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王国和葡萄牙殖民者的战争:军队一触即溃

16世纪初期,刚果王国与葡萄牙之间建立了良好的贸易和外交关系,两国互派使节,并通过谈判和签订条约的方式解决争端。1575年葡萄牙在安哥拉建立了新的殖民地,随着葡萄牙的势力在此地区的稳固确立,葡萄牙与刚果之间的关系开始恶化。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古代的黑非洲文明?17世纪中期,随着刚果王国的壮大与葡萄牙人转向南方的安哥拉,两者间的矛盾已不可调和。发生在1665年的姆维拉战役,就是双方一系列…

刚果王国位于现在的安哥拉和扎伊尔,并有一部分领土延伸到刚果境内。据传说,十四世纪下半叶,刚果王国的奠基人尼米・卢克尼定居于刚果河下游北岸的马云贝。后来,他率领部属渡过刚果河,定居在距刚果河约有一百公里的高原上。尼米・卢克尼及其继承者以此地为基础,采用武力和通婚的办法,即战争与和平两种方式,逐渐向外扩张。

1622年,葡萄牙人违背了与刚果王国签订的友好条约,派军队侵入刚果南部地区,在姆布姆比之战中击败当地守军。刚果王佩德罗二世闻讯后亲率大军,在姆巴姆巴之战中重创入侵的葡萄牙军队。随后佩德罗二世向请求与荷兰人结成联盟,希望将葡萄牙人驱逐出安哥拉地区。荷兰人并未立即答复。1641年荷兰人攻占卢安达时,刚果军队前来助阵,迫使葡萄牙人向内地撤离。但刚果-荷兰联军未能彻底打败葡萄牙人,荷兰人最终在1648年被葡萄牙人赶出安哥拉。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图片 1

荷兰人撤离后,安哥拉的葡萄牙政府开始对刚果王国展开报复行动,并用强硬手段支援当地的奴隶贸易。安哥拉和刚果之间的一个名为德姆波斯的地区受到进攻。刚果王安东尼奥一世便与西班牙人谈判,希望缔结新的联盟以抗击葡萄牙人。同时他向德姆波斯派出使节,劝说他们与刚果一起反抗葡萄牙人。1665年,该地区名为姆布维拉的一个小国正在经历王位纷争,两派分别向刚果王国和安哥拉政府求援。双方均作出了回应。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古代的黑非洲文明?

一、十五世纪末和十六世纪初,刚果王国发展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

刚果王国的军队与葡萄牙军队交战于1665年10月29日,史称姆布维拉之战。葡萄牙军队打败刚果军队,并将国王安东尼奥一世斩首。葡萄牙人虽占领刚果王国,但却并无实际统治决定权,刚果王国分裂为多个互相竞争的小国,它们为获得对刚果的绝对统治权而爆发内战。战争持续半个世纪之久,对刚果的经济和文化发展造成严重损害,刚果王国繁盛时期的政治威望也不复存在。

17世纪中期,随着刚果王国的壮大与葡萄牙人转向南方的安哥拉,两者间的矛盾已不可调和。发生在1665年的姆维拉战役,就是双方一系列军事冲突的最终结果。

恩费加·库武国王是尼米・卢克尼的后代继承人。他在位期间,刚果王国的版图辽阔,北达刚果河北岸,西至大西洋,南抵洛热河,东到宽果河。全国分为六个省,南部的姆庞巴、索约、姆邦巴三省在现今安哥拉境内,北部的姆庞古和恩松迪二省在现今扎伊尔境内,东部的姆巴塔在安哥拉和扎伊尔两国境内。刚果王国的势力范围实际上超过它自己的疆界,以北的罗安果王国,以南的当博、马汤巴、思东戈等王国都在不同程度上承认刚果王国的宗主权,定期向它纳贡。

葡萄牙船队开始更多从安哥拉进口黑奴

刚果王国的文化和语言也远远地超过它的疆界。刚果部落的语言逐渐排挤了其它语言,普及于组成刚果王国的各部落,而且影响到它势力所及的地区。

虽然葡萄牙不愿意放弃在刚果的权益,但也不可能抛弃对自己更友好的安哥拉人。这在今人看来并无什么不妥的多边策略,在刚果贵族看来却是异常危险。作为首个同欧洲文明大规模接触的黑人王国,刚果人在一个多世纪内都在借用外来的组织技术,强化自身的势力与凝聚力。但在安哥拉同葡萄牙关系逐渐升温后,刚果独霸黑非洲奴隶贸易的局面就会被打破。这也是他们开始大力反对葡萄牙势力,并将安哥拉视为最大对手的重要原因。

图片 2

荷兰人笔下的刚果王国都城

当时,刚果王国已是一个中央集权制的国家。国王和贵族掌握着国家全部的权力和财富。国王是全国的最高统治者,住在首都的豪华王官里,有卫队保护,有大批官吏听其指挥。他由贵族中指派最高官吏(相当于首相,称为恩古迪-安卡马)和各省的总督。六个省总督组成委员会对国王的统治起咨询的作用。每个总督还兼任中央的职务,如负责指挥军队、管理商业等等。总督的重要职责是为国王收缴贡物。

1624年,刚果人暂时放弃了向拥有葡萄牙宗主权的西班牙国王控诉,转而吸引与伊比利亚人为敌的荷兰势力加入。双方在反葡萄牙问题上达成一致,并组成了较为松散的军事同盟。随着荷兰舰队控制刚果沿海,葡萄牙总督与少量驻军都撤往内陆。但因为还有安哥拉的支持,葡萄牙人并未被完全隔绝在内地。荷兰军队同样人力不足,不愿意进入刚果腹地,使得三方局势开始变得僵持。

每年在首都举行一次盛大的仪式,由国王来接受总督们征收来的奴隶、象牙以及棕叶纤维织成的精致物品。作为货币和装饰品使用的恩赞布贝売由国王垄断。国王派遣官吏组织、监督当地的妇女拾检、选择、包装,然后由恩赞布贝壳岛(亦称罗安达岛,与罗安达城遥遥相望)运回首都。沿海出产的盐,主要来自刚果河上的姆潘达盐场和洛热河口的安布里什盐场,与恩赞布贝壳一样由国王控制。

身穿荷兰流行服饰的刚果贵族

图片 3

1643年后,葡萄牙本土爆发了驱逐西班牙宗主的独立战争。荷兰人出于削弱最大对手的需要,同他们签订了长期停战协议。因此,葡萄牙势力在刚果南部和安哥拉北部地区,变得更加稳固。只要他们不打破现状,荷兰人就懒得再给刚果人以太多援助。此后,双方在1647年爆发了规模较大的康比之战。荷兰-刚果联军,依靠战斗力优势,成功重创了葡萄牙-安哥拉联军。但荷兰人反而因为忽视非洲而变得更加乏力。相反,缓过神来的葡萄牙人开始从巴西等地进行增援,最终将荷兰对手反推出去。

王国内部,居民的大多数是各部落的自由农民。土地属于部落所有,但分给各户耕种。农民必须为“恩库隆士”耕种土地,并把自己收获物的一部分给他们。除此之外,还要缴纳赋税和服各种劳役。由部落土地中划出一块,由农民共同耕种,收获缴入国库。

在荷兰人帮助下 刚果击败了葡萄牙-安哥拉联军

刚果王国内奴隶不多,其中大部分为战俘,少部分是债务奴隶,奴隶多用于金矿和铜矿的采掘。

于是在17世纪的60年代,刚果王国不得不直面和自己打了近200年交道的老对手。对外方面,安东尼奥一世开始重新与西班牙人接触,希望他们派兵来协助自己。同时,他们将不少剩余人口都驱逐到南方,增加安哥拉地区的经济压力。内政上,刚果人也继续利用本土天主教会的组织优势,维系着统一对外的军事贵族阶层。一些出生在非洲的混血神父和葡萄牙人内部的变节者,成为王国精英阶层的新成员。

居民的生产以农业为主,也饲养猪、掌、鸡,并且捕鱼和打猎,还有一定的手工业。农作物主要有甘薯、木薯、香蕉、玉米、高粱。农具是木柄铁头的短锄。农业生产的主要劳动由妇女负担。男子从事清除林木、建筑房屋以及编席、织网、制陶等各种专门性的劳动。铁匠在社会上占有特殊的地位,负责制造铁器、金器和铜器。贸易很活跃,贝売、马库塔(一定长度的用棕纤维织成的布片)、汉达或奴隶起货币作用,并有特定的集市日期。由沿海输入食盐,从内地运出象牙、毛皮和编织物。

混血神职人员与开始装备火枪的刚果士兵

图片 4

1665年时,作为刚果国王藩属的小邦姆维拉发生了继承人内斗。分庭抗礼的两派都向外寻求援助,一方向刚果重申了自己的臣服之心,对面就马上向安哥拉的葡萄牙人求助。结果,充满对立情绪的双方都同时决定出兵,在位于今天安哥拉北部的林间相遇。

二、刚果王国由繁荣统一走向分裂衰落

17世纪40年代后的刚果形势

十六和十七世纪在位的有着名的刚果国王、恩赞加・库武的继承者阿方索一世,在他之后在位的有迪埃果一世、阿尔瓦罗一世、阿尔瓦罗二世、阿尔瓦罗三世、阿尔瓦罗四世、加西里二世、安东尼奥一世等等。在这二百年间,刚果王国由繁荣统一走向分裂衰落。

10月30日,刚果国王安东尼奥一世御驾亲征。包括自己的3个王子和2个侄子在内,有4位地方总督和总计400名贵族成员出战。他们与自己的扈从一起,构成了5000名使用盾牌和长铁剑为主的重步兵。王国的教会也大力支持,从各地协助征召了15000多人的平民弓箭手到场。安东尼奥一世还通过贸易等方式,组建了一支有380人的火枪手部队。其中的主要军官,是由卡布拉尔带头的29名葡萄牙变节者。

王国经常遭到外族的侵袭,1556年,王国的军队被南部的恩东戈王国的军队所击败。1569年,王国又遭到东部雅加人的进攻,圣萨尔瓦多被占领,国王不得不率领官廷权贵逃到刚果河口的一个岛上。王国内部的两大氏族,即基姆邦祖氏族和基木拉氏族为争春王位进行着激烈的斗争。几个国王均未能消除索约、恩松迪和姆邦巴三省的分裂活动。实际上大约从1600年起素约省就已处于独立状况。到十七世纪末刚果王国已经一分为三。

主要使用剑盾作战的刚果贵族武士

图片 5

他们在乌兰加河的河谷以西,遭遇了有14000多人的敌军。其核心力量,是葡萄牙指挥官路易斯-洛佩兹上尉指挥的450名葡萄牙士兵。他们大部分是火枪手,只有少部分人配备了枪戟等近战武器,并携带有2门小型火炮。在他们之下,还有数百来自巴西的美洲土着部队,以及占绝大多数的安哥拉士兵。在刚果军队完全抵达前,他们就已经占据了东面河流与西面山脊间的有利地形。

十八世纪王国更处于空前的混乱状态,分裂为更多的小国。1816年,英国探险家塔克溯刚果河而上,直到利文斯敦瀑布一带,他发现刚果王国版图内有着很多独立的小酋长国,他们都自称属于一个神话般的君主,刚果王国仅是其中的一个。但是刚果王的统治断断续续保存下来,直到1900年刚果的最后一个国王,唐・马丁死掉为止。刚果王国共经历了五十五个国王。

流经刚果与安哥拉两地的乌兰加河

三、葡萄牙人对刚果王国的侵略

安东尼奥一世下令让大部分重步兵在中路集合,形成了三个相对独立的作战分队。在他们的前面是部分担任掩护的轻步兵射手,火枪队与起义平民弓箭手也平均部署到两翼位置。为了以防万一,还有本戈公爵指挥的预备队在二线待命。

在刚果王国的历史上发生了一件对其历史发展有深刻影响,导致其衰落的事情,这就是葡萄牙的入侵。

刚果与葡萄牙-安哥拉联军的布阵

1482年,恩赞加・库武在位时期,刚果王国的臣民看到一些奇怪的船舶——三只帯有紫黑色大十字架和不知名武器的大帆船的来临,看到一些陌生人——穿着不知名的衣服和操着不知名语言的人走上岸来。这就是葡萄牙迪欧古・卡奥探险队第一次来到刚果河口。

洛佩兹上尉则让葡萄牙士兵构成全军的中央,同样分为三个小分队,组成了分为两线的矩形列阵。这也是欧洲军队在三十年战争后的常用部署方式,有别于过去的那种单线配置。在葡萄牙人的两侧,是来自巴西的美洲土着士兵。他们中有少量火枪手和近战士兵,大部分人则是弓箭手。与之类似的安哥拉盟军,也被平均分配到左右两头。

图片 6

来自巴西地区的葡萄牙士兵与美洲土着

两年以后,他再一次在刚果河口抛锚,并派遣四个传教士为使者,前往刚果王国的首都,他自己则继续向南航行。一年后,他回到刚果河口,没有找到他的使者,就在岸上抓了几个人,作为人质,把他们带回里斯本。1487年,卡奥第三次来到刚果河口,带着上次所俘获的人质,并把他们送到国王的首都。刚果国王恩赞加・库武邀请卡奥到国王京都访问,并隆重地接待了他。

战斗开始后,葡萄牙方阵的枪炮火力首先发威,将上来骚扰的刚果轻步兵一扫而空。尤其是使用后退射击战术的成排火枪,构筑起让非洲士兵难以承受的密集火力。但在两翼,刚果军队的火枪手也有着类似葡萄牙人的训练作战方式。在他们的帮助下,原本就战力更强的刚果弓箭手,一如既往压制着当面的安哥拉人。随着战斗的持续,这些葡萄牙的同盟开始无法坚守阵地。

继探险家之后,来到刚果王国的是耶稣教的传教士。1490-1491年间,第一批葡萄牙的神父乘船来到刚果王国。位于刚果河口的索约省的统治者率先带着自己的部属,改信耶稣教。接着,国王恩赞加・库武接受了洗礼,并得到与葡萄牙国王同样的教名—若昂,王后和王子也接受洗礼,分别取名为菜奥诺与阿方索,同葡萄牙王后和太子的教名一样。在这以后,刚果王国的人民便大批接受洗礼,据估计有十万人信奉了耶稣教。耶稣教的教堂在各处兴建,国都改名为圣萨尔瓦多。

欧洲人笔下的刚果平民弓箭手

图片 7

利用葡萄牙炮兵射击的间隙,安东尼奥开始下令重步兵直接冲击对面的葡萄牙方阵。但更崇尚个人武斗的他们,在冲锋开始后就失去了防御时的密集队形。在被葡萄牙火枪射倒部分人后,开始稀稀落落的挥剑劈砍。但面对密集的枪矛和佩剑,这些非洲武士也没有太多办法。有限的战场空间,又注定了他们必须分批上前,无法发挥全部的数量优势。

刚果王国的国王们幻想着耶稣教的传教士能给他们带来文明和幸福。国王阿方索一世(1506-1543年)多次写信要求派传教士来,也派自己的人到葡萄牙去,以便可以受到教士的训练。他让他的几子恩里克到里斯本研究神学,并于1520年被教皇列奥十世封为主教,这是历史上的第一个黑人主教。

刚果贵族重步兵所使用的铁剑

但是,耶稣教的传教士绝大多数都是品质恶劣、道德败坏的人,都是披着宗教外衣的殖民主义者。据记载:1508年有一批葡萄牙的神父,他们拥有私人住宅、姘妇,还有许多私生子女。他们把阿方索送给的家奴卖掉了。据塔克牧师记述,在罗安达的码头上,有一个大理石的椅子,主教坐在这里为奴隶们洗礼,并拿到奴隶出口税中应得的一份。有不少传教士本身就是奴隶贩子,他们从事血腥的奴隶贩卖,与其它奴隶贩子不同之处,只在于他们披着宗教的外衣。

当两翼的刚果火枪队和弓箭手开始合围,他们发现自己分布被位于二线位置的葡萄牙方阵所阻挡。由于缺乏用于直接突击的近战部队,他们只能在远距离上进行对射。所以,虽然看上去声势浩大,实际却没有多少火力优势。在几小时的激战中,三面遭到围困的葡萄牙阵地一直没有失守。

图片 8

坚守阵地的葡萄牙与巴西士兵

四、随着葡萄牙殖民者的侵入,惨绝人寰的奴隶贩卖在刚果王国开始了

眼看自己的士兵开始疲劳而松懈,安东尼奥一世不愿意就此下令撤退,转而亲自上阵。但他自己很快就在最后一次冲锋中,被死战到底的葡萄牙人打死。已经精疲力竭的刚果军队,随即开始出现松动和溃败。原本已经被逼退的安哥拉盟军,这时候开始重返战场。在他们的追击下,有大量的刚果士兵也杀死。

从十五世纪八十年代到十六世纪上半期,葡萄牙的奴隶贩子在刚果王国掠夺奴隶,主要运往圣多美岛的甘蔗园,或运往葡萄牙充作家奴。掠夺奴隶的数量逐渐增多。1536年,在刚果河口奴隶贸易的中心姆潘达有五千黑人被运走。

帮助葡萄牙人作战的安哥拉军队

罗安达的葡萄牙总督若昂罗德里格斯・科蒂尼奥奉命每年要向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地提供四千二百五十个奴隶。十六世纪中叶以后,随着美洲种植园和矿山开采的发展,殖民者对劳动力的需求愈来愈大,惨无人道的奴隶贩卖更加发展起来。据一位葡萄牙史学家估计:1486-1641年间,仅从安哥拉运出的奴隶,大约有一百三十八万九千人。

战后,联军清扫战场,发现了超过400人的刚果重步兵尸首。除了安东尼奥国王和他的儿子们,其余阵亡者也大都是国内贵族。至于普通弓箭手的死伤,则有数千人之多。若非有有本戈公爵指挥的预备队抵御,刚果军队的伤亡数字还会进一步上涨。但安东尼奥最小的一个儿子,却在乱军中成为俘虏。葡萄牙人按照天主教传统,为刚果国王举办了葬礼。然后把他的王冠和权杖都作为战利品,送回了本土的里斯本。

图片 9

阵亡的安东尼奥一世半身像

起初,刚果王国的国王是反对奴隶贸易的。当阿方索一世了解到欧洲人奴隶贸易的真相时,他坚决反对将他的臣民掠去当奴隶,曾为此向里斯本提出过严正的抗议。可是葡萄牙政府根本不予理会。1540年,阿方索一世毅然下令禁止从刚果王国出口奴隶。这一举动,引起葡萄牙奴隶贩子的仇恨。他们预谋在这年的复活节,当阿方索一世作弥撒时杀害他。国王虽幸免于死,但奴隶掠夺依然在发展。

由于在姆维拉战役中的巨大损失,刚果人失去了整整一代贵族精英。原本就并不稳固的内政,开始出现严重裂痕。此后的半个世纪内,原本强势的刚果王国都将陷入内战。

阿方索一世,这位善良而聪明的国王,他竭力争取他所信赖的人的同情和友谊,但他一次又一次地被玩弄、被欺骗,然而,他又一次又一次地作出新的努力。他在幻想和幻想的破灭中度过了一生。由于葡萄牙殖民主义者继续施展欺骗、引诱、挑唆、威胁等种种手段,使以后的刚果王国的国王逐渐地卷入掠夺奴隶的旋涡。刚果王国成为“猎获黑人的场所”。

葡萄牙殖民者在刚果王国,除传教、贩卖奴隶外,还拥有许多特权,并摆出一付主子的姿态。十六世纪初,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指示他的使节说:“虽然主要目的是服侍上帝和博得国王的欢心,但你们仍然要说明:他必须完成用奴隶、黄铜和象牙来装满我们船舶的工作,而且你们要像用我的名义讲话那样对他说。”

推荐阅读

图片 10

姆邦比战役:刚果黑人王国的失败基督教圣战

1570年,葡萄牙的海军陆战队协助刚果王国把入境的雅加人赶走之后,葡萄牙人在刚果王国的势力大大上升,因为它是“赶走雅加人的刚果救星”。刚果国王不得不承认葡萄牙的宗主权,并答应以价值刚果王国岁收入百分之二十的玛瑙贝送交葡萄牙国王。

请扫描下方 二维码

葡萄牙人的侵入,使刚果王国昔日繁荣的景象烟消云散了。数以千计的人被屠杀和掳掠,土地荒芜,到处是荒废的村庄和破落的城市。首都变成了海盗匪贼、德行败坏的圣职人员、妖姬宠妾和吸血官吏聚居的地方了。由于耶稣教传教士等葡萄牙人的挑唆,使刚果王国统治阶级内部掀起无穸无尽的争权夺利的斗争。长期掠夺奴隶的战争,播下了王国各地之间、王国与邻国或部落之间仇恨的种子,互相残杀的战争连绵不断。这一切都大伤王国的元气,虽然不久以后,葡萄牙的注意力离开刚果王国,但再使刚果王国复兴已不可能了。

加入冷炮的 知识星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