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凑川合战,一天两帝南北京

凑川为日本古地名,即现在神户。建武政权时足利尊氏迎战新田义贞和楠木正成的战役,因战于凑川故名凑川之战。

楠木一脉源出以橘诸兄为始祖的橘氏,出生于河内国石川郡赤坂村。他的家世居河内国赤坂村。父辈时,其家已与河内、和泉、摄津等地土豪联姻,并结成新型小武士团,打击庄园,抵制北条氏统治,故被地方守护称作“恶党”。

建武三年二月,足利尊氏被朝廷的北畠显家、新田义贞、楠木正成合力击败,仓皇逃亡九州筑前。

建武政权时足利尊氏迎战新田义贞、楠木正成的战役。1335年10月,足利尊氏再次举兵反叛新政。1336年5月,尊氏自九州率军攻京都,后醍醐天皇派新田义贞,楠木正成率兵迎战。尊氏之弟直义与楠木军队在摄津的凑川遭遇,激战。结果楠木军败北,正成自刃。在兵库登陆的新田义贞与足利尊氏,足利直义大军在生田地方决战,失败而逃。尊氏乘势攻克京都,立光明天皇,建立室町幕府。

根据江户时代学者赖山阳在日本外史的推测,楠木正成在永仁二年出生,但未有确实支持。早年的生活记载甚少。

说起来日本历史上创设幕府的三位元勋,镰仓幕府之源赖朝、室町幕府之足利尊氏以及德川幕府之德川家康,足利大概可以排到人气最低一栏的,其原因自然是室町幕府后来种种不堪的表现。但是就成就伟业的艰苦卓绝而言,三人当中只有足利尊氏可以说是最为艰辛,大起大落,不止一次输光全部筹码,差点扫地出局。所以最终能够笑傲朝堂,只能怪他的对手建武朝廷实在是太不济事了。

事件起因

楠木正成,日本南北朝时代武将。1192年镰仓幕府成立,幕府将军掌权,天皇成为傀儡。后鸟羽天皇以后的历代天皇继承其志,伺机倒幕。

足利尊氏转进的时候,不但其关东镰仓的根基丢得一干二净,连身边追随的幕府将士也只有区区五百人。又是西逃到全然陌生的西国九州,苟延残喘,恰似风中残烛。只消建武朝廷尾追过去用力踹上一脚,足利的幕府势必烟消云散,再不能有什么作为了。

日本后醍醐天皇建武三年1月,足利尊氏及弟足利直义从京都败走,翌月逃至九州,4月时在博多重新集结大军分海陆二路向京都进兵。尊氏率领海路并与细川氏统率的四国地区兵力在海上会合,直义则率领陆路,一同进逼京畿。

1324年,一向企图打倒幕府、恢复天皇统治的后醍醐天皇召美浓国豪强土歧赖兼,多治见国长等人,抵京都共商起兵倒幕,事泄。镰仓幕府六波罗探题派兵突然查抄土歧,多治见住所,以煽动推翻幕府罪逼迫二人自杀。随后又逮捕日野俊基等人,并流放日野资朝至佐渡。,但讨伐北条幕府的秘密活动没有中断过。

然而建武的朝官武将们,得意于一时的侥幸取胜,勾连美女醇酒的温柔乡,白白放过了这大好的时机。等到新田义贞回过神来,开始追击讨伐,又被播磨的赤松则村死死咬住,不得寸进,这才给了足利尊氏一些些回旋的余地。

澳门新葡2229网站,事件经过

澳门新葡2229网站 1

足利一行五百人远遁至长门赤间关,眼见已摆脱了建武朝廷的追击,尊氏长吁一口气,一首“雄关漫道…”才吟了半句,忽然发觉大队武士蜂拥而来。正暗自惊疑,却原来是西国的少贰赖尚率兵前来投奔。到筑前时,又有宗像政弼参阵相助。连番有生力军加入,足利营中器械铠马堆积如山,全军气象一新,士气振奋。

楠木正成见足利军势庞大,京都现有兵力并不足以对抗,便建议后醍醐天皇放弃京都移驾他处暂避军势,他也可回自个河内、和泉二处领地招募兵力来对抗足利大军。但朝中大臣仍沉溺在年初收复京都的胜利中,以为足利军不可怕,托言官军有神灵庇护必能战胜敌人,反对迁都要求迎战,后醍醐天皇听信谗言强令楠木正成与新田义贞二人出战。

1331年4月,后醍醐天皇再度暗中策划倒幕,事泄,日野俊基被杀。8月,后醍醐天皇宣布“移驾”,携带象征皇位的三神器和亲随逃往笠置山,分派近臣到近畿诸国号召武家勤王,得到各地不满北条不公的武家的支持,有着浓厚勤王思想的楠木正成率兵出战。

九州这边拥戴建武朝廷的代表人物是菊池武敏。元弘年间朝廷讨幕的诏书传到九州,少贰、大友、菊池三家相约起兵,结果少贰、大友临机退缩,菊池武时激愤之下独自扬旗,惨遭北条镇压。倒幕成功,楠木正成上书请封菊池为功臣第一。后醍醐允其所奏,赏菊池为肥后守,统领肥后一国,此后九州菊池便成为朝廷的铁杆支持者。

楠木与新田二人无奈率兵出击,缺乏水师的楠木‧新田军在陆上布阵迎击足利军,新田军在凑川布阵,楠木军则在凑川以西的西野宿布阵,而楠木军兵力仅数百人左右。战役之初,足利海路东进军细川定禅在凑川附近的生田森林登陆,此时新田义贞感到自个后路有被截断之虞连忙退兵,独留楠木正成迎战足利直义的数万足利陆路军。楠木正成虽兵力居于劣势,仍旧奋战毕竟,但寡不敌众兵败凑川。

元弘元年9月3日,正成到笠置山行官参见天皇,翌日奉护良亲王等返回赤坂,准备迎驾。不料,北条大将金泽贞冬不久就攻陷了笠置山,天皇等人被捕。接着幕府军分四路(一路是大佛贞直,二路是金泽贞冬,三路是武田信武、四路是足利高氏)攻打赤坂。赤坂城南面靠山,东南是断崖峭壁,只有北面一条通道,地势险要。虽然正成只有数百兵力,但士气高涨,占据地利,又屡出奇策,使幕府军的进攻迟滞不前。但幕军设法切断了城中粮道,终于攻下赤坂城,护良亲王、四条卿、正成等分别潜逃。护良亲王逃往大和的十津川。正成逃往金刚山,秘密往来于河内、纪伊、和泉之间招兵买马,图谋再起。

足利的幕府军与军势过万的菊池军大战于多多良滨。足利直义与菊池武敏鏖战良久,相持不下。尊氏等到两军疲敝,率领后备直迫菊池本阵,菊池武敏大败而归。九州西海的西国武士望风而降,悉数归附幕府。

事件结果

元弘二年,3月,北条高时与持明院派系的公家大臣拥立光严天皇,废后醍醐天皇为上皇,流放到隐岐海岛,尊良亲王被流放到土佐,尊澄亲王被流放到赞岐,同年6月,护良亲王在伊势熊野策划倒幕。同年秋,楠木正成再次举兵,一举夺回赤坂城。此时各国勤王军奋起,护良在吉野,赤松圆心在播磨,河野一族的得能、土居在伊予分别举兵。

足利尊氏在太宰府迁延一个月,手下有说趁势急破京都,也有说等待秋熟马肥方为稳妥,计议不定。这时固守播磨白旗城的赤松则村派其子赤松则祐来请援求救:你可是在九州花好月好,我这边跟新田义贞无日不战,快顶不住了。再不来拉兄弟一把,白旗城可就真要亮白旗了。足利尊氏这才下定决心点齐人马兵发京畿。

足利直义遣使招降楠木正成,但被拒绝。楠木正成见大势已去又不愿投降,便对其弟楠木正季说:”我愿七生转世报效国家。”与正季对刺自杀殉国。后醍醐天皇逃至吉野,形成南北朝对立局面

闰二月,后醍醐天皇在武家协助下逃出隐岐,九州地方的菊池武时、阿苏惟时,奥羽地方的结城氏也举兵反对北条氏,勤王声势大涨。楠木正成夺回赤坂城以后,回到金刚山,营造千剑破城,以它为根据地与北条氏对峙。后来幕军攻陷赤坂城,乘势攻打千剑破城,楠木军死战不退,附近武家又奉护良之命切断幕军的粮道,幕军不得不退却,千剑破城解围。

出发的时候,足利尊氏想着自己屡次与后醍醐天皇相争,背负朝敌污名,屡战屡败,于是动了心思念起了持明院统的废帝光严天皇。之前后醍醐御谋反的时候,镰仓幕府废了后醍醐的帝位,拥立持明院统的光严天皇。等到镰仓灭亡建武重光,光严自然灰溜溜地倒台退位,只是心中以为后醍醐拥兵作乱,很有一点不服气。

历史影响

澳门新葡2229网站 2

如今足利尊氏特地派人来抱光严的大腿,双方利益一致目的相投,简直是一拍即合。光严特特颁下院宣来,令足利尊氏扫荡奸逆,光复朝堂。足利尊氏有此院宣,便算是洗脱了朝敌的污名,正儿八经成为朝廷柱石,赶紧赶制了持明院统的御锦旗到处张挂。四面八方西国南海的各处武士越发眼热,纷纷跑来投效,足利幕府的军势像胡吃海塞饕餮客的肚子一样日见膨胀起来。

楠木正成死前遗言”七生报国”后来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神风特攻队的精神训令,特攻队员头上绑着写有”七生报国”的头巾,驾驶飞机执行自杀任务。

元弘三年,4月,奉北条之命讨伐乱党的源氏统领足利高氏一族临阵倒戈,归顺天皇。5月8日,足利高氏、赤松则村、千种忠显等攻下六波罗,收复京都。同月,新田义贞兵分三路围攻镰仓,足利的亲家、幕府执权·赤桥守时拒绝归顺足利、新田联军,力战而死;26日,北条高时及幕府要臣多数自杀,镰仓幕府灭亡。6月5日,后醍醐天皇还都,废光严天皇,施行新政,建武中兴开始。

建武三年四月,夸说雄师百万实则五万出头的足利大军逼近摄津国的凑川。

后醍醐天皇回京都以后便实行公家一统的理想政治。第一废除关白,亲自处理国政;第二确认后伏见、花园上皇的持明院统辖的领地及各大寺院神社的领地;第三是论功行赏;第四是恢复总揽中央政务的记录所及新设杂诉决断所。

五月二十五日,凑川大战鸣锣开战。

关于论功行赏,由特设的“恩赏方”具体施行。楠木正成从后醍醐天皇亡命笠置山到完成复辟,始终忠心耿耿紧跟天皇,为扩大勤王军而费尽心机,立下大功。但正成极其谦让,将功劳让给菊池武时。他说:“元弘忠烈者,劳功之辈虽多,何存身命者也。独依救诧坠一命者,武时人道也,忠厚尤为第一。”

凑川当面列阵的是匆匆自播磨撤退下来的两万五千新田军以及从京都出发前来增援的数百楠木军。

论功结果,足利高氏为首功,官居从四位,赐名尊氏。楠木正成赐封为河内、摄律、和泉三国守护,检非违使兼左卫门少尉,官位是从五位上。有家族武士对这次恩赏表示不满,而正成毫不计较,仍然辅佐天皇,或在杂诉决断所处理事务,或保护天皇行幸京都岩清水神社,或讨伐北条氏的残党。

楠木正成先前见幕军势大,料定建武朝廷不是对手,劝说后醍醐天皇让出京都,去别处暂避。楠木自己则计划返回河内、和泉两处领地招募王军再来与足利对战。

澳门新葡2229网站 3

这种逆耳的言语不能顺遂天皇的心意,后醍醐自觉皇威赫赫,朝廷御锦旗到处,就是百万的敌军一样如同热汤沸雪,顷刻就能消亡的。我军有天照大神庇护,胜利唾手可期,怎么可能随便示弱退让。就算你楠木比陈独秀还要秀,这种右倾投降主义的错误思想就是要不得。后醍醐把楠木正成痛骂了一通,非但没有采纳他的建议,反而强令他接受新田义贞的领导,辅助新田阻击足利。

建武新政并没有取得后醍醐天皇预料中的效果,他为了保证天皇的权力,杜绝幕府统治的重现,有意偏袒公家势力,造成勤王武家大族的不满。

楠木正成长叹一口气,恰似那潼关阵前的哥舒翰与孙传庭,明知出关必败,却身不由己,全叫昏聩的天子一力断送。楠木正成不愿让手下一同赴死,只带了数百名精锐武士前往凑川。

1335年,7月14日,北条高时之子北条时行纠合残党在信浓起兵,奥州等地武家蜂拥响应,北条军势如破竹,攻入武藏等国,后醍醐天皇认为这是提高公家势力的良机,不顾足利尊氏等武家首脑的反对,命护良系大臣北畠亲房率军征讨。护良亲王认为足利心怀不满,非常危险,在京都策划兵变,企图讨伐足利尊氏,事败后被天皇逮捕,送交足利看押在镰仓。不久北条军攻陷镰仓,尊氏之弟足利直义在撤退前派人杀死护良,造成了足利与天皇之间不可弥合的裂痕,北条时行进入镰仓。

临战之时,楠木正成与其子楠木正行在樱井驿诀别,嘱托后事,吩咐儿子长成以后要继承自己的遗志,忠勤王事,为国家效力。后来楠木正行果然挽狂澜扶既倒,成长为南朝的栋梁将才。

足利尊氏对建武新政早有失望,心怀不满,镰仓危急时天皇又禁止其出兵救援,镰仓失守后尊氏再次请求授兵权出征,不果。于是他率领足利家族私兵擅自离开京都前往三河足利封地,迎战北条。随后自封征夷大将军、总追捕使,8月在相模川打败北条时行,收复镰仓。

澳门新葡2229网站 4

足利尊氏起事以后,对公家一统天下的新政心怀怨恨的武家、忠于足利的各地源氏等势力立刻集中到尊氏旗下,声势浩大。后醍醐朝廷则剥夺尊氏的官爵,调动忠于公家的武家势力如新田义贞等前往镇压,官军初胜,后在相模箱根的竹下败于足利军。

樱井驿诀别

1335年12月底,足利尊氏率领大军攻打京都,满朝震惊,公家大臣慌乱无措,各地武家纷纷投入足利帐下,唯有新田、楠木等出兵保卫京师,新田率官军主力防守正面,楠木率领大和、河内、和泉、纪伊、伊贺各国的军队扼守宇治,千种、结城、名和氏防守势田。

新田义贞缺乏水师,无法在海上迎战,只能于凑川当面布阵。然后令楠木军布阵于凑川西面的西野宿,以为屏障。足利这边大军分海陆两路同时进发,足利尊氏统率九州四国的兵力自海路进发,弟弟足利直义则率领陆路的大军自西国街道进犯。

澳门新葡2229网站 5

战事初起,足利尊氏派细川定禅在凑川附近的生田森林登陆,截断朝廷军队的后路。新田义贞唯恐全军覆没,略作抵抗便脱离战场后撤,留楠木正成断后。

足利尊氏的先锋与正成军遭遇,在宇治桥上战斗五昼夜,结果正成败退,足利尊氏长驱入京。

数百楠木党被百倍的幕府大军重重围困,激战一日终究全数战死。楠木正成留下:“我愿七生转世报效国家”的遗言,与弟弟楠木正季互刺殉国。

延元元年1月尊氏一度攻入京都,后醍醐天皇逃至督山。但此时北畠亲房的东征军及时赶回,与新田、楠木等军腹背夹攻,打退了足利军。接着正成和义贞又在摄津国兵库击败尊氏,尊氏和直义逃往九州。

楠木正成死后,由于南朝灭亡,足利的室町幕府长期将其列为朝敌。直到两百年后的正亲町天皇时代,其子孙向朝廷捐输金钱,这才洗脱朝敌污名。一直到江户时代,水户藩德川光圀编纂《大日本史》,主张南朝正统论,楠木正成成为忠臣的典范。明治维新以后,明治政府在凑川建立神社供奉殉国的楠木正成,追赠位阶至正一位,以表彰其坚贞报国,忠勤王事的品德。楠木正成被赞之以“智仁勇兼备之良将”、“忠臣义士之鬼鉴”,成为人臣的典范,被视作日本的军神。

5月,足利尊氏在九州、四国等地武家的支持下卷土重来,号称20万大军,战船7000条,分水二路直逼京都。后醍醐天皇大惊失色,立即诏楠木正成回京。

澳门新葡2229网站 6

楠木正成认为,以我方劣势抵挡敌方优势是无谋之举,应当暂时避开敌人的锐锋,让天皇转移到督山,自己回河内,把足利尊氏的大军引进京都,同时封锁淀川河口,断绝敌人粮道,阻止物资输入,使敌陷于困境,然后督山和河内二面夹攻。

凑川神社

这个计划因为显得非常没有面子,遭到坊门清忠为首的公卿大臣的反对,后醍醐天皇也不甘心在尊氏面前退让,没有采纳,而是令其出战。在这一刻,楠木正成似乎已经觉察到了自己的命运。他率军行至樱井驿,将11岁的儿子正行遣返回乡,嘱咐后事,决心拼死一战。父子两人诀别的悲痛情景令人心酸,西乡隆盛曾作诗云:殷勤遗训泪盈颜,千裁芳名在此间。花谢花开樱井驿,幽香犹逗旧南山。

朝敌也罢,军神也罢,无非是后人加注在楠木身上的迷彩。揭开层层妆饰,楠木正成作为地方新型武士团的代表,其与后醍醐天皇为代表的朝权贵戚之间的关系有着曲折的发展,从起初倒幕时的精诚合作直到建武新政时的貌合神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的死亡,固然有其自身拘泥于君臣大义的愚忠,另一方面也揭示了中下层地方武士阶级依附朝廷来争取自身权益最大化这一革命道路的破产。逐渐认识到朝权贵族的软弱与不可靠以后,地方武士阶级再次将未来的发展道路设定在了作为武士代表的幕府这一大框架之内。

新田与楠木联军在和田岬-凑川一线布防,足利尊氏制定佯动作战,令先锋细川定禅的船队插上自己从光严天皇处获得的旌旗,冒充帅船通过和田岬以后,突然向神户方向前进,新田义贞信以为真,放弃海岸阵地追击,尊氏率兵在新田和楠木之间突入,新田误认为足利主力已经登陆,认为大势已去,退到神户,尊氏的水军主力乘机在兵库登陆。

古往今来的人类社会,说穿了无非少部分人联合起来剥削压迫大多数人而已。中国有一句老话,“王与士大夫治天下”。在古代,王指的是帝王将相,士大夫指的是乡绅地主。在现代,王指的是高级官僚,士大夫指的是有产阶级。百姓黔首从来只是被欺压被蹂虐,做着996的工,拿着堪糊口的报酬,一边还梦想着“要做这天下的主人翁”。

澳门新葡2229网站 7

放在中世纪的日本,这句话本土化一下就变成“王与武士治天下”。平安以后的日本,其历史发衍的核心便是武士阶级的崛起与武士地位问题的解决。

楠木正成预料此战必败,但为了回报天皇的恩典,决心死战到底,他率领700余骑在凑川的西宿布阵,支援新田义贞。此时新田义贞率领25000骑在和田御崎布阵,迎战尊氏的主力,肋屋义助以5000人守轻岛,夫馆氏时以3000多人在灯炉堂的南滨配合,但义贞和正成两阵之间有兵库港相隔,无法互相支援。

起初,各地的武士团在朝廷看来,不过是一群乡下的土包子,如豚如犬,形同奴仆,派去做一些体面上等人不方便做的事情很是趁手,反正末了只要随意赏赐几个中下级的名号就能换来武士的感恩戴德。

1336年5月29日,正成、正季兄弟两人和足利直义在凑川对战,经过数次战斗,直义大军反而受到楠木正成孤军的迫击,直义的坐骑被箭射倒,曾一时陷于险地,最后不得不向须磨的上野方向撤退。足利尊氏亲帅吉良、石堂、上杉等6000骑前往救援。楠木军与其激战数小时,伤亡惨重。尽管如此,正成仍然不屈服,率领残兵继续抵抗。到最后身负数伤,精疲力竭,无奈跑进凑川北部一村庄的老百姓家里,检查身上受伤,竟有11处之多,部署仅剩73人,而且全部负伤,实在不能再战。

保元、平治期间,皇家内讧,叫来源平的武士打生打死,结果一场源平合战,成就了源赖朝的镰仓幕府。镰仓作为全天下武士的表率,代表的却是关东门阀的利益。到幕府末期,得宗专制,更是好似北条一家之天下。

正成向胞弟正季问道:“说来善恶的一生是按临终的一念来解脱的,九界(佛教十界中除去佛界的九个世界,即菩萨、缘觉、声闻、天上、人间、修罗、畜生、饿鬼和地狱)当中你的愿望是哪一界?”

所有武士一例平等,但北条得宗比其他武士更加平等。

“我的唯一愿望是七生同样生于人间,消灭朝廷的敌人。”正季哈哈大笑说。

久而久之,眼红眼热的地方武士自然就坐不住了。北条得宗为代表的关东门阀关心的是土地的所有权,平生志向在于保持并扩大领地,拥有众多家子、郎党,成就一方霸主。而以楠木为代表的新型地方武士团除了经营土地之外,还与日本中世纪独特的商业组织“座”相互结合,从事商品贩卖等商业活动。

“罪孽深重的你我都这样想呀!那样的话让我们一起更换生世来达到这个夙愿吧!”正成神色非常高兴地说。

楠木党所从事的商品经济与门阀武士依靠的庄园经济天然互斥,楠木到处打击庄园,对抗幕府统治,成为幕府眼中的“恶党”。等到后醍醐号召倒幕,楠木正成是最早公开响应的人物之一,这标志着新型地方武士团与朝权贵族势力的合流。

于是为了“七生报国”,兄弟两人互刺而死。接着楠木正成一族13人和部下六十人都进入客厅自尽。那天是1336年5月29日,正成42岁。

而倒幕成功以后的建武新政,后醍醐为首的贵族公卿扯掉了亲政伊始时的开明伪装,暴露了腐朽虚弱的本来面目。其重用皇子亲贵,冷落倒幕功臣,攫夺北条领地,恢复寺社势力,兴造土木宫殿,摊派捐税劳役。种种作为,意在重建旧日大封建主阶级的统治而压制新兴武士封建主阶级的利益索求。

足利尊氏对正成之死也很感动,派人将其头送到河内水分的遗族那里,葬于河内长野市观心寺。

对于建武朝廷的倒行逆施,楠木正成万难苟同,对后醍醐天皇已不报希望。凑川战前,楠木正成曾对弟弟正季说:“此战君王必败无疑”,“此次正成作为和泉、河内两国守护受命召集军队,亲族尚有难色,况国中人乎。此即天下背离君王之佐证。”

楠木正成的长子正行在父亲战死的时候是11岁,当他接到父亲之头的时候十分悲伤,要想自杀,被母亲劝阻,进行庭训,誓为父报仇。南朝兴国年间正行取名为“带刀”和“右卫门尉”,继父家业为河内守兼摄津守。

楠木正成遣散身边士卒,只带着少数侍从慨然赴死,说到底只是死于君臣大义而已。他一生追寻的天下武士生来平等之大同世界早就成了镜中花、水中月,无处寻觅。

1347年11月在摄津住吉瓜生野及天王寺打败细川显氏、山名时氏。足利尊氏接到任吉和天王寺失败的消息后,便计划消灭楠木氏的势力,派高师直、师泰兄弟带兵六万攻打河内,正行与弟正时、和田贤秀等一族到吉野参拜天皇,决一死战。次年即1348年1月2日在四条田激战,寡兵力战不胜,最后与弟正时互刺而死。

宇宙历一三三六年的五月二十五日,楠木正成的生命在四十三岁的时候终止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在那一刻,世界失去了光彩,惨淡仿佛一张过期的黑白照片。

凡人只是过眼云烟,唯有信仰才会永垂不朽。

魔术师,一去不回。

凑川战后,足利尊氏面前再无有能力当面一战之人,荣华似锦的京都古城向尊氏掀开了华丽的裙裾,敞开了热情的怀抱。

建武三年六月,足利尊氏昂藏迈步踱入京都,后醍醐天皇逃难比叡山。

八月十五日,足利尊氏奏明持明院统的光严上皇,请立光严院的同母胞弟丰仁亲王为继任。丰仁于是践祚称帝,是为光明天皇。光严院被尊奉为上皇行使院政。

十一月,走投无路的后醍醐无奈接受了足利方的议和邀约:出让皇位、三神器,返回京都幽闭思过。临行前,后醍醐默认新田义贞拥奉尊良亲王与恒良亲王前往北陆寻机开辟第二战场。

如此一来,手握三神器的光明天皇成为正统合法之天照王者,足利尊氏也可以名正言顺地以幕府名义号令海内。尊氏在京都室町的幕府制定公布了武家法律《建武式目》,天下于焉重归武家掌握。

建武三年十二月,不甘寂寞的后醍醐再度跳反,伪装成女官模样,自幽闭的花山院逃出,奔至大和南部的吉野山。后醍醐宣称交给光明天皇的三神器乃是仿制品,真品还在自己手中,并且再度手握神器践祚登基。吉野自称“南朝”,视京都为“伪朝”。京都方面则自称“京方”,视吉野为“伪朝”。京都持明院统的光明天皇使用年号“延元”,吉野大觉寺统的后醍醐天皇则继续使用“建武”年号。

一天两帝南北京的南北朝对立局面自此形成,前后持续大致五十多年。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