面,由于天气、准备不足以及希特勒的犹豫不决等原因,德军的进攻计划一再被延期;而与此同时,苏军却利用这段时间积极构建防御工事、部署战役计划以及补充战斗人员等。

4.
即便苏联能够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战役,德国人娴熟的运动战反击能力也总能破坏并制止这样的进攻。

集团军群总部主张采取前一种方案。就战术而言此案比较有希望,我们在2月向希特勒提交了一份草案,构想是假如俄军依照我们所料,从南北两方向顿涅茨地区发动一个钳形攻击——在哈尔科夫附近迟早会发动一个辅助性的攻势——那么我方沿顿涅茨河与米斯河上的弧形防线就应当按照预定时间表放弃,以便向西引诱敌军靠近顿河下游。同时,所有能动用的预备队,尤其是装甲兵的主力,则应集中在哈尔科夫以西的地区,首先击碎在哈尔科夫附近所能找到的敌军攻击兵力,然后直趋正在向顿河下游前进的敌军侧面。这样,敌军不但不可以在黑海岸边围歼我军,他们自身反而会在亚速海岸遭到同样的命运。

所以说,德国在密谋和准备库尔斯克战役的同时也给了对手查漏补缺的时间,以至于七月初才开始的进攻早就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图片 2
展开剩余92%

但是这个计划没有获得希特勒的批准。他仍然偏重顿涅茨盆地的经济价值,并担心纵然只是暂时的撤退,也足以影响土耳其与罗马尼亚的态度。但是他最大的谬误还是以为我们对于在1941年冬季从斯大林手中赢得的土地应当寸土必争,他对自个的成就一向非常自负,以为只有那样才能使德军免于拿破仑式的撤退。不过此外,他无疑会感觉这个计划实在太冒险,也许他内心里并不相信自个有这样的能力,尽管在战术上有时的确别具慧眼,但他到底缺乏一个名将的能力。

至于没有被认可的主动防御、后发制人的第二方案如果真的实施,大概率也不会扭转战局走势,充其量只是增加德国同苏联对峙的时间。再加之盟军当时在意大利西西里岛成功登陆,希特勒对于库尔斯克的坚定必然会被动摇。

提到库尔斯克会战,通常会令人联想起“虎”式和“豹”式坦克,但是三号和四号坦克才是构成1943年德国坦克大军的主力。

所以,我们现今一心考虑先发制人的打击,这要求我们在俄军恢复冬季战役的损失之前,先进行一次有限的出击。

因为当时苏军阵中对于哈尔科夫战役后的下一步计划也存在争议:瓦图京等人主张先发制人主动进攻,而朱可夫等人则更看好主动防御,后期再酌情发动反攻。当然,斯大林最终还是听取了朱可夫等人的建议。

用事后的眼光看,从1941年到1942年,甚至直到1943年3月,上述所有假设都普遍成立,却在四个月后被事实证明只是痴心妄想。出现这样的判断失误,首要原因并不是德国武装力量本身出了问题,1943年它在某些方面的表现实际上比前几年更加优秀。德军指挥官,尤其是武装党卫队的指挥官,经过前几年的战斗考验已经成长起来。“虎”式和“豹”式坦克即便没能按照希特勒的期望成为坚不可摧的制胜法宝,也确实是令人望而生畏的武器。只要不直接面对苏联步兵的攻击,甚至连设计拙劣的“费迪南”式反坦克歼击车都可以胜任掩护射击的任务。只有德国空军出现了一些严重问题,主要是由于后勤方面受到的限制。即便如此,专用反坦克攻击机的出现也为德国人提供了一种有价值的新式武器。

俄军在库尔斯克城的周围有一个突出部,似乎是个非常理想的目标。在这个地区中的俄军面对着德军中央和南面两个集团军群,在泥泞季节中双方当然都是按兵不动。不过等到俄军要发动攻势时,也会以此为跳板向我方集团军群的侧面进行打击。假使我们的攻击能够成功,那么在这个突出部中数量可观的俄军将被一网打尽,不过条件却是我们必须趁早动手,以使敌人措手不及。尤其是敌人必然要使用已在冬季战役晚期遭受重大损失的装甲部队,于是我们更有机会将其全部歼灭了。

这也就意味着当时德军无论是选择攻还是守,苏军已然敲定了先期防御,后期反击的战争策略。考虑到苏联当时强大且迅速的战争动员,他们围绕库尔斯克突出部的准备相比德军仍旧具有优势。

德国人针对“堡垒”行动的批评,特别是研究过这场战役的高级参战军官和大多数历史学家的批评,普遍认为德国为“堡垒”行动制定的战略目标和战役目标过于雄心勃勃。他们异口同声地将这一责任归咎于希特勒和他在总参谋部的主要顾问们。南方集团军群司令埃里希·冯·曼施泰因解释这场战役的理论依据如下:

这样我们就要说到所谓「卫城」作战(Uperation
Citadel)了。这是德军在东线上所发动的最后一个大攻势。为向库尔斯克突出地发动这个攻击,南方集团军群提供了两个集团军的兵力:第4装甲集团军和肯夫丛集,一共为11个装甲师或装甲步兵师和5个步兵师。为了这个目的,当然不免要从顿涅茨河与米斯河抽调兵力。

我是军武最前哨!

现在,我们只能一心考虑先发制人发动进攻的想法。而这场进攻必须在敌人弥补其冬季战局的损失,在其连吃败仗的军队恢复元气之前,给他们以相当程度的打击。

对于从北面的进攻,中央集团军群提供第9集团军的兵力,共包括6个装甲师或装甲步兵师和5个步兵师。在这一方面,主要的危险就是该集团军必须在阿内尔以东的突出地带集结,而敌军却可以从东面和北面攻击其背后。

关注我的头条号,每天带来精彩内容!

在库尔斯克这座城市的周围,苏联压迫我方战线大幅后退形成的突出部,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合适的目标。正对着我军中央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作战分界线处的俄国人,在泥泞季节来临时固然会按兵不动;而现在,他们一旦考虑进攻这两个德国集团军群的侧翼,就会把这里当成理想的出发阵地。如果我们的进攻发动得足够早,那么我们就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一旦我们的进攻获胜,突出部内数量可观的苏联军队就会成为瓮中之鳖,尤其是敌人将不得不动用那些刚刚在冬季战局临近结束时遭到沉重打击的装甲部队,从而使我们有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

「卫城」作战的时间表其实是从6月上旬开始,因为到那个时候地面应当已干燥了,但敌人却未能完成整补工作——尤其是其装甲兵力。

对于1943年战局如何开展,曼施坦因在回忆录中回顾道:基于对“苏军首先将从东面渡过米乌斯河、从北面渡过顿涅茨河中游,对顿涅茨阳台实施攻击……这种判断,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在2、3月间向希特勒多次提出一种实施后发制人打击的设想。我们指出,应在苏军对顿涅茨地区发动攻击前撤出战斗,将苏军的攻击部队引向西方,直至梅利托波尔—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一线,……之后向东南或南方,对经顿涅茨地区向第聂伯河下游推进的苏军侧翼实施攻击,并将其歼灭在海岸附近。”

冯·曼施泰因接着指责希特勒是这场战役失败的罪魁祸首,他明确表示:
“由于等待我们自己的新式坦克交付使用,本集团军群直到7月初才终于能够实施‘堡垒’行动,而这时已经丧失了先发制人发动进攻的基本优势。”
冯·曼施泰因接下来严厉批评希特勒7月13日取消这场战役的决定:“代表我自己的集团军群发言时,我指出,这场战役已经发展到高潮,如果在这一刻停止进攻就等于放弃胜利。我们绝不能半途而废,除非彻底击败敌人投入的快速预备队。”曼施泰因遗憾地补充道:“于是,德国在东线的最后一次进攻以彻底失败告终,尽管南方集团军群的两个进攻集团军使对面的敌人在俘虏、死亡和负伤等方面遭受了四倍于德军的损失。”

可是到了5月初,希特勒却不听两位集团军群总司令的忠告,硬把发动作战的时间推迟到6月中旬,因为他以为到了那时,我们的装甲师将获得新式坦克,从而增强实力。甚至当我们指出,由于突尼西亚的战局发展,假如「卫城」作战一再延迟发动,就大概与敌人在欧陆登陆的时间相重合时,希特勒却还是固执己见,同时他也不曾认清时间愈长,俄军的坦克数量也也会愈多,因为他们的坦克产量无疑超过了德国。鉴于我们自个的新式坦克交货迟误,结果直到7月初,本集团军群才能发动「卫城」作战,此时,抢先出手的利益早已丧失殆尽了。而本次作战的最初动机本是要乘敌军整补尚未完成之前抢先攻击。毫无疑问,我们期待的时间愈长,则南方集团军群在顿涅茨-米斯突出地区的部队所面临的威胁也就愈大,因为他们所有的装甲兵力都被抽走了;同样,作为中央集团军群第9集团军前进基地的阿内尔突出部也愈感威胁。

这是3月14日德军重占哈尔科夫前曼施坦因的说辞。3月10日希特勒到扎波罗热向曼施坦因授勋,他迫不及待的想联合中央集团军群解决掉苏军的库尔斯克突出部!因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克卢格不予配合、南线德军疲劳和泥泞期的到来,即使3月22日收到陆军总司令停止进攻的命令,到27日曼施坦因再有万仗雄心也不得不屈服于实力不济和天时、地形的限制。

图片 3

7月5日,德军终于开始攻击了。虽然用尽了欺敌和伪装手段,但由于延迟了太长的时间,我们没能使敌人无法察觉而达成奇袭。

3月13日陆军总司令部发布第5号战役令明确中央集团军群应当组建一个进攻集群,以便与南方集团军群北翼联合发动进攻。月底南方集团军群制订了与之相配合的“苍鹰”和“黑豹”系列计划。4月15日第6令决定了“堡垒”行动即将实施,曼施坦因至此全身心投入战役的准备。

1943年在库尔斯克实施冲击的德国四号坦克

在中央集团军群方面,第9集团军在最初两天中攻入敌方的筑垒防线约达9英里的深度;并经过一场苦战,击败了敌方预备队的反击,又前进了几英里;直到7月9日,因敌人后方的一个支配性高地挡住了进路,才停顿下来。该集团军本拟略事修整几天再行进攻,可是敌人却破坏了它的计划。敌军在7月11日从北面和东北面,向阿内尔突出地大举进攻,为了支援防守该地区的第2装甲集团军,中央集团军群总部不得不从第9集团军抽回强大的机动兵力。

应该说希特勒给予了曼施坦因力所能及的兵力、兵器上的支援,曼施坦因也依照自己制订的战役计划实施了攻击。这个计划有无缺陷呢?从实际结果上看,第48装甲军和党卫军第2装甲军未能攻占奥博扬,第3装甲军未能占领科罗恰,都缘于两者的侧翼受到苏军持续反击的威胁,不能全力向前突进并相互掩护。曼施坦因的计划人为扩大第4装甲集团军和肯普夫集团军级集群间的间隙,致霍特即使让党卫军第2装甲军偏向普罗霍罗夫卡的行动也得不到第
3装甲军有力、及时的配合。普罗霍罗夫卡战斗的失利预示了南部堡垒行动必然惨淡的结局。

德国国防军装甲兵总监海因茨·古德里安将军,曾负责创建德国在“堡垒”行动中使用的威武雄壮的坦克大军,他认为“堡垒”进攻战役的设想来自陆军总参谋长库尔特·蔡茨勒:“这[进攻战役的设想]是陆军总参谋长蔡茨勒将军提议发起一场战役的结果,战役设想是向库尔斯克以西的大型俄国突出部发动钳形进攻;这场战役一旦成功,就会歼灭大量的俄国师,决定性地削弱俄军的进攻兵力,并使德国统帅部在东线继续进行战争时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古德里安补充道:“尽管我们[他和曼施泰因]是仅有的两人……准备直截了当地反对蔡茨勒的计划……但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希特勒最终被人说服发动这次进攻。看上去决定性因素似乎是陆军总参谋长施加的压力。”

在南方集团军群方向,攻势发展却比较顺利。在这一方面也要突破敌方的纵深防御阵地,所以进展同样困难而迟缓。不过到了7月11日,它终于推进到普罗霍罗夫卡(Prokhorovka)和阿波扬地区。同时也击败了敌方机动预备队的反击,敌方的10个坦克军或机械化军均被击溃并受到严重损失。到了7月13日,面对南方集团军群的敌军共被俘24,000人、损失坦克1,800辆、野炮267门、反坦克炮1,080门。

堡垒行动德军失败的根源在于丧失了东线赖以生存和胜利的法宝—突然性。在实力对比悬殊、未能阻断苏军战略预备队进入战场情况下,赢得战役胜利也就曼施坦因痴人说梦般的呓语。或许5-6月间希特勒和曼施坦因从苏军防御薄弱的西部突进,再南北分割包围的灵光一现能获取更有利的战果。

第四十八装甲军参谋长冯·梅伦廷是位经验丰富的装甲兵指挥官,他同样认为“堡垒”行动的设想来自蔡茨勒将军:

7月13日,当战斗达到高潮,胜利似乎就在眼前之际,两个集团军群的总司令被召往希特勒处汇报。开会时,他首先宣布西方盟军已在西西里岛登陆,情况已发生了严重的逆转。义大利人甚至不想抵抗,这个岛已丢定了。由于盟军下一个行动大概就是在巴尔干或义大利南部登陆,所以在义大利和巴尔干西部都有必要分别成立一个新集团军。这些兵力只好从东战场抽调,因此「卫城」作战必须停止。这正是我在5月份向希特勒警告过的事情,真是不幸言中。

谢谢悟空问答的邀请,我是浮沉的历史,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一下。

蔡茨勒的目标是有限的;他想要消除俄国人围绕库尔斯克并且伸入我方战线75英里的大型突出部。如果进攻这一地区获胜,就可以歼灭许多苏联师,并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削弱红军的进攻力量。作为第四装甲集团军的一部分,第四十八装甲军将会担任南路主攻的先锋。我对这种设想表示欢迎,因为我们这些坚强并久经考验的装甲师不久前进攻哈尔科夫时没有受到多大损失,现已做好准备,一旦道路情况允许我们运动,就可以投入另一场战役。何况,在这一时期,俄国人在库尔斯克周围的防御根本不足以抵抗一场坚决的进攻。

中央集团军群总司令克鲁格元帅报告,第9集团军已无法再前进,而他还必须抽回所有的机动兵力,以阻止敌军在阿内尔突出部的深入。因此「卫城」作战已无法继续进行了。说到我们这个集团军群的情况,我指出现今正好是战斗的顶点,此时如果退出战斗无异于放弃胜利,我们至少要把敌军的机动预备队完全击溃才罢手。

在1942年底到43年初的冬季战争结束后,东线战场重新进入了短暂的平静期,苏德双方都在谋划下一下攻击将在哪里发起。在苏德战场的南部,因哈尔科夫战役造成的库尔斯克突出部,此时成为了苏德双方都在关注的一个焦点地区

接下来,他还这样叙述自己对推迟这场战役的保留意见:“蔡茨勒接着说,希特勒想要取得更决定性的战果,并想把进攻发起日期推迟到一个‘豹’式坦克旅到达之后。我满怀疑虑地听完这段话,并报告说,根据最新情报判断,俄国人刚刚遭受过我军的几次打击,尚未恢复元气,也没能及时补充因仓皇撤出哈尔科夫而遭受的惨重损失。推迟一两个月将使我们的任务更加艰巨。”冯·梅伦廷指出:“刚刚提出这个进攻计划的时候,陆军元帅冯·曼施泰因坚决赞成,并相信如果我们立即发动进攻,那么一场重大胜利唾手可得。”然而,用冯·梅伦廷自己的话说:“进攻日期一再推迟,使冯·曼施泰因变得‘半信半疑’,古德里安也将这场战役形容为‘毫无意义’。”刚刚拿到批准后的计划,冯·梅伦廷就把他所谓的“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坦克进攻战”描述成一场“名副其实的死亡之旅,因为实际上全部战役预备队都要投入这场最重要的战役当中去”。

虽然如此,希特勒还是根据地中海和中央集团军群的情况,决定停止「卫城」作战,唯一的让步就是南方集团军群应继续攻击,直到完成其击破敌方装甲预备队的目标时为止。事实上,这一点并未实现,几天之后,本集团军群即奉命把几个装甲师移交给中央集团军群。于是,两个集团军的突击兵力都撤回了他们的出发线。

当时的德国南方集团军总司令曼施坦因提出来过一个作战计划,作战内容为德军迂回到在亚速海的罗斯托夫,以从侧面围歼苏军。但希特勒则坚持要求南方集团军群打算和中央集团军群采用一个联合行动,从库尔斯克突出部南北两翼实施钳形攻势,切断并突出部内的苏军。同时缩短德军的战线,腾出更多的机动兵力,进行下一期的作战。

图片 4

德军在东线的最后一次攻势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了。纵然如此,与南方集团军群交手的敌军在被俘、阵亡和负伤等方面的损失都超过了德军4倍以上

为了完成希特勒构想的作战计划,曼施坦因只能放弃自己的计划。但是由于经过了两年多的战斗,用作突破防线的德国装甲师缺编严重,为了补充装甲力量,德军只能不断推迟进攻时间。德军在补充力量的同时,苏军也在积极备战,在库尔斯克地区构筑了多道坚固的防线,双方的军力都在不断加强,但很明显苏军的优势增加的更多。

一辆“虎I”式重型坦克后面跟着轻得多的三号坦克

库尔斯克还没有开打,战争的天平已经倒向了苏军,不管曼施坦因如何要求提前发动攻势也无济于事,提前开战苏军的防线或许更容易攻破,但是德军的进攻力量却也会此被削弱。

戈特哈德·海因里希将军时任德国第四集团军司令,后来成为德国一位
杰出的防御战专家,他同意上述评价:

不管怎么样,库尔斯克德军获胜的可能性极低。即便是获胜了,且不说德军损失多大,盟军之后在意大利的登陆也足以把德军在库尔斯克的胜利抹去。

希特勒固执己见,坚持要抢在苏联人之前先发动自己的进攻。这就需要主动进攻苏联的防御阵地……进攻的意图是通过钳形合围,歼灭库尔斯克突出部的敌军,进而在库尔斯克以东击败俄国人为他们将来发动反攻而集结的强大预备队。消除库尔斯克突出部将会使德国战线缩短240公里,因此有可能额外腾出一些预备队。最重要的是,这场进攻将会彻底清除苏联人的进攻出发阵地,
使他们不能朝第聂伯河方向进攻南方集团军群的侧翼纵深,或者以侧翼进攻包围中央集团军群的奥廖尔突出部。同时,库尔斯克突出部本身也是德国东线上一个特别薄弱的地点。

库尔斯克战役即使德军胜利了,德军也守不住德军已经南北会师也会元气大伤,苏联草原方面军赶到后再反攻,德军还是会溃败。

接下来,海因里希同样表达自己对希特勒推迟这场战役的批评:

即使打赢了又如何?不过是另一次“哈尔科夫反击战”而已,表面看上去很辉煌,但难以获得很大的战果。

权且不论希特勒的“堡垒”战役计划是否有利可图,如果实施这个计划的条件到4月底已变得不再有利,那么发起时间的拖延和未能集中必要的兵力就是战役失败的主要原因。虽然军队的官兵们已经付出最大努力来争取让这场进攻有获胜的机会,但是俄国三个方面军的兵力……和他们的防御准备,还是足以保证这场进攻必然以失败告终,除非俄国军队领导层或者其军人的士气彻底崩溃。

曼施泰因在库尔斯克南线被吹嘘成“非常接近胜利”,其实不过就是普罗霍夫卡坦克战占了上风而已。

以事后回顾的眼光,海因里希在下文这样概括“堡垒”行动失败造成的深远影响:

双方声称的战役数据,要客观分析

普罗霍夫卡坦克战,苏联传统说法是“苏军六百辆坦克大战德军五百辆坦克,双方均损失过半”,近年的说法是“德军损失不过几十辆坦克,苏军却损失五六百辆”。因此,一些翻案文章把库尔斯克南线战斗,说成了“德军将大获全胜”似的。

然而,这不过都是事后的数学游戏而已。

德军第3装甲军和党卫装甲军(参战坦克总数300多辆)所谓“损失仅仅几十辆”,其实是把损伤后可修理的坦克除去了,实际战损也在200辆以上。

此战中,苏联第五近卫坦克集团军(参战坦克总数500多辆)损失惨重,仅大修的坦克就需要400辆。但仔细看一下这说法,这400辆按照德国标准,也是应该不作为“绝对损失”的。所以,苏军坦克损失按照德国标准,最多也不过损失100多辆而已。

到了库尔斯克战役后期,苏军发动反攻,德军在撤退中丢弃了大批正在维修的坦克,导致100-200辆“不被计入绝对损失”的坦克变成了真的绝对损失。

由此可见,库尔斯克战役的坦克损失数字,不能盲目听某一方的片面之词。

策划这个夏季战局时的出发点是通过消除库尔斯克突出部和歼灭俄国的预备队,使继续坚守顿涅茨地区和奥廖尔突出部成为可能。可是上述两个目标都没能实现。在这种情况下,再继续要求防御这两个地区就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如果说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东线的大部分地段陷入动荡,挫折层出不穷,那么这可以归咎于希特勒的顽固不化和他对采用运动防御的一贯厌恶,而这种防御已经是留给东线陆军的唯一出路。

德军后续作战能力远不及苏军

事实上,曼施坦因指挥的南线德军虽在坦克战中赢得上风,但是自身损失并不小,编制内的多数坦克实际上已经丧失战斗力(500多辆坦克有300多辆战损或需要维修),根本拿不出更多坦克继续进攻。然而,苏联还有草原方面军的几个坦克军作为预备队,用于第二阶段反攻作战的坦克更是数以千计。

同时,北线德军早已经一败涂地,主要部署在北线的“黑豹”坦克和“斐迪南”自行火炮已经损失大半。北线的苏军部队,在罗科索夫斯基指挥下已经稳占上风。

所以说,即使南线的曼施泰因部队还能继续推进,北线德军也无法配合。德军在库尔斯克战场最美好的结果,就是对苏军打成击溃战,根本无法封闭合围圈。这个战况结果,正是1943年3月哈尔科夫反击战的重演。

总之,海因里希做出的结论与他的同僚们如出一辙:“可以这样总结‘堡垒’行动的结果:它失败的根源是希特勒的战役计划。”

与哈尔科夫反击战的对比

哈尔科夫反击战,被后世极度吹嘘,说成什么“德军以1:8的兵力(师旅数量)获得奇迹般胜利”。但明眼人都知道,德国装甲师的兵力比苏联坦克军的兵力都多,而且参战的苏军坦克旅、步兵师都是斯大林格勒战役后的强弩之末。兵力枯竭的苏军十几个坦克旅,坦克数量加一起都没有一个德国装甲师多。

哈尔科夫反击战号称消灭苏军50多个师(旅),但多数苏军都成功跑出了包围圈。德军此战的歼灭数字只有4万人,俘虏更是只有1.2万人。与1941-1942年动辄俘虏十几万、几十万苏军的东线战役相比,哈尔科夫反击战更像个笑话,实际就是一次数学游戏。

相比于哈尔科夫反击战,库尔斯克战役的苏军准备十分充分,装备和物资远非1943年初可比。而且战役后期苏军仍保存有大量后备队,能够在多个方向发动大规模反攻。战役后期,苏军仍可动员4000辆以上的坦克,以及3000架以上的战机。德军坦克数量却已降低到1000辆左右甚至更少,战机数量也不占优势。面对苏军的强硬实力,德军即使想复制“哈尔科夫的奇迹”,也是不可能的。

因此,曼施泰因的真实想法,也许只是试图拖延一下苏军后续的大攻势。所谓的“更大胜利”,更多的只是梦呓。(陶慕剑)

如果是那样的话,世界都是德国的,那就没有了你和我,为什么呢?那么你他妈和你他爹就结合不成,就生不了你!

不会。

不会胜利。以德军角度,曼施坦因计划的库尔斯克会战要比现实中早三个月,当时德军尚未从之前的冬春战局里恢复元气,前线德军精疲力尽,尤其是计划中需要南北对进夹击苏军,而德军北线的中央集团军虚弱不已,司令官明确拒绝任何形式的进攻。单靠南线曼帅一路如何取胜?再者,当时东线战场的春季,气候条件恶劣,道路泥泞不堪,后勤补给难度超级
根本不具备打大仗的条件。从苏军角度,虽然与德军一样,甚至损失更大更多,但后备力量充足,真开打,防御战至少可以与德军打成僵持不下的局面,又如何如曼施坦因所愿,大量消灭红军呢?

本文节选自《库尔斯克会战》

图片 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