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宾派:以民主之名实施专政恐怖统治

雅克-皮埃尔·布里索,
法国政治家,记者。法国大革命期间吉伦特派领袖。早年当过律师事务所职员。曾因出版反对专制政体的小册子而被囚禁。后去英国旅行。在英国曾为《欧洲通讯》编辑部撰稿。

中文名称:布里索

根据1794年6月10日的牧月法令,惩罚办法一律定为死刑,如缺乏物证,可按“意识上的根据”和内心观念去进行推断和判决。整个恐怖时期,大约有30万到50万人被当做嫌疑犯关入监。

布里索1754年1月15日出生在沙特尔城附近的瓦维尔村,是小饭馆主人的第十三个儿子。他曾在沙特尔市某律师事务所任职员。他自以为是卢梭的学生,从七十年代末开始以著述闻名。1780年布里索出版《关于所有权与自然界和社会中的盗窃的哲学探索》一书,以为”所有制即盗窃”。他还曾出版《刑法理论》等书,任刊物《欧洲通讯》编辑近一年。1783年布里索来到伦敦,为该刊撰写文学作品,并创办了两种科学刊物,但不久停刊。布里索回到法国后,因写作抨击王后与政府的小册子而被捕,关入巴士底狱,1784年9月获释。他曾与米拉波一同从事金融工作。1788年初,布里索在巴黎成立”黑人之友社”,主张解放黑奴。不久,他前往美国与人合营债券投机事业,并研究黑人问题。1789年春,他回到巴黎,于4月1日创办《法兰西爱国者报》。布里索革命前抨击封建的著述和巴士底囚徒的经历,使他作好了迎接革命的准备。

外文名称:Jacques-Pierre Brissot

图片 1

吉伦特派

国籍:法国

雅各宾派领袖罗伯斯庇尔

君主立宪

出生日期:1754

作为法国启蒙运动的产儿,罗伯斯庇尔、圣鞠斯特等雅各宾派的主要领导人有着对民主、自由等政治理想的强烈追求和对革命的真诚信念,然而作为法国大革命最高阶段的雅各宾派的统治却被称为“自由的专制”。这种理想与实践的相悖正是谈论雅各宾专政的意义所在。

布里索积极赞同大革命的开始。7月15日,他在斐尔·圣托马区建议任命拉法耶特为国民自卫军司令,后者恢复了被反动政府撤销的这个职务。布里索不是制宪议会的代表,但被选入巴黎市府。他既是雅各宾俱乐部成员,也是君主立宪派”1789年会”的成员,与拉法耶特过从甚密。布里索性格易变,主意颇多,他当时主要倾向于君主立宪派。

www.lishixinzhi.com

雅各宾派的由来及其发展

1791年6月路易十六逃走事件对于布里索思想转变起了重大作用。布里索当时任巴黎市府调查研究委员会主席,于7月10日在雅各宾俱乐部发表长篇演说,阐明国王并非神圣不可侵犯。他又草拟一份请愿书,指出路易十六逃走实为退位,要求撤换国王,反对议会保护逃王,主张最高主权属于国民。此时,布里索已逐渐认清君主立宪的弊病,基本转到共和派立场。17日,人们就此请愿书在马尔斯广场征求签名,遭到君主立宪派政权镇压。布里索与君主立宪派的分歧加深。

逝世日期:1793

雅各宾派专政是由雅各宾俱乐部在革命斗争中发展而成的,前身是三级会议时期部分代表在会外讨论问题而组成的布列塔尼人俱乐部,它的正式名称是“巴黎雅各宾会议派宪法之友社”。它的成员包括从各省纷至沓来的带有各种色彩的资产阶级政治活动家,主要包括四个政治派别:以米拉波、拉法耶特为代表的自由派贵族,以大银行家、农场主狄奥多尔·拉梅特兄弟为代表的立宪派大资产阶级,以布里索为代表的工商业资产阶级,以罗伯斯庇尔、圣鞠斯特、库通为代表的民主派资产阶级。

立法议会于1791年10月1日开幕。布里索作为巴黎代表作用明显,他是外交委员会成员。他在议会、雅各宾俱乐部和《法兰西爱国者报》精辟分析法国与欧洲政局,大力宣传全面改革,成为吉伦特派的领导人。吉伦特派是立法议会中左翼的主力,起初因吉伦特省选出的维尼奥、让索内等议员而得名,主要代表外省工商业资产者利益。该派组织上未曾建立一个政党,没有主席等职务。布里索、维尼奥及其同伴们常在罗兰夫人沙龙中聚会,商讨国家大事,协调政治行动。

职业:政治家,记者

1790年2月,雅各宾俱乐部通过了章程,规定它的宗旨是“促使革命成功”,“让真理之声四处传播”,“让真理之光照亮民众”。同时规定入会者必须提出申请,有介绍人推荐,缴纳会费。这样,雅各宾俱乐部就具备了现代政党的雏形。到1790年夏,雅各宾俱乐部设在各省的支社共150多个,1791年6月达406个,后来最多时发展到2000多个。

立法议会开幕不久,布里索建议改变原来对于逃亡贵族的宽大政策,依法从严惩办王弟等逃亡贵族首脑以及擅离职守与策动逃亡的官员。吉伦特派利用自个在立法议会中的影响,促使它通过三项法令:王弟普罗旺斯伯爵如不在两个月之内回国,则取消其继承权;逃亡贵族于年底之前不返回法国者,则地产充公;惩办反革命教士。路易十六批准了第一项法令,但否决了其他两项。

雅克-皮埃尔·布里索,
法国政治家,记者。法国大革命期间吉伦特派领袖。早年当过律师事务所职员。曾因出版反对专制政体的小册子而被囚禁。后去英国旅行。在英国曾为《欧洲通讯》编辑部撰稿。

随着革命斗争的发展,雅各宾俱乐部不断分化组合。面临着实行共和还是君主立宪的抉择,雅各宾俱乐部发生了分裂,巴那夫等君主立宪派于7月16日退出,另外组成斐扬俱乐部。在是继续革命还是巩固秩序的问题上,在如何对待巴黎公社和如何处置前国王路易十六的问题上,雅各宾派内部的吉伦特派与左翼山岳派发生分裂,吉伦特派的领袖布里索于1792年10月12日被开除出去。随后,吉伦特派成员都离开了雅各宾俱乐部,山岳派成为雅各宾俱乐部的主人。1793年5月31日雅各宾派领导的起义开始,6月2日国民公会在武力威胁下,通过了雅各宾派代表库通的提案,决定逮捕29名吉伦特派代表,其中包括布里索、维尼奥、佩迪翁。至此,吉伦特派倒台,国民公会处于雅各宾派的主导下。

掌握政权

1788年2月创立黑人之友社,主张有色人种权利平等。同年5月赴美。1789年回国后办《法兰西爱国者》报。后参加雅各宾俱乐部,被选入立法议会和国民公会。主张废除君主制,建立共和国。他是立法议会中吉伦特派的领导人,促使法国于1792年4月对奥地利宣战。在吉伦特派掌权期间,主张对内实行联邦制,对外进行扩张。在他主持外交委员会时,法国于1793年2~3月对英国、荷兰宣战。他的政治主张遭到罗伯斯比尔和山岳派的反对。1792年10月10日被逐出雅各宾俱乐部。1793年吉伦特派政权被推翻后,布里索在逃亡中于穆兰被捕。经革命法庭判决,被送上断头台。

1794年初,在内忧外患已基本消除的情况下,面临着是否继续以及加强恐怖统治的问题时,雅各宾派分裂为三派:埃贝尔派、丹东派和罗伯斯庇尔派。作为中派的罗伯斯庇尔采用恐怖的手段,利用丹东派打倒了埃贝尔派,最后又打倒了丹东派。1794年4月最终确立了罗伯斯庇尔暴虐的独裁统治。此后雅各宾派就专指罗伯斯庇尔派了。伴随着内部的分裂和实施更加恐怖激进的政策,雅各宾派专政不仅失去了群众基础——城乡资产阶级中的革命分子和下层人民群众,也失去了政权内部的支持力量——国民公会中的大多数成员。

1792年春,布里索为首的吉伦特派成为左右局势的力量,他们力求掌权执政。3月23日,路易十六让步,撤销君主立宪派内阁,改任吉伦特派内阁。罗兰为内政部长,克拉维埃为财政部长,布里索本人未曾入阁。

1794年7月27日,国民公会通过了逮捕罗伯斯庇尔的决议,同时被逮捕的还有圣鞠斯特、库通等人,这就是著名的“热月政变”。正是热月政变结束了雅各宾派的恐怖统治,开始恢复和建立资本主义正常秩序,正如马克思在论及热月政变后法国的社会状况时说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真正的代表是资产阶级,于是资产阶级开始了自己的统治。”这是历史发展的客观要求,体现了从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过渡的必然规律。

外交政策是吉伦特派内阁的重要课题。1791岁末至1792年初,布里索与罗伯斯比尔争论长达三月之久。布里索主张对外进行革命战争,主动进攻,”假如希望一举击倒贵族、反抗派教士以及不满者,则必须打倒科布伦茨”。”要攻打他们还须考虑吗?……为了我们的光荣,为了巩固革命并使之深入人心,这一切都使我们非如此不可”。罗伯斯比尔以为:”在打倒国外那一群贵族之前,先应打击国内的贵族”。布里索的主张迎合了当时的民意。1792年4月20日,法国向奥国宣战。吉伦特派内阁进行对外战争,但是当时将领多属君主立宪派,不敢坚决进攻,造成出师不利。5月中,拉法耶特企图率军回兵巴黎,反对革命。布里索从此与拉法耶特关系破裂。

雅各宾专政——恐怖政策的全面实施

为了改变局势,立法议会解散了国王的卫队,公布放逐反抗派教士法令,并决定在巴黎结集两万名后备军。但是,路易十六拒绝批准上述法令,又于6月13日将吉伦特派部长免职。君主立宪派重掌政权。20日,布里索等发动三万群众到王宫示威,反对解除吉伦特派各部长的职务,要求国王批准法令和积极对外作战。

大革命的形势决定了恐怖政策的必然实施。恐怖政策的实施是由当时的社会环境和革命形势决定的。“它必须同时攻击一切现存权力,摧毁一切公认的势力,除去各种传统,更新风俗习惯”雅各宾派执政前后的政治、经济、军事形势使它不得不采取“恐怖”的政策来继续这场革命。据国民公会驻外特派员的报告:“公共事业处在灭亡的边缘,只有最迅速、最坚决的措施能拯救它,富人们仇视它,贫民们缺少面包……革命疲惫了。”几乎陷于困境的雅各宾派政权,被迫开始重新审定自己的政策,考虑向群众作出更大的让步。1793年9月5日,国民公会会议通过决议,同意建立革命军,改组革命法庭以加速审判,接受巴黎公社的口号“将恐怖提上日程”,制定了全面限价法令。9月5日决议标志着雅各宾政权开始转入恐怖统治。

6月末、7月初边境局势恶化,敌军侵入法国。此时,布里索与罗伯斯比尔两位雅各宾俱乐部领导人互相呼吁团结,共同抨击君主立宪派的妥协外交。布里索在议会明确指出:”祖国陷于危急,是因为有人使它的力量瘫痪了。是谁呢?只有一个人,就是宪法规定的国家元首”。要打击欧洲封建君主、反动教士和一切叛国分子,首先应该打击杜伊勒里宫庭,”因为这个宫庭是牵线的中心……是罪恶的根源,应当首先从此开刀”。他坚决主张废黜国王。由于人民群众与布里索等左翼议员的要求,议会于7月11日宣布”祖国在危急中!”上述情况表明,法国革命第一时期的斗争为布里索提供了活动舞台,使他逐渐成为吉伦特派的领导人和一位著名政治家。

恐怖政策由节制向无度的演变。罗伯斯庇尔先后镇压了雅各宾派内部的埃贝尔派和丹东派,接着一意孤行,变本加厉,以制止“谋杀和新的诽谤”为借口,强迫国民公会于1794年6月10日通过了库通提出的“惩治人民之敌”的牧月法令。牧月法令使恐怖急剧扩大化了。从1794年6月10日到热月政变发生时的7月27日,在短短的48天内,仅在巴黎一地,就处死了1376人。直到政变前的7月26日,罗伯斯庇尔还在国民公会杀气腾腾地吼道:“人们说我们太严厉了,祖国却责备我们过于宽大……用国民政权的实力镇压一切党派,以便在各党的废墟上树立正义和自由的威力。”这时入侵之敌已被赶出国境,民族危亡已经挽救过来,恐怖政策本应终止了。但是,罗伯斯庇尔却顽固地坚持极端恐怖政策,“以至于恐怖统治最终招致了真正自由和真正平等的对立面。恐怖统治让一切居民平等地丧失了一个法律人格的保护面具,从而达到了平等化”。无度的扩大化的恐怖统治最终致使罗伯斯庇尔于1794年7月27日倒台,他本人也于7月28日下午被送上了断头台。“最终,在血泊之中,群众的激情消逝了,罗伯斯庇尔和他的同僚们被推翻了,革命吞噬了自己的孩子。”至此,雅各宾派专政覆亡,法国大革命结束。

布里索及吉伦特派未曾积极领导1792年推翻君主立宪派的8月10日起义,但他们承认山岳派和群众取得的成果。这种现实主义态度,以及他们在此之前为打击封建制度和争取共和国而赢得的政治影响,使他们获得政权。从1792年8月至1793年6月吉伦特派掌权时期,是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一个重要阶段。此时,布里索的作用十分突出。与吉伦特派的其他领导人相比,他不如维尼奥口如果悬河、孔多塞深谋远虑和罗兰处事严谨,但也不像伊斯纳尔那般浮夸急躁。当时,他与佩蒂昂、维尼奥的影响远远超过罗伯斯比尔。他剖析国内外局势时思想敏锐,知识渊博,见解明确,从而获得非常高威望,成为法国革命重要领导人之一。

恐怖政策的全面实施:政治恐怖、经济恐怖和宗教恐怖。要实行恐怖统治,必须强化专政机构。雅各宾派控制的国民公会首先改组和加强了救国委员会,接着改组和加强了国内保安机关——治安委员会,又对原来的革命法庭进行了整顿,加强案件的审理,继之建立起一支由6000名步兵和1200名炮兵组成的“革命军”。与此同时,地方专政机构也建立起来,它由国民公会特派员和地方议会、地方革命委员会的成员组成。

建立共和国

首先是政治上的恐怖。以嫌疑犯法令和救国委员会集权体制为特征,包括改组革命法庭、在巴黎和各地设立断头台、由革命委员会决定嫌疑犯身份、中央特派员在各地方和军队中拥有一切大权、无套裤汉在政治生活中地位十分显赫、各革命团体对敌斗争的加强等等,是政治恐怖的主要内容。作为其代表的是1794年6月10日的牧月法令。根据该法令,取消了预审制和辩护人,惩罚办法一律定为死刑,在审判中如缺乏物证,可以按“意识上的根据”和内心观念去进行推断和判决。牧月法令的实施使恐怖严重扩大化了。据统计,在整个恐怖时期,大约有30万到50万人被当做嫌疑犯关入监。

8月10日起义后,布里索等吉伦特派占优势的立法议会采取一系列措施:停止国王决定权,召开国民公会,撤换原有部长和任命吉伦特派各大臣复职,流放近4000名拒绝宣誓的教士,派遣特使整顿军队。此外,还曾宣布领主法庭对农民的各种诉讼一律无效,以及进一步废除如果干封建权利。

其次是经济上的恐怖。为了保证战争的胜利,克服严重的粮荒和经济的危机,国民公会制定了一系列对付投机取巧的供应商、必需品囤积商、窝藏粮食者的法令和措施。例如1793年7月26日通过的严禁囤积居奇的法令规定:“凡是囤积商品或日用必需品,损坏商品质量,将其隐藏起来而不予出售者……均以刑事罪论处。凡违反该项法令者,除没收其商品外,并处以死刑。”9月29日的全面限价法令几乎全部接受了忿激派的主张,它宣布对40种生活必需品实行最高限价,规定凡违犯法令者以嫌疑犯论处,情节严重的处10年徒刑。同时规定此法令实行一年。这是大革命中的第二次限价,是恐怖年代中的代表性经济立法。

国民公会于1792年9月21日开幕,佩蒂昂被选为主席,布里索、孔多塞和维尼奥等人当选为祕书。这壹次,布里索未曾在巴黎竞选,而以家乡厄尔一卢瓦尔省代表资格进入国民公会。吉伦特派在国民公会中拥有2/3代表,力量最强。9月21日,国民公会决定废除王政,次日宣布法兰西为共和国。吉伦特派部长们来到议会祝贺共和国的诞生。国民公会于10月11日成立宪法委员会,由布里索等七名吉伦特派以及西哀耶斯与乔治·雅克·丹东共九人组成。布里索关于宪法的主张比1791年宪法较为民主,但不及山岳派激进。

审判路易十六问题使布里索经受重大考验。吉伦特派一致以为路易十六犯下罪行,但不主张立即处以死刑,并建议由人民作出判决。布里索在议会中还指出:”当我们辩论时,我们没有充分预计到欧洲”。国民公会以387票的多数宣布判处国王死刑。随后,布里索提议死刑缓期执行,但未获多数赞同。尽管布里索等吉伦特派态度犹豫不决,他们终于投票赞成死刑。他们也是将路易十六送上断头台的主要力量之一。

对外战争

对外战争是吉伦特派掌权时期的重要问题。1792年8月底隆维城失守,9月1 日
普军占领凡尔登要塞,开启通往巴黎之路。吉伦特政府调动军队进行防御。9月20日瓦尔米之战中,法国革命军首次获胜,普军在无套裤汉面前败退。11月初,法军在热马普大败奥军。布里索此时主持国民公会的外交委员会,他不满足于自卫战争,主张对外征服。他于11月末指出:”只有欧洲而且整个欧洲爆发革命之后,我们才能得到安宁”;”假如将我们的边界扩张到莱茵河,假如比利牛斯山不再隔开自由之民族,我们的自由才能巩固”。布里索曾主张派遣军队进攻日内瓦,并在西属美洲殖民地挑起反对西班牙的暴动。正是由于布里索力促,1793年2月1日法国国民公会向英国与荷兰宣战,3月7日又对西班牙宣战。布里索的上述主张,反映了法国工商业资产阶级寻找原料与市场的愿望。

内部斗争

吉伦特派掌权之际,充满了他们与山岳派的争斗。他们的分歧起源于对战争的不同看法。1792年9月3日,布里索的住所曾遭山岳派控制的巴黎市府的搜查,并被怀疑私通英国。10日,布里索在《法兰西爱国者报》上宣称,山岳派挑起9月2日”屠杀”目的在于均分土地与财产。国民公会成立之初,双方一度停止辩论。23日,布里索指责山岳派为了阿谀人民而攻击吉伦特派政权。山岳派立即应战,并在雅各宾俱乐部激烈攻击他。布里索和同伴们从此不再出席该俱乐部会议。10月10日,在他们缺席情况下,雅各宾俱乐部决议开除布里索,其他吉伦特派随即退出俱乐部。24日,布里索出版小册子《告法国全体共和派书》,公开指责罗伯斯比尔、马拉等为”破坏者”,”是要踏平一切的人,不管财产、安适、物价及对社会的各种义务都要平等”。布里索号召各地雅各宾俱乐部与巴黎中央俱乐部断绝从属关系。波尔多和马赛等地俱乐部立即响应。1793年1月处死国王从而使山岳派对吉伦特派拥有优势。3月19日,布里索在报上指控山岳派受雇于英国并挑起旺代叛乱。不久,巴黎富家子弟举行示威反对征兵,布里索赞赏他们对”市府不公正命令”的抗议。

吉伦特派掌权时未能坚决彻底打击国内外敌人,对劳动群众困苦生活无动于衷。他们迟至5月初才派遣大批正规军镇压旺代叛乱,以及通过谷物最高限价法令。但此时局势已无法挽回。尽管如此,布里索为首的吉伦特派执政时,还是为革命做了一些好事。进一步打击封建制度,宣布成立共和国,抗击欧洲君主入侵,保证资本主义经济自由发展等革命成就的取得,都与布里索及其同伴的重要努力不可分开。布里索主张法国实行联邦制。他指出:丹东和罗伯斯比尔”都怕我要建立一个联邦共和国”。他希望在法国实行美国式的宪法,用地方决定权对抗中央,即反对山岳派主张的高度中央集权。布里索等还主张实行法制。

断头台上

以布里索为首的吉伦特派在法国大革命中掌权将近一年。1793年5月末至6月初的起义结束了吉伦特派政权,该派非常多领导人被撤职软禁。布里索逃出巴黎,但不久在穆兰被捕入狱。布里索在狱中撰写了《记忆录》,并曾在法庭上发表长篇演说为自个辩护。同年10月31日,布里索等二十名吉伦特派高唱着”马赛曲”死于雅各宾专政的断头台。人们通常因此以为布里索及其同伴是一伙反革命。历史事实证明,吉伦特派虽曾犯过错误,仍是有所贡献的资产阶级共和派革命家。布里索就是他们最重要的领导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