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女儿恨父亲毁自己一生称宁可母亲嫁给木匠

娜迦的死给了斯大林极大的震惊: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为什么她要用自杀来惩罚我?难道是我不善于体贴?难道我没有把她当妻子去爱?难道是我没有尊重她?难道少陪她上几次剧院就那么重要?最初几天,斯大林的精神几乎崩溃。在遗体告别仪式上,他手扶棺木悲哀地沉默著,却再也没有力量去参加妻子的葬礼了。他对娜迦的嫂子说:「我也不想活下去了……」娜迦的嫂子和姐姐日夜守着他,担心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斯维特兰娜到美国后不久,就发表了《致友人二十封信》。这是一篇“纪事体檄文”,它立即在西方世界引起了轰动,令勃列日涅夫极为恼火。次年,斯维特兰娜又出了一本《仅此一年》。两本书所得的稿酬一共为500万美元。在这两本书中,斯维特兰娜把其父骂得“遍体鳞伤”,并“郑重”宣布废弃父姓斯大林娜,“正式脱离父女关系”,改用母姓“阿利卢耶娃”。

“二战”期间,斯大林的长子雅科夫在战场上被德军俘虏。当德国人得知他是斯大林之子后,用种种手段劝降,他则大义凛然,怒斥道:“我既不懂‘买’,也不懂‘卖’,消灭法西斯,才是我的本职工作!”当希特勒通过国际红十字会,向斯大林提出要用雅科夫与被苏军俘获的德军元帅鲍乌列斯交换时,这位苏军统帅不假思索,冷冷地对国际红会的使者说:“用一名士兵与一个元帅交换,这个我不干!被德军俘虏的我国士兵多着呢,我要是这样做,他们的父亲会怎么说?”多少年后,斯维特兰娜忆及此事时,痛斥其父对自己的亲骨肉“见死不救”,“毫无人性”。

第二天清晨,克里姆林宫官邸和平时一样宁静。管家瓦西里耶夫娜准备好了早餐去叫斯大林夫人。她推开门,惊呆了:娜迦躺在血泊中,手中握著一支「松牌」袖珍手枪,尸体已凉了。

15年前,我任驻格鲁吉亚大使期间,与斯维特兰娜的大侄子,即斯大林的长孙叶甫根尼?朱加什维利结识。我曾多次与他谈起过斯维特兰娜。他说:“姑姑今年70岁了,现居美国。人到古稀,其一生大概就可以定论了。姑姑历尽坎坷,究其原因,一言难尽。”当我问及他的姑姑对斯大林那些怨恨之词多少是真,多少是假时,他思索良久,才慢慢地说:“姑姑恨我的祖父,这是真的,但她那样说,也有讲给美国人听的一面。”有一次,斯维特兰娜这位大侄子,悄悄地向我道出这样一句悟语:“名人之后,往往少受名门之惠,反而多受其累,甚至是其‘害’。”

去年11月22日,斯大林唯一的女儿斯维特兰娜??斯大林娜的生命之火,经过整整85个春秋燃烧,在美国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郊悄然熄灭。6天之后,她的小女儿奥尔加,才把“拉娜·彼得斯因患肠癌去世”这一消息发到网上,我在百度网上见得,已是元月初了。打开自己的数据库,翻看这位不凡女性生命历程的一页页,那三次婚变,三次换国籍,三次改姓,宛如一个个电影镜头,在脑际模糊地闪过,“人生悲凉”这四个字,总是萦绕在心头,唏嘘之余,觉得应该写点文字,以悼念这个刚刚西去的“叛逆灵魂”。

在1917年夏季那白色恐怖的日子里,革命导师列宁就曾隐藏在娜迦的家里。

回到离开已17年的苏联,斯维特兰娜感到物是人非,与留在苏联的子女相处格格不入,形同路人。后来,她到了祖宗发祥之地─格鲁吉亚,而在此地,无亲无故的,更找不到“感觉”。最后,斯维特兰娜把自己的归宿,还是定位于“在此地并感不到多少自由”的美国,一直与小女儿奥尔加相依为命,“深藏”在威斯康星州一个名叫“绿春”的幽静之处。斯维特兰娜晚年那长达20多年的隐居及其离世,也许因为失去昔日的“使用价值”,都没有引起大众媒体的兴趣。

斯维特兰娜生于1926年2月18日。二子之后得女,这种“天赐搭配”,给20世纪大强人斯大林所带来的欢乐,不言自明。儿时的“克里姆林宫小公主”所得到的宠爱,也无需花笔墨去描述,尽管日后她诅咒其父“毁了”母亲和自己的一生,极其伤心地说:“宁愿母亲嫁给一个木匠。”

斯大林和娜迦父母的友谊本来在非常早的时候就开始了。娜迦的父亲1898年就参加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他开始是在沃罗涅仕省当农民,后来成为外高加索铁路工厂的一名工人。

澳门新葡2229网站,“二战”期间,斯大林的长子雅科夫在战场上被德军俘虏。当德国人得知他是斯大林之子后,用种种手段劝降,他则大义凛然,怒斥道:“我既不懂‘买’,也不懂‘卖’,消灭法西斯,才是我的本职工作!”当希特勒通过国际红十字会,向斯大林提出要用雅科夫与被苏军俘获的德军元帅鲍乌列斯交换时,这位苏军统帅不假思索,冷冷地对国际红会的使者说:“用一名士兵与一个元帅交换,这个我不干!被德军俘虏的我国士兵多着呢,我要是这样做,他们的父亲会怎么说?”多少年后,斯维特兰娜忆及此事时,痛斥其父对自己的亲骨肉“见死不救”,“毫无人性”。

婚变多奇异

1968年的一个秋天的夜晚,斯维特兰娜怒气冲冲地来到费查尔的家。费查尔正在家里和他的助理编辑狄蕾·兰雷尔小姐亲热。他们不理睬斯维特兰娜在户外又吵又闹,狂暴地踢门。兰雷尔小姐后来记忆说,斯维特兰娜在屋外暴跳如雷,闹了一个多钟头,她像小姑娘那样地哭,要求费查尔把她送给他的礼物还给她。是什么礼物那么重要呢?原来竟是一个旅行钟和两支装饰用的烛台。因为费查尔一直不理她,她恼恨极了,竟然砸烂了玻璃门,企图闯进去。费查尔没有办法,只好打电话报警。两个警察闻讯赶来,发现斯维特兰娜像疯了一样,双手被玻璃割破,鲜血直流。

到美国10年之后,斯维特兰娜终于得到了“正式美国公民”身份,并成为一名共和党人。不过,在这个所谓的“自由之邦”,她并未得到多少“自由”。1982年,斯维特兰娜因对美国感到厌恶,便带女儿奥尔加辗转到了英国,在那里,她也找不到多少自由与乐趣。此时,思亲(她所生的一子一女留在苏联)之情时不时涌上心头。当年底,勃列日涅夫去世,斯维特兰娜一反当年“再也不回”苏联的誓言,向苏联最高当局提出“落叶归根”的申请,而接任的安德罗波夫对此未予理睬。1984年春,已病入膏肓的契尔年科接任苏共中央总书记,一年后便离世。这一年被史家称为“苏共执政空白期”,斯维特兰娜反受这个“空白”之“惠”,经苏共中央政治局临时召集人,西方式民主意识浓的戈尔巴乔夫特批,带着女儿回到了久别的莫斯科。在苏联,她公开发表言论,猛烈抨击美国式自由之虚伪,很快又获得苏联公民身份。

从1967年春起,我就开始“跟踪”斯维特兰娜这个人,因为正好在这个时候,她出乎意料地亮相于世界政治大舞台,离开苏联后,先去印度,后到美国。这位“克里姆林宫公主”的“出走”,加之以随后对其父斯大林的无情鞭笞,在西方世界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令苏联最高当局难堪异常。

但斯维特兰娜的快活时光非常短,这是因为,在梯里申卫斯特镇,人们过著一种十分简单朴素的公社式的生活,所有的人都要工作,都从事劳动,并且分享劳动成果,斯维特兰娜不喜欢这种生活。婚后不足一个月,彼得斯服务的那家建筑公司的顾客惊讶地看到,斯维特兰娜在一个酒会上竟然当着众人打了她丈夫彼得斯一记耳光。

斯维特兰娜在美国曾说过,她一生被其父打击最重者,共有两次,一次是生母阿利卢耶娃的自杀身亡,另一次是长兄雅科夫在德国集中营被害,称二者都是由斯大林“一手造成”的。

斯大林1953年去世后,斯维特兰娜多年处于“自由”状态。上世纪60年代初,她与在莫斯科养病的印度共产党员辛格同居,其婚姻并未获赫鲁晓夫批准。辛格不久就去世了,勃列日涅夫犹豫多年后,特批斯维特兰娜携带他的骨灰盒前往印度。这个斯大林之女,在印度自然就引起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极大兴趣,经其策划,斯维特兰娜于1967年春奔向“自由世界”。1970年,她嫁给美国建筑师威廉??彼得斯,因而在美国,她亦以“拉娜??彼得斯”之名为人所知。夫妇二人生得一女,名叫奥尔加,但这段婚姻也不长,仅仅维持了3年。

斯维特兰娜与丈夫彼得斯

誓言之落空

对父亲斯大林的两大怨恨

就在这一时期,她常常收到一个陌生人的来信,写信的人是一个70多岁的老寡妇怀特太太。怀特先生是一位著名的建筑工程师,他在亚利桑那州梯里申卫斯特用石头和红木建立了一座小镇,创办了一所学校。梯里申卫斯特村本来是建在沙漠之上,靠近史霍特斯达尔城。1970年3月,当斯维特兰娜接受怀特太太的邀请到梯里申卫斯特去时,她完全不晓得这个老寡妇对她打什么主意。原来,怀特太太把斯维兰娜当作她的女儿,怀特太太的女儿于1964年因车祸死亡,这个女儿是她在嫁给怀特先生之前的上一次婚姻所生的,她是个白俄人,女儿在俄罗斯出生,凑巧名字也叫斯维特兰娜,家乡碰巧也是乔治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也就是斯大林的家乡。怀特太太是白俄神棍加尔齐夫的信徒,相信人死了可以在活人身上还魂的邪说。怀特太太以为斯维特兰娜是她死去的女儿再世,她以为斯维特兰娜应当嫁给威廉·韦斯莱·彼得斯,彼得斯是怀特太太的女婿,即她那与斯维特兰娜同名的女儿的丈夫,他是梯里申卫斯特镇的主任建筑工程师。斯维特兰娜应怀特太太的邀请来到这个小镇,她觉得做彼得斯的续絃也不错。这个人当时57岁,身高6尺4寸,是一位雄伟英俊的男子,她迅速地和他相爱,并且在她到达亚利桑那州不足三个星期的短促时间里和彼得斯结婚。

斯维特兰娜生于1926年2月18日。二子之后得女,这种“天赐搭配”,给20世纪大强人斯大林所带来的欢乐,不言自明。儿时的“克里姆林宫小公主”所得到的宠爱,也无需花笔墨去描述,尽管日后她诅咒其父“毁了”母亲和自己的一生,极其伤心地说:“宁愿母亲嫁给一个木匠。”

斯维特兰娜在美国曾说过,她一生被其父打击最重者,共有两次,一次是生母阿利卢耶娃的自杀身亡,另一次是长兄雅科夫在德国集中营被害,称二者都是由斯大林“一手造成”的。

斯维特兰娜在梯里申卫斯特实在住不惯,她企图说服丈夫彼得斯和她一起离开这个公社化的小镇。但彼得斯自1932年就在这个小镇工作,他是已死去的怀特先生心爱的学生,是他事业的接班人,而他也舍不得丢开这个地方和他的事业。这样,这段婚姻只不过持续了20个月就破裂了,斯维特兰娜诅咒梯里申卫斯特的一切,以为这个村镇应当用一把火烧为平地,她悻悻地又离开了……斯维特兰娜总是诅咒著离开一个地方,她诅咒著离开苏联,她诅咒著最后又离开西方。

斯大林1953年去世后,斯维特兰娜多年处于“自由”状态。上世纪60年代初,她与在莫斯科养病的印度共产党员辛格同居,其婚姻并未获赫鲁晓夫批准。辛格不久就去世了,勃列日涅夫犹豫多年后,特批斯维特兰娜携带他的骨灰盒前往印度。这个斯大林之女,在印度自然就引起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极大兴趣,经其策划,斯维特兰娜于1967年春奔向“自由世界”。1970年,她嫁给美国建筑师威廉?彼得斯,因而在美国,她亦以“拉娜·彼得斯”之名为人所知。夫妇二人生得一女,名叫奥尔加,但这段婚姻也不长,仅仅维持了3年。

小斯维特兰娜当时才不过6岁。弃世前一天,这位“克里姆林宫第一夫人”,渴望获得“解放”的女权主义者,痛苦地对苏共中央第二把手莫洛托夫的夫人说:“我只不过是一只笼中小鸟。”对于父母亲的被扭曲关系,斯维特兰娜曾用这样一句相当雷人的话来形容:“我的母亲与父亲地位之悬殊,宛如一条一小渔船被捆在一艘大军舰旁边,小渔船时不时地与大军舰碰撞,哪有不受伤的?”

在美国普林斯顿,斯维特兰娜和一位作家恋爱,这位作家叫路易斯·费查尔,专门写苏联问题的文章。费查尔比斯维特兰娜年长30岁,斯维特兰娜跟他在一起,生活过得非常不愉快。因为费查尔好女色,而斯维特兰娜却是个奇妒的女子。不久,斯维特兰娜和费查尔大吵大闹的讯息,便传遍了整个普林斯顿。

去年11月22日,斯大林唯一的女儿斯维特兰娜?斯大林娜的生命之火,经过整整85个春秋燃烧,在美国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郊悄然熄灭。6天之后,她的小女儿奥尔加,才把“拉娜·彼得斯(其母在美国的常用名)因患肠癌去世”这一消息发到网上,我在百度网上见得,已是元月初了。打开自己的数据库,翻看这位不凡女性生命历程的一页页,那三次婚变,三次换国籍,三次改姓,宛如一个个电影镜头,在脑际模糊地闪过,“人生悲凉”这四个字,总是萦绕在心头,唏嘘之余,觉得应该写点文字,以悼念这个刚刚西去的“叛逆灵魂”。

斯维特兰娜一生多婚变,而且变得比较奇特。她的初恋情人是一名犹太裔导演,斯大林得知后二话未说,即将他送往西伯利亚劳改营。这位“公主”对犹太裔男子似情有独钟,前情无果,又与一犹太裔同学后续情缘,斯大林得知后依然二话未说,就“送”给女儿两记耳光。不过,耳光归耳光,这名犹太人的命好,免遭流放之苦,并与斯维特兰娜结为连理,但这段婚姻只维持了两年。之后,这个倔女儿“服软”,奉父之命与苏共原领导人日丹诺夫之子成婚,但这段婚事的“寿命”就更短。

斯大林有自个的世界,他主宰著一个世界上幅员最广大的国家的命运。这就决定了斯大林要具有钢铁一般的果断、沉稳甚至是冷漠和专横的性格。而娜迦对他这个内心世界的了解到底还是幼稚的,她总是用自个的标准去衡量这个伟人。这种衡量和希望她又从不愿说出口,因为她是个自尊心非常强的性格内向的人,当她情绪不好的时候,她从来也不承认心里有什么事。

阿利卢耶娃是斯大林一位老朋友的女儿,生于1901年,16岁那年与比她大22岁的斯大林结婚,成了他第二任妻子。1932年11月7日晚上,正当斯大林与身边那些“常委们”在家中为十月革命节十五周年碰杯时,她特意选择这一天这一时段,在卧室里开枪自杀,呯的一声,彻底葬送了这个本已裂痕重重的“苏联第一家庭”。

阿利卢耶娃是斯大林一位老朋友的女儿,生于1901年,16岁那年与比她大22岁的斯大林结婚,成了他第二任妻子。1932年11月7日晚上,正当斯大林与身边那些“常委们”在家中为十月革命节十五周年碰杯时,她特意选择这一天这一时段,在卧室里开枪自杀,呯的一声,彻底葬送了这个本已裂痕重重的“苏联第一家庭”。

对娜迦来讲,斯大林逐渐变成了一个极其生硬,极其不善于体贴人的人,他已不是她年轻时所憧憬的那样的人了。而她又仍然爱着他,这使她十分苦恼,也十分失望。她把自个比喻为一个殉难者,正像普希金所说的:「你不可以把一头战战兢兢的鹿同一匹战马套在一起。」他们之间终于开始爆发了争吵,但谁都以为对方是不可理喻的。1926年的一次争吵后,娜迦一气之下带着儿子瓦西里和女儿斯维特兰娜回到了列宁格勒的孃家。不久后,斯大林从莫斯科打电话去「求和」,并表示要接他们回家去住,娜迦却在电话里不无冷嘲热讽地说道:「你来干什么?这对国家来讲代价太高了。」但她每每又为斯大林给她的温情而欣喜。一次会议后,她深夜归来,十分疲倦,斯大林抚慰着她,体贴地扶她睡下,她说:「看来你还是爱我的。」她是多么希望这种她以为十分吝啬的爱能持续下去,然而最终仍然是失望。她曾不止一次地向好友和亲戚表示要离开斯大林,但又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

儿时的“克里姆林宫小公主”所得到的宠爱,也无需花笔墨去描述,尽管日后她诅咒其父“毁了”母亲和自己的一生,极其伤心地说:“宁愿母亲嫁给一个木匠。”

斯大林心底深处的创伤

斯维特兰娜一生多婚变,而且变得比较奇特。她的初恋情人是一名犹太裔导演,斯大林得知后二话未说,即将他送往西伯利亚劳改营。这位“公主”对犹太裔男子似情有独钟,前情无果,又与一犹太裔同学后续情缘,斯大林得知后依然二话未说,就“送”给女儿两记耳光。不过,耳光归耳光,这名犹太人的命好,免遭流放之苦,并与斯维特兰娜结为连理,但这段婚姻只维持了两年。之后,这个倔女儿“服软”,奉父之命与苏共原领导人日丹诺夫之子成婚,但这段婚事的“寿命”就更短。

「铁人」斯大林也有柔情的一面

小斯维特兰娜当时才不过6岁。弃世前一天,这位“克里姆林宫第一夫人”,渴望获得“解放”的女权主义者,痛苦地对苏共中央第二把手莫洛托夫的夫人说:“我只不过是一只笼中小鸟。”对于父母亲的被扭曲关系,斯维特兰娜曾用这样一句相当雷人的话来形容:“我的母亲与父亲地位之悬殊,宛如一条一小渔船被捆在一艘大军舰旁边,小渔船时不时地与大军舰碰撞,哪有不受伤的?”

性格不同导致感情破裂

对于斯维特兰娜的人生特质,论者大多用“叛逆”二字来概括。她的叛逆身世,与其显赫而悲惨的家庭背景密切相关。她幼年失母,其父斯大林中年丧偶,终身未再娶,心情备受压抑,加之以“皇冠压顶”,特别是那场反法西斯战争,几乎耗尽了他的全部精力,实在是再也无心无力关爱女儿。父爱母爱的极度缺失,两位兄长生命之悲惨结局(大哥被德军杀害,二哥被酒精夺命),对斯维特兰娜的成长,投射出颀长的悲剧性阴影。

娜迦的死成了斯大林心底深处的一处永远流着血的伤口,随着年岁的增长,他对那些他主观上以为造成娜迦死因的因素越来越痛恨。他常常咒骂娜迦生前读过的书籍,咒骂娜迦的好友波林娜·谢苗诺夫娜,咒骂送给娜迦小手枪的巴维尔,但对娜迦的怀念也越来越深。

对父亲斯大林的两大怨恨

二战时期的苏联饱受法西斯德国的侵略与蹂躏,苏联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抗争,作为当时苏联的领导人斯大林,像钢铁巨人一般,在整个战争期间一直在领导苏联人民进行着无畏的抵抗。对于现今的人来讲,斯大林是个谜一样的人物,他性格刚硬、坚强甚至残忍,但他有能力、有魄力,被称为现代的「铁腕沙皇」。斯大林真像其政治对手所宣传的那样粗暴、残忍、嗜血与冷酷无情吗?本来,透过历史的细节,这位视决定权如命的反法西斯斗士也有他柔情的一面。但斯大林的婚姻与家庭生活并不如意,妻子的自杀与女儿充满伤痕的爱情,使我们看到了苏联「第一家庭」的鲜为人知的一面。

婚变多奇异

娜迦的女儿斯维特兰娜记忆道:「她是一位严格的,对孩子要求非常高的妈妈,她怕把我们惯坏了,因为父亲已非常疼爱我们了。」虽然娜迦非常少和孩子们在一起,但她留给子女的印象却是一位受尊重、聪明而美丽并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的好妈妈。只有她能把这个家庭中性格各异的亲属全部团结起来,使之和睦相处。在家庭团聚的时候,她甚至还常常为大家轻盈而优美地跳上一段乔治亚快步舞。

从1967年春起,我就开始“跟踪”斯维特兰娜这个人,因为正好在这个时候,她出乎意料地亮相于世界政治大舞台,离开苏联后,先去印度,后到美国。这位“克里姆林宫公主”的“出走”,加之以随后对其父斯大林的无情鞭笞,在西方世界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令苏联最高当局难堪异常。

在苏联高层领导夫人们的圈子里,娜迦逐渐变成了一个不被人理解的人。她们都说她太严格太严肃,和自个的年岁不相称,这更加深了她的苦闷和孤单。这种自我抑制,精神上的不满、委屈和愤怒,使她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悲剧最后终于爆发了,而导火线的自己却又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斯大林和娜迦的爱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无从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16岁的娜迦第一眼看到从流放地归来的面色刚毅的斯大林时,爱慕之情就悄悄地萌发了,但那时她只能把爱深深地埋在心底。当斯大林痛失妻子,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娜迦不顾年岁上的差距,毅然和斯大林结合。随后,她就同丈夫去了莫斯科,在弗琪耶娃领导下的列宁祕书处工作。不久以后,她又随斯大林一起去了最为危险的南方战线。娜迦的少女生活就此结束了,这个妙龄的少女,不仅深深地爱着比她大22岁的革命领袖,而且还肩负著和她年岁极不相称的工作重任。于是她拼命地学习,想缩短她和斯大林之间的差距。她自个几乎从来不在孩子的身边,在那充满了兴奋人心事件的革命时代,一位女干部,特别是一个布林什维克,花大量时间带孩子似乎是件极不光彩的事。国内战争结束后,娜迦先是在一家杂志社工作,后来又进入一个工业学院的化纤系学习,不停地在这里或那里开会、学习、听讲座。

据斯维特兰娜记忆说:「妈咪在的时候,虽然她非常忙,但总是自个管理家务,她是家庭的女主人。」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全家靠低工资和有限的实物供应过著朴素的正常生活。他们平时住在克里姆林宫的宿舍,而到冰雪融化万物复苏的春天,全家就搬到莫斯科郊外的别墅祖巴洛沃去。这里曾是革命前大工厂的旧住宅,米高扬、伏罗希洛夫、沙波什尼科夫等都住在这里。娜迦个人的生活很朴素,平时穿的都是自个缝制的衣服。丈夫斯大林也是如此,夏天从来都是斜纹军便服,冬天总是同一样式的制服,一件呢子大衣穿了15年,一顶十月革命后买的帽子则一直戴到去世。

这个时候,斯大林从西伯利亚流放地归来,饱经风霜的他已成为一个坚强的职业革命家。作为娜迦父亲的老朋友和列宁的战友出现今她家里时,斯大林不管怎样也无法将14年前的女孩和眼前的她联络在一起,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肤色微黑、鸭蛋脸、柔和的棕色大眼睛,带着某种东方女性多愁善感仪态的16岁的中学生。不过,他非常快就把她淡忘了,他也从未想到这个小姑娘会和他今后的生活有什么联络。那时的斯大林已有了妻子,她叫叶卡捷琳娜·斯瓦尼泽。她是斯大林的同乡乔治亚人,而且是第比利斯一带有名的美女。可惜的是,这段美满的姻缘持续的时间不长,1907年在他们的儿子雅科夫刚刚两岁的时候,她就因患伤寒去世了。据坊间传闻,斯大林扶著亡妻的棺木说:「这个尤物软化了我石头般冰冷的心,她逝去了,也带走了我对人类的最后一丝温情。」

斯大林女儿斯维特兰娜的爱情生活也充满了悲剧和伤痕。16岁那年斯维特兰娜在莫斯科挑选了当时的制片人亚历山大·卡柏莱为她的初恋物件,结果卡柏莱后来却被斯大林抓进了监狱,关了整整10年!她结婚两次,离婚两次,这和她任性的性格分不开。她一度和尤勒齐斯·辛格同居,辛格是个印共党人,比她年长17岁。1966年辛格病逝,苏联当局准许她携带他的骨灰到印度去。就在这壹次旅行中,斯维特兰娜决定不再返回苏联,而是定居西方。

女儿充满伤痕的爱情生活

1903年的春天,在巴库一个两岁的女孩在海边玩耍时不慎被海浪冲走了,24岁的斯大林看到这一情景,奋不顾身地跳进海里把女孩救了上来。被救的女孩名叫娜迦,当时懵懵懵懵无知的她能想到自个的一生竟同这个年长她20多岁的青年拴在一起吗?

1968年这一年,斯维特兰娜终于和费查尔分手了。其后,她有过一段痛苦和孤单的日子。

娜迦深深眷恋着自个的丈夫和孩子。她过著平静而舒适的生活,她受到人们的尊重,但她内心中的独立和自尊更令人称道。在工学院上学期间,娜迦从不让汽车去接她,从来也不说明自个是谁,同学们根本就没有把娜迦和斯大林联络在一起。她是个极聪慧的女人,心地又极真诚,一旦被一个人征服就永远地把自个交给他。但她同斯大林年岁和历史上的巨大差距,是任何力量无法改变的。

斯大林与儿子瓦西里、女儿斯维特兰娜

年岁是限制不住的

斯大林的第二任妻子娜迦,死时才31岁

童年的斯维特兰娜

1932年11月7日晚上,苏联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正为庆祝十月革命15周年举行盛大的节日宴会。党政的高阶官员、外国代表团的贵宾们云集一堂,觥筹交错气氛极为热烈。情绪非常好的斯大林当着大家的面喊娜迦:「喂!你也来喝一杯!」在这种正式场合,他应遵循礼节叫妻子的名字,或叫表示亲密的爱称,然而这壹次斯大林忽视了。从来就以为自个不是附属物的娜迦感到受了羞辱,于是她当场大喊一声:「我不是你的什么「喂」!」接着站了起来,在所有宾客的惊愕中忿然退出了会场。

娜迦生前用「第一家庭」主妇的手亲自转动了这架和睦家庭的机器。她的哥哥、姐姐、父母都与这个家庭保持着亲密无间的关系,连受到斯大林冷淡的前妻的儿子雅科夫也在这里感到了温暖。而她离去以后,维系家庭和睦的纽带也不存在了,亲戚们非常少往来,即便来往也常常发生争吵。斯维特兰娜的舅舅、姨妈,大多在「大清洗」中受到牵连,甚至含冤死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