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印度文明的起源与形成的天然条件

古印度哈拉巴文明究竟是如何毁灭的?印度的史学家根据遗址和遗物从中提出了种种假说,较有影响的有以下两种:

提起古印度文明,很多人会想到今天的印度,其实古印度文明和现在我们所称的“印度”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文明在公元前1700年左右突然消失了,不留下一丝痕迹。1922年,印度考古学家班那吉发现了古印度文明的遗迹——“死亡之丘”摩亨约·达罗,从此撩开了古印度文明神秘面纱的一角。摩亨约·达罗遗址位于今巴基斯坦新德省拉尔卡纳县境内。从遗址发掘看,它非常繁荣,占地8平方公里,分为西面的上城和东面的下城,两个城区布局合理,显然经过细致的规划。上城是政治中心和社会活动中心,下城则是住宅区和商业区,城里街道笔直宽阔,一个个街区整齐划一。图为摩亨约·达罗遗址局部图在古城发掘中,人们发现了许多人体骨架。从其姿势看,有人正沿街散步,有人正在家中休息。据此学者推断,导致摩亨约·达罗毁灭的灾难是突然降临的。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全城4~5万人全部死于来历不明的横祸,一座繁华发达的城市由此顷刻之间变成了废墟。图为摩亨约·达罗遗址出土的人体骨架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摩亨约·达罗城乃至整个印度河文明的毁灭?学者们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和推测,但至今仍众说纷纭。在解释摩亨约·达罗以及整个古印度文明毁灭的原因时,学者们发现了一种神奇的“天火”。古印度叙事诗《摩柯婆罗多》对摩亨约·达罗城的毁灭作了这样的描述:“空中响起了几声轰鸣,接着一道耀眼的闪电。南边天空一道火柱冲天而起,空气在剧烈燃烧,高温使河水沸腾,地面上的一切东西都被突如其来的天火烧毁了。”根据这一记载,该城显然是毁于一场神奇的火爆炸。摩亨约·达罗城的考古发掘也找到了支持这种观点的证据。古城遗址之中有一块十分明显的爆炸点,周围约1平方公里内的所有建筑物均化为乌有,而离爆炸中心较远处却发现有许多遗骸。这一点说明,破坏程度由近及远,逐渐减弱。同时在爆炸中心还挖掘出一些黏土烧结碎块,据推算烧结温度高达万度。其情其景,极像原子弹爆炸之后的广岛和长崎。图为爆炸中心挖掘出的黏土烧结碎块对于这一爆炸,学者们又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在宇宙射线和电场的作用下,大气层会形成一种化学性能非常活泼的微粒,这些微粒在磁场的作用下聚集在一起变得越来越大,从而形成许多大小不等的球形“物理化学构成物”。这种构成又分成“冷球”和“热球”两类:“冷球”不发光,不释放能量,长期存在,科学家们称之为“黑色闪电”;“亮球”能发光,且沿着一定的路线移动。后者还能产生大量有毒物质,积聚多了便能发生爆炸,此时其他的黑色闪电迅速引爆,从而形成类似核爆炸中的链式反映,爆炸时温度高达1.5万度,其情形与摩亨约·达罗遗址相一致。另一种说法认为,摩亨约·达罗城毁于来自另一种文明的“宇宙飞船”。英国学者捷温鲍尔特和意大利学者饮吉推测说:2500年前一艘外星人乘坐的核动力飞船在印度上空游弋时,可能意外地发生了某种故障而引起爆炸,以致给地球的居民造成巨大的灾难。印度是地球上屈指可数的几个人类文明发源地之一,在古代印度,曾先后出现了几个文明。大约距今4千多年之前,以印度河流域为中心,方圆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兴起了一个高度发展的文明,大量用火砖盖起的房屋,规划严整的城市建设,先进的供水系统和排水系统,2500多枚刻有文字图形和其他图形的印章……一切都在向后人昭示,这是一个代表着当时世界发展最高水平的文明。这就是被印度学专家称为印度文明“第一道曙光”的哈拉巴文化。
哈拉巴文明从何起源是个谜,目前发掘的城市遗址包括卡利班甘、哈拉帕和莫亨焦-达罗这三处主要遗址,只知道它们在公元前3300年就已经很有规模了。
哈拉巴文化在兴旺了几百年之后神秘地消失了。经过一段短暂的“黑暗时期”,一批批自西北方涌入次大陆的雅利安人成了这块土地上的主人。这些白皮肤的“高贵人”,在征服了黑皮肤的当地土着居民后,创造了一个与哈拉巴文化并无承袭关系的新文明体系——一吠陀文明。从绝对发展水平看,吠陀文明带有明显的原始文化色彩。然而它很快就加速度发展,并进入高水平的成熟期——婆罗门教文明。吠陀文明和婆罗门教文明是前后相承的一个整体,产生了今日印度人民视为自身文明之源的成果——吠陀经典、历史史诗、梵文、种姓制度……许多有形的和无形的东西一直延续到今天。随后,印度文明的发展一直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中世纪和近现代,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又先后扎根次大陆,不断输送新的营养,最终铸造出印度文明多元性、包容性和丰富性的特点。
可见,现代印度文明就是在这不断地更替、变换之中发展,获得永恒涅磐。
古印度文明中存在的不解之谜数量之多也是世所罕有的。关于阿拉巴文明的突然消亡同样也比较费神,有地质剧变说,有外族入侵说、外族入侵渐灭说等等,其中最离谱的是“极致火力毁灭说”——因为莫亨焦-达罗的最后一层遗迹中有很多不正常的、无法常规解释的现象,再加上印度史诗中对上古战争类似核弹爆炸的描写,使得这种说法让人目瞪口呆又无以应对。
星移斗转,逝者如斯,古印度的文明已成为过去,但“失落的文明”魅力犹存。
消失的文明——摩亨佐·达罗之谜
在很长一段时间中,人们将熟知的古印度文明限定于公元前1700年—前1500年之后,也就是雅利安人在恒河流域建立文明之时。然而1922年一项意外的考古发现,将这一文明至少向前追溯了近10个世纪。
1922年,印度考古学家在摩亨佐.达罗发觉佛塔时,意外的发现了刻有动物形象和文字的印章。随着考古的进一步深入,人们在这里发掘出一座古城的遗址,其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同年,在距摩亨佐.达罗六百余公里的哈拉帕又发掘出一座与摩亨佐.达罗同时代的古城遗址。但这并没有结束,至今为止,属于这一文化的遗址被发现的已多达200余处。这些遗址分布范围北起喜马拉雅山麓,南至纳巴达河,西自伊朗莫克兰海岸,东达恒河盆地,将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古代世界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学者们将这一时代的文化称为“哈拉帕文化”,其年代大约起始于前2500年。
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在这个印度河文明中,已经出现了文字。然而,这种印章文字至今仍未被解读,人们只能通过那些不会说话的文物来推测4000余年前的这段历史,因此也留下了无数匪夷所思的千古之谜。
其中最让人迷惑不解的就是这一文明的消亡。
事实上早在1875年,人们就在哈拉帕地区发掘出了刻有动物图案的印章。但这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当时的考古学家们将其划入了雅利安人入侵之前,印度原居民—达罗毗荼人的“原始文化”,并认为在雅利安人入侵之后,这一文明也就随之消失。然而摩亨佐.达罗古城的发现却使历史学家们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一问题。
各种考古资料都表明,大约在公元前1750年,摩亨佐.达罗“被彻底摧毁”,“房屋被焚烧,居民受到屠杀……连儿童也不能幸免……”。然而此时距我们所知的雅利安人的入侵尚还有至少两个世纪。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也正是在同一时期,整个印度河的其他城市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印度河文明到此结束。没有留下任何记载,也没有留下任何传说,如果不是1922年意外的考古发现,人们至今也不会知道曾经存在过这样一个“亚特兰蒂斯式”的文明,它拥有庞大的城市,近乎完美的城市规划,有自己的文字,严格的社会等级制度,甚至统一的度量衡与先进的科技知识…………
是谁,毁灭了这一文明?而且毁灭的如此干净。
让我们先来看看考古学家们在摩亨佐.达罗发现了什么吧。
古城周长约有5公里,推算人口至少在30000—35000左右。城分卫城与下城两部分,卫城显然是供统治者居住的。在这里有非常复杂的地下排水系统与供水体系。卫城由高大坚固的城墙环绕(哈拉帕古城的卫城城墙高达15米,俨然是一座坚固的要塞),并建有高大的塔楼。城内有巨大的谷仓。学者认为这说明在当时,阶级分化已经十分严重。下城区为平民居住区,“城市规划整齐,主要街道宽达10米,………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点灯用的路灯杆,以便人们夜晚行走”。
在城市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浴室,浴池长11米,宽7米,深2.4米。其用途说法不一,有人认为是贵族们洗浴用的,也有人认为是为某种宗教仪式而建的。但这到并不重要。
在下城南部的一座房屋内,发现了13具成年男女和儿童的遗骸。“横躺侧卧,杂乱无序……”,其中一具遗骸的颅骨上,留有一长约15厘米的刀伤,大约是被剑砍杀至死的。“这13具骸骨中,有的还带着手镯、戒指、和串环等,显然是突造杀害……”“在街头井旁,也发现了几具尸骨……有些四肢呈痛苦挣扎状……”
我参考了几本相关的书籍,以上所提的几项也均被收录在各书之中。只是在《古印度河流域文化》一书中又提到了“在哈拉帕的一个茅舍下的洞穴里,发现了大量的黄金和珠宝首饰……从臂钏、念珠到完整的项圈共500余件……在摩亨左.达罗也发现了四处堆积的珠宝”。这似乎有点另人迷惑不解,暂且放在这里,后面还会提及。
关于印度河流域文明的“突然”消亡,通常有以下几种看法。
第一种自然是外族入侵说。当然,似乎种种证据都表明摩亨左.达罗毁于一场战争,不过我认为尚存疑问。但不可否认,这种观点也是最多人支持,同时也是最具有说服力的。
第二种观点认为是地质与生态环境的变化导致了文明的毁灭。因为在印度河流域水土流失比较严重,而且最近在摩亨佐.达罗附近发现了一个地震中心。有人认为是公元前1750年的一场大地震造成了印度河改道,淹没了这座古城。
第三种说法就显得有点荒诞了。一位英国学者和一位意大利学者认为,在公元前1750年,一艘外星人的核动力飞船在城市上空发生爆炸,摧毁了一切。
他们的主要依据是古印度两部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玛哈帕哈拉特》中关于摩亨佐.达罗毁灭的记载。“空中响起震耳欲聋的轰鸣……南面的天空一道火柱冲天而起……池塘里的水沸腾了,鱼儿被烧焦……突如其来的天火烧毁了一切……”。
另外,在古城遗址中发现了一块“十分明显”的“爆炸点”。“约一平方公里内的建筑物化为乌有…………地面上留有遭受冲击波和核辐射的痕迹…………”。“在爆炸区域发掘出一些黏土烧成的碎块,推算燃烧的温度至少应有1.5万摄氏度…………”
首先来看“飞碟爆炸说”。
如果单就摩亨佐.达罗的毁灭而言,的确存在这种可能性。但只要把同时期,在整个印度河流域遭到的普遍的毁灭联系起来看,这种假设就缺乏说服力了。因为一次“飞碟爆炸事故”无法解释其他的城市也在同一时期毁灭。
再来看“环境变化说”。
河流的改道的确可以在一夜间毁灭一系列的城市,但似乎我所参考的书中都没有注意到这样的几个情况。
1.从地理上看,摩亨佐.达罗位于印度河下游。下游的改道影响到中上游的几率并不大。而哈拉帕却位于印度河上游。因此这种假设也和“飞碟说”面临同样的问题,即虽能很好的解释摩亨佐.达罗的毁灭,却无法解释整个印度河流域文明的消亡。
2.根据前面所提到的,“在街头井旁,也发现了几具尸骨……有些四肢呈痛苦挣扎状……”,这点来看,似乎也不可能。
如果是突发的洪水的话,又怎会在街头井边留下尸骨?按常理,户外的尸骨应该会被冲到下游,不应留在街道上。
最后似乎可能性都集中到了“外族入侵说”上了。但这种假设仍然存在许多另人不解之处。
首先的问题是,谁是入侵者? 自然不会是雅利安人。那又会是谁?
还记得前面我们提到过什么吗?高达15米的城墙,塔楼,巨大的谷仓,30000—35000的人口…………这一切的说明,摩亨佐.达罗不是一座普通的城市。拥有坚固的城防,充足的粮食储备,35000的人口意味着至少8000人的军队,公元前1750年,世界上谁有能力一夜之间毁灭这样的城市?更何况同样规模的城市在印度河流域被发现的就已经有好几座。
就象是在看一部玄疑侦探小说一样,凶手留下了一个毫无掩饰的行凶现场,但我们却无法发现任何有关凶手的线索:不知道凶手是谁,也不知道凶手是如何行凶的。
我们的考古学家们只发现了一些“不同于当地风格的陶器”,“这说明的确是有一种新的文化拥有者曾征服过这里”。
但也只发现了这些陶器。如果这里所说的那个“外族”也拥有先进的文明的话,那至少也应该留下些别的什么东西;而如果他们只是一个还没有进入文明状态的蛮族部落的话,那要其征服整个印度河流域就显的不可能了。
第二个疑问,为什么入侵?
这点看起来似乎没什么悬念。我所看到的书中都没有就此提出过疑问,但我却觉得这里面大有问题。
首先我们先从自己熟知的历史出发,我们不难发现,在人类文明的早期阶段,战争的目的很单一,即掠夺,直接的掠夺。
但是问题来了。前面我们提到过摩亨佐.达罗遗址中的13具尸骨:“这13具骸骨中,有的还带着手镯、戒指、和串环等,显然是突造杀害……”为什么会留下手镯、戒指和串环?如果对方的目的是通过武力来掠夺的话,那应该会取走所有有价值的东西。13具骸骨中包括儿童,因此推测他们应该是死于破城后敌人的屠杀中。但为什么屠杀者仅仅是屠杀,而没有取走这些死人身上的奢侈品呢?
还有前面提到的:“在摩亨左.达罗也发现了四处堆积的珠宝”。侵略者似乎没有从这场战争中得到任何东西,他们似乎也无意得到任何东西。
是什么促使他们向一座坚固的要塞发起进攻?为什么在战后,他们扬长而去,留下一个废墟和数不尽的财宝?为什么除了那些“不同于当地风格的陶器”以外,侵略者没有留下任何其他的东西?太多的疑问围绕着我们。
但我们有一个关键的线索。从各遗址出土的文物中,我们发现了大量的印章文字,毫无疑问,这些文字中记载了这个文明的历史。解读印章文字也许会成为解答我们所有疑问的关键。
后记:
事实上各种考古资料都表明,公元前1750年,整个印度河流域遭到过大规模的征服,但印度河文明并没有完全毁灭。其后人们又发掘出几座古城的遗址,罗塔尔古城要有名一点,其历史似乎延续到了公元前1000年。就象人类其他地区的一些古代文明一样。文明中心衰落的同时,其文化往往是被处在原文明边缘的地区所继承。所以严格意义上说,“印度河文明于前1750年突然消失”的说法并不准确。
关于印度河文明与恒河流域文明的关系上,越来越多的历史学家们开始认为恒河文明源于印度河文明。但这与人们原本认为的“恒河文明为雅利安人带来的先进文化于当地的土着文化结合”的观点大相径庭。
于是乎,在我所看的书中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一种是:先进文化的拥有者—雅利安人入侵了恒河流域,并征服了当地的达罗毗荼人,使其屈从于自己的文化。
而另一种则是:早在雅利安人入侵之前,在印度河流域就出现了很高程度的文明。“蛮族”雅利安人在用武力征服印度土着居民时,在文化上却被征服了。“就象蒙古人、女真人入侵中国所面临的情况一样”。
两种说法谁是谁非不是我能判断的,而这也已经是另一个话题了。古印度与古埃及、古巴比伦、中国并称为“四大文明古国”。独特的历史背景使得古印度包含了从远古到现代、从西方到东方、从亚洲到欧洲等多种文化潮流。古印度虽然是一个多种姓的、历史包袱较沉重的国家,但依然为世界文化留下了独特风格的遗产。那么,古印度怎么灭亡的的呢?古印度的灭亡背后发生了什么?古印度怎么灭亡的史前印度最重要的文化为印度河流域文化和恒河文化。印度河流域文化是青铜时代的文化,存在于公元前3200年~前1750年间,成熟于公元前2200~前2000年。恒河文化昌盛于公元前1800~前600年间,为印度着名的吠陀时代。古印度怎么灭亡的古代印度的历史特征在于瓦尔纳制的确立及其向种姓制度的转化,部落社会的同化及其向国家的转化,授地制的兴起及其向封建制的转化,佛教由盛而衰,以及新婆罗门教的兴起及其向印度教的转化。佛陀时期:这个时期是继印度河文化城市繁荣之后的第二次城市繁荣时期。公元前6世纪初,印度有16个国家。其中主要的有摩揭陀、迦尸、只萨罗、跋只、俱卢、般遮罗和犍陀罗等。在这个时期的大国里,瓦尔纳的等级制取代了部落制。国君和武士成为刹帝利,祭司和教师成为婆罗门,农户和纳税者成为吠舍,服务于以上3个等级的劳动者则成为首陀罗。孔雀王朝时期:在孔雀王朝中,唯有国王有权拥有常备军和接受贡奉。国王权力标志着刹帝利对婆罗门长期斗争的胜利,但婆罗门在孔雀王朝仍然拥有大权。入侵时期:孔雀王朝灭亡以后,西北印度不断有外族入侵。巴克特里亚、安息人、塞种人、大月氏人、阎膏珍、迦腻色伽等,陆续侵入印度。在迦腻色伽的支持与庇护下,大乘佛教在印度兴起,小乘佛教流行于锡兰、缅甸等地。萨塔瓦哈纳时期:萨塔瓦哈纳王国300年的历史使德干文化与北方文化互相结合。那里的国王最早把土地授予婆罗门,并且对部落地区实行军事统治。笈多王朝:当时王权缩小,官职已经世袭,外贸不断萎缩,种姓种类和不可接触者的名目都有所增多,偶像崇拜在寺庙里日益普遍。北印度:戒日王是古代印度最后的一个着名皇帝。当时,外贸萧条,货币短缺。政体沿袭发多,但更加分散。都城从华氏城迁曲女城,即从一外贸城市迁至一军政要地。戒日王死后,北印度表面统一的局面又告结束。南印度:在南印度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几个藩属,每个藩属都有自己的军队、自己的行政系统和收税机关。古代印度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在文学、哲学和自然科学等方面对人类文明作出了独创性的贡献。在文学方面,创作了不朽的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在哲学方面,创立了“因明学”,相当于今天的逻辑学。在自然科学方面,最杰出的贡献是发明了世界通用的计数法,创造了包括“0”在内的10个数字符号。所谓阿拉伯数字实际上起源于印度,只是通过阿拉伯人传播到西方而已。公元前6世纪,在古代印度还产生了佛教,后来先后传入中国,朝鲜,日本,泰国,缅甸等。另外,在音乐、舞蹈、雕刻、绘画等方面,古印度也留下了不少珍贵遗产。古印度的美女孔雀王朝在阿育王时代发展到全盛时期。他经过多年征战,使王朝版图扩展到除印度半岛最南端以外的整个南亚次大陆,即包括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这个庞大的帝国是依靠军事征服建立起来的。因此在阿育王死后不久便陷入分裂。公元前187年,孔雀王朝最后一个国王被推翻。此后,印度半岛再也没有统一过。古印度怎么灭亡的哈拉巴文明公元前1750年因环境而消失,印度最后一个王国—莫卧尔帝国,之后进入殖民地时期。印度的远古文明是在1922年才被发现的。由于它的遗址首先是在印度哈拉巴地区发掘出来的,所以通常称为“哈拉巴文化”;又由于这类遗址主要集中在印度河流域,所以也称为“印度河文明”。哈拉巴文化的年代约为公元前2300年至前1750年。哈拉巴文化是古代印度青铜时代的文化,它代表了一种城市文明。这一文明延续了几百年之后逐渐衰落,于公元前18世纪灭亡。到公元前第三个千年之末,印度河文明开始衰落。尽管只能推测衰落的原因,但有明显的证据表明耕种或灌溉的土地和城市所占地区的面积都逐渐缩小。古印度的灭亡印度河居民遇到的却是由他们的沙漠或半干燥环境引起的一些特殊的、短期内即可变成难以克服的问题。任何干旱地区经长期灌溉后,必然逐渐积累因水蒸发又无雨水有效冲刷而留下的盐碱。灌溉使地下水位提高,甚至可能上升到作物根部。当积累的盐碱达到对作物有害的水平,或作物根部被淹,农业就可能相当突然地宣告完结。后来抵达这里的雅利安移居者,从未看到过印度河文明的鼎盛时期,因而不可能是它瓦解的原因。创造了印度河文明的人或他们的后代,随身带着他们的文化和技术,大概向东疏散到恒河流域或向南迁徙到了印度半岛。哈拉巴文化衰落后,由印度西北方入侵的游牧民族雅利安人在印度创立了更为持久的文明。雅利安人于公元前2000年左右出现在印度西北部,逐渐向南扩张。到了公元前6世纪初,相传在印度形成了16个国家。经过长时期的兼并战争,公元前4世纪,在南部的恒河流域建立起以摩揭陀为中心的统一国家—难陀王朝,这个王朝的建立人摩诃坡德摩·难陀是一个比阿阇世还要强大得多的统治者,甚至德干高原的某些地区也服从他的王权。古印度的灭亡在这一时期,印度西北部的印度河流域遭到波斯帝国的入侵。波斯人统治印度河流域近两个世纪之久,直到公元前4世纪后期才一度被马其顿的亚历山大所征服。旃陀罗笈多领导了反马其顿起义,在驱逐了侵略者后统一了北印度,不久又推翻了摩揭陀国的难陀王朝,从而建立起古代印度最为强盛的孔雀王朝。孔雀王朝在阿育王时代发展到全盛时期。他经过多年征战,使王朝版图扩展到除印度半岛最南端以外的整个南亚次大陆,即包括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这个庞大的帝国是依靠军事征服建立起来的。因此在阿育王死后不久便陷入分裂。公元前187年,孔雀王朝最后一个国王被推翻。此后,印度半岛再也没有统一过。从前2世纪初开始,大夏希腊人、塞人和安息人先后侵入印度;塞人的侵略尤其广泛,他们在整个西印度建立了许多公国。大月氏人成为最成功的侵入者,他们在北印度建立了强大的贵霜帝国,这个国家被列举为古典世界的四大帝国之一。贵霜时代的宝贵产物是大乘佛教和犍陀罗艺术。贵霜帝国在强盛了若干世纪之后分裂为一些小的政治力量。取代他们在北印度的优势地位的是旃陀罗笈多一世建立的笈多王朝。笈多王朝是孔雀王朝之后印度的第一个强大王朝,也是由印度人建立的最后一个帝国政权,常常被认为是印度古典文化的黄金时期。与孔雀王朝一样,笈多王朝的发源地是在摩揭陀。7世纪的印度是分裂和混乱的,除了卡瑙季戒日王在北印度建立过短暂的霸权之外,没有一个王公拥有广大的权力。此时正值玄奘访印,戒日王对玄奘给予很好的礼遇。不过,在南印度则兴起了几个强盛的政权,如遮娄其人、罗湿陀罗拘陀王朝和帕拉瓦人。大约在7世纪北印度兴起了一种新的力量,即拉其普特人。他们在7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8世纪之后的印度历史中起了突出作用。从7世纪中叶直到12世纪末穆斯林征服北印度之间的历史时期常常被称为拉其普特时期。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所有的北印度政权都是拉其普特人建立的;南方的遮娄其人也是拉其普特人的一支。拉其普特人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民族,他们中特别重要的有瞿折罗-布罗蒂诃罗人、兆汉人和遮娄其人。各拉其普特王国之间混战不已,同时又激烈抵抗伊斯兰教力量对印度的侵略,以致拉其普特人常被认为是印度教的保卫者。阿拉伯人在8世纪初征服了印度西北部的信德,揭开了穆斯林入侵印度的序幕。9-11世纪在南印度出现了几个强大的王国,如朱罗国和潘地亚。其中朱罗国曾经侵入印度尼西亚诸岛屿。德里苏丹国家12世纪时,阿富汗的古尔王朝从1175年开始不断入侵印度。1206年,古尔王朝的苏丹穆罕默德遇刺身死,其国家分裂。而统治印度的总督(穆罕默德的一位部将,名叫顾特布-乌德-丁·艾贝克)以德里为中心独立为苏丹,故称德里苏丹国家,北印度从此开始了德里苏丹王朝。期间经历了五个王朝。莫卧尔帝国莫卧尔帝国的创立者是帖木儿的后裔巴布尔,故自称蒙古人。1526年4月,巴布尔率2万多大军从中亚进攻德里苏丹国,德里国的最后一个苏丹易卜拉欣·罗第亲率4万多大军迎战,巴布尔取得战争的胜利,苏丹战死。巴布尔在印度建立起莫卧儿帝国。1529年,巴布尔统一了北印度。到阿克巴即位后,莫卧儿帝国进入鼎盛时代。帝国的疆域空前扩大,超过了历史上其他王朝。北方包括阿富汗和克什米尔。古代印度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在文学、哲学和自然科学等方面对人类文明作出了独创性的贡献。在在自然科学方面,最杰出的贡献是发明了目前世界通用的计数法,创造了包括“0”在内的10个数字符号。所谓阿拉伯数字实际上起源于印度,只是通过阿拉伯人传播到西方而已。公元前6世纪,在古代印度还产生了佛教,后来先后传入中国、朝鲜、日本。古印度遗址之一简而言之,印度是一个文化的大熔炉,这个国家独特的历史背景使得它包含了从远古到现代、从西方到东方、从亚洲到欧洲等多种文化潮流。再加上它是一个由五大民族构成的国家,本身就像一个大大的文化博物馆。首都新德里西岸的孟买是文化的中心。古印度虽然是一个多种姓的、历史包袱较沉重的国家,但依然为世界文化留下了独特风格的遗产。人类今天所拥有的很多哲学、科学、文学、艺术等方面的知识,都可以追溯到这些古老文明的贡献。

古印度文明形成的天然条件
印度之名源于印度河,梵文曰“信度”,意为海洋、江河。在古贷,印度并不是一个国家的
名称,而是一个地理概念,指的是包括现在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尔和不丹等国的领土在内的整个印度次大陆。印度次大陆位于亚洲南部,总面积约
430万平方公里。印度是一个半岛,状如不规则的倒三角形,有人就形象的将印度形象地比喻成一只硕大无比的牛乳,并相应将印度洋上的明珠斯里兰卡比做从这
乳房流出的一滴乳汁。正是这只硕乳和乳汁孕育了辉煌的古印度文明。
印度次大陆全境大体可以温德亚山脉和纳巴达河为界分为南北两个区
域。水是生命之源,没有水就没有生命,也就没有人类文明,所以人类文明离不开水,古印度文明当然也不例外。印度北部有印度河和恒河两条大河。印度河发源于
冈比斯山以西,全长约3180公里,流入阿拉伯海,流域面积达96万平方公里,所形成的印度河流域是印度古代文明的摇蓝。恒河发源于喜马拉雅山南麓,全长
约2580公里,流入孟加拉湾,它所流经的地方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三角洲,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也诞生于此。印度河和恒河流经的区域有土地肥沃的冲击平
原。这里先后产生了灿烂的印度河文明和恒河文明,成为古代印度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印度次大陆南部是一个三角形的半岛,以德干高原为主体。德干高原西高
东低,平均高度为海拔600米。南部沿东西海岸分别蔓延着东高止和西高止、两条山脉。沿海岸地区气候潮湿,土地肥沃。印度次大陆地形特点是,平原和河谷盆
地辽阔,可耕地面积大,发展农业经济的自然条件优越。
印度次大陆北部潍热带和亚热带干旱气候,南部为潮湿的热带气候。季风在印度次大
陆很盛行,每年4至12月多刮西南季风,11月至翌年3月则多有东北季风。由于北部的喜马拉雅山好像一道屏障,使来自印度洋的季风雨返回而降于恒河流域,
所以恒河流域的与量充沛。印度河流域的雨量要小些,但来自高山的大量雪水流入印度河,因此水量充沛。
印度次大陆资源丰富。这里有茂密
的原始森林,盛产各种木料。铜矿和铁矿的储量很大。铜矿主要在拉贾斯坦和比哈尔南部。早在公元前2000年,这里的铜矿就已被开采。铁矿分布在卡纳塔卡、
比哈尔南部等地区。约公元前8世纪,铁器已广泛用于生产。在南部的安德拉地区,有很多锡矿。金矿和银矿则主要分布在喜马旺特和卡纳塔卡一带。印度还盛产各
种宝石和珍珠。金钢石的产量和质量均位于世界各国前列。
古印度文明就是在这样一片广阔、富饶的土地上兴起和不断发展的。
哈拉巴文化的发现
印度河流域非常适合发展农业,因为这里的水源充盈,一年一度的洪水泛滥带来大量的富有养分的淤泥,覆盖沿河地带,土地十分肥沃。农民不需要复杂的生产技
术就能收获庄稼。不过,河水泛滥也给农民的生产和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危害。而面对来势凶猛的洪水,靠小村落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于是,农民逐渐在较大范围组
织起来,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印度河平原地区出现了一些大的村镇,古印度也随之开始了向城市文明的过渡。约公元前2300年,这里产生了早期印度最早
的文明——哈拉巴文化。
虽然现在看来古印度文明有如一颗璀璨的明珠,但它的光芒直到20世纪20年代才被人们发现。由于它的遗址首先
是在印度哈拉巴地区发掘出来的,所以通常称为“哈拉巴文化”;又由于这类遗址主要集中在印度河流域,所以也称为“印度河文明”。哈拉巴文化的年代约为公元
前2300年至前1750年。
古印度文明的发现,与欧洲人对印度的侵略密切相关。14、15世纪时期,欧洲列强看准了印度的黄金、珠
宝,对印度展开了侵占和掠夺。其中在印度河谷拉维河的冲积平原,绵延2.5公里的地方,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和破碎的泥砖。尽管英国人已经占领了这块地方,但
没有人去注意这些破碎的泥砖下埋藏着什么。
19世纪初年,一个叫詹姆斯·刘易斯的英国人怀着对神秘东方的向往,应征来到英国的东印度
公司的军队,开始了他非同一般的印度之旅。他生性散漫,喜欢漂泊,对如何镇压当地人以及个人的仕途并不感兴趣,而是热衷于寻古与探险。不堪军队刻板生活的
他索性开了小差,从军队逃了出来,开始了摩亨佐·达罗出土的国王——祭司像他的探险考古生涯。詹姆斯·刘易斯伪装成一个美国工程师,化名查尔斯·迈森,打
算漫游印度实现自己的长久以来的愿望。1826年,刘易斯在穿越今天巴基斯坦的旁遮普地区时,被这里的一片山丘上的废墟深深吸引。在这里一块不规则的多岩
石的高地上,尽管岁月侵蚀,仍然依稀可见砖石城堡的废弃的城墙,到处散落着的东方风格的壁龛,以及建筑物的遗迹。在夕阳的照耀下,这一片废墟闪烁着神秘之
光。他仔细查看这些断壁残垣后,直觉告诉他这可能是一座已经废弃的古城,并猜想这可能是古罗马的历史学家曾经提到的东方之城桑加拉。他在日记中对古城遗迹
作了生动的描述,并为此地取名叫“哈拉巴”。正是他的发现和记载,人们才知道了哈拉巴的存在。但是,刘易斯毕竟不是考古学家,他对哈拉巴的造访,也就到此
为止了。令人遗憾的是,迈森的发现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11年后,又一位年轻的探险家亚历山大·伯恩斯再次造访了哈拉巴。除
了那些裸露的断壁残垣,他也没有新的发现。此后,英国在印度的考古队在1853年和1856年两次勘察了这一地区,他们一致认定,这里曾经出现过一个古代
城市,但对它的年代和重要性的探究,并没有突破性进展。迈森以及伯恩斯等人的考察,给后人的考古发掘提供了重要线索。直到19世纪70年代初,当旁遮普成
为英帝国统治下最繁荣的农业省时,英国政府意识到印度的地下文化宝藏可能价值连城,于是,便将印度古文明的考古发掘列入重要的议事日程。
随着对印度宝藏探寻热情的升温,英国殖民当局于1873年成立了印度考古研究院。亚历山大·坎宁安被委任为考古局长。他首先探访了迈森日记中提及的哈拉
巴。但是,当他来到这片废墟时,已经再也无法找到城堡的任何遗迹了。原来,英国当局为了修建纵贯这一地区的铁路,将哈拉巴遗址那些做工精致的砖石大部分用
来铺做路基了。坎宁安得知后痛心疾首,为抢救这个遗址,他决定进行发掘。由于遗址破坏严重,发掘独角兽印章工作进展缓慢,被迫停工。他的唯一收获是发掘了
一枚石制的印章。印章用黑色的皂石制成,上面刻着一头公牛和六个无法释读的文字。这是一枚公元前3000年古印度河文明的典型物件。
遗憾的是坎宁安也与哈拉巴文化失之交臂。当时坎宁安作出了一个错误结论,认为这枚印章是从外国传入印度的。尽管如此,前人的发现特别是坎宁安发掘的黑色印章,仍为后来的考古学者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1902年,踌躇满志的约翰·马歇尔来到印度后,继任为印度考古勘察总监。他根据坎宁安等人留下的线索,指挥各支考古队在哈拉巴等地继续进行发掘,但一直没有进展。
研究员J·H·弗利特给马歇尔的事业带来了转机。弗利有印度河文字的印章特仔细研究了大英博物馆收藏的哈拉巴出土的印章文字,正确地判断到:印章文字绝非婆罗迷字母系统,也不同于两河流域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它的年代必定比人们的想象更为古老。
在马歇尔和沙尼在哈拉巴发掘的同时,R·D·班纳基也发掘了死亡之丘——摩亨佐·达罗。两地都发掘揭示出一种相同的古代城市文明,即学者们所谓的“哈拉巴文化”。
至此,马歇尔可以骄傲地向全世界宣布:他与同伴们发现了一种极为古老而独特的伟大文明,而且它是在印度河流域自身独立发展起源的。
哈拉巴文化的失落
哈拉巴文化存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公元前1800年前后,曾经辉煌的哈拉巴文化突然消失了,昔日繁华的城市成为了一片废墟。在遥远的过去,哈拉巴和摩亨
佐·达罗人到底遭遇到摩亨佐·达罗残留的屠杀景象什么?接下来的千年中发生了什么事?哈拉巴文化是如何毁灭的?对于这些问题我们无法从那时期的文献中寻找
确切的证据,为了回答以上问题,考古学家和历史地理学家从不同角度进行研究,提出了各种假说。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说法有三种。
外族入侵
说。持这一观点的先驱者是英国考古学家惠勒。他的主要论据是,在摩亨佐·达罗遗址的最上层有格斗和暴力厮杀场面的遗迹,留下了不少像是被杀戮的男女老幼的
遗骨。比如在一个街区,发现的9具尸体堆在一起,像是被匆匆扔进一个坑里;而在另一所房屋,里面的尸骨显示出被武器砍伤的痕迹。惠勒认为,在距今三千多年
前,这些城市遭到了外族的入侵,而入侵者就是来自西部的游牧部落雅利安人。他们打败了摩亨佐·达罗的居民,消灭了当地的文化,哈拉巴文明因此衰落。但目前
还没有证据表明,是外族部落的大规模入侵毁灭了哈拉巴文明。
地质和生态变化说。这一假说认为,文明的衰落是由于地质以及生态变化等自
然因素造成的,比如洪水、河流改道等等自然和生态的变化,慢慢地或倾刻间毁灭了哈拉巴文明。比较有力的论据是,在摩亨佐·达罗晚期存在着大量淤泥,在旧址
上层新建的建筑杂乱无章,显然是人们试图在洪灾过后,重拾城市的繁华,但巨大的损失,又使他们无力做到这一切,只能建一些简单的房屋,容纳那些不幸的无家
可归的人。无疑,洪水泛滥和河流的改道同时威胁着生存,许多人只好远离家园,寻找新的生存地。久而久之,城市便逐渐成为荒芜之地。但将一个盛极一时的哈拉
巴文明的毁灭归因于地质以及生态变化,证据还嫌不足,这个假设还不足以定论。
大爆炸说。这一假说大胆而又新奇,由英国学者捷文鲍尔特
和意大利学者钦吉提出。他们推测在公元前1800年左右,一艘外星人乘坐的核动力飞船不慎在印度河流域上空爆炸,以致给地面的居民造成了毁灭性的灾难。他
们的论据是文献的记载和考古发现的佐证。在史诗《摩诃婆罗多》中,确实有类似爆炸这样的记载:
空中响起了几声震耳欲聋的轰鸣,接着是
一道耀眼的闪电。南边天空一道火柱冲天而起,比太阳更耀眼的火把天空割成两半。空气在剧烈燃烧,高温使池塘里的水沸腾起来,煮熟的鱼虾从河底翻了起来。地
面上的一切东西,房子、街道、水渠和所有的生命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天火烧毁了。四周是死一样的寂静……
以上几种假设都没有得到学术界的普遍认可,关于哈拉巴文化衰亡的原因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和考证。
虽然印度河流域文明衰落了,但对后来印度文化发展却有很大影响。它的许多成就通过后来文化的继承而流传下来。如哈拉巴文化的农业传统对雅利安从游牧转向
农业定居生活起了促进作用。雅利安的早期陶器、度量衡制度等都与哈拉巴文化的类似。印度河文明的居民对手饰等装饰品的喜爱,影响到后来印度人的社会生活。
印度河文明的宗教的某些因素,如女神崇拜、类似湿婆神的崇拜、生殖器崇拜等都被婆罗门教吸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印度河流域文明没有因这个哈拉巴文化的毁
灭而泯灭,相反,它还是印度文明史的起点,其流传下来的因素,构成了后来的印度文化的渊源之一,它还是整个古印度文明家庭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

其一是外族入侵说。持此说的学者都一致以为,大约在公元前1750年左右,印度河流域的一些城市遭到了非常大的破坏,特别显著地表摩亨·佐达罗的毁灭。且在这座城市的街巷和房屋里留下了不少像是被杀戮的男女老幼的遗骨。

例如,在下城南部的一所房屋里,发现有13个遇害成年男女和儿童的骨骼横躺竖卧,杂乱无序。同时,被杀的人中还有一个头盖骨上有148毫米深的刀痕,可能是被入侵者用剑砍杀而死的。此外,大街头井旁都发现有尸骨,有些尸骨上留有刀痕,有的四肢呈痛苦的挣扎状。

在下城北部的街巷中,还发现有另一骨骼群,在他们附近还有两根象牙,这一切似乎表明象牙雕刻匠人一家的不幸遭遇。持此说者以为,摩亨·佐达罗经过一次大规模的入侵,居民东奔西逃,从此古城荒凉了。同样地,哈拉巴文化区的其他城镇也遭到了或轻或重的破坏。

在哈拉巴卫城上层更有显著的衰落迹象,特别要提到的是,在这里人们发现有新的陶器型别与哈拉巴文化并存。这一切说明有新的入侵者占据了哈拉巴文化区域。但疑问也随之而来:这些新的入侵者是谁?曾经许多学者把他们同吠陀时期的印度——雅利安人联络起来。可是据史书记载,吠陀时期印度——雅利安人的入侵年代要晚得多,他们与哈拉巴文化的毁灭整整相隔有几个世纪。

其二是地质和生态变化说。持此说的学者主要根据印度河床的改造、地震以及由此而引起的水灾来证明这样一个事实:这一切都会给古城文化带来巨大的破坏。此外,河水的泛滥,沙漠的侵害,海水的后退也都会引起生态的巨大变化。不过古城文化毁灭的原因,大概因地而异。例如海水的后退对沿海的港口城市会带来非常大的破坏。而且有的学者还以为,《百道梵书》所记载的当洪水毁灭世界之时,只有人类的始祖摩奴一人在神鱼的启示和帮助下造船得救,或许,这大概就是对印度河文明毁灭的一个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