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 谈 为写《小姨多鹤》三赴日本 严歌苓其人其文 严歌苓

黑龙江方正县的「开拓团立碑事件」将「日本开拓团」这个陌生的名词拭去历史的尘埃,展现今国人面前。本来,作家严歌苓创作的长篇小说《小姨多
鹤》,就讲述了日本战败后留在东北的日本少女多鹤艰难曲折的人生经历。据悉,她为写作这部小说曾三次去日本,还专门去了曾在中国「垦荒」的村民所生活的村
子进行采访。

——严歌苓讲述日本女人在中国 侨报
知名作家严歌苓创作的长篇小说《小姨多鹤》近日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小说讲述了日本侵华战败后留在东北的日本少女多鹤艰难曲折的人生经历。严歌苓表示,多鹤的故事是她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她为写作这部小说去了日本三次,其中两次都去了曾在中国“垦荒”的村民所生活的村子。
故事:听来的故事有意思
长篇小说《小姨多鹤》讲述了日本战败后留在中国的日本少女多鹤的曲折经历。“二战”进入尾声,日本战败投降,大批之前移民到中国东北的普通日本国民选择了自杀或逃回日本。
在艰难的逃亡中,16岁的少女多鹤依靠机智和对生的本能渴望逃过了死亡,被装进麻袋,论斤卖给了东北某小火车站站长的二儿子张俭,作为传宗接代的“工具”。
张俭的哥哥据传因为抗日而被日本人杀害,张俭的老婆朱小环因日本鬼子的惊吓导致流产,从此不能生育。国仇家恨的大背景下,日本少女多鹤的介入,使得整个家庭的关系变得暧昧和怪异。
据严歌苓介绍,这个故事是她从别人那里听来的。“20多年前,一个朋友讲起他们班上有一对男孩,是双胞胎,后来人们发现他们的母亲是个日本人。这个日本女人和中国的一个男人在一起悄悄地生活了许多年,等等。当时我就觉得这是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多年后,我依然觉得它很有意思,就把它写了出来。”
创作:实地采访准备资料
对于小说中所写的日本“垦荒团”一事,很多读者感觉新鲜,不知是真是假。对此,严歌苓解释说,这段事实是真实存在的。为了创作这个故事,她进行了大量采访工作,去了日本三次,其中两次都去了曾到中国“垦荒”的村民所生活的村庄。她说:“日本占领东北时,动员许多村庄中的一半人口迁移到中国东北。当时全世界正处于由于美国经济大萧条所造成的经济低谷,缫丝业是日本的主要出口行业,这时受到了很大影响。移民中国东北是当时日本政府重振国家经济的措施之一,‘垦荒团’就这样到了东北。日本农民被政府骗了,因为他们最后发现,所谓垦荒其实就是从中国人手里把良田掠夺过去。”
严歌苓说,日本战败后,“垦荒团”失去了保护和依仗,于是就像她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大逃亡开始了”。
据严歌苓介绍,她所去的“垦荒”村庄位于日本中部。“我和那些当年被卖到中国人家做儿媳的日本老太太聊天,也查了不少有关的文字资料,发现像多鹤这样的女孩比比皆是。还有更具有戏剧性的故事,我怕它们太影视化而不愿意写。当然,我这篇小说是虚构的,和史实夹杂在一块儿,我还让故事发生在我父亲‘文革’期间劳动改造的马鞍山,那里都是东北调去的工人,所以即使虚构,也可以把细节写得比较自信。”
人物:说日语是秘密武器
有读者认为,多鹤长期和张俭一家人住在一起,而没被外人觉察,这很让人诧异。比如,多鹤16岁开始亲密接触中国人,可是多少年以后她的行为举止没有任何改变,包括走路的样子等。为了防止被发现,张家应该让她努力学习和模仿,可是,他们似乎没有这样努力过。
对此疑问,严歌苓说:“我对于那个村子里的日本老太太也很惊异。她们在中国生活了大半辈子,嫁的都是中国男人,可还是讲不好中国话。我觉得她们从骨子里是为自己的民族和文化骄傲的。从姿态到说话看,她们都是日本人,但村里人却说她们很中国化。假如没人告诉你,你只会觉得某人很怪,觉得她走路怪,说话少,可能你会想到这人有生理缺陷,精神不太正常,但你绝不会想到她是外国人,特别是多鹤这样外形跟中国人无太大差别的人,特别是在工厂区这样成分单纯的群体里。”
严歌苓还说,多鹤并没有完全被中国人的施舍、宽容所感化,悄悄说日本话是她唯一能用来跟小环、张俭争夺孩子的秘密武器,因为日本话是她和孩子的骨血纽带,是她和他们真实关系的证据,也是孩子真实身份的证据。“孩子只有保存了他们真实身份的证据才可能追根溯源,有了根源多鹤才能不失去他们。没有任何母亲不自私。多鹤最后才融入了中国,恰是她该离开的时候。”
在严歌苓眼里,多鹤开始是个求生者,为了生存她作出了最初的妥协。一旦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所有母亲都一样,孩子在哪儿,她的家就在哪儿。“在我了解的日本‘垦荒团’的女人中,有些最终也没回日本,因为她们的孩子都在中国。”
《小姨多鹤》出版后受到作家王蒙、文学评论家李敬泽等人的好评。李敬泽认为《小姨多鹤》很好看,“但是读这部小说却不止是一次消遣。我们不得不把自己放进去,把我们的记忆和情感放进去,把我们恨的能力和爱的能力放进去,我们不可能无动于衷。这样的一部小说,它会感动人、触动人。”
附:推荐语
王蒙:离奇而又平实,冷酷却是温暖,丑恶酝酿善良,憎恨变成爱恋,是事出有因还是无辜灾难?不共戴天本来就难分难解。生离死别,呼天抢地,却是娓娓道来。疯狂的历史。强暴了自自然然与普普通通。我们与你们是怎么样被劫持、被污辱与被蹂躏的?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转过来?是小说还是生活?竞如此横蛮荒谬!本来可以不这样的嘛。这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唉,严歌苓的新作《小姨多鹤》!
李敬泽:《小姨多鹤》很好看,但是读这部小说却不仅是一次消遣。我们不得不把自己放进去,把我们的记忆和情感放进去,把我们恨的能力和爱的能力放进去,我们不可能无动于衷。这样的一部小说,它会感动人、触动人,会让我们想——不是置身事外,而是设身处地地想,想的时候或许是矛盾的、困难的,但正是在这矛盾和困难之中,我们免于僵硬和干涸,我们发展出更为充沛的道德想象力。
施站军:中国式伦理文化中的“恕”与“亲”,被创作惯性遮蔽了近百年,却被这部作品艺术地激活,并赋予恤暖与柔情的光晕。《小姨多鹤》浑然地带有我们久违了的经典文品:读来多趣、精微、活泼,不失紧凑;思之开阔、雍容、庄重,甚至高深。如此意蕴丰盛迷人、襟怀爽朗阔气的长篇小说,是我们今天对汉语文学持有坚定信心的理由。
陈冲:我是一口气读完《小姨多鹤》的。我不得不说这个作品是严歌苓的又一部巅峰之作。作者对人性的深悟使她的作品总是具有极大的魔力,沉重而不失娱乐性,读来如身临其境,如亲密结识其中人物,如一气走过那一段历史——既是个人的也是民族的一段历史。
姜文:书在我这儿分好看不好看。《小姨多鹤》就是本好看的书。书中无处不见鲜活的细节。独到的人物刻画,丰富的视觉画面。由此可见作者对于生活的留意,对于他人经历的同情,以及对于我们民族经验的思考。
内容简介:
日本战败投降,十六岁的少女多鹤在死难多艰的逃亡中依靠机智和对生的本能渴望逃过了死亡,被胡子装进麻袋论斤卖给了东北某小火车站站长的二儿子张俭作为传宗接代的“工具”。张俭的老婆朱小环因日本鬼子的惊吓而不能生育。国仇家恨的大背景下,日本少女多鹤的介入,使得张家的关系变得暧昧而怪异。
新中国成立后,日本女人多鹤的身份不仅在张家成为重大的情感和伦理问题,在整个社会主义新中国的民间生活中也成了巨大的政治问题。因为多鹤是张俭欲拒还休、欲罢不能的另一个女人,是生活在朱小环身边的情敌,也是张家三个孩子的生身之母,她的身份和地位成了纠缠张家几十年的头疼事。同时,如何掩盖多鹤的日本人身份也成了张家挥之不去的梦魇。

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918后日军三肇血腥杀戮:惨无人道吃活人心 美原子弹轰炸后日本惨状
王锦思:开拓团是日对华战争牺牲品无需立碑
外交辞令?毛泽东为何多次“感谢日本侵略”
开拓团遗孤:日本移民东北没呆住是天道人心
亲历者忆日本开拓团:占中国人土地后变地主
摘要:我意识到这是日本人杀日本人!再到第二家,看到的情景一样,四口人全都死了。远处有人提着枪跑过来,我慌忙从鬼子营跑出来,不一会儿“鬼子营”就起火了,日本人集体自焚了。火光烧红了半边天,一共八十多口人,男女老幼都被枪打死然后烧没了。

严歌苓:

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1

《小姨多鹤》背后的真实

本文原载于《文史参考》2011年第17期,原肩标题为“被军国主义者抛弃的33万百姓”,正标题为“日本‘开拓团’血泪史”。

长篇小说《小姨多鹤》讲述了日本战败后留在中国的日本少女多鹤的曲折经历。二战进入尾声,日本战败投降,大批之前移民来到中国东北的普通日本国
民选择了自杀或逃回日本。在艰难的逃亡中,16岁的少女多鹤依靠机智和对生的本能期望逃过了死亡,被装进麻袋,论斤卖给了东北某小火车站站长的二儿子张
俭,作为传宗接代的「工具」。张俭的哥哥据传因为抗日而被日本人杀害,张俭的老婆朱小环因日本鬼子的惊吓导致流产,从此不可以生育。国仇家恨的大背景下,日
本少女多鹤的介入,使得整个家庭的关系变得暧昧和怪异。

日本战败后,大约有15000名日本开拓团民集结在方正县,准备撤回日本。最终有5000人回到了日本,5000人死于饥饿、疾病和寒冷,还有4500名妇女和儿童被方正人救助和收养,这些人在方正繁衍生息

据严歌苓介绍,《小姨多鹤》是基于一个真实的故事来创作的。「20多年前,一个朋友讲起他们班上有一对男孩,是双胞胎,后来人们发现他们的妈妈
是个日本人。二战结束以后,她在离开中国的时候失去了亲人,后来被土匪抢劫,又辗转被卖到了中国人家,在和中国人生活了几十年之后回到了日本。非常久以前我
就想写下来,我去了三次日本,找到了一些日本女人谈话,回来之后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写完。」

2011年8月,一则关于“黑龙江方正县为吸引日商投资花了70万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的微博在网上迅速热传。该微博称:为了GDP和政绩,黑龙江省方正县花费70万元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以求吸引日商投资,并把这一事件称之为“中国式碑剧”。先不对是否应该为日本开拓团团民立碑发表结论,我们先了解那段特殊的历史。

为了创作这个故事,严歌苓进行了大量采访工作,去了日本三次,其中两次都去了曾到中国「垦荒」的村民所生活的村庄。

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数十万日本关东军顷刻间土崩瓦解。8月10日,日军大本营向关东军发出了“防卫朝鲜、全部放弃满洲”的命令。负有保护日侨职责的关东军只顾自己向后方疯狂撤退,残忍地将大量日本侨民遗弃在东北。4天后,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那一刻,全世界人民都在振臂欢呼。一纸“日皇投降书”,把法西斯侵略者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同时,也把无辜的日本平民送上祭台。

她说:「日本占领东北时,动员非常多村庄中的一半人口迁移到中国东北。当时全世界正处于由于美国经济大萧条所造成的经济低谷,缫丝业是日本的主要
出口行业,这时受到了非常大影响。移民中国东北是当时日本政府重振国家经济的措施之一,「垦荒团」就这样来到了东北。日本农民被政府骗了,因为他们最后发
现,所谓垦荒本来就是从中国人手里把良田掠夺曾经。」严歌苓说,日本战败后,「垦荒团」失去了保护和依仗,于是就像她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大逃亡开始
了」。

1933年,日本移来首批“屯垦军”

据严歌苓介绍,她所去的「垦荒」村庄位于日本中部。「我和那些当年被卖到中国人家做儿媳的日本老太太聊天,也查了不少有关的文字资料,发现像多
鹤这样的女孩比比皆是。还有更具有戏剧性的故事,我怕它们太影视化而不愿意写。当然,我这篇小说是虚构的,和史实夹杂在一块儿,我还让故事发生在我父亲文
革期间劳动改造的马鞍山,那里都是东北调去的工人,所以纵然虚构,也可以把细节写得比较自信。」

只要看一下东北亚的地图你就会明白,日本军国主义者在占有了朝鲜半岛之后,一定会对我国东北地区垂涎三尺。

严歌苓每写一部小说,都会尽量把资料准备充足。「准备充足了,写的过程并不长。我去了两次日本腹地,又去了一次冲绳岛,因为那里有两百多个女中学生死在冲绳决战的最后时刻,其中许多是自杀的。我去那里的目的,是想更多地了解日本人的民族性,尤其是日本女人的性格。」

为了彻底占领中国东北,除派驻大批军队之外,日本政府还在本土招募了大批人员向东北移民,组成半兵半农的开拓团。所谓“开拓团”,实际上就是日本迁往中国的移民,也称“垦殖团”。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为在东北对抗俄国,创造“以主制客”的有利态势,提出必须“以移民为要务”,在10年内“向满洲移民50万”。但由于资金匮乏、经营不善以及中国方面的反对和抵制,日本的“试点移民”
宣告失败。截至1931年,日本在中国东北真正有组织有计划的移民不足千人。但这仅仅是个开始。

有读者以为,多鹤长期和张俭一家人住在一起,而没被外人觉察,这非常让人诧异。对此疑问,严歌苓说:「我对于那个村子里的日本老太太也非常惊异。她
们在中国生活了大半辈子,嫁的都是中国男人,可还是讲不好中国话。我觉得她们从骨子里是为自个的民族和文化骄傲的。从姿态到说话看,她们都是日本人,但村
里人却说她们非常中国化。如果没人告诉你,你只会觉得某人非常怪,觉得她走路怪,说话少,大概你会想到这人有生理缺陷,精神不太正常,但你绝不会想到她是外国
人,特别是多鹤这样外形跟中国人无太大差别的人,特别是在工厂区这样成分单纯的群体里。」

“九·一八事变”后,向满洲移民更是被列为日本的“国策”。1933年夏,完达山西麓平原上出现了一伙“东洋”武装,他们在当地安营扎寨并取名
“弥荣村”。这是东北沦陷后,日本移来的第一批军事化“屯垦军”。“弥荣村”
也是日本“武装移民”的第一个实验地。“弥荣村”开拓团多由退伍军人组成,他们先在日本国内的训练所接受军事、农业和其他技能训练,然后来到中国。“武装移民”除了“维持治安”,协助关东军镇压抗日武装力量外,还具有积累移民经验的试验性质。

在严歌苓眼里,多鹤开始是个求生者,为了生存她作出了最初的妥协。一旦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所有妈妈都一样,孩子在哪儿,她的家就在哪儿。「在我了解的日本「垦荒团」的女人中,有些最终也没回日本,因为她们的孩子都在中国。」

移民东北的另一个原因,是为了加强中苏边境防线,相当数量的开拓团被安置在中苏边境沿线上。后来,日本还实施了开拓青少年义勇队制度。共有八万六千多名15到18岁的青少年被以“义勇队移民”的名义,分村移民到东北的中苏边境地区。

没有枪的殖民者:「日本人吃粮、满洲人给,日满协和」

日本当局经过几次“武装移民”
后,认为“农民的大量移殖是可能的”,而且“必须从现在起就切实着手”。关东军也认为时机成熟,于是在1934年
11月26日召开“第一次移民会议”。与此同时,日本在中国东北成立“满洲拓殖株式会社”,在日本国内设立移民宣传机构“满洲移民协会”。

那么现实中的日本开拓团又是怎么来的呢?

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2

1931年,九一八事件后的第一个冬天,正沉浸在国土沦丧之痛中的佳木斯市市民,发现一个名为「佳木斯屯垦第一大队」的日本移民团体在城市中进
行武装游行。这标志著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武装移民的开始。这个团队依照军队模式,有4个中队,12个小队,配有火炮和机关枪。直接配合日军的军事行动,镇
压抗日军民。1932年到1936年,日本有9个武装移民团侵入中国东北,达3000人,分布在黑龙江各地,此外还有900名其他团体组成的自由移民,分
布在中国东北和内蒙古。

日本间谍拍摄东北义勇军

1936年日本广田弘毅内阁制定了《满洲开拓移民推进计划》,把移民作为日本的七大国策之一,计划从1936年到1956年之间向中国移民
500万,同时建设100万户的居民住宅。在同年,于伪满首都新京长春
成立了「满洲拓植株式会社」,标志著移民的进一步组织化。

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3

总体数量来讲,1938-1942年之间有20万青壮年农民移居中国,在期间的1936年,又输送了2万人的完整家庭。到战争结束时,在东北和内蒙古可能有34万开拓团民。

日军占领东北时的宣传画

开拓的一般形式,首先以「匪情恶化」为理由,将中国当地农民已开垦好的土地指定为「无人地带」,然后将当地农民驱赶到所谓的「集团部落」中,
然后伪满政府以极为低廉的价格购买那些原来属于中国农民的土地给开拓团使用。据《梦碎满洲—日本开拓团覆灭前后》一书记载,日本地方官员濑岛幸三郎记忆:
「所买之地全都是以惊人的便宜价格收买的,就连我本人都甚感惊讶。」

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4

许多时候「收买」变成赤裸裸的明抢。比如哈尔滨的日本特工过去雇用500名土匪,扫荡在海伦附近的4个乡村,腾出地方来给650名日本移民。日本第10师团的士兵曾在中国农民家里翻箱倒柜,用刺刀迫使他们交出地契。

老外拍伪满时东北罕见照

日方资料承认,以这些形式强制掠夺的土地超过2000万亩。

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5

满洲开拓团生产效率低下是不争的事实,他们几乎没有使用多少机械,全靠人力和畜力。由于许多人对当地实情不了解,依然沿用日本的耕作经验,导致
庄稼歉收,只有那些愿意虚心和中国、朝鲜农民学习的人,收获才有提高。比如在方正县吉兴村本野时兴一家,因为不懂在东北种粮的技巧导致颗粒无收,但是全家
依旧可以以发的大米吃饱。妈妈给孩子们解释是「日本人吃粮、满洲人给,日满协和」。实际上在所谓「王道乐土」的「满洲国」,中国人吃大米都是经济犯罪。日
本开拓团正是靠这种掠夺才能够支援下去。

日本开拓团移民入侵东北

战争的「弃儿」

1945年,苏联对日宣战,红军攻入东北,关东军非常快瓦解,随即日本宣告投降。当时在中国大陆的日本平民及军属总数有近百万,但散落在东北乡野
之中的开拓团民命运最为悲惨。由于军国主义的裹挟,和担心中国人的报复,部分人选择了集体自杀,比如在被称为「鬼子营」的方正县赵炮屯开拓团,团民集体自
焚。

团民巖崎一家所在的开拓团逃难时,日军要求扔掉小孩,被妈妈们集体抵制后,所有妈妈和自个的孩子们在一起被日军用手榴弹炸死。巖崎一家6口,这
一年死去5口人,巖崎本人幸得不死,被中国人救助。在靠山屯开拓团,团民羽贺君枝记忆团长因为于心不忍80岁老母继续在逃难中受苦,下跪请求同行的日本士兵
将自个妈妈开枪打死。日本《满洲开拓史》记载,类似子女杀双亲,父母杀子女的惨剧,在开拓团民南下逃难过程中频频发生。

而更多的人则是成群结队、扶老携幼,携带家中仅有的一点钱财和粮食逃往哈尔滨等大城市,希望在那里找到回日本的路。由于苏联红军炸毁了松花江航
道上的船只,日本侨民只能沿陆路前往一些大城市。苏联红军禁止日本开拓团民进入城市,而让他们聚集于郊外原野。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发放了一些最基本的
粮食,但是由于冻饿交加,疫病流行和长时间处于荒野之中,开拓团民大量死亡,其中在方正县附近尤为严重。

由于开拓团中的成年男子全部应征入伍,而苏联红军在战后又将所有日军俘虏和平民中的青壮年和技术人员押往西伯利亚做苦役最终有34万人死于那里
,所以战败后流连于东北荒野的开拓团民大多是老弱妇孺。

由于无法回到日本,开拓团民陆续被中国人收留,有些人嫁给了中国人,有些成了养子养女。他们中的许多人最终取得了中国国籍,和普通的中国人一
起,经历了解放战争、新中国建立、工业建设、政治运动和改革开放。从1950年代开始,一部分滞留的开拓团民开始返回日本。1970年代中日关系正常化以
后,这个速度加快,更多的人返回日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