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臣五大老名单 丰臣五大老的结局如何

羽柴秀吉解决织田家内部问题后,控制了织田氏旧家臣的实权,有意统一日本。他想利用武力屈服德川家康,可是在小牧·长久手之战中挫败,转而采取与德川家康达成议和的外交屈服手段,先有石川数正突然投靠秀吉,再利用婚姻使家康臣服。秀吉在1587年就任关白一职。

图片 1

图片 2

在丰臣秀吉于1592年至1598年发动的文禄·庆长之役中,严重削弱了当时主要大名的军力和资金。由于德川家康得到秀吉的批准,以讨伐北条残余势力为名,获许留守名护屋城进行守备工作,没有直接参加两次战役,所以战争对他们的影响较少,因此影响力逐渐增大,只有同为五大老之一的前田利家才有可以制衡家康的实力。

庆长三年丰臣秀吉病逝伏见城,幼子丰臣秀赖继任。丰臣秀吉死前,领五大老辅佐幼子丰臣秀赖。用合议制度来抑制住德川家康的抬头,来确保丰臣家代代相传。丰臣五大老中包括内府德川家康坐拥关东250万石,大纳言前田利家在加贺拥有100万石,中纳言毛利辉元拥有安艺120万石,中纳言上杉景胜则在越后有120万石,中纳言宇喜多秀家50万石。

五大老是丰臣秀吉统治日本时期设置的一种政治制度,丰臣五大老如果有人死去,就会有新人顶上,所以,这五大老并不是固定的也不是世袭的。丰臣秀吉死后,最有权势的丰臣五大老开始四分五裂,后丰臣秀吉时代爆发了“关原之战”,战争的结局决定了日本今后的命运。

丰臣秀吉于1598年8月18日在伏见城逝世,继承人是不到六岁的丰臣秀赖,日方立即将出兵朝鲜的将兵回国。秀吉离世前要求五大老和五奉行交换状书,使他们效忠于丰臣家。另外,他提及千姬与丰臣秀赖结婚的事宜。

太阁殿下-丰臣秀吉

丰臣五大老名单

导火线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最初成员

七将袭击三成

丰臣秀吉生前安排的很完美,五大家老基本上都是自己所信赖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全是按照秀吉的想法进行。五大老一德川的影响力最大,使得丰臣家内部势力开始有派系分别。不久之后,用来制衡德川家康的前田利家过世,五奉行之一的石田三成开始对立,互相笼络势力。武勇派当中不满石田三成的七人,加藤正清,福岛正则,黑田长政,藤堂高虎,加藤嘉明,浅野幸长和细川忠兴准备前去伏见城前田宅邸暗杀石田三成,后经德川家康协调,石田三成被迫引退佐和山城,就这样离开了政治中心。

关东256万石,从二位内大臣。

1599年闰3月3日,由于丰臣秀吉死前委托之监护人前田利家病重离世,间接使家康成为最有政治影响力的人物。利家死后不久,武勇派当中不满石田三成的七人:加藤清正、福岛正则、黑田长政、藤堂高虎、加藤嘉明、浅野幸长和细川忠兴准备在伏见城前田宅邸暗杀石田三成。后由于家康的协调,使得三成躲过劫,但是被迫引退佐和山城,远离政治中心.

前田利家公

加贺104万石。正三位权大纳言。

家康暗杀事件

庆长四年,东北地区的大名户政盛向德川家康密报,上杉景胜小动作很多,可能要谋反。之后越后国的堀秀治派遣密探,经调查发现上杉景胜却有背叛之意,与此同时上杉景胜的家臣直江兼续修书惹怒德川家康。这就是著名的《直江状》,在这其中逐条批判了德川家康的行为,而且皮里阳秋,语多讥讽,旨在使故意惹怒德川家康。德川家康为了保持自己的威信,庆长五年,以首席大老的名义要求各方大名出阵会津,以悖逆谋反的罪名讨伐上杉氏。

备前57万石。从三位权中纳言。

1599年9月7日,德川家康进入大阪城。在9月9日重阳节当天,众人齐聚歌贺丰臣秀赖。同时,由于增田长盛与长束正家向德川家康告密,发现了家康暗杀计划。主谋者是前田利长,还有浅野长政、大野治长和土方雄久,各方对此事件大为紧张。。同年9月28日,德川家康出兵到大阪城。

直江状

安艺121万石。从三位权中纳言。

直江状

石田三成在获悉德川家康向上杉景胜出兵的同时,与大谷吉继,增田长盛和安国寺惠琼在佐和山城密谋讨伐德川家康。石田三成借此机会阻拦大名加入德川军,同时尽力拉拢各个大名,五奉行中的前田玄以,长束正家和增田长盛进行联合署名,在爱之川成功阻拦锅岛胜茂,长宗我部胜亲的大名前往会津。同时织田秀信也答应石田三成,就此西军确保了在美浓以西的据点。毛利辉元在七月十七日从广岛抵达大阪城,在大阪发表出兵宣言,正式向德川家康宣战,总兵力约九万五千人,史称“西军”。

筑前33万石。从三位权中纳言。

1599年11月19日,东北地方的大名户泽政盛向德川家康密报,主要内容是向德川报告上杉景胜最近的动作。之后越后国的大名堀秀治派遣了密探,经调查后向德川家康汇报「景胜有背叛之意」(上杉景胜に叛意あり),而景胜家臣直江兼续却修书惹怒家康。

石田三成

增补成员

东西分裂,大战前夕

越后120万石,于1597年小早川隆景去世后继任大老,从三位权中纳言。

庆长五年,五奉行联署书状,细数德川家康十三条大罪,推举毛利辉元为主,其他入驻大阪,号召天下诸侯汇聚毛利辉元的旗下共同讨伐德川家康。大军集结便开始进攻伏见城,集合优势兵力,攻打两千人防守的伏见城讲道理是手到擒来的。但是伏见城做为太阁殿下的居所,城墙坚固,并且在德川老将鸟居元忠的指挥下,活生生的抗住了德川军的多次进攻。七月十五日,备前大名宇喜多秀家亲率大军包围伏见城,身为甲贺水口城主的长束正家的联系下,伏见城内的甲贺众打开城门,大军像泉水一样涌入,鸟居元忠战死。

加贺83.5万石,于1599年4月27日利家去世后,接替父亲的大老职务。

伏见城

丰臣五大老的结局

此时的德川家康正在下野小山城大会诸侯,得到鸟居元忠的急报立刻准备率领大军挥师东进,但是家康决定先稳定人心,于是二十五日召开小山评定。德川家康将石田三成的行动以及大阪人质之事告诉各路诸侯,并宣称若有人想要回大阪加入三成方阵营的可尽管离去,借此收服诸位大名的人心。福岛正则,黑田长政等大名与石田三成早有嫌隙,纷纷表示愿意追随德川军共同东进,讨伐石田三成。就这样组成了以德川家康为领袖的十多万大军转头向西进发,史称“东军”。

后秀吉时代的五大老

岐阜沦陷,美浓对峙

1598年丰臣秀吉去世后,五大老事实上代表了日本的最高权力。按照秀吉临终的安排,由德川家康主持政事,前田利家则辅佐年仅5岁的丰臣秀赖,另一方面也起到制衡家康的作用。当时五大老中事实上也只有利家能与家康抗衡。其他三位之中,宇喜多秀家太年轻,毛利辉元才能平庸,上杉景胜的封地又太偏远(会津在今天日本东北地区、仙台北面、北上高地那一带),唯有利家在资历、能力和实力上都可与家康抗衡。而事实上秀吉去世后一年内日本国内还是比较稳定的,五大老决策政务,五奉行执行命令,总算解决了因为兵败朝鲜而带来的各种问题。

岐阜城城主织田秀信是西军阵营的,西军利用这个美浓支点关闭东海岛大门,石田三成借此机会直接镇压畿内和近畿的德川势力,旨在于东军在浓尾平原决战。反观东军,德川家康兵分两路,南线走东海岛,福岛正则担任先锋,自己则在后方策应,中线走东山道,由德川秀忠率领向西挺进,最后合围美浓。八月五日,西军毛利修远,吉川广家率大军一万进攻伊贺国中心城安浓津,但是受到对方的顽强防守,长时间无法得手,最后依靠高野山的木食上人居间调停,城主才开城退去。

然而这表面上的稳定随着利家的去世而迅速打破。1599年利家积劳成疾而逝,虽然利家的长子前田利长接任大老,但很明显这人根本比不上父亲。德川家康乘机“说服”利长返回加贺藩的封地,自己则进驻大坂城主持政事,五大老变成了家康一人的“舞台”。大名之间的通婚、大名石高的增加,这些秀吉明令要由五大老共同决定的事务变成家康一人说了算。此时家康已无人可制衡,这种不平衡必然威胁到其他人的利益,最终成为了诱发关原之战的一个起因。

由于西军的进攻失利导致在美浓战场上失去主动权,福岛正则回归尾张清洲,整齐兵马数万北上进入美浓。东军很快就攻破了福等地直插织田秀信的岐阜城,年轻气盛的秀信否决了笼城固守的建议,亲自率领三千余人在木曾川畔的米野地方。此处的东军部队为池田辉政,二十二日米野合战爆发。东军兵力一万八千被织田秀信的三千人马数次骚扰,但是由于双方兵力悬殊,纵使秀信勇猛无敌还是被迫撤回岐阜城。此时的竹之鼻城被福岛正则攻破,守将杉浦重盛自杀,顺势支援池田辉政。福岛部队来到之后将岐阜城围成铁桶一般,次日强行攻城,不到一天时间岐阜城沦陷,织田秀信被迫隐居。

关原之战时的五大老

织田秀信

1600年,“决定天下的战争”关原之战爆发,五大老亦各自表达立场。除毛利辉元外,其他四人在战争中表现活跃。

石田三成得知岐阜城已沦陷,随即约束各部退回大垣。就这样东西两军将美浓一分为二,战争进入休整阶段。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东西对决势在必行。

前田利长:战前爆发了所谓的“刺杀家康事件”,矛头直指前田家。在德川家的舆论“炒作”和摆出一副要征讨前田家的姿态的情况下,利长被迫让母亲芳春院去做家康的人质来表示屈服,事实上已降服家康。战争期间亦出兵支持东军,但没能赶得上关原的战事。

上杉景胜:是战争导火索“直江状”的当事人,家康开战的理由就是景胜“谋反”。但很明显“家康之意不在景胜”,“谋反”只是用来开战的一个借口而已。而且同样是地处偏远,景胜地理上远离关原主战场,又被支持东军的结城秀康、伊达政宗牵制,事实上对战事影响不大。

宇喜多秀家:是西军三个大老里表现最积极的,不愧是秀吉的养子。从战争开始就坚决支持石田三成,并一路跟着三成打仗,从伏见城一直打到在关原主战场。关原战场上是事实上的“前敌总指挥”,出兵1万7000人,是出兵最多的

毛利辉元:此公表现非常奇怪,被三成请出就任西军的总大将,然后进驻大坂城,接下来到战争结束就没离开过……据历史记载辉元是在“辅佐”秀赖,但从淀殿对这场战争决定“不干涉”来看(竟然声称“这是家臣之间的争斗,主家不便参与”),这种“辅佐”一点用都没有……另外也有记载辉元要求秀赖出阵,以便鼓舞西军的士气,但这要求同样被淀殿驳回,理由就是秀赖太小不懂事。总之,辉元在战争期间除了挂名总大将以外,还真没什么作为。

另外,毕竟毛利氏家大业大,其一门众也活跃在战场上,虽然全部在名义上加入的西军,但在事实上却几乎都在为家康效力。辉元的族弟毛利秀元就带了1万人在家康本阵之后部署,但开战之后却坐观成败,和岛津义弘一样,纯粹是来“围观”的……两个家臣中,吉川广家给家康通风报信,而小早川秀秋干脆临阵倒戈,直接导致了西军的溃败。

五大老的结局

德川家康:战争以家康的完胜而告终。战后家康的领地从256万石“飙升”至400万石,成为无可争议的王者。同一时期“天下人”丰臣秀赖的领地大幅度降至65万石,和一般的大名无异,丰臣氏政权已名存实亡。1603年德川家康就任征夷大将军,在江户开幕府——江户时代宣告到来。

前田利长:虽然是外祥大名,但由于战争期间旗帜鲜明的支持家康,因此受到奖励。其封地由83.5万石大幅扩大为119万2700石(事实上,前田利政因为参加了西军而被除封。因此利长“获得”的领地很多都是弟弟被除封的~~),成为除幕府本身“天领”之外唯一一个领地超过100万石的大名(同时也是第一大名,甚至比后来“德川御三家”的任意一家还大)

上杉景胜:虽然参加西军,但前面说过对战局影响不大。所以战后只是从会津120万降为米泽30万石。此后景胜就追随德川家,1614年大坂之战时,参与出兵,攻打以前的老上司丰臣氏。

毛利辉元:虽然是西军的总大将,但前面说的这只是个挂名,事实上无所作为。另外辉元的家臣们倒是“表现”很好,因此战后只是降为周防、长门两国共36万9000石。被没收的领地中的一部分,则被赏给了“叛徒”吉川广家。

宇喜多秀家:因为表现很积极,成为了家康的眼中钉。战后封地被没收,本人则是东躲西藏好几年。1604年被幕府发现,后由岛津义久、前田利长说情,才避免被处死。1606年被判处流放八丈岛,在那里度过余生……不过此公倒是相当长寿,一直到1655年才去世——那时候,家康的孙子、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早就去世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