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有人知的苏德空战:苏飞行员怒火撞击,6000米坠下大难不死

空中撞击并不是作战条例或某种作战手册所规定的,也不是根据命令而进行的,而是苏联飞行员怀着对祖国的爱,对敌人恨而自发进行的。在1942年到1946年间担任苏联空军总司令的航空兵主帅、两次苏联英雄诺维科夫说,「空中撞击不仅要进行精确的计算,更要有勇敢精神。空中撞击是要做好献身准备的」。苏联著名作家阿列克塞·托尔斯泰曾在自个的名为「撞击」的前线札记中写道,「苏联飞行员从没有离开战斗,危险离他越近,他就更勇敢,动作就越敏捷,条件反射就更强烈。苏联飞行员创造了新的攻击形式,法西斯决不敢使用的形式。我讲的是对敌机的空中撞击,而且不仅要保证自个的生命安全,也尽大概保护住自个的飞机。」

大家知道,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空战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飞机这个20世纪初才诞生的发明,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战争胜负起到关键作用的决定性武器之一。

斯大林格勒位于伏尔加河下游,是苏联欧洲部分东南部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铁路和水运交通枢纽,也是重要的军事工业基地和战略要地。

最壮烈的空中撞击

图片 1

苏军统帅部鉴于南方战线的严重局面和斯大林格勒的战略地位,认为坚守斯大林格勒对于整个苏德战场有着决定性的意义。守住斯大林格勒不仅可以改善南方的战役态势,保持苏联中部与南部的联系,而且能够打破和阻止希特勒向北进攻莫斯科的企图,因而决心在该地区组织坚固防御,阻止德军的进攻。

在苏联伟大卫国战争期间,苏联飞行员共完成了600多次空中撞击行动,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在1941~1942年间完成的,当时是战争最困难时期。当时,德军曾有一项规定,就是禁止与苏联飞机的距离接近100米,以免被撞击。苏联飞行员几乎在所有型号的飞机上使用撞击方法:歼击机、强击机、轰炸机、侦察机。撞击也在丛集作战和单机作战过程中进行,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间;不管是晴朗的天空,还是在云层中;不管是在低空,还是在高空;不管是在已方领土上空,还是在敌方领土上空,都进行过空中撞击行动。统计表明,在苏联飞行员完成的空中撞击过程中,只有37%的飞行员牺牲。其余的人不仅得以生还,而且还继续进行战斗,驾驶自个的飞机安全着陆。有时,一名飞行员曾在一次空战中进行两次撞击行动,因为在第一次撞击时,敌机没被击落,于是紧接着进行第二次撞击行动。最著名的事件是,歼击机飞行员基利戈瓦托夫为摧毁敌机,在一次空战中不得不进行四次撞击。二战中,苏联共有35名飞行员完成了二次撞击,而米哈廖夫、捷廖欣和赫洛贝斯托夫完成了三次,而科夫占完成了四次。

不少人耳熟能详的是,日本法西斯在战争后期,为了挽回失败的命运,曾经大规模使用神风自杀式攻击,给美军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就空中作战而言,苏军在莫斯科会战胜利后,及时总结了空战的经验教训,并针对苏军航空兵从总体上仍处于劣势的情况,对航空兵的作战使用及任务作了适当调整。苏军统帅部在1942年6月29日的命令中指出:

完成撞击行动的苏联飞行员来自各个民族,有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乔治亚人、犹太人、亚美尼亚人、亚塞拜然人、摩尔多瓦人、波兰人、鞑靼人和楚瓦什人等。二战期间,也有其它国家飞行员进行撞击行动,如中国人、西班牙人、法国人、保加利亚人、德国人、日本人等。苏联、德国和美国甚至还专门制造了用于进行空中撞击的飞机,如戈洛文的火箭飞机、Ba.349和XP-79等,但这些飞机并没有被派上用场。应当说,完成空中撞击壮举最多且最为成功的,当属苏联飞行员。

但很少有人知道的是,苏德战争期间,苏联飞行员面对质量和技术远胜于自己的德国飞机时,曾经大规模使用撞击战术,这种战术也被称为:怒火撞击。

方面军航空兵的首要任务是夺取制空权,为我方创造压倒敌人的优势,迫使敌航空兵,尤其是轰炸机离开战场;第二项任务是集中强击航空兵和轰炸航空兵的全部力量,用于攻击敌坦克和摩托化纵队,消灭敌有生力量,以此支援我军部队;第三项任务是,歼击航空兵不仅要掩护我部队,而且在可能的条件下对敌有生力量实施打击。

让法西斯丧胆的空中撞击勇士

图片 2

由于苏军与德军在斯大林格勒会战中展开了殊死搏斗,斯大林格勒附近的空中作战也因此特别激烈。德军在这里集结了战斗力强的第4航空队,它拥有1200架飞机和经验丰富的飞行员。苏军在斯大林格勒方向的空中力量主要是空军第8集团军,该集团军到会战开始共有454架飞机,其中包括74架夜航轰炸机。此外,这里还有远程航空兵的200架轰炸机及国土防空军的60架歼击机。苏军航空兵集群在该方向上总共拥有714架飞机,在数量上显然处于不小的劣势,而且其中有近200架是过时的旧式飞机。可见,会战初平空中斗争形势对苏军极为不利。

一次空战完成四次撞击的是基利戈瓦托夫。1942年7月25日,基利戈瓦托夫奉命起飞截击斯大林格勒上空的敌侦察机FW-189。在与敌战斗机的空战中,他消耗完所有弹药。为了不放掉侦察机,他决定进行撞击。他用自个的飞机对敌侦察机的机翼进行了两次撞击,但敌机仍在飞行。于是,他用螺旋桨进行撞击,但仍未成功。第四次撞击是决定性的,敌侦察机乘员组被迫跳伞逃生并被俘。基利戈瓦托夫驾驶自个受损的飞机飞回机场并成功着陆。后来,他在1944年4月10日的空战中牺牲。

根据当时的统计,苏联飞行员共进行了600多次空中撞击,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在1941~1942年间完成的。以至于德军统帅部曾经出台规定,禁止德国飞机与苏联飞机的距离接近100米,以免被撞击。然而,与神风不同的是,这样的撞击行动并不是苏联最高统帅部所下令的,而是飞行员自发的行动。

1942年7月,天气酷热而干燥,斯大林格勒仍处于和平的生活中,企业和机关都在工作,市内所有的电影院都开放,儿童在公园和街心花园里玩耍,扩音器里播送着音乐,并隔一定时间播送一次前线战报。然而,斯大林格勒的居民没有一个人不认为可怕的威胁已经笼罩着城市,而且不久就将与法西斯德军在这里展开激烈的交战。

完成三次撞击的苏联英雄米哈廖夫。在1943年5月22日进行的空战中,米哈廖夫少尉用撞击方法击落了1架敌轰炸机,后驾驶受伤的飞机返回机场着陆。1943年10月20日,已是上尉飞行大队长的米哈廖夫又在空战中撞击下1架德军飞机。后来又进行了第三次撞击。到1944年2月,共完成104次作战飞行,在35场空战中自个击落17架,联合击落2架敌机,并于1944年7月1日获得苏联英雄称号。

这样的场景我们可以想象哈,当你被一个身强力壮的人欺负却又没能力反抗时,心里想的最多的恐怕就是,哪怕同归于尽也要跟你小子拼了。

苏军于7月12日组建了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由铁木辛哥元帅任司令员,下辖第21、28、38、57、62、63、64等7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和空军第8集团军。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方向作战的是B集团军群,共有71个师,担任直接进攻的部队是保卢斯指挥的第6集团军。第4航空队负责空中支援。

空中撞击并不是作战条例或某种作战手册所规定的,也不是根据命令而进行的,而是苏联飞行员怀着对祖国的爱,对敌人恨而自发进行的。在1942年到1946年间担任苏联空军总司令的航空兵主帅、两次苏联英雄诺维科夫说,「空中撞击不仅要进行精确的计算,更要有勇敢精神。空中撞击是要做好献身准备的」。苏联著名作家阿列克塞·托尔斯泰曾在自个的名为「撞击」的前线札记中写道,「苏联飞行员从没有离开战斗,危险离他越近,他就更勇敢,动作就越敏捷,条件反射就更强烈。苏联飞行员创造了新的攻击形式,法西斯决不敢使用的形式。我讲的是对敌机的空中撞击,而且不仅要保证自个的生命安全,也尽大概保护住自个的飞机。」

图片 3

7月17日,随着德军大规模进攻的开始,德国空军出动大批轰炸机,对战场上的苏军地面部队实施密集突击。苏军航空兵不顾数量上的劣势,顽强地抗击德军,在顿河到伏尔加河之间同德军展开了激烈的空战,甚至出现了空中肉搏。在这些日子里,双方每天进行60-70次空战,每次空战双方都出动50-60架飞机。

最壮烈的空中撞击

陈怀民就开着战机负伤后义无反顾的撞向日本鬼子的战机,最后与其同归于尽。

在头6天的战斗中,苏空军第8集团军支援了第62和第64集团军在奇尔河和齐姆拉河进行苦战的先遣支队。航空兵基本兵力主要用于消灭德军突击集团。轰炸机和强击机对公路上的德军坦克、汽车纵队以及德军的铁路车站和机场,进行了10多次编队突击。远程航空兵还突击了德军集结地域、预备队和顿河、奇尔河上的德军渡口。

在苏联伟大卫国战争期间,苏联飞行员共完成了600多次空中撞击行动,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在1941~1942年间完成的,当时是战争最困难时期。当时,德军曾有一项规定,就是禁止与苏联飞机的距离接近100米,以免被撞击。苏联飞行员几乎在所有型号的飞机上使用撞击方法:歼击机、强击机、轰炸机、侦察机。撞击也在丛集作战和单机作战过程中进行,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间;不管是晴朗的天空,还是在云层中;不管是在低空,还是在高空;不管是在已方领土上空,还是在敌方领土上空,都进行过空中撞击行动。统计表明,在苏联飞行员完成的空中撞击过程中,只有37%的飞行员牺牲。其余的人不仅得以生还,而且还继续进行战斗,驾驶自个的飞机安全着陆。有时,一名飞行员曾在一次空战中进行两次撞击行动,因为在第一次撞击时,敌机没被击落,于是紧接着进行第二次撞击行动。最著名的事件是,歼击机飞行员基利戈瓦托夫为摧毁敌机,在一次空战中不得不进行四次撞击。二战中,苏联共有35名飞行员完成了二次撞击,而米哈廖夫、捷廖欣和赫洛贝斯托夫完成了三次,而科夫占完成了四次。

不过,当时苏联飞机有一个特点,就是他是当时世界上唯一一个使用木材作为飞机制造材料的国家,这是因为苏联当时缺乏生产与飞机相关的轻型金属生产能力。

7月23日,德军以两个强大集团对卡拉奇实施向心突击,前出至卡缅斯克地区内的顿河河岸,包围了苏军第62集团军的部分军队,企图取近路向伏尔加河突破。苏空军第8集团军集中全力支援坦克第1、第4集团军,对突破防线的德军进行反突击。由于苏军航空兵的打击,德军遭到重大损失,第62集团军部队也突出了包围。

完成撞击行动的苏联飞行员来自各个民族,有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乔治亚人、犹太人、亚美尼亚人、亚塞拜然人、摩尔多瓦人、波兰人、鞑靼人和楚瓦什人等。二战期间,也有其它国家飞行员进行撞击行动,如中国人、西班牙人、法国人、保加利亚人、德国人、日本人等。苏联、德国和美国甚至还专门制造了用于进行空中撞击的飞机,如戈洛文的火箭飞机、Ba.349和XP-79等,但这些飞机并没有被派上用场。应当说,完成空中撞击壮举最多且最为成功的,当属苏联飞行员。

但没想到的是,这样的飞机结构反而使得苏联飞行员在撞击后,还能有机会逃生。统计表明,在苏联飞行员完成的空中撞击过程中,只有37%的飞行员牺牲。其余的人不仅得以生还,而且还继续进行战斗,驾驶自己的飞机安全着陆。

苏军的轰炸机和强击机通常以4-6机编队活动,由2-4架歼击机护航。有时对敌军和技术装备集结地也以较大的兵力进行突击。7月31日,苏军对卡拉奇地区的德军和渡口突击了4次,参加突击的飞机共有160多架,击毁击伤敌坦克30多辆、汽车150多辆、满载弹药的马车50辆和一些火炮。除了白天行动之外,轰炸机还进行了夜间突击。德军在苏军航空兵连续不断地空中打击下,不得不减慢了推进速度。

让法西斯丧胆的空中撞击勇士

有一个神奇的苏联飞行员米哈廖夫,他居然前后实行了三次空中撞击,你说他的命大不大?

在那些艰苦日子里,苏军歼击航空兵第434团的飞行员在克列谢夫少校的指挥下,打得格外出色。他们在战斗的前18天里进行了144次空战,共击落敌机36架。克列谢夫少校是歼击航空兵战术的革新者,他很重视研究敌人的战术,寻求空中作战的新方法,不断提高自己的战斗技能。他每次升空都希望能找到敌人,打一次积极的进攻战。他认为攻击的突然性是胜利的保证。他以此教育自己的部下。经他培养的受勋英雄多达数十名。中尉库库什金和中士斯米尔诺夫就是其中的两人。他们有一次完成战斗任务后,在返场途中遇上了有12架战斗机护航的9架德国轰炸机。他们不畏敌众己寡,坚决投入了力量悬殊的战斗,凭着勇敢精神和熟练的技术,击落了5架敌机,将敌机群冲散,粉碎了敌人突击的企图。而中队长库库什金却英勇牺牲了。

一次空战完成四次撞击的是基利戈瓦托夫。1942年7月25日,基利戈瓦托夫奉命起飞截击斯大林格勒上空的敌侦察机FW-189。在与敌战斗机的空战中,他消耗完所有弹药。为了不放掉侦察机,他决定进行撞击。他用自个的飞机对敌侦察机的机翼进行了两次撞击,但敌机仍在飞行。于是,他用螺旋桨进行撞击,但仍未成功。第四次撞击是决定性的,敌侦察机乘员组被迫跳伞逃生并被俘。基利戈瓦托夫驾驶自个受损的飞机飞回机场并成功着陆。后来,他在1944年4月10日的空战中牺牲。

在1943年5月22日进行的空战中,米哈廖夫少尉用撞击方法击落了1架敌轰炸机,后驾驶受伤的飞机返回机场着陆。1943年10月20日,已经是上尉飞行大队长的米哈廖夫又在空战中撞击下1架德军飞机。后来又进行了第三次撞击。

德军企图从西线向伏尔加河突破遭到挫折后,变更了军队部署,把坦克第4集团军从高加索方向调来,从西南方向发起进攻。8月初,这个集团军在航空兵的配合下即前出到科捷利尼科沃地区,造成了对苏军第62和第64两个集团军翼侧和后方的威胁。为了抗击突入的德军集团,苏空军第8集团军每天出动飞机达600架次,在战场上空与德军飞机展开了激烈的空战。对敌机场实施突击也是消灭敌航空兵的有效办法。仅8月9日一天,8架伊尔-2飞机对德军停有90架飞机的奥勃里夫斯卡亚机场实施的突击就击毁敌机达40架。

完成三次撞击的苏联英雄米哈廖夫。在1943年5月22日进行的空战中,米哈廖夫少尉用撞击方法击落了1架敌轰炸机,后驾驶受伤的飞机返回机场着陆。1943年10月20日,已是上尉飞行大队长的米哈廖夫又在空战中撞击下1架德军飞机。后来又进行了第三次撞击。到1944年2月,共完成104次作战飞行,在35场空战中自个击落17架,联合击落2架敌机,并于1944年7月1日获得苏联英雄称号。

图片 4

由于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战线太长,不便指挥,苏军统帅部于8月5日将其部队改编为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与东南方面军。空军第8集团军编入东南方面军,为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组建了空军第16集团军。

还有一个神奇的苏联飞行员在完成撞击后,从6000米高空坠下,居然奇迹般的大难不死。战斗发生在1942年8月13日,空军大尉科夫占驾驶的拉-5飞机在空战中撞向德国轰炸机。

在那连续作战的艰难日子里,苏军歼击机飞行员对胜利表现出了坚定的信念。8月6日,歼击航空兵第183团中队长巴拉诺夫上尉率4架雅克-1飞机在顿河渡口上空巡逻,同敌人的25架歼击机遭遇,巴拉诺夫立即指挥展开勇猛攻击。第一次攻击就准确地击落敌机1架,接着又对跟进的敌轰炸机发起攻击,击伤其中1架,并迫使其降落在苏军驻地。这时,德军战斗机正在攻击苏军强击机,巴拉诺夫闻讯立即赶来支援,在击落敌1架M-109飞机后,他的弹药消耗殆尽,但他并没有撤出战斗,而是驾机向敌机冲去,以机翼撞击敌机尾翼,自己跳伞离机。就这样,这位英勇的飞行员在几分钟内就击落敌机4架。

由于剧烈的撞击,两架飞机都在空中炸成碎片。科夫占被抛出机舱,从6000米的高度坠落在沼泽里。这反而救了他一条命。在坠地时,他左脚、左手均骨折,但他成功完成了第四次空中撞击。

8月23日,德军利用优势兵力,以巨大伤亡为代价突破苏军防线,前出至拉托什卡·雷诺克地区内的伏尔加河。德军约400架飞机当日下午对斯大林格勒实施了猛烈的密集突击。虽然苏军高射炮火猛烈射击德机第1梯队,但是德机并没有改变航向,空中强烈的响声越来越接近市区。当第1梯队德机投下爆破弹和燃烧弹后,市内开始出现大火。夜幕降临前,德航空兵对斯大林格勒出动了近2000架次,上百座建筑物被破坏,无数手无寸铁的妇女、儿童、在医院治疗的负伤军人被炸死。这是对有成千上万和平居民的城市的野蛮破坏。苏军歼击机抗击了空袭,在城市上空进行了25次空战,击落了90架法西斯飞机。

更加神奇的是,这个牛人在医院躺了十个月后,竟能再次驾驶飞机上天空战,并且又击落了6架敌机,将自己击落敌机的总数增加到28架。战后一直活到1985年8月31日去世,共获得2枚列宁勋章、1枚红旗勋章、1枚一级卫国战争勋章、1枚红星勋章和许多其它奖章。

在激烈的交战过程中,苏联飞行员时常采用德国飞行员所不敢采用的空战方法–快速迎头攻击或撞击。在空战紧要关头,如用品他方法不能击落敌机时,苏军即采用空中撞击。1942年9月8日,歼击航空兵第520团的1个歼击机编队在掩护地面部队时与10架德国轰炸机遭遇。首次出战的年轻飞行员戈莫尔科上士,大胆地闯入德机队形,一举击落1架轰炸机。后来他在攻击中弹药耗尽,自身负伤,便毅然决定进行空中撞击。他用自己飞机的螺旋桨砍断敌另1架轰炸机的尾翼,尔后跳伞离开了失去操纵的飞机。他在伞降过程中就做好了同跳伞的德国飞行员进行战斗的准备。落地后,他当场击毙1个企图抵抗的德国飞行员,俘虏了其余两个。

苏军另一名年轻飞行员拉夫里年科夫准尉有一天在伏尔加河上空巡逻时,发现两个敌轰炸机群,他毅然决定单机攻击它们。攻击前,一名显然是兄弟团掉队的飞行员在向他靠拢。”我们攻击!”拉夫里年科夫用无线电喊了一声。那名素不相识的飞行员用一阵炮火射中了1架敌机,而拉夫里年科夫则以机枪的一次短连射击落了敌带队的轰炸机。两架法西斯飞机即刻着火。在第2次攻击时,拉夫里年科夫又击中了敌1架轰炸机。就在这时,4架德国战斗机向他们飞来,拉夫里年科夫和那个他始终不知姓名的拉-5飞机飞行员,奋不顾身地投入了迎头攻击。德国飞行员被这勇敢的动作吓破了胆,不敢应战,转身逃跑了。

歼击航空兵第291团政委比诺夫在一次空战中击落敌战斗机1架,接着又以自己飞机的机翼撞下第2架战机,尔后自己安全降落。该团中尉皮亚托夫在一次空战中曾两次撞击1架敌机,敌机在受到第2次撞击后,凌空爆炸,而皮亚托夫却安全返场降落。苏联飞行员在战斗中都表现出了高超的飞行技能和战斗素养。

对”老鼠战”的空中援助

到9月中旬,德军已进抵斯大林格勒城的外围防线,在第62和第64集团军的接合部突破了防御,
占领了许多重要高地并前出到距市中心3-4公里的地方。苏军统帅部给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和东南方面军下达了下述任务:坚守城市防线,从南北两面实施反突击以削弱敌人,守住顿河右岸的登陆场并积蓄力量准备随后转入反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