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冬赛场围捕事件:维希法国的反犹暴行

格勒内勒街和内拉东路交界处,在上世纪上半叶是一个名叫「冬赛场」的自行车赛场。20世纪初期,自行车运动风靡起来,迎著这一时尚,巴黎政府于1909年建了一座能容纳17000名观众的钢结构赛场。当时,著名的「巴黎六日」自行车赛在这里举办,赛事在两战期间达到鼎盛。除此之外,这座运动场还举办拳击比赛,马术竞技,马戏表演,冰球等比赛。翻阅当时的老照片,似乎还能看到流动的人群在欢呼呐喊,他们的兴奋欢愉在阳光里闪。也许,假如没有那次震惊世界的围捕,这里留给人们的只该是激动。也许,假如没有上万犹太人在这里生不如死地哭喊,路过的人就不会在这里看到自行车轮下滚过的历史,赛马蹄下踏裂的时光,就不会被那扬起的尘埃眯了双眼。

  初夏的巴黎,披了所有的颜色。白白净净的云,咬下去软糯糯的,满街的梧桐深深浅浅绿着,枝繁叶茂,窸窣低语些什么。空气暖得发烫,阳光把塞纳河织成一匹洒了碎金的翠布,随着轻风微漾。格勒内勒河岸边,不知名的小花白一朵、粉一朵藏在草里,浮在枝上,映在眼里,舞在蜜蜂的翅膀上。我真想这么醉在这融融炫目的色彩之中了,直到看到行道尽头矗立的”1942年冬赛场围捕”事件纪念雕像,才发现色彩背后有着永远也无法填补的空白。
  格勒内勒街和内拉东路交界处,在上世纪上半叶是一个名叫”冬赛场”的自行车赛场。20世纪初期,自行车运动风靡起来,迎着这一时尚,巴黎政府于1909年建了一座能容纳17000名观众的钢结构赛场。当时,著名的”巴黎六日”自行车赛在这里举办,赛事在两战期间达到鼎盛。除此之外,这座运动场还举办拳击比赛,马术竞技,马戏表演,冰球等比赛。翻阅当时的老照片,似乎还能看到流动的人群在欢呼呐喊,他们的激动欢愉在阳光里闪。或许,如果没有那次震惊世界的围捕,这里留给人们的只该是兴奋。或许,如果没有上万犹太人在这里生不如死地哭喊,路过的人就不会在这里看到自行车轮下滚过的历史,赛马蹄下踏裂的时光,就不会被那扬起的尘埃眯了双眼。

1942年在集中营中的囚犯绘制的一张新年贺卡。

「1942年7月16日、17日冬赛场围捕」事件,一场灾难的名字,一段法国人不愿意提起的错误,一夜一天,和上万犹太人的生命,都化成眼前一个路牌,一座雕像。雕像的底座是弧形的,仿著当年自行车赛道的模样,上面有一组人,最左边一位女子抱着不大的孩子,丈夫在后面扶着她的肩膀,孩子双眼紧闭,像是睡着的模样。前面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女孩手抚著怀里婴儿的脸颊,婴儿头向下倒,手脚还没来得及找好摆放的姿势,双眼大概就已永远地闭上。后面倒著的一对夫妇,丈夫抱着妻子,妻子摸著挺起的肚里那个还未出世的孩子,眼里却看不到一点儿希望。他们身旁还倒著一个女人,手托额头,双眼低垂。所有的人,眼里都透著深深的痛苦、无助、悲伤、绝望,用如何锥心的词去形容都不过分。他们面朝铁塔的方向,一旁还流着温柔的塞纳河,却没有一个人有心欣赏。就是这群最无力最无辜的人,就是这样无数流亡在法国的犹太家庭,甚至大多数是妇女、是孩子,成了当时法国宪兵队逮捕的物件。

图片 1

1942年7月16日“冬赛场”的公交车站。这是唯一一张当天留下的新闻存档图片。

1940年6月,纳粹德国侵占巴黎,贝当政府宣布向德国投降,并将政府所在地迁至法国中部的维希,形成一个傀儡政权,与德国当局合作以换取轴心国不瓜分法国的承诺。这种合作,自然少不了大量迫害当地犹太人。当时,有非常多外籍或无国籍犹太人流亡到法国,等待法国政府的庇护,甚至他们都以为,法国是唯一可以容许犹太人生存的地方了。而维希政府却把这希望之火浇得连半点火星儿都不剩。

1942年在集中营中的囚犯绘制的一张新年贺卡

初夏的巴黎,披了所有的颜色。白白净净的云,咬下去软糯糯的,满街的梧桐深深浅浅绿着,枝繁叶茂,窸窣低语些什么。空气暖得发烫,阳光把塞纳河织成一匹洒了碎金的翠布,随着轻风微漾。格勒内勒河岸边,不知名的小花白一朵、粉一朵藏在草里,浮在枝上,映在眼里,舞在蜜蜂的翅膀上。我真想这么醉在这融融炫目的色彩之中了,直到看到行道尽头矗立的“1942年冬赛场围捕”事件纪念雕像,才发现色彩背后有着永远也无法填补的空白。

为迎合纳粹政府1942年7月提出的「春风行动」,即大规模逮捕欧洲的犹太人行动,维希政府派出法国警察和公务人员参与到逮捕犹太人的行动中来。7月16日晚,7000余名警察和宪兵拿着在法犹太人的名单,破家搜查。哭喊声,嘶叫声溢满街道,有忍受不住的人甚至直接跳楼。这场毫无征兆的围捕持续到7月17日,连孕妇或是两岁以下的孩子也没能幸免。德国军人都没能做到的残忍,法国政府做到了。整场行动,从下达命令,到整个逮捕过程,没有一名德国士兵参与。一夜一天,13152名外籍犹太人被捕并关押在冬赛场,其中4115个孩子,2916名妇女,1129位男性。最终全都分别被送往集中营,幸存下来的不到百名,所有孩子全部死亡。

图片 2

格勒内勒街和内拉东路交界处,在上世纪上半叶是一个名叫“冬赛场”的自行车赛场。20世纪初期,自行车运动风靡起来,迎着这一时尚,巴黎政府于1909年建了一座能容纳17000名观众的钢结构赛场。当时,着名的“巴黎六日”自行车赛在这里举办,赛事在两战期间达到鼎盛。除此之外,这座运动场还举办拳击比赛,马术竞技,马戏表演,冰球等比赛。翻阅当时的老照片,似乎还能看到流动的人群在欢呼呐喊,他们的激动欢愉在阳光里闪。或许,如果没有那次震惊世界的围捕,这里留给人们的只该是兴奋。或许,如果没有上万犹太人在这里生不如死地哭喊,路过的人就不会在这里看到自行车轮下滚过的历史,赛马蹄下踏裂的时光,就不会被那扬起的尘埃眯了双眼。

有幸存者记忆当时冬赛场,食物、饮水、医药匮乏,拥挤不堪,男女老幼随地大小便,丈夫能做的仅仅是用衣服为妻子略微遮挡一下;「有许多婴儿,还没到认识自个名字的年纪,有时夜里,一间房里120个婴儿全都醒来,齐声哭泣,他们叫喊哭闹,其他房间里的人都被吵醒,哭声连成一片。顽童不知末日将至,照常嬉戏打闹,尤其刺痛人心。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看到此,我不由想起以此事改编的电影《围捕》里的画面,一个叫诺诺的男孩,还没到懂事的年纪,被带到冬赛场时,还嫩声问著:自行车表演什么时候开始?身边大一点的孩子轻声地说:没有什么表演,表演的只有我们。那时,诺诺的妈咪怀了孕,却被迫害而亡,不知真相的诺诺总是要找妈咪。身边人不忍,柔声对他说:「妈咪去给你生弟弟了,她需要一些时间休养,想晓得弟弟叫什么名字吗?他叫朱利安。」诺诺听了一脸高兴,那一副纯真的等待让谁看到都会落泪。而被送往集中营的那天,人们告诉他,你可以见到妈咪了,他竟然第一个跑去了驶向集中营的车上。

1942年7月16日“冬赛场”的公交车站。这是唯一一张当天留下的新闻存档图片。
  ”1942年7月16日、17日冬赛场围捕”事件,一场灾难的名字,一段法国人不愿意提起的错误,一夜一天,和上万犹太人的生命,都化成眼前一个路牌,一座雕像。雕像的底座是弧形的,仿着当年自行车赛道的模样,上面有一组人,最左边一位女子抱着不大的孩子,丈夫在后面扶着她的肩膀,孩子双眼紧闭,像是睡着的模样。前面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女孩手抚着怀里婴儿的脸颊,婴儿头向下倒,手脚还没来得及找好摆放的姿势,双眼可能就已永远地闭上。后面倒着的一对夫妻,丈夫抱着妻子,妻子摸着挺起的肚里那个还未出世的孩子,眼里却看不到一点儿希望。他们身旁还倒着一个女人,手托额头,双眼低垂。所有的人,眼里都透着深深的痛苦、无助、悲伤、绝望,用怎样锥心的词去形容都不过分。他们朝铁塔的方向,一旁还流着温柔的塞纳河,却没有一个人有心欣赏。就是这群最无力最无辜的人,就是这样无数流亡在法国的犹太家庭,甚至大多数是妇女、是孩子,成了当时法国宪兵队逮捕的对象。
  1940年6月,纳粹德国侵占巴黎,贝当政府宣布向德国投降,并将政府所在地迁至法国中部的维希,形成一个傀儡政权,与德国当局合作以换取轴心国不瓜分法国的承诺。这种合作,自然少不了大量迫害当地犹太人。当时,有许多外籍或无国籍犹太人流亡到法国,期待法国政府的庇护,甚至他们都认为,法国是唯一可以容许犹太人生存的地方了。而维希政府却把这希望之火浇得连半点火星儿都不剩。
  为迎合纳粹政府1942年7月提出的”春风行动”,即大规模逮捕欧洲的犹太人行动,维希政府派出法国警察和公务人员参与到逮捕犹太人的行动中来。7月16日晚,7000余名警察和宪兵拿着在法犹太人的名单,破家搜查。哭喊声,嘶叫声溢满街道,有忍受不住的人甚至直接跳楼。这场毫无征兆的围捕持续到7月17日,连孕妇或是两岁以下的孩子也没能幸免。德国军人都没能做到的残忍,法国政府做了。整场行动,从下达命令,到整个逮捕过程,没有一名德国士兵参与。一夜一天,13152名外籍犹太人被捕并关押在冬赛场,其中4115个孩子,2916名妇女,1129位男性。最终全都分别被送往集中营,幸存下来的不到百名,所有孩子全部死亡。
  有幸存者回忆当时冬赛场,食物、饮水、医药匮乏,拥挤不堪,男女老幼随地大小便,丈夫能做的仅仅是用衣服为妻子略微遮挡一下;”有很多婴儿,还没到认识自己名字的年纪,有时夜里,一间房里120个婴儿全都醒来,齐声哭泣,他们叫喊哭闹,其他房间里的人都被吵醒,哭声连成一片。顽童不知末日将至,照常嬉戏打闹,尤其刺痛人心。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看到此,我不由想起以此事改编的电影《围捕》里的画面,一个叫诺诺的男孩,还没到懂事的年纪,被带到冬赛场时,还嫩声问着:自行车表演什么时候开始?身边大一点的孩子轻声地说:没有什么表演,表演的只有我们。那时,诺诺的妈妈怀了孕,却被迫害而亡,不知真相的诺诺总是要找妈妈。身边人不忍,柔声对他说:”妈妈去给你生弟弟了,她需要一些时间休养,想知道弟弟叫什么名字吗?他叫朱利安。”诺诺听了一脸高兴,那一副纯真的期待让谁看到都会落泪。而被送往集中营的那天,人们告诉他,你可以见到妈妈了,他竟然第一个跑去了驶向集中营的车上。
  那段最黑暗时期的真相,却被法国政府隐藏了好多年,直到1995年,当时总统希拉克才公开表示”法国政府当年的做法永难弥补。”也是围捕发生60多年后,这段档案才被同意公开。后来,我在相关报道下看到法国市民的留言,”不能否认,这次惨案,我们是帮凶,这一切,已无法挽回,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忘。”当年也正是因为有像这样善良的巴黎人,才在逮捕当日冒险帮助1万多犹太人藏了起来。本来法国政府的逮捕目标是2.5万人,正是那些勇敢的巴黎市民,给可怜的犹太人中的一部分,提供了生存的可能性。
  多年后,一位名叫塞西尔的集中营幸存者撰文回忆当时的情景。当时11岁的她只记得那晚,”士兵爆裂地敲门,用枪指着我们的脑袋强迫我们离开公寓,只允许带上少许生活用品。我们走了几里路来到冬赛场,几小时后,上千犹太家庭都被逮捕到这里。在这里的几天,我没有食物,也没有水,有的只有恐惧,没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而集中营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通过各种方式寻找自己的父母,得到的回应总是一句:他们失踪了。那时,她总感到自己的幸存是种罪恶。直到现在,每年七月,她都会感到腹部不时产生的痉挛,那是那段恐怖的日子留下的后遗症。早先的日子里,她并不愿意将自己的故事公开出来,甚至都不想告诉自己的孩子,那段伤痕,她只想留在自己的心里。但是最终,她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她意识到讲出自己的故事有多么重要,意识到只有让人们知道自己的故事,她的父母,她的妹妹才能够永远地活下去。
  如今,冬赛场已在1959年被拆除,留下的只有眼前的雕像,还有不远处一个很小的”冬赛场围捕事件”纪念园,鲜花围成的六角形上有一块纪念碑简要记述着当年的事件。然而无论是雕像,还是纪念园,都很少有几个寻访者,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异常寂寥。这般的冷落,与不远处铁塔下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地方,我没有在任何旅行手册上见过,也没有在什么游记上读到过,但是我还是来了,或许是因为我愿意倾听,而他们想要诉说。
  我记得纪念碑的最后写着:”路过的人,请你记住”。以前,你可以因为不知而绕行,但一旦你知道了那里曾发生的故事,情形就不一样了。这次残酷的围捕,这战争史上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的屠杀,这些无辜的生命,都不该被遗忘。

“1942年7月16日、17日冬赛场围捕”事件,一场灾难的名字,一段法国人不愿意提起的错误,一夜一天,和上万犹太人的生命,都化成眼前一个路牌,一座雕像。雕像的底座是弧形的,仿着当年自行车赛道的模样,上面有一组人,左边一位女子抱着不大的孩子,丈夫在后面扶着她的肩膀,孩子双眼紧闭,像是睡着的模样。前面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女孩手抚着怀里婴儿的脸颊,婴儿头向下倒,手脚还没来得及找好摆放的姿势,双眼可能就已永远地闭上。后面倒着的一对夫妻,丈夫抱着妻子,妻子摸着挺起的肚里那个还未出世的孩子,眼里却看不到一点儿希望。他们身旁还倒着一个女人,手托额头,双眼低垂。所有的人,眼里都透着深深的痛苦、无助、悲伤、绝望,用怎样锥心的词去形容都不过分。他们朝铁塔的方向,一旁还流着温柔的塞纳河,却没有一个人有心欣赏。就是这群无力无辜的人,就是这样无数流亡在法国的犹太家庭,甚至大多数是妇女、是孩子,成了当时法国宪兵队逮捕的对象。

那段最黑暗时期的真相,却被法国政府隐藏了好多年,直到1995年,当时总统希拉克才公开表示「法国政府当年的做法永难弥补。」也是围捕发生60多年后,这段档案才被同意公开。后来,我在相关报道下看到法国市民的留言,「不可以否认,这壹次惨案,我们是帮凶,这一切,已无法挽回,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可以忘。」当年也正是因为有像这样善良的巴黎人,才在逮捕当日冒险帮助1万多犹太人藏了起来。其实法国政府的逮捕目标是2.5万人,正是那些勇敢的巴黎市民,给可怜的犹太人中的一部分,提供了生存的大概性。

  来源:北京晚报

1940年6月,纳粹德国侵占巴黎,贝当政府宣布向德国投降,并将政府所在地迁至法国中部的维希,形成一个傀儡政权,与德国当局合作以换取轴心国不瓜分法国的承诺。这种合作,自然少不了大量迫害当地犹太人。当时,有许多外籍或无国籍犹太人流亡到法国,期待法国政府的庇护,甚至他们都认为,法国是唯一可以容许犹太人生存的地方了。而维希政府却把这希望之火浇得连半点火星儿都不剩。

多年后,一位名叫塞西尔的集中营幸存者撰文记忆当时的情景。当时11岁的她只记得那晚,「士兵爆裂地敲门,用枪指着我们的脑袋强迫我们离开公寓,只允许带上少许生活用品。我们走了几里路来到冬赛场,几小时后,上千犹太家庭都被逮捕到这里。在这里的几天,我没有食物,也没有水,有的只有恐惧,没人晓得将会发生什么。」而集中营解放后非常长一段时间,她都通过各种方式寻找自个的父母,得到的回应总是一句:他们失踪了。那时,她总感到自个的幸存是种罪恶。直到现今,每年七月,她都会感到腹部不时产生的痉挛,那是那段恐怖的日子留下的后遗症。早先的日子里,她并不愿意将自个的故事公开出来,甚至都不想告诉自个的孩子,那段伤痕,她只想留在自个的心里。但是最终,她改变了自个的想法,她意识到讲出自个的故事有多么重要,意识到只有让人们晓得自个的故事,她的父母,她的妹妹才能够永远地活下去。

为迎合纳粹政府1942年7月提出的“春风行动”,即大规模逮捕欧洲的犹太人行动,维希政府派出法国警察和公务人员参与到逮捕犹太人的行动中来。7月16日晚,7000余名警察和宪兵拿着在法犹太人的名单,破家搜查。哭喊声,嘶叫声溢满街道,有忍受不住的人甚至直接跳楼。这场毫无征兆的围捕持续到7月17日,连孕妇或是两岁以下的孩子也没能幸免。德国军人都没能做到的残忍,法国政府做了。整场行动,从下达命令,到整个逮捕过程,没有一名德国士兵参与。一夜一天,13152名外籍犹太人被捕并关押在冬赛场,其中4115个孩子,2916名妇女,1129位男性。终全都分别被送往集中营,幸存下来的不到百名,所有孩子全部死亡。

当今,冬赛场已在1959年被拆除,留下的只有眼前的雕像,还有不远处一个非常小的「冬赛场围捕事件」纪念园,鲜花围成的六角形上有一块纪念碑简要记述著当年的事件。然而不管是雕像,还是纪念园,都非常少有几个寻访者,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不正常寂寥。这般的冷落,与不远处铁塔下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地方,我没有在任何旅行手册上见过,也没有在什么游记上读到过,但是我还是来了,也许是因为我愿意倾听,而他们想要诉说。

有幸存者回忆当时冬赛场,食物、饮水、医药匮乏,拥挤不堪,男女老幼随地大小便,丈夫能做的仅仅是用衣服为妻子略微遮挡一下;“有很多婴儿,还没到认识自己名字的年纪,有时夜里,一间房里120个婴儿全都醒来,齐声哭泣,他们叫喊哭闹,其他房间里的人都被吵醒,哭声连成一片。顽童不知末日将至,照常嬉戏打闹,尤其刺痛人心。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看到此,我不由想起以此事改编的电影《围捕》里的画面,一个叫诺诺的男孩,还没到懂事的年纪,被带到冬赛场时,还嫩声问着:自行车表演什么时候开始?身边大一点的孩子轻声地说:没有什么表演,表演的只有我们。那时,诺诺的妈妈怀了孕,却被迫害而亡,不知真相的诺诺总是要找妈妈。身边人不忍,柔声对他说:“妈妈去给你生弟弟了,她需要一些时间休养,想知道弟弟叫什么名字吗?他叫朱利安。”诺诺听了一脸高兴,那一副纯真的期待让谁看到都会落泪。而被送往集中营的那天,人们告诉他,你可以见到妈妈了,他竟然第一个跑去了驶向集中营的车上。

我记得纪念碑的最后写着:「路过的人,请你记住」。以前,你可以因为不知而绕行,但一旦你晓得了那里曾发生的故事,情形就不一样了。这壹次残酷的围捕,这战争史上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的屠杀,这些无辜的生命,都不该被遗忘。

那段黑暗时期的真相,却被法国政府隐藏了好多年,直到1995年,当时总统希拉克才公开表示“法国政府当年的做法永难弥补。”也是围捕发生60多年后,这段档案才被同意公开。后来,我在相关报道下看到法国市民的留言,“不能否认,这次惨案,我们是帮凶,这一切,已无法挽回,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忘。”当年也正是因为有像这样善良的巴黎人,才在逮捕当日冒险帮助1万多犹太人藏了起来。本来法国政府的逮捕目标是2.5万人,正是那些勇敢的巴黎市民,给可怜的犹太人中的一部分,提供了生存的可能性。

多年后,一位名叫塞西尔的集中营幸存者撰文回忆当时的情景。当时11岁的她只记得那晚,“士兵爆裂地敲门,用枪指着我们的脑袋强迫我们离开公寓,只允许带上少许生活用品。我们走了几里路来到冬赛场,几小时后,上千犹太家庭都被逮捕到这里。在这里的几天,我没有食物,也没有水,有的只有恐惧,没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而集中营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通过各种方式寻找自己的父母,得到的回应总是一句:他们失踪了。那时,她总感到自己的幸存是种罪恶。直到现在,每年七月,她都会感到腹部不时产生的痉挛,那是那段恐怖的日子留下的后遗症。早先的日子里,她并不愿意将自己的故事公开出来,甚至都不想告诉自己的孩子,那段伤痕,她只想留在自己的心里。但是终,她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她意识到讲出自己的故事有多么重要,意识到只有让人们知道自己的故事,她的父母,她的妹妹才能够永远地活下去。

如今,冬赛场已在1959年被拆除,留下的只有眼前的雕像,还有不远处一个很小的“冬赛场围捕事件”纪念园,鲜花围成的六角形上有一块纪念碑简要记述着当年的事件。然而无论是雕像,还是纪念园,都很少有几个寻访者,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异常寂寥。这般的冷落,与不远处铁塔下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地方,我没有在任何旅行手册上见过,也没有在什么游记上读到过,但是我还是来了,或许是因为我愿意倾听,而他们想要诉说。

我记得纪念碑的后写着:“路过的人,请你记住”。以前,你可以因为不知而绕行,但一旦你知道了那里曾发生的故事,情形就不一样了。这次残酷的围捕,这战争史上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的屠杀,这些无辜的生命,都不该被遗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