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皇帝解放者佩德罗一世之女:玛丽亚二世的生平简介

米格尔一世(1806.10.26-1866.11.14),葡萄牙布拉干萨王朝君主(1828年-1834年),以复辟专制制度而著称。

玛丽亚二世(Maria II
;全名:玛丽亚·达·格洛丽亚·约安娜·卡洛塔·莱奥波尔迪娜·达·克鲁兹·弗朗西斯卡·泽维尔·德·保拉·伊西多拉·米凯拉·加布里埃拉·拉斐拉·贡扎加;Maria
da Glória Joana Carlota Leopoldina da Cruz Francisca Xavier de Paula
Isidora Micaela Gabriela Rafaela
Gonzaga;1819年4月4日-1853年11月15日)也被称为”教育者(葡萄牙语:a
Educadora;英语:the Educator)”或”好妈妈(葡萄牙语:a Boa Mãe;英语:the
Good
Mother)”。是1826年至1828年和1834年至1853年间葡萄牙和阿尔加维王国的当朝女王,布拉干萨家族的一员。她是巴西皇帝解放者佩德罗一世之女。1826年她的祖父葡萄牙王如果昂六世去世后,其父成为葡萄牙国王。在其父让位不久后被提名为王位继承人,指定其叔米格尔一世为摄政王。1828年9月前往欧洲继任王位,因其叔米格尔在封建贵族和教士支援下自封为王,遂于1829年返回巴西。1834年恢复王位。在位期间,政局动荡,拥护1822年宪法的激进派与支援1826年宪章的宪章派斗争激烈。

佩德罗一世(Pedro
I,1798年10月12日-1834年9月24日),全名佩德罗·德·阿尔坎塔拉·弗朗西斯科·安东尼奥·如果昂·卡洛斯·哈维尔·德·保拉·米格尔·拉斐尔·如果阿金·如果泽·贡扎加·帕斯卡尔·西普里亚诺·撒拉弗·德·布拉干萨-波旁(Pedro
de Alcântara Francisco António João Carlos Xavier de Paula Miguel Rafael
Joaquim José Gonzaga Pascoal Cipriano Serafim de Bragança e
Bourbon),出生于葡萄牙里斯本,巴西的第一任皇帝(1822年10月12日-1831年4月7日在任)、国父,称佩德罗一世,1826年3月10日至5月28日兼任葡萄牙国王,称佩德罗四世,1831年返回欧洲,1834年因病去世于葡萄牙。绰号”士兵国王”(O
Rei-Soldado)、”皇帝国王”(O Rei-Imperador)或”解放者”(O Libertador
)。

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1807年与王室成员一起为躲避拿破仑的攻击而迁往巴西,1821年回国。1823年,当法国军队再次进入西班牙,恢复了斐迪南七世的专制地位,葡萄牙的专制主义这大受鼓舞,米格尔在妈妈的教唆下,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解散议会,如果昂六世允诺执行一部修改过的宪法,但却任用了一批自由派分子当大臣,1824年他又发起了一场政变,但失败了,为了怕他再惹事端,如果昂六世把他打发到维也纳去留学。1826年如果昂六世噎死的时候并没有明确指定他的继承人。于是国内围绕着王位继承权的问题分成了两大派:自由主义者支援如果昂六世的长子巴西皇帝佩德罗一世继承葡萄牙王位,而专制主义者则支援次子米格尔王子。由自由主义者把持的政府甚至抢先公开宣布佩德罗继承王位,号称佩德罗四世(佩德罗三世是玛丽亚一世的丈夫),而反对者以为佩德罗不可以在身为巴西皇帝的情况下同时继承葡萄牙王位。两派争执不下,内战一触即发。

当玛丽亚的祖父葡萄牙国王如果昂六世在1826年3月去世后,葡萄牙陷入了继承危机。国王有一位男性继承人佩德罗,但是佩德罗在1822年宣布巴西独立并且成为了巴西皇帝佩德罗一世。已故的国王还有一位幼子米格尔,但是他因领导大量反对其父亲以及其父亲推行的自由主义体制的革命而被流放到奥地利。如果昂六世临死前任命他最喜爱的女儿伊莎贝尔·玛丽亚公主作为摄政王直到”合法继承人回到王国”–但是他没有具体说明他的哪位儿子是他的合法继承人,是开明的巴西皇帝佩德罗还是流亡的专制主义王子米格尔。

佩德罗一世是葡萄牙摄政王储如果昂与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四世的女儿卡洛塔·如果阿金娜(Carlota
Joaquina de Bourbon e
Bourbon)的次子,1798年10月2日生于里斯本附近的克鲁兹宫,1801年他的长兄安东尼奥·弗朗西斯科王子去世,他成为他父亲巴西亲王如果昂的继承人,被封为贝拉亲王(Príncipe
da Beira)。

1807年与王室成员一起为躲避拿破仑的攻击而迁往巴西,1821年回国。1823年,当法国军队再次进入西班牙,恢复了斐迪南七世的专制地位,葡萄牙的专制主义这大受鼓舞,米格尔在妈妈的教唆下,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解散议会,如果昂六世允诺执行一部修改过的宪法,但却任用了一批自由派分子当大臣,1824年他又发起了一场政变,但失败了,为了怕他再惹事端,如果昂六世把他打发到维也纳去留学。1826年如果昂六世噎死的时候并没有明确指定他的继承人。于是国内围绕着王位继承权的问题分成了两大派:自由主义者支援如果昂六世的长子巴西皇帝佩德罗一世继承葡萄牙王位,而专制主义者则支援次子米格尔王子。由自由主义者把持的政府甚至抢先公开宣布佩德罗继承王位,号称佩德罗四世(佩德罗三世是玛丽亚一世的丈夫),而反对者以为佩德罗不可以在身为巴西皇帝的情况下同时继承葡萄牙王位。两派争执不下,内战一触即发。a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佩德罗于1826年颁布了一部大宪章,以取代1822年宪法。这个宪章是自由主义和专制主义折衷的产物。具体内容暂且不谈,单单从产生方式来看就能看出来这个宪章有非常大的专制主义倾向。因为之前的宪法中,国王的权利是宪法赋予的,来自于宪法;而这个宪章则是国王本人制定的,法律成为了国王的恩赐。这不可以不说是一次大的倒退。不过怎么说也比倒退到君主专制制度要好一些。

大多数人以为佩德罗是合法继承人,但是巴西不愿意因他而使巴西的王位与葡萄牙再度联合在一起。清楚意识到此事的他弟弟的支持者准备带米格尔回国并让他继承王位。在双方同意的基础下,佩德罗做了一个更合适的选择,他愿意放弃葡萄牙的王位并支援他的长女玛丽亚·达·格洛丽亚登基(玛丽亚当时只有七岁),并让她嫁给她的叔叔米格尔,而米格尔也应作为实施自由宪法的摄政王直到他的侄女成年。

1807年11月27日,佩德罗九岁时,拿破仑的军队入侵并占领了葡萄牙,废黜了王储如果昂摄政王的职务。葡萄牙王室集体逃亡巴西并定居在里约热内卢。里约热内卢成为葡萄牙殖民帝国的实际首都。

除了宪章之外,为了不让巴西皇位和葡萄牙王位产生冲突,佩德罗还想出来一套解决方案。他自个还做他的巴西皇帝,葡萄牙王位让他的女儿,当时年仅七岁的玛丽亚继位为玛丽亚二世;玛丽亚嫁给他的亲叔叔米格尔王子,后者则在玛丽亚未成年的时候做摄政王。女王成年之后双方在大宪章的框架下共同治理葡萄牙。1828年,应哥哥佩德罗的要求,米格尔结束了流亡生活,回到了葡萄牙。掌握大权之后,他立刻和亲兄弟翻了脸,拒绝接受大宪章,并依照古制,召开由教士、贵族和平民参加的三级会议,自封为葡萄牙国王。君主专制制度终于复辟了。他得到美国,俄国,西班牙和教廷的承认,自由主义者自然不买他的账。于是酝酿已久的内战于1829年爆发。自由主义者以波尔图为中心,专制主义者以里斯本为中心,使内战呈现出南北对抗的态势。开始的时候双方互有胜负,势均力敌。

米格尔假装接受这个建议,但是当他到达葡萄牙时他废黜了玛丽亚自立为王,并在这个过程中废除了自由宪法。在他的恐怖执政期间,玛丽亚前往非常多欧洲宫廷旅游,包括她的外祖父在维也纳的宫廷,以及伦敦和巴黎。

1814年,拿破仑投降,如果昂准备回到葡萄牙时得到拿破仑逃出厄尔巴岛的讯息又回到巴西。

1830年,法国爆发了七月革命。巴黎民众在”打倒波旁,自由万岁”的呼喊声中推翻了拿破仑流放后复辟的波旁王朝,建立了君主立宪的七月王朝。这一讯息极大的鼓舞了斗争中的葡萄牙自由主义者们,也激发了远在大洋彼岸的巴西皇帝佩德罗的斗志。他将皇位让与了儿子佩德罗二世之后,前往英法去寻求支援,随后又来到亚速尔群岛,募集了一支七千五百人的军队。他带领着这支军队杀回了葡萄牙,进驻波尔图,表示支援自由主义一方,反对他的弟弟。米格尔的军队随后便将波尔图围困。僵持不下之际,另一支来自亚速尔的义军从南方的阿尔加维登陆,军锋直指里斯本。由于米格尔的精锐部队全在波尔图城下,南方基本上属于真空地带,因此义军在阿尔加维的登陆作战在专制主义阵营中引起了极大的恐慌。无奈之下米格尔只好主动撤去了波尔图之围,将精锐部队调回南方守卫首都。但是这样他便陷入了两面作战的窘境中。局面迅速倒向了自由主义一边。经过几场战斗之后,米格尔终于失败了。1834年双方签署停战协定。米格尔退位,再次踏上了流亡的道路。1866年他客死奥地利,遗体被运回国内安葬。

1831年佩德罗一世退位,他的儿子(玛丽亚的弟弟佩德罗二世)登基,并且加入了效忠玛丽亚的势力,在亚速尔群岛上发起的反对米格尔的战争,迫使他在1834年退位。于是,玛丽亚恢复了王位并且与米格尔取消了婚约。1833年2月7日,为了保护女王,第二枪骑兵兵团成立,女王的枪骑兵兵团的座右铭是”成王败寇(Morte
ou Glória)”,与女王的名字玛丽亚·达·格洛丽亚(Maria da
Glória)幸运的相似。

1815年,巴西被晋升到王国的位置,有了自个的政府机构,从葡萄牙殖民地上升到与她的宗主国同等的地位,同时还依照英国的模式,建立了葡萄牙、巴西和阿尔加维联合王国,每个王国具有对等的权利和义务。

佩德罗带领自由主义取得胜利后,他接过了摄政王的职位。他迅速恢复了大宪章的合法地位,并看着自个的女儿玛丽亚成为了女王。随后由于操劳过度,佩德罗36岁便英年早逝了。

在其父佩德罗摄政期间,司法部长,左派激进分子如果阿金·安东尼奥·德·阿吉亚尔(Joaquim
António de
Aguiar)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解散了所有的骑士团,驱逐了耶稣会等宗教团体,并将教会的学校等地产收归公有。非洲的传教活动也被迫停止了下来。阿吉亚尔因此得到了”修士杀手”(Mata-Frades)的绰号。这些激进措施使得其实就不景气的殖民地在文化上也变成了沙漠。

1816年3月20日,佩德罗的祖母,早已因精神病无法理政的女王玛丽亚一世去世。佩德罗的父亲摄政王储如果昂成为新王如果昂六世。佩德罗成为王储,并得到巴西亲王和第18任布拉干萨公爵的头衔。不久佩德罗自称葡萄牙、巴西和阿尔加维联合王国王室亲王(Príncipe
Real do Reino Unido de Portugal, Brasil e Algarves)。

玛丽亚二世亲政之后,面对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凋敝的海外殖民地,她和她的政府必须采取措施重振昔日帝国的辉煌。萨·达·班代拉侯爵(Marques
de Sá da
Bandeira)在这种背景之下出任了首相。一上台便提出了诸多的改革方案:在海外殖民地逐步废除奴隶制度;鼓励棉花、咖啡和甘蔗的种植,并对积极响应的农民和农场主给予奖励;重新在殖民者之间分配土地,避免土地的过分集中;设立海外传教学校,为振兴一度中断的海外传教事业培养人才–当然,这个学校不再隶属耶稣会,而是直属政府。科斯塔·卡布拉尔(Costa
Cabral)继任首相后继续进行改革,只不过他的措施都集中在教育领域:继续推广小学基础教育,并在每个省城都设立了正规的中学;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在里斯本和波尔图均建立了外科医学学校(Escola
Médico-Cirúrgica),并成立了波尔图理工学院(a Academia Politécnica do
Porto)和农学院(o Instituto
Agrícola),还有新的陆军学校;葡萄牙第一批师范学校也是在这个时期陆续成立的。在这样一个全社会都推崇教育的环境下,女王对他的两个儿子佩德罗五世和路易斯一世也是悉心教导,关爱有加,使得兄弟二人都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因此上她获得了”教育者”(a
Educadora)的雅号。除了教育领域的改革,首相科斯塔·卡布拉尔还大力发展建设,到处修路架桥;葡萄牙的第一条铁路也是在他担任首相内开工的。他还重新组织了邮政系统,引入了邮票制度。现行的法律制度也受到了重新整理汇编,分成三本出版印行,即行政法典、刑法典和民法典。

1817年11月5日,佩德罗王子迎娶了奥地利女大公、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二世的女儿玛利亚·利奥波丁娜(1797年1月生,同时也是佩德罗一世的表姐
),她给佩德罗生育了三子四女。

但是实际上,这段时期的葡萄牙处在一个很动荡不安的时期。在玛丽亚二世登基之后国内就存在着1822年宪法和大宪章好坏的争议。早在卡布拉尔上台前的1836年9月,在自由主义激进派的领导下,里斯本爆发了九月革命,要求废除大宪章,恢复1822年宪法的合法地位。女王和保守派见状竟然妄图用一个海外殖民地来换取英国出兵镇压起义,以保住大宪章的权威。讯息走漏之后民众群情激奋,与军警爆发了数次大规模冲突。1838年3月13日,国民警卫队(Guarda
Nacional)的一些激进警官联合罗西奥兵工厂的工人再次暴动,结果被政府军野蛮镇压了下去,革命者死伤惨重,史称”罗西奥惨案”(o
Massacre do
Rossio)。此次事件之后,双方终于互相做出了让步。在1838年4月4日,也就是女王19岁生日这一天,政府颁布了新宪法,而新宪法本来就是1822年宪法和大宪章的折衷的产物。随后,里斯本地区行政长官科斯塔·卡布拉尔进入了中央政府,一路攀升,于1839年12月被提名为首相,并获国会通过。

巴西独立

然而卡布拉尔并没有得到广大人民的拥护。一来他有独断专权的毛病,一直为政敌所诟病;二来他在任期内的赋税一直居高不下,使普通民众苦不堪言,怨声载道;三来他是个保守派,上台后就一直开倒车,1842年干脆废除了1838年宪法,重新恢复了大宪章。诸多原因加在一起,又引发了一场新的革命。1846年,卡布拉尔政府新颁布一项改革法令,规定死者今后不再安葬在教堂的墓地,而是要安葬在统一规划的公共墓地里。这项法令遭到了北方传统的天主教信徒们的一致抵制,并最终在4月爆发了”玛丽亚·达·芳特”起义。玛丽亚·达·芳特这个名字据说是因为参与起义的有许多家庭妇女。起义提出了鲜明的口号,那就是”打倒卡布拉尔”!但是由于缺乏严密的组织,起义坚持了一年就失败了。但是卡布拉尔也因此被罢免了首相。有了前车之鉴,继任的首相们不敢创新变得中规中距。

1820年8月,葡萄牙发生了自由党人的革命,成立了立宪议会。新政府的头项措施是请如果昂六世回国。如果昂六世最终决定带着几乎所有的王室成员和大臣们回国,1821年7月在里斯本登陆。离开前的4月21日在里约热内卢贸易广场宣布佩德罗王储为里约热内卢为巴西王国的摄政王。

婚姻生活

当时巴西独立运动方兴未艾,如果昂六世在离开巴西前告诫佩德罗说,如果巴西独立运动变得不可阻挡时,就应站到运动的前头,宣布独立,以保持布拉干萨王朝的实际地位。

1835年1月26日,十五岁的玛丽亚与尤金·德·博阿尔内的儿子,约瑟芬皇后的孙子,第二代洛伊希滕贝格公爵奥古斯特·德·博阿尔内结婚。然而,他在成婚仅两个月后的1835年3月28日去世。1836年1月1日,她与品行文雅,能力出众的萨克森-科堡-哥达的斐迪南王子结婚。依照葡萄牙的习惯,在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王位继承人彼得在1837年诞生时,他获得了王夫的头衔。

如果昂六世回国后,葡萄牙的第一届立宪议会企图取消如果昂六世受给巴西的各种特权,使巴西重新陷入殖民地的境地。巴西人民早已习惯有一个自个的国王和政府,这种做法进一步刺激了巴西人民要有自个的国王和政府的情绪。巴西不可以接受对其特权的取消和再次沦为殖民地。

经过不断的怀孕和分娩,医生警告玛丽亚分娩的危险几乎每年都有。尽管她的妈妈也是因多育而导致的流产后的并发症而去世,然而,她对此却不认为然,玛丽亚甚至说:”假如我死了,我也是死在我的位置上。”1853年,玛丽亚在里斯本去世,当时她正在生育她的第十一个孩子尤金王子,这个孩子也没有存活。

1821年12月,葡萄牙议会以完成政治教育为由,敦促其回国,并规定巴西各省直接受里斯本管辖。讯息传到巴西,群情激奋,独立运动更加高涨。佩德罗意识到,假如置身于独立运动之外,听任事态的发展,一旦巴西独立,不仅自个会被抛弃,而且巴西同布拉干萨王朝的关系

玛丽亚二世不仅是一位好妈妈也是一位善良的人,她总是根据她的信念试图帮助她的国家,她之后也获得了”好妈妈”的绰号。

必将最后断绝。他决心遵从父训,顺应并控制巴西独立运动,使她在不摆脱王朝和保留君主制的原则下走向独立。同时,巴西的大庄园主和大商人也害怕上演如同拉丁美洲的西属殖民地那样的共和革命,因此形势使他们和佩德罗结合起来。

当时,巴西各地兴起了要求佩德罗留在巴西的请愿运动,佩德罗因而拒绝了葡萄牙议会的命令。

1822年1月9日,里约热内卢自治委员会组织居民在王宫前请愿示威,佩德罗在接见请愿代表时宣布:”为了大家的利益和民族的幸福,我将留在巴西。”史称”费科日”(Dia
do
Fico,fico意即留下)。这样,佩德罗被推到了巴西独立运动的前头,他在1月16日建立了以如果泽·博尼法西奥·德·安德拉达(José
Bonifacio de Andrada e
Silva)为首的新政府,巴西新政府宣布拒绝执行葡萄牙议会的命令,逮捕参与亲葡阴谋分子,驱逐在巴西的葡萄牙驻军等。为使各省统一于中央,2月15日佩德罗签署法令,成立各省代表委员会,并担任这个委员会的常任主席。当时佩德罗尚未决定要使巴西同葡萄牙脱离关系,而是企图在布拉干萨王朝的卵翼下,建立一个和葡萄牙享有同等地位的国家。主张同葡萄牙决裂的巴西独立分子在5月13日发动了授予佩德罗”巴西永世捍卫者”称号的运动,促使佩德罗脱离葡萄牙。6月3日,各省代表委员会又敦促佩德罗签署了召开制宪会议的法令,制订宪法,以保证巴西走向完全独立的道路。与此同时,葡萄牙议会却彻底否决了巴西独立自主的权利,宣布各省代表委员会为非法,取消摄政王佩德罗任命大臣的决定权,对巴西的独立拥护者进行法律追究。

1822年9月7日,在巴西人民强烈要求和葡萄牙议会的压力下,刚到达圣保罗伊皮兰加河畔的佩德罗拔剑宣誓”不独立,毋宁死!”(Independência
ou Morte!),正式宣布了巴西的独立。
当天他创作了《啊祖国,啊皇帝,啊人民》的歌曲,并亲自在当晚圣保罗的爱国集会上演唱,由合唱队伴唱,这首歌成为巴西的第一首国歌。10月12日佩德罗称巴西皇帝佩德罗一世,并于12月1日举行了加冕仪式。值得一提的是,佩德罗一世登基时,没有用欧洲皇室惯用的钻石,而是用了巴西盛产的碧玺作为皇冠。据悉当时皇冠最大的是达到180克拉的蓝碧玺。

巴西统治

葡萄牙殖民者于次年被赶出巴西,直到1825年,葡萄牙才承认巴西独立。新独立的巴西很艰难。佩德罗之所以称皇帝而不是国王,一方面是强调巴西各省份的多样性,另一方面是效仿拿破仑。独立以后,他与主张实行君主立宪制的首相博尼法西奥之间的矛盾日益暴露出来。

1823年5月3日,巴西制宪会议开幕,佩德罗一世否决了提交制宪会议讨论、目的在于限制皇帝决定权的宪法草案,撤销了博尼法西奥的内阁首相职务,任命弗朗西斯科·魏地拉·巴尔博托为新首相。11月12日,他派军队包围制宪会议的会址,解散制宪议会,逮捕了非常多代表,并将博尼法西奥同他的两个兄弟驱逐出巴西。接着,佩德罗一世任命各省的省长和各地方部队的司令,把军政大权集中在自个手里,建立了君主专制的独裁政权。

1824年2月24日,巴西宪法最终出台,然而这是一部中央集权的宪法,除肯定巴西的独立和强调保护私有财产以外,突出而明确地规定国家的一切决定权都属于皇帝。佩德罗一世具有召集和解散议会以及否定它的决议的决定权,有任命国家机关各级官吏的决定权。他的法令、指示和决定均具有法律效力,还可以对外宣战、缔结和约、签订条约等。这部宪法一直沿用到1891年。

佩德罗一世还以镇压共和运动来巩固他的君主专制统治。

1823-1824年,巴西各省掀起了反对王室、贵族的宫廷政变和不承认佩德罗为皇帝的共和运动。这个运动从塞阿腊省开始,随即发展到帕拉伊巴、北里约格朗德、巴伊亚、巴拉、马腊尼昂和伯南布哥等省。

1824年7月2日,以伯南布哥为中心,联合其他各省成立了北方6省的”赤道联邦”,号召人民同佩德罗为首的君主专制作斗争,要求重新召开制宪会议。8月,佩德罗一世派科克伦上将率领海军、利马·埃·席瓦尔上校率领陆军前往镇压。9月,佩德罗一世的军队攻陷伯南布哥共和运动的中心累西腓市,随后又镇压了塞阿腊、巴伊亚的共和派,镇压了北方6省的共和运动,15名起义领导人和大批起义群众被处死。

在对外政策方面,为了取得英国的承认和支援,佩德罗一世批准了同英国签订的有关征收进口税15%的条约和限制奴隶贸易范围的协议,1826年又同英国订立友好通商航海条约。同时为换取葡萄牙政府承认巴西的独立,又承担了葡萄牙所欠英国的10万英磅的债款。结果,英国工业品统治巴西市场,英国资本控制工矿企业,英国船只有权在巴西商船上搜查奴隶,使巴西陷于依附于英国的地位。

1825-1828年,佩德罗一世发动了同阿根廷争夺乌拉圭的战争。在乌拉圭战争中,巴西消耗了1亿2千万克鲁扎多的军费,牺牲了近8000人,最终还是失败,乌拉圭脱离巴西而独立,佩德罗一世的威信也一落千丈。同时,他与情妇多米蒂拉·桑托斯(Domitila
de Castro Canto e Melo Santos)的不正当关系,也使他更加失去人心。

1826年12月11日,皇后利奥波丁娜因流产去世,舆论普遍以为佩德罗一世与多米蒂拉·桑托斯因对此负责,佩德罗一世因此在欧洲王室名声狼藉,各国王室都不愿意把自个的女儿嫁给这样一位有家庭暴力传闻的南美洲的皇帝。直到1829年10月7日,他娶了洛伊希腾贝格公爵欧仁·德·博阿尔内的女儿阿美莉为妻,有一女。

1831年4月5日,当佩德罗一世任命新一届内阁时,里约热内卢和外省非常多地方纷纷起义。次日,里约热内卢的居民和士兵汇集圣安娜广场起义,佩德罗一世被迫于4月7日让位给5岁的儿子佩德罗·德·阿尔堪塔拉,称佩德罗二世。两个星期后,佩德罗一世离开巴西返回欧洲。

佩德罗一世虽然成为巴西帝国的皇帝,但并未和葡萄牙的布拉干萨王室断绝关系。

1826年3月10日,如果昂六世去世,佩德罗一世作为如果昂六世的长子继承了葡萄牙王位,称葡萄牙和阿尔加维国王佩德罗四世。葡萄牙人以为他既然已是巴西的君主,就不应当做葡萄牙的国王。同年5月28日,他将葡萄牙王位让给自个7岁的长女玛利亚·达·格洛里亚,即玛丽亚二世,他的弟弟米格尔成为摄政王,并且娶玛丽亚二世为妻。

1831年佩德罗退位后,重新称布拉干萨公爵佩德罗一世,并出访了英国和法国。由于弟弟米格尔一世篡夺了玛丽亚二世的王位,以及米格尔对自由党人的迫害,佩德罗担当起了领导自由党人事业的重任。他来到了自由党的基地亚速尔群岛的特尔塞伊拉岛,接过政府的领导权,组成了一支数千人的远征军,于1832年7月在波尔图附近登陆。四天后,佩德罗和自由党人几乎兵不血刃地占领了波尔图。

米格尔一世组织军队,对波尔图包围了一年之久。安东尼奥·如果泽·德·苏萨率领另一支军队在阿尔加维登陆,英国雇佣军在海上击败了米格尔一世的舰队。自由党人向里斯本进军,于1833年7月24日占领里斯本。最终在1834年5月底,米格尔一世放弃王位,逃亡海外。葡萄牙宪法被恢复,玛丽亚二世重登王位。

不久后,佩德罗就患上了肺结核,于1834年9月24日在他出生的地方–克鲁兹宫去世,终年35岁。

在巴西独立150周年之际的1972年,他与妻子利奥波丁娜和阿美莉的遗体被葡萄牙交还巴西政府,安葬在伊皮兰加纪念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