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迪比战役:桑海帝国的覆灭-菜叶网-轻松阅读从此开始!

穆罕默德·杜尔(1443—1538年),桑海帝国皇帝(1493—1528年在位)

沃洛夫人在这里建立卓洛夫国,16世纪前后属桑海帝国。

一直到近代早期的16世纪,桑海帝国都是西非地区最强大的国家。这个帝国虽然远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西部腹地,却一直以富庶文明四方。从欧洲各国到东方的伊斯兰圣地麦加,都流传着富甲一方的黑人君主传说。

在非洲古典文明中,桑海文明仅次于埃及文明——学者杜波伊斯对桑海文明的评价

精力充沛、英勇善战的桑尼·阿里登基,标志着桑海帝国时代的开端。桑尼·阿里即位后率领一支包括骑兵、水军在内的庞大军队东征西讨,屡获胜绩。

但在1591年的3月到4月之间,仅仅4000名南下的摩洛哥士兵,便将这个帝国一举捣毁。如此强大的帝国是如何在西非当地壮大繁荣?又是如何在突然间被击倒?

在人类文明的发展中,黑非洲(指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或称中南非洲)起步不晚,但由于地理的阻隔等诸多原因,直到中古时期,多数地区还未摆脱原始状态。但从5到16世纪,中南非洲也发展出一系列王国和帝国,这些国家俱有以下特征:广泛的与北非的跨撒哈拉贸易、庞大的常备军和有效的征税系统。15世纪兴盛起来的桑海帝国是西非古代国家的集大成者,而穆罕默德·杜尔则是这个帝国最强盛的代表人物,他的一系列改革留给了后人非常多遗产,影响直到今天日。正因为如此,穆罕默德·杜尔在本排行榜中黑非洲的帝王中,位列第一。

一四六九年,他率军攻占了重镇廷巴克图,之后又夺取了杰内等重要城市,控制了整个尼日河流域地区。最后他进攻并占领了马利帝国国都和旧帝国的大部分领地,从此桑海取代马里帝国称霸西苏丹。他以庞大无敌的军事力量牢牢控制着旧帝国的商业中心地带,使桑海人的权力在西苏丹贸易网中的三个主要城市廷巴克图、杰内和首都加奥奠定了基础。

在人类历史上,一个地区要发展起来,既需要足够的农业生产支持,也必须有足够的商业发展来促进技术、物资和文化的交流。桑海帝国的核心区域就符合这些条件,只不过当地人等到这些现成条件兑现天赋的时间有些过于漫长了。

穆罕默德·杜尔是桑海帝国阿斯基亚王朝的建立者。他的舅父索尼·阿里(1464—1492年在位)是索尼王朝的第三代君主,经过不断的征战,灭掉了过去的宗主国马里帝国。穆罕默德·杜尔在舅父的朝廷中担任高阶将领,也立下了一系列战功。索尼·阿里死后,由其子巴罗即位,但不到一年,就被树大根深的穆罕默德·杜尔篡夺了帝位,结束了索尼王朝的统治。其时,杜尔已年届50,可谓大器晚成了。

一四九二年,桑尼·阿里在征战归途中猝死。此时的桑海已经牢固地确立了自己作为西非霸主的地位。迄今,尽管时过五个多世纪,桑尼阿里的事迹一直在西非传诵,他被看作一位法力无边的大巫师、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杰出领袖,被视为勇气和力量的象征。如今,西非地区的一些建筑以他的名字命名,以纪念这位昔日享誉西苏丹的英雄。

虽然不是早期文明的发源中心和辐射范围,撒哈拉以南的黑人们依然可以通过沙漠商路,与北面的地中海地区进行贸易交流。相比非洲东部的努比亚地区和埃塞尔比亚,非洲西部受到的影响和开化要弱的多。所以在东非,公元前便早早的由贸易辐射所带来的一系列国家和城市,而在西非出现的很晚。桑海人的国家要到罗马帝国时代结束两百多年后的7世纪才建立。相比东非的那些文明古国,桑海人的母邦远离繁华的海岸线,也没有尼罗河这样南北走向的大规模水系。所依靠的对外交通是流往东南方向的尼日尔河,以及穿越北方撒哈拉沙漠的绿洲商道。

穆罕默德·杜尔上台之后,便着手实行改革。首先是改革军制。索尼王朝时代,实行近似于义务兵役制的「全民皆兵」制度,表面上兵力众多,但战斗力低下,且严重妨碍农业生产。杜尔实行了军队的职业化、精简化,并吸收被征服民族入伍,完善步兵、骑兵、水兵的设定。接着,杜尔继续了索尼王朝的征服战争,经过十年征战,建立了一个「东到阿加德兹,南抵尼日河河曲,西至塞内加尔河上游,北部深入撒哈拉大沙漠」的庞大帝国。其统治领域囊括了西非最富庶的平原地区,超过了马里帝国的全盛时期。穆罕默德·杜尔也因此被尊称为「阿斯基亚大帝」。

但在当时,桑尼·阿里对伊斯兰教不够热心,并且,因为是一个铁腕人物,桑尼·阿里对勇于向他挑战的反对者毫不留情,不是处死就是予以放逐。许多人对他十分仇视。在穆斯林学者撰写的编年史中,桑尼阿里被描绘成一个残忍嗜权的暴君和异教徒,他征战的功绩和统治的高效率受到贬抑。

前者更多的是在提供灌溉水力和富庶土地,交流作用则只是确保桑海人能与邻近的黑非洲地区贸易。出海口所在的几内亚湾,一直到15世纪,还被善于航海的阿拉伯人认为是无法穿越的魔鬼水域。所以,穿越撒哈拉沙漠的陆地绿洲通道,就是桑海人最为重要的财富和文明汲取渠道。邻近北方沙漠地带的陆地盐场则是他们手里最好的聚宝盆。加上来自南方加纳地区的西非黄金,黑非洲本地丰富的奴隶资源,尼日尔河沿岸的农业产出,桑海人已经凑齐了建立帝国的巨大资源。

穆罕默德·杜尔建立了一整套中央集权的统治机构。设立了直属皇帝的各部大臣,划分行省,行省总督由杜尔任命他的亲信担任。他重视兴修水利,开凿了尼日河上游的运河,开发矿藏,统一帝国的度量衡,保护商路的畅通和商旅的安全。在他的时代,桑海帝国的经济也达到全盛。但必须指出的是,桑海帝国是一个奴隶制十分发达的国家,帝国的繁荣是建立在奴隶的血汗上的。

图片 1

图片 2

穆罕默德·杜尔是真主安拉虔诚的信徒,先知穆罕默德忠实的追随者。索尼王朝时代,在宗教方面延续西非土著的崇拜精灵、相信万物有灵(有点类似于「泛神论」),因此引起了穆斯林商人的不满,而穆斯林在桑海帝国的跨沙漠贸易中发挥了主要作用,对帝国经济有非常大影响。穆罕默德·杜尔登基之后,确立伊斯兰教为国教,厚待伊斯兰学者和商人,他在1497年到1498年,在一千名步兵和五百名骑兵的护卫下,穿越浩瀚的撒哈拉沙漠,到圣城麦加朝拜,并施舍了30万金币的经历,在伊斯兰教世界中成为美谈,他也因此被伊斯兰教世界承以为西非地区的哈里发。

桑尼·阿里去世后,他的儿子继位。

更为有利的条件是桑海人所处的地理环境。在几千年里不断扩大面积的撒哈拉沙漠不断将西非同北方的地中海文明地区隔开,但绿洲通道与沙漠部落却能一直确保联系并不中断。伊斯兰教和其他来自北方与东方的文明成果与技术就这样陆续转手到桑海人手里。尼日尔河流域则让西非内部的交流变得非常方便,但地中海的航海家们要从这里深入内陆也非常不方便,交流一般就止步沿海地区。因而,西非内部就形成了一个不对外封闭却相对安全的巨大内循环空间。正好满足了这空间中的最强者,建立一个帝国。

对伊斯兰教的提倡,使桑海帝国更好地接受了来自北方的先进文化。在他的时代,桑海帝国的文化出现了一时的繁荣,特别是在1492年西班牙的最后一个伊斯兰堡垒格瑞那达陷落后,大批的伊斯兰教学者南逃,被穆罕默德·杜尔收留厚待,更促进了西非文化事业的发展。廷巴克图城,成为西非文化的中心,桑戈尔大学,则成为学术的中心。

一年之后,一位权势颇重的将领穆罕默德杜尔发动兵变夺取王位,将桑尼·阿里的家族驱赶至登迪桑海人最初的发源地。穆罕默德杜尔建立了阿斯基亚王朝,称穆罕默德一世。这一王朝从一四九三年一直延续到一五九一年桑海帝国灭亡为止,历时九十八年。

桑海人沿着尼日尔河逐步向西推进的过程中,唯一的强大对手就是西面的另一个黑非洲帝国—马里。这个帝国自13世纪崛起开始,就以尼日尔河中游的廷巴克图为中心,几乎控制了流域附近的所有富庶土地。

但像历史上不少历尽辉煌,却晚景凄凉的帝王一样,杜尔晚年也因为皇位继承问题上的优柔寡断而遭受劫难。在年事已高的杜尔双目失明后,主持大政的是权臣福隆,在福隆的支援下,杜尔准备立他所喜爱的幼子巴拉为嗣,结果长子穆萨首先发难,流放了福隆,废黜并放逐了杜尔,自立为帝,但不久就在兄弟们的激烈争夺中垮台。1537年,杜尔另一个儿子伊斯迈尔夺得帝位,迎回了94岁高龄的杜尔,杜尔终于在生命的最后一年得以再享太平。

穆罕默德杜尔是桑海最优秀、最有作为的统治者。

马里人的财富积累手段与后来的桑海帝国几乎一模一样。沙漠绿洲商道带来大量商旅客流,他们在沙漠地的南部盐场购买重要的食盐,进行各类粮食贸易。帝国还用这些盐向南方的黄金海岸进口黄金来获得硬通货。首都廷巴克图因为正好处于这种南北贸易的中转站位置而迅速强大起来。

杜尔死后不久,桑海帝国因为内乱不断非常快就四分五裂了。与此同时,西欧殖民者也在非洲步步进逼,罪恶的黑奴贸易已揭开了序幕。1680年,桑海帝国终于灭亡,从此之后,在西欧文化压迫之下的西非地区,永远结束了帝国时代。

登基初期,他集中精力巩固他的帝国,使人民休养生息、丰衣足食。他组建职业军队,让他的臣民专心务农经商。地方上的统治者、四名总督,尤其是他的弟弟奥玛尔孔迪亚加是他的重要幕僚,帮他维持治安和治理帝国。

富可敌国的马里君主曼萨·穆萨在1324~1325年去麦加朝圣,一路上大肆挥霍黄金,让基督教和穆斯林世界都认识到了巨额西非黄金的存在。这不仅让身处非洲内陆的廷巴克图成为了伊斯兰世界中鼎鼎有名的黄金之城,与巴格达、开罗和大马士革齐名,也促使后来的葡萄牙人不断向南航行来寻找黄金,开启了大航海时代的序章。

通过长期的军事征讨,杜尔使桑海的版图远离了原来的尼日河流域而大幅度向外扩张。统治范围西达大西洋岸,东部包括豪萨城邦,抵达加涅姆博尔努地区,向北几达摩洛哥南部。桑海帝国进入鼎盛时期,成为西苏丹历史上面积最大、国力最强的国家。

然而帝国终究是在15世纪进入了衰退期。迅速积累的财富使得王室与贵族规模迅速增加,反过来加速了帝国内部的政治斗争。北方沙漠地带的沙漠游牧民族图阿雷格人便利用这个机会犯上作乱。对于南方的黑人帝国而言,这些沙漠部落是帝国强大时候的贸易小帮手,但在衰落期就是随时可能反噬的危险团体。1433年,正是这些游牧民攻破了马里帝国的首都廷巴克图,残存的马里势力退往西部。而在东部已经建都贸易城市加奥的桑海人也终于有了大展宏图的机会。1468年,他们迅速赶走了廷巴克图的图阿雷格人,并继续向西打击马里人的残余势力。帝国的构架已经基本完成,到16世纪为止,桑海人基本上完成了对昔日马里帝国的改朝换代,西部领土已经扩张到了大西洋海岸。

帝国的首都仍然是加奥,在当代的马里境内,埋葬穆罕默德杜尔的清真寺遗址仍然保留着。

然而,当桑海人逐步完成自己的帝国大业时,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时间已经不在他们这边。1496年,桑海国王穆罕默德杜尔像夕日的马里君主曼萨·穆萨一样远赴麦加朝圣,算是向整个伊斯兰世界宣布桑海在西非地区的霸业。但他的帝国仅仅是两百年前马里帝国的重复和再生。当年被曼萨·穆萨的传说吸引南下的葡萄牙人已经在西非海岸线上建立了一系列的堡垒要塞,并通过经济手段影响着西非。而撒哈拉沙漠以北的摩洛哥人也在厉兵秣马,整合资源实力。过去一直拱卫西部黑非洲文明的大沙漠,已经难以阻挡北方入侵者的魔爪。

图片 3

穆罕默德杜尔一改桑尼阿里的做法,在对待伊斯兰教问题上采取了亲善态度,因而深得穆斯林的敬重和拥戴。他进一步把伊斯兰教当作统治桑海帝国的思想基础,确立了伊斯兰教的支配地位,并按照教义进行行政改革。由于杜尔对伊斯兰教的支持和提倡,廷巴克图发展成为当时伊斯兰教世界中享有盛誉的文化中心之一。

一四九六年,杜尔前去参拜麦加圣地,此行之声势和影响堪与马里帝国的穆萨皇帝媲美,但少了有意的炫耀和施舍。军事扈从只有一千五百人,所带的黄金不到穆萨所带数量的五分之一。此行的主要目的在于观摩学习阿拉伯世界的制度和文化。因此,他与随从的官员和学者积极与当地社会进行了广泛接触,从当地医生、数学家、科学家等学者那里得到很大的教益。

他在国外朝圣、旅行长达两年之久,而国内稳定依旧。朝圣在政治上、宗教上都提高了杜尔的地位。在麦加,杜尔被封为「哈里发」,从而确立了在西苏丹地区穆斯林和廷巴克图学者中的优势地位。

杜尔从东方回国之后和幕僚商议结果,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他认真选派被称为「法里」的总督去统治帝国下辖的大区,指派称之为「诺伊」的头人去管理各省和各大城市。《古兰经》和杜尔据此颁布的法律成为执法的依据。

图片 4

杜尔还改组军队,提高其战斗力。在经济生活领域,改进了货款制度,建立了统一的度量衡体系,鼓励臣民积极参与对外贸易,来自欧洲和亚洲的商人成了廷巴克图和加奥市场的常客。在教育方面,杜尔鼓励办学,在各地兴建了很多伊斯兰学校,加奥、瓦拉塔、廷巴克图和杰内等地成了文化教育中心,西非最有学问的学者云集在这里。

在杜尔的治理下,整个桑海一片繁荣的景象。

当代学者亚历山大张伯伦认为:“在个人素质、管理才能、致力于为臣民谋福利、虚心接受外来影响等方面,桑海国王……肯定不亚于当时一般欧洲君主,甚至优于其中的许多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