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战役是希意和平的延续?希腊战役的后果及

希腊战役(亦叫玛莉塔作战,德语:Unternehmen
Marita)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希腊本土及阿尔巴尼亚南部的战争,战争是由同盟国与轴心国(纳粹德国及义大利王国)之间对垒,包括克里特岛战役及数次海上战役,希腊战役被以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巴尔干战场的大爱琴海部分。

希腊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希腊本土及阿尔巴尼亚南部的战争,希腊战役被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巴尔干战场的大爱琴海部分。

1940年纳粹德国依靠闪电战席卷西欧,它的轴心国伙伴义大利也想创造一个属于自个的「战争奇蹟」。义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打算以刚刚侵占的阿尔巴尼亚为跳板,出动大军征服巴尔干小国希腊,他预计只需数周时间就能达到目的,并在雅典举行「胜利阅兵」。希腊人没有给墨索里尼「一点面子」,他们用顽强的抵抗狠狠教训了侵略者。

希腊战役一向被以为是希意战争的延续,这场战争是义大利军队从1940年10月28日攻打希腊开始,在数个星期内义大利人被驱逐出希腊及希腊军队攻占了阿尔巴尼亚南部大片领土,1941年3月,义大利的主要反攻失败,德国向其盟友出手援助,玛莉塔作战在1941年4月6日开始,大批德国军队经保加利亚入侵希腊以保障其南翼,希腊及英国联军顽强抵抗,但最终因人数及装备上的劣势而最后溃败,雅典在4月27日陷落,英联邦撤出了军队大约50,000人,
希腊的战事在伯罗奔尼撒的卡拉马塔陷落后以德国完全胜利而结束;整个战事持续24天。

希腊战役一向被认为是希意战争的延续,这场战争是意大利军队从1940年10月28日攻打希腊开始,在数个星期内意大利人被驱逐出希腊及希腊军队攻占了阿尔巴尼亚南部大片领土,1941年3月,意大利的主要反攻失败,德国向其盟友出手援助,玛莉塔作战在1941年4月6日开始,大批德国军队经保加利亚入侵希腊以保障其南翼,希腊及英国联军顽强抵抗,但最终因人数及装备上的劣势而最后溃败,雅典在4月27日陷落,英联邦撤出了军队大约50,000人,希腊的战事在伯罗奔尼撒的卡拉马塔陷落后以德国完全胜利而结束;整个战事持续24天。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希腊首相扬尼斯·梅塔克萨斯表示要保持中立,但是,希腊受到来自义大利方面越来越大的压力,1940年8月15日达到最高峰,当日义大利潜艇德菲尔诺号的鱼雷击中希腊巡洋舰埃利号,
墨索里尼因为纳粹领袖希特勒没有询问他的战争政策而感到恼怒,并希望建立其独立性,及希望通过对希腊(一个他以为非常容易战胜的国家)的战争胜利配合德国在军事上的成功。1940年10月15日,墨索里尼及其顾问决定入侵希腊,10月28日早上,义大利大使加沙斯·埃鲁纽马尔向梅塔克萨斯提交只有3个小时的最后通牒,要求容许义大利军队进入希腊国土内以占领一些战略要地,梅塔克萨斯拒绝接受最后通牒(为了纪念拒绝接受最后通牒,这一天被作为希腊的全国性节日Ohi
Day),但在他拒绝前,义大利军队已通过接壤阿尔巴尼亚的边境入侵希腊,主攻方向指向约阿尼纳市附近的班都斯山脉,初期有一些进展,意军越过卡拉斯提尔河,但非常快被击退及逐回阿尔巴尼亚。在3个星期内,希腊境内的入侵者被清除,希军乘胜追击,意军虽然易帅及大举增援,但阿尔巴尼亚南部山区仍然落入希军手中。

一些历史学家以为德国在希腊的军事行动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程有决定性的影响,它令德国推迟实施巴巴罗萨作战,另有一些学者以为没有影响,及以为英国在希腊的干预毫无胜利希望的行动,是「政治上感情用事的决定」或一个「策略上的错误」。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德国在希腊的军事行动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程有决定性的影响,它令德国推迟实施巴巴罗萨作战,另有一些学者认为没有影响,及认为英国在希腊的干预毫无胜利希望的行动,是“政治上感情用事的决定”或一个“策略上的错误”。

在经过数个星期的严寒冬天后,义大利军于1941年3月9日在整个前线发起大规模反攻,虽然意军在人数及装备上占有优势,但仍然失败,经过一个星期的战斗及付出伤亡12,000人的代价,墨索里尼决定停止攻势及在12天后离开阿尔巴尼亚。现代分析家相信义大利的失败由于墨索里尼及军事将领在作战中分配军事资源不足(只是55,000名士兵)、对秋季天气判断错误、进攻缺乏突然性及没有保加利亚人的支援,甚至在基本装备上也有问题如没有分发冬季军服,而墨索里尼拒绝接受军事工业顾问的意见,他们警告义大利没有足够力量应付全年战争直至1949年。

希腊战役的结果:

在6个月对义大利的战争中,希腊军队消除了敌人的主要力量。希腊没有自个的军工工业,军队的装备及弹药供应依赖从在北非英军从战败的义大利军手中俘获的。为了应用在阿尔巴尼亚的战事,希腊军方决定从色雷斯和东马其顿撤退,德国的进攻令希腊军队要重新驻守此区,令他们不可以在两方面同时坚强防守,希腊军方统帅部决定巩固在阿尔巴尼亚的胜利,不管德国从保加利亚的进攻对局势有什么影响。

1941年4月13日,希特勒发出元首第27号指令,说明他即将在希腊的占领政策,他最后决定在巴尔干的占领范围的元首第31号指令在6月9日发出,希腊本土被德国、意大利及保加利亚瓜分,德军占领了很多在战略上很重要的地区,主要是雅典、塞索洛尼基及中马其顿及一些在爱琴海的岛屿包括大部分克里特岛,他们亦占领弗洛里纳,意大利及保加利亚均要求这裹,同一天措拉格鲁请求投降,保加利亚军入侵色雷斯,目的是控制在西色雷斯及东马其顿的爱琴海出口,保加利亚人占领了斯垂蒙河经萨莫色雷斯岛至斯维林格勒西面的萨摩斯河的分界线,剩下的由意大利占领,意大利军在4月28日开始占领在爱奥尼亚海及爱琴海的岛屿,6月2日他们占领伯罗奔尼萨、6月8日他们占领提萨里及在6月12日占领阿提卡。

希特勒在1940年11月4日决定介入,这天是英国军队进驻克里特岛及米科诺斯岛4天后。他命令将领们筹备一个经罗马尼亚及保加利亚入侵希腊北部的攻势计划,他的计划是其彻底瓦解英国在地中海的势力之一部份。11月12日,德国国防军最高统帅部发出第18号命令,在第2年1月进攻直布罗陀及希腊。但是,1940年12月,当西班牙独裁者弗朗西斯科·佛朗哥拒绝参加进攻直布罗陀的行动后,德国重新考虑其在地中海的计划。结果,德国在欧洲南部的军事行动被限于进攻希腊,1940年12月13日,国防军最高统帅部发出第20号命令,行动代号为「马莉塔」,计划在1941年3月攻占爱琴海北部海岸,如有需要,亦计划攻占整个希腊本土。当3月27日南斯拉夫政府突然发生政变后,希特勒召集其参谋召开紧急会议,命令紧急草拟进攻南斯拉夫的军事行动,同时对进攻希腊的行动作出修改,4月6日,希腊及南斯拉夫同时遭受进攻。

希腊在被占领其间,人民面对极权统治,很多人因困苦及饥饿而死亡,占领者也因此面对困难及付出高昂代价,这导致希腊民主军的建立,他们对占领者发动游击战及建立情报网络。

英国是在1939年宣布援助希腊的,它表明坚决保持希腊或罗马尼亚的独立,「我们会动用一切力量保障希腊或罗马尼亚政府。」首批增援部队是英国皇家空军数个中队,它们在1940年11月到达。在希腊政府的准许下,英国军队在10月31日在克里特岛登陆以守卫苏达湾,令希腊政府能将第5克里特师调往本土。当1941年1月13日英国及希腊的政治及军方领袖在雅典开会时,希腊陆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帕帕戈斯将军要求英国提供9个装备充足的师及足够的空中支援,不过,由于在非洲北部战事很激烈,所以只能够立即提供少于一个师的兵力,这个提议被希腊方面拒绝,他们觉得这会促使德国进攻而希腊却得不到足够的援助,他们要求英国假如德国军队从罗马尼亚渡过多瑙河进入保加利亚立即提供援助。

1941年4月25日,乔治二世及其政府离开希腊本土到达克里特岛,该岛在5月20日受到进攻。德国人出动伞兵进行大规模空降入侵及进攻在岛上马莱迈、瑞思诺及伊拉克利翁的3个主要机场,经过7天激烈战斗及顽强抵抗,盟军指挥官认为战事已没有希望及命令从斯法克亚撤退。1941年6月1日,盟军从克里特岛的撤退完成及全岛被德军占领,在德军第7伞兵师付出惨重的伤亡后,希特勒禁止以后进行任何空降作战。克特·司徒登将军称克里特岛是德军伞兵的坟墓或这场战役是悲惨的胜利,在5月24日晚上,乔治二世及其政府从克里特岛撤退到埃及。

丘吉尔坚持其想法以建立包括南斯拉夫、希腊及土耳其的巴尔干战线及命令安东尼·艾登及约翰·迪尔与希腊政府谈判。2月22日,迪尔与希腊的领导人包括希腊国王乔治二世、首相亚历山德罗斯·科里齐斯(扬尼斯·梅塔克萨斯的继承者,梅塔克萨斯于1941年1月29日逝世)及帕帕戈斯在雅典会谈,会上决定英联邦军队增援希腊。德国军队在1941年3月1日进入罗马尼亚,德意志国防军开始开入保加利亚,同时保加利亚动员及开到接壤希腊边境,在3月2日的荣光行动中,军队及装备到达希腊,26艘军舰到达比雷埃夫斯。4月3日,在英国、南斯拉夫及希腊的军事代表团会议中,南斯拉夫答应该德军在进攻中进入其国土时封锁斯特鲁马河,在会中,帕帕戈斯着重于联合希腊及南斯拉夫对抗义大利,虽然德国进攻它们,直到4月24日,超过62,000名英联邦军队(包括英国、澳大利亚、纽西兰、巴勒斯坦及塞普勒斯)被派到希腊,组成澳大利亚第6师、纽西兰第2师及英军第1装甲旅,它们组成了’W军团’,由亨利·梅特兰·威尔逊指挥。

希腊战役的影响:

希腊战役以德国取得完全胜利而告终,英国在中东没有足够的军事资源以容许他同时在非洲北部及巴尔干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加上,如果他能在希腊抗击德国的进攻,他亦没有能力越过巴尔干进行反击,在列举德国于希腊能取得全面胜利的原因时,以下的因素有很大的作用:

德国的陆军及装备具有很大优势;

德国空军的巨大优势加上希腊没有能力向英国皇家空军提供更多飞机场;

英国远征军实力不足,原因是帝国陆军数量很少;

希腊军队的贫弱状况及缺乏现代化装备;

港口、道路及铁路设施不足;

没有联合指挥及英国、希腊和南斯拉夫军队之间缺乏合作;

南斯拉夫的抵抗过早崩溃。

当盟国战败后,有关派遣英军到希腊的决定在英国引起激烈的批评。二次大战期间的帝国总参谋长艾伦·布鲁克元帅认为在希腊的干预是一个战略上的巨大错误,因为这否定了韦维尔留下必要资源以完成征服意属利比亚或成功阻止埃尔温·隆美尔之德意志非洲军团的三月攻势,因此这延长了本来可以在1941年内取得胜利的北非战场。在1947年弗雷迪·德·金根少将要求英国政府承认在希腊所实行之政策是错误的,另一边,布鲁克则争辩,如果英国在1939年时希腊的独立受到威胁时不作任何回应,面对纳粹德国的猛烈攻势时在道德上于理不合。根据历史学家海茵茨·里克特的描述,丘吉尔尝试通过在希腊的军事行动以影响美国的政治气候,直到战败后他仍坚持自己的策略。而约翰·基谨则认为,希腊战役是旧时代的绅士战争,双方都付出名誉及勇气,希腊及盟国军队,出动了庞大的军队,正义地与敌人战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