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版歌剧《茶花女》首度在武汉琴台上演

“歌剧女皇”安吉拉·乔治乌

“五十年后,也许谁也记不起我的小说《茶花女》了,但威尔第却使它成为不朽。”这是作家小仲马对歌剧《茶花女》的评价。这部1853年首演于威尼斯凤凰剧院的歌剧,是意大利作曲家朱塞佩·威尔第最著名的作品。因为剧中大量旋律优美、脍炙人口的唱段为观众铭记,诞生两百多年来一直常演不衰,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歌剧之一。剧中的多首歌曲,如《饮酒歌》、咏叹调《啊!梦里情人》、《及时行乐》、《离开巴黎》等,已变成许多声乐家必唱曲目,受欢迎的程度可称作歌剧界中的流行金曲。

骂哭指挥、临时爽约、顶撞高层……音乐界出了名难缠的女高音,却也被赞誉为拥有当今世界“最美好的声音”,作为当红的歌剧名伶,除了一副扣人心弦的金嗓子、成熟的歌唱技巧,还在这个“看脸的时代”里拥有让人艳羡的漂亮外表,她就是享“歌剧女皇”之誉的罗马尼亚女高音歌唱家安吉拉·乔治乌。明晚,安吉拉·乔治乌将在东方艺术中心登台献演。这也是第十六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唯一一场女高音独唱音乐会。

此次来汉演出的音乐会版《茶花女》,由澳大利亚经典歌剧院管弦乐团携手女高音苏珊娜·莎士比亚、女中音埃莉诺·格林伍德、男高音贾塔诺·博恩凡特和男中音吉姆斯·佩恩等演员联袂演绎。澳大利亚经典歌剧院管弦乐团是澳大利亚国家音乐学院、悉尼交响乐团、维多利亚交响乐团等机构的音乐人才共享合作伙伴,曾多次为百老汇歌唱家音乐会伴奏。乐团擅长演奏各类歌剧曲目、百老汇音乐剧曲目以及电影金曲等。这场音乐会将由指挥家帕特里克·米勒执棒,他曾于2003年成功指挥比才的经典歌剧《卡门》,和墨尔本所有的交响乐团成功合作过。

届时,在同样来自罗马尼亚的钢琴家亚历山大·佩特洛维奇的伴奏下,“歌剧女皇”将为观众献上从巴洛克、古典、浪漫直至现代各个时期的艺术歌曲。

音乐会歌剧《茶花女》

“无所不能的姑娘”却是“无师自通”

演出: 澳大利亚经典歌剧院管弦乐团

刚度过自己49岁生日的乔治乌在歌唱事业上如鱼得水,从《茶花女》到《波希米亚人》、从《卡门》到《图兰朵》,她所塑造的舞台形象楚楚动人,被西方媒体评为“继卡拉斯之后最令人感动的女高音,‘歌剧女皇’的第一人选”。然而,罗马尼亚出生并长大的她其实没有经过名师指点、也没有在任何专业比赛中获得奖项,仅仅参加了一次电视演唱会就被科文特花园歌剧院总监卡托纳引入殿堂,并一举成名。她称自18岁起,“就决定自作主张,不再听取其他人的指导建议”,也算是“无师自通”。

地点: 琴台音乐厅

1994年,英国皇家歌剧院推出新制作的《茶花女》,由指挥大师索尔蒂爵士执棒、乔治乌出演女主角。她把薇奥列塔演绎得入木三分,连索尔蒂都被感动:“彩排期间,我已泪流满面,不得不离开一下。这个无所不能的姑娘实在太奇妙了!”英国广播公司甚至临时决定取消既定节目,对演出进行实况转播。

时间: 2016年1月9日19:30

自从1994年打响了“成名战”后,乔治乌就一直活跃在世界各地顶级的歌剧院和音乐厅。她凭借着张弛自如的发声、柔润顺畅的音质以及近乎完美的外型,征服了无数观众和媒体,被歌剧界誉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女高音”。更难能可贵的是,她的戏路宽广、技巧全面,能胜任跨度极大的角色。乔治乌所录制的唱片也广受好评、获得英国留声机奖、法国世界音乐奖、意大利最佳外国歌剧奖以及美国影评人奖等各种奖项。2001年和2010年,乔治乌两度荣获全英古典音乐奖“年度最佳女艺术家”称号。

票价: 100、160、260、360、460、560元

是“歌剧女皇”,也是“话题女皇”

犹记得乔治乌于2011年首度来沪演出前,高挑匀称的身材裹着一袭白裙轻灵地走进发布会大厅时,上海观众方才明白“世界最美女高音歌唱家”并非浪得虚名,也难怪见多识广的《纽约时报》要赞她为“全世界最美丽的女人”。老天似乎太过眷顾这位女子,在当今歌剧领域女高音歌唱家的外形和歌喉越来越趋向同等重要之时,它给了乔治乌得天独厚的条件,然而这些优势似乎也养成了她一身“傲气”,美丽外表下,乔治乌也一直是圈里个性桀骜的“话题女皇”。

感情生活方面,她的高调做派一直是舆论的聚焦点。1994年,乔治乌在与法国歌唱家罗伯托·阿兰尼亚合作演出时陷入热恋并结束了自己第一场婚姻。两年后,两人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演完日场后,经当时的纽约市长主持,在台上举行了闪电式婚礼。2012年,这对歌剧界最著名的金童玉女又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乔治乌在旧金山歌剧院唱完《托斯卡》第一幕后脸色苍白,宣布退出当晚的演出。“当时我实在唱不下去了,我觉得我的心破碎了,我已经失去了爱的感觉。那段日子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一页。”去年7月,乔治乌向外界公开家庭已破碎,并申请离婚。

生活中的戏剧性也同样浸染到乔治乌的工作。1996年出演《卡门》时导演要求乔治乌戴个亚麻色假发套,她断然拒绝并一直闹到剧院总经理处,最后以一袭斗篷尽可能地遮住假发套才平息了这场风波。回忆起当年的强硬,乔治乌得意地大笑,她坚持认为:“不畏权势坚持己见,这也是一种革命。”面对媒体指责她经常擅自取消试妆、彩排和音乐会,甚至骂哭指挥的大牌霸道作风时,乔治乌“狡辩”道:“我真有那么难合作吗?许多时候我只是想追求完美。我喜欢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不会去征求任何人的意见,一旦决定的事,我就一定会去做。当我感觉不好,进入不了角色时,我就取消演出。”

记者获悉,10月30日的音乐会上,安吉拉·乔治乌将为观众献上自巴洛克到二十世纪的精选作品,下半场罗马尼亚作曲家的作品也是乔治乌演唱的重点。届时,当女歌唱家在台上尽展乡愁之余,观众也可在台下辨一辨:到底是这个“看脸的时代”赋予乔治乌超载于她才华之外的盛誉,还是她的嗓音当真是来自“上帝的礼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