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自由邦的创立人利奥波德二世:维护了比利时

路易斯一世,全名:路易斯·菲利佩·玛丽亚·费尔南多·佩德罗·德·阿尔坎塔拉·安东尼奥·米格尔·拉斐尔·加布里埃尔·贡扎加·泽维尔·弗朗西斯科·德·阿西斯·约翰·奥古斯托·胡里奥·瓦尔凡多;Luís
Filipe Maria Fernando Pedro de Alcântara António Miguel Rafael Gabriel
Gonzaga Xavier Francisco de Assis João Augusto Júlio
Valfando(1838年10月31日-1889年10月19日),是1861年至1889年的葡萄牙和阿尔加维国王。

利奥波德二世 Leopold
II(1835年4月9日-1909年12月17日),全名利奥波德·路易斯·菲利普·马里·维克多(Leopold
Louis Philippe Marie
Victor),1865年继承父亲利奥波德一世成为比利时国王(1865—1909年在位)。他是刚果自由邦的创立人和拥有者(1885—1908年在位)。

他是葡萄牙女王玛丽亚二世与其丈夫费尔南多二世的次子,布拉干萨家族的成员,
波尔图公爵的创立者。

只有靠宗主国与殖民地之间的直接联络,才能保全商品和资本的输出场所,同时获得廉价原料的供应——利奥波德二世

统治时期

开启地球卜惟一尚未进入的地区,并使之文明化,冲破笼罩着当地全体居民的黑暗,我敢大胆地讲,这是一次十字军远征;这壹次远征与我们这个进步的时代是非常相称的——利奥波德二世在「国际地理会议」上的开幕词

路易斯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他还会写白话诗,但他在政治领域并没有出众的才能。1861年,在他的哥哥佩德罗五世去世后,他被迫继承了王位。路易斯统治下的国家单调沉闷,由自由党和保守党(路易斯国王往往支援的党派)在不同时期形成的一系列临时政府在政治上的作为也毫无成效。由于西班牙在普法战争前就对葡萄牙进行连续不断的挑衅,使得葡萄牙国内经济停滞不前。葡萄牙在公共教育,政治形势,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方面皆落后于其他的西欧国家。
但是路易斯也是一名有志青年,他不仅继承了其兄长的事业,彻底落实了废奴政策,还更进一步,废除了民事犯罪中的死刑判决。在建设方面,他特意请来了著名建筑师古斯塔夫·埃菲尔,在杜罗河上架设了两座像埃菲尔铁塔那样纯钢结构的大桥,并以国王夫妻的名字命名为路易斯大桥和玛丽亚大桥,到今天这两座大桥依旧存在。在他漫长的任期内,国王一直致力于改善葡萄牙民众的生活,提高葡萄牙在国际上的地位。因此他得到了”受欢迎的人”(o
Popular)的称呼。但是,在君主立宪制的国家中,国王的许可权是受到制约的,所以这二十多年葡萄牙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根本上的改善。

比利时王室是欧洲王室中的后起之秀。作为尼德兰的南部,比利时曾先后流落到法国、奥地利、荷兰的统治之中。1830年「九月革命」之后比利时脱离荷兰而独立,在1831年的伦敦会议上得到众大国的承认。同年国民议会通过了宪法,规定比利时为一个王国。

争夺殖民地

比利时议会最终选定德意志小邦萨克森-科堡和哥达的利奥波德王子为国王,这是在当时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中,能为本国国民和欧洲诸大国共同接受的不多的人选之一,这位王子便成为比利时历史上第一位国王利奥波德一世。他在位期间,比利时奉行中立的政策,经过他35年的稳健经营,这个新生的夹缝中的小国终于挺过了种种成长中的烦恼,在大西洋东岸的肥沃土壤上站稳了脚跟。

自十五世纪葡萄牙探索了非洲海岸线以来,欧洲各国对非洲的统治一直侷限于海岸线附近,并没有多大纵深。到了十九世纪中叶,欧洲人对非洲内陆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于是以英国人利文斯敦为首的一批探险家开始对非洲内陆进行地理考察。1878年,探险家享利·莫顿·斯坦利出版了《穿过黑暗大陆》一书,详细描写了富饶多产的刚果河流域的情况。欧洲各国闻风而动,一场围绕刚果河流域的争斗开始了。

1865年,利奥波德二世继承了父亲的王位,他也成为比利时第一位本土出生的国王。他的统治被以为是比较成功的,他推行自由贸易政策,使比利时搭上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列车,并顺应历史潮流,于1893年在比利时实现了普选制。在他的统治期内,还解决了一件困扰比利时的大事,他抛弃了其父在位时坚持的一个统一的国家应有统一的语言的主张,让荷兰语成为与法语地位平等的官方语言。自1886年起,比利时所有硬币和纸币都用荷、法两种语言印制。这使北方讲荷兰语的佛莱芒人同南方讲法语的瓦莱人实现了和解,维护了国家的统一。

将野心首先付诸行动的是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早在1876年9月,他就出持召开了布鲁塞尔国际地理会议,并成立了”国际考察和开发中非协会”。两年后,当利奥波德二世看到斯坦利的新书时,他便迅速与之会面,将该书收在帐下。随后的五年,在斯坦利的主持下,比利时在刚果河流域建立了二十多个商站和据点。与此同时,法国也不甘人后,派出了海军军官皮埃尔·萨沃尔南·德·布拉柴到刚果与比利时抢地盘。1880年法国人在斯坦利普尔湖左岸建立了兵站,这就是今天布拉柴维尔市的雏形。第二年斯坦利才来到这里。他并不甘心就此罢休,而是在与法国兵站隔岸相望的地方也建立了据点。双方剑拔弩张,各不相让。

但本书将利奥波德二世列入排行榜的主要原因并不在此,而在于他1876年在布鲁塞尔组织召开并主持的国际地理会议。有意建立海外殖民帝国的比利时国王,盛情邀请了一位名叫亨利-墨尔顿·斯坦利的美国记者到布鲁塞尔访问,这位斯坦利先生由于在中非考察过多年,已成为一位非常有名气的非洲专家。两人在探测开发非洲的非常多问题上一拍即合,开始了长期的合作。胸有成竹的利奥波德邀请了英、法、德、俄、奥等大国要员到布鲁塞尔举行会议,史称「国际地理会议」,大会的宗旨是要开启非洲这一「地球上仅存的文明尚未进入的地区」。会上成立了「国际非洲协会」以协调各国的行动,又在各国都成立了分会,利奥波德也建立了比利时分会。「国际地理会议」的实质作用是,使欧洲列强加快了入侵非洲内陆的步伐并加强在瓜分非洲过程中的协作。

1882年,在英国的支援下,葡萄牙以最先发现刚果河入海口国家的身份宣布对刚果河河口拥有主权。假如同意这一要求,那么法国和比利时所占领的刚果河流域是一个没有出海口的流域,价值便大打折扣了。于是法比两国化敌为友,联手反对英葡。此时,德国和美国也介入了进来,妄图分一杯羹。一场多边国际冲突一触即发。为缓和冲突,化解矛盾,欧美15个国家于1884年11月15日至次年2月26日在柏林举行了国际会议,最后决定,比利时国王以个人名义领有”刚果自由邦”,刚果河对一切国家开放,可自由航行;今后任何国家在非洲取得领土必须是”有效占领”,即占领时要照会通知柏林会议的与会各国,并在占领地建立有效的统治机构。随后,英法等国掀起了一轮瓜分非洲大陆的狂潮。

这壹次会议的作用立竿见影,1876年欧洲列强只占领非洲土地的10.8%,而且主要是沿海的据点。但到1900年时,已瓜分了非洲土地的90.4%。

本来早在1879年葡萄牙就开始了对非洲内陆的勘查工作。经过几轮考察之后,葡萄牙人试图将其非洲西海岸的殖民地安哥拉和非洲东海岸的殖民地莫三比克连线起来,形成一个横贯中南部非洲的大殖民地。这个方案被称为”粉色地图”(Mapa
Cor-de-rosa),并在柏林会议上提了出来。葡萄牙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不要刚果河口,但是”粉色地图”方案大家得给个面子。不过英国人并不领情。因为他们的野心是建立一个从开罗到开普敦的纵贯非洲大陆的大帝国,假如同意了”粉色地图”,他们的计划就等于是被拦腰斩断了。本来会议最后的所谓”有效占领”决议也是针对着葡萄牙来的。意思就是说,你最早发现,最早来人,最早竖起石碑,最早开始与当地进行贸易什么的统统没用,有本事你就拿军队来跟我抢吧。可怜葡萄牙国小人穷,别说正经和列强开战了,哪怕是在”粉色地图”区域驻扎足够的军队以实现”有效占领”都显得捉襟见肘。1889年,路易斯一世去世。1890年,英国向葡萄牙发出了勒令放弃”粉色地图”计划的最后通牒。

在这场分蛋糕的运动中,发起者利奥波德二世本人也分了一大块。他以「国际非洲协会」比利时分会的名义,与斯坦利签订了五年的协议,规定斯坦利应从刚果河口向东到上游湖泊地区修建一条200英里的大道,使刚果河下游的酋长们承认并接受「国际非洲协会」的保护。但比利时议会对这个专案不感兴趣,不愿意为国王拨款,利奥波德干脆就自个掏腰包来资助斯坦利。

兴趣爱好

从1879年开始,斯坦利以利奥波德二世的代理人身份,在刚果河流域进行了一系列活动,诱使当地的酋长签订了450多个条约,建立了22个「商站」。但斯坦利在刚果的活动遭到法、葡、英等国的抵制和反对。

路易斯热衷于从事海洋学方面的研究。他为在海洋的世界中收集标本的研究船的建设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并且建造了世界上的第一个水族馆–位于里斯本的达伽马水族馆。这家水族馆收集了包括一个10米长的鱿鱼在内的大量的海洋生物,到今天依然对公众开放。他的两个儿子也受到了他对科学及新事物热爱的影响。

非洲问题成为1884—1885年柏林国际会议的重点问题之一。这壹次会议终于承认了利奥波德二世在刚果河口南岸的统治权,也规定任何国家今后在非洲取得土地必须通知其它国家,实行「有效占领」。这壹次会议促使欧洲列强加快速度抢占非洲土地,瓜分非洲的程序又进一步加快了。

婚姻子女

由于对刚果的占领是以利奥波德二世个人的名义进行的,比利时议会也承认刚果为国王的私人领地。利奥波德二世便成立了刚果自由邦,当上了刚果的国王。直到1908年,他逝世前的一年,才允许比利时议会将刚果变成国家的殖民地。比利时人普遍以为他对开发非洲有功绩,但据说他统治刚果期间,逼迫刚果人开采橡胶并残忍地杀戮大批刚果人,因而备受后人的非议。他为了展示在非洲的业绩,在布鲁塞尔郊外建了一座「非洲宫」,当今已成为人们反思殖民行为的物件。

1862年10月6日,路易斯与萨沃伊的玛丽亚·皮娅公主结婚,她是义大利国王维克多·伊曼纽尔二世与奥地利的阿德莱德女大公的女儿。一开始,夫妇双方彼此深爱,但是路易斯无数的情妇令玛丽亚·皮娅苦闷消沉。他们一共育有三个儿子,但其中一名在1866年时腹死胎中。

利奥波德二世在非洲的是非功过正在由后人激烈地评说之中,但这不属于本文讨论的重点。本文主要讨论他对非洲殖民化并被纳入全球体系之中所起的作用有多大。从巨大的数字反差来看(如上文所述,从1876年的10.8%到1900年的90.4%),1876年的「国际地理会议」在加速非洲殖民化程序方面的作用还是非常显著的,而且利奥波德二世在其中的个人作用非常大。但19世纪的非洲到底不同于15世纪的美洲,不是一个跟其它文明地区隔绝的世外桃源,欧洲人的足迹早已遍布非洲沿海;而且由于当时世界其他大洲可瓜分的土地已基本被列强瓜分完毕,非洲成为19世纪末资本主义列强争夺的重点已不可以避免,没有利奥波德二世的「国际非洲协会」,这个历史程序也必然会进行下去。因此,利奥波德在本榜中应居于西班牙女王伊莎贝尔一世和葡萄牙国王如果昂一世之后,但仍被排在非常多著名帝王之前,他名列第73位。

卡洛斯一世(1863年9月28日-1908年2月1日)1886年5月22日与奥尔良的艾米丽公主结婚,有后代。

阿方索王子(1865年7月31日-1920年2月21日)波尔图公爵,1917年11月23日与内华达·斯图迪·海因斯贵贱通婚,无后代。

国王还有一个私生子,1874年在里斯本出生,被命名为卡洛斯·奥古斯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