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土御门天皇——中世纪最后一位举行大尝会的天皇

后土御门天皇讳成仁,嘉吉二年五月,作为后花园天皇的第一皇子出生。妈妈是从四位下右马助藤原孝长的女儿。孝长是内大臣藤原高藤流的后裔,当时身为下级公卿担当木工寮修理的职位。后土御门的妈妈作为典药头和气乡成的养女和内大臣大炊御门信宗的犹子而入宫,得到天皇宠幸而生下后土御门。

文 | 周渝

文 | 周渝

文正元年因为幕府将军继嗣问题的纷争,诸大名的军队云集京畿,大乱一触即发的氛围下,朝廷于十二月举行了大尝会。不久以后,畠山义就的大军攻入京都,应仁、文明年间的大乱就此爆发,后土御门也就成为中世纪最后一位举行大尝会的天皇。
这个战乱造成京都一带皇室与公卿贵族的领土被掠夺,不但幕府地位一乱千丈,皇室也开始发生财政拮据的问题,往后影响了连续后几任天皇连即位仪式的举办都有困难,皇室逐渐走向衰微。不但原本朝廷的仪式活动被迫暂停,连天皇也逃难到当时将军足利义政的室町第,一住就是十年,一直等到土御门殿修好才回宫去。

风林火山,信玄战旗;天下布武,信长野望;太阁青云,秀吉立志;决胜关原,德川开幕。这是15至16世纪的日本,兵燹连年,群雄逐鹿的时代。既是武家当国,最大的实权统治者幕府将军何在?将军被杀死了!永禄八年五月十九日(1565年6月17日),松永久秀(室町幕府管理代三好长庆家臣)与其子久通勾结三好三人众(三好长逸、三好政康、岩成友通)兵围将军府邸,剑豪将军足利义辉只身与袭击者决战,最终寡不敌众血洒当场。那后来的将军呢?被废了!元龟四年,末代将军足利义昭被织田信长放逐河内,室町幕府就此灭亡。日本战国着实是“天下当兵强马壮者为之”的时代,幕府将军尚且如此惨淡收场,那名义上的最高权威天皇又如何呢?

永正四年,被称为“半将军”的权臣细川政元遭家臣暗杀,室町幕府群龙无首,争霸愈演愈烈,更多的领土被地方实力派侵占,无论对朝廷与幕府来说都是雪上加霜。先看幕府方面,细川氏、大内氏、三好氏、松永氏轮流坐庄,先后建立一个个短命政权,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特殊时期,室町幕府是否能维持京都治安都是问题,更别说给皇家拨款举行仪式。至于皇家,即位的后柏原天皇面对着同样的困境——没钱举办仪式。

战乱过后,朝政荒废,皇室的领地遭到各地大名的侵吞,朝廷收入大幅锐减。朝廷内部传奏日野胜光和大御所夫人日野富子专横跋扈,天皇的地位好像傀儡一样。后土御门生前数度表示退位的意愿。文明六年到十一年七月间天皇四度提出退位,在朝臣一条兼良和皇太子胜仁的劝说下作罢。幕府再三拒绝天皇让位的请求本来是担心营建上皇宫邸和举行皇位继承仪式会给乱世的财政带来困窘。明应三年幕府管领细川政元无视天皇的意旨废立幕府将军,心灰意冷的天皇第五次提出退位,在周围侧近痛哭挽留下再度作罢。明应九年九月后土御门天皇崩,幕府迟迟不肯支付大葬费,天皇遗骸在宫中放置了整整四十三天,都还无力下葬。最后葬于深草北陵,而在般舟院陵也安置了部份骨灰。

如果将日本战国历史像电影一样放映,必然聚焦在织田信长、武田信玄、丰臣秀吉、德川家康这些战国大名身上,他们是那个时代的主角,天皇则像个过气的巨星,尽管名气犹在,但在剧中不过是友情客串,若非顶着“天皇”的光环,观众恐怕早已忘记他的存在。其实战国时代的天皇也有不少八卦,例如皇室衰微,极度贫乏,御所城墙遭毁坏,内部情况一目了然;也有说老百姓不知还有天皇的存在;或是说天皇为维持生计亲自赚外快等等真假参半的传言。实际情况是不是真有这么惨,日本学界一直不乏争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时的皇家真的很穷。皇室的落魄,一切都要从第102代天皇后花园天皇退位后不久,日本爆发的那场大规模内乱说起。

后柏原天皇刚登基就打破了历史纪录。日本天皇即位时都要举行大尝祭,这是即位仪式的重要组成部分,隆重而庄严,一代天皇只有一次,又称“践祚大尝祭”,但因为穷,后柏原天皇成为有史以来首位没有举行过大尝祭的天皇。也是因为穷,连天照大神也跟着皇家一起受委屈——天皇已经穷得连神道最为重要的伊势神宫式年迁宫大典也无法举行。式年迁宫大典是指遵照古法建造新的神殿和宝物,将天照大神迁至新殿,这是对清净文化的崇尚,认为神明会居住在清洁之处的神道信仰。原则上每20年举办一次,但在战国时期,皇家拿不出钱举办大典,天照大神也就没法搬家。

图片 1

后柏原天皇与后土御门天皇一样,一直干到大永六年四月驾崩,而同样灰头土脸的幕府也仅送来600贯丧葬费,其中还包括新帝践祚仪式的费用,完全是杯水车薪。天皇遗体一直搁置泉涌寺无法下葬,直到盛夏时遗体已开始腐烂,方才草葬于深草北陵。随后即位的后奈良天皇被誉为有“清贫美”的天皇,他也面临财政困境,但好在有活跃于地方的后北条氏、大内氏、今川氏等战国大名集合资金,才让天皇得以举办即位仪式。其后常有地方豪强愿意出钱资助皇家,但后奈良天皇却认为“无论怎样艰苦,都不收不正当的金钱”,多次退还大名们送来的政治献金。他也同前两代天皇一样,因财政窘迫而无法举行退位仪式,于弘治三年在位驾崩。

应仁元年,室町幕府管领细川胜元和山名持丰等守护大名之间爆发大规模冲突,多达十万大军作乱,将军足利义政拉拢了后花园上皇和后土御门天皇作为后盾,而与之相对的西军则又将当年南朝的后裔找出来,称其为“西阵南帝”,但这次已不再有任何号召力。尽管如此,这场内乱还是持续十年之久,京都满目疮痍,无论幕府将军、守护大名还是庄园领主的实力都大为削弱,同时也开启了群雄逐鹿的战国时代。幕府衰微与战国大名的崛起是造成朝廷及皇家的财政困境的直接原因。

这里有个问题值得注意,那就是地方新兴的战国大名们竟然乐于出钱资助皇家,他们是忠于天皇吗?并不是。一直以来不乏观点认为,战国时期是天皇地位的最低谷,皇室不仅穷,而且完全不具权威。这种说法实际只说对1/3,那时天皇的确穷,但地位绝不低,此时幕府式微,天皇的权威比足利义满时代提升了不少,而且他对战国大名们同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新兴的战国大名与传统的守护大名有何不同?简而言之,所谓守护大名是由室町幕府任命,负责统治各地方的官吏,官名叫“守护”,在镰仓时代就存在,至室町时代大幅扩权,开始具有地方首长之特色。但在应仁之乱后,战国大名逐渐取代了原先的守护大名,这些战国大名中,虽然不乏拥有幕府或朝廷的官衔之人,但他们掌控地方大多是靠军事实力,而非仰赖幕府的权威。换句话说,如果说守护大名是地方首长,那么战国大名就更像是大大小小独立王国的国家元首。原本贵族有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领地的税收,但战国大名崛起后,各地庄园遭到侵占,擅自抽取税收,等于断了朝廷的经济命脉,久而久之,财政便陷入匮乏,许多公家贵族被逼得出卖家传的典章制度与和歌等作为收入来源。

图片 2

该内容为腾讯独家合作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尾州桶狭间合战》,绘于江户时代后期

首先,战国大名要征战攻伐,开疆拓土,而打仗讲究师出有名,没有什么比拿着天皇的敕令作战更高端大气上档次了。其次,战国大名们要治理自己的领地,那么就必须得有名正言顺的身份来让自己领土上的臣民听话,朝廷和天皇恰好能提供这种身份。第三,随着幕府钦定的守护大名衰弱,加上将军被废、被杀、被放逐等惨剧频频出现,室町时代建立的秩序已被破坏得荡然无存。与此同时,大量通过下克上,或根本来历不明的战国大名崛起,这些实力派互相牵制,名分自然也变得十分重要,而这种名分同样需要朝廷钦定。

战国时代,有不少武将,尤其是大名阶层,为了取得朝廷官职四处奔走得不亦乐乎,对于他们而言,朝廷的官职相当具有魅力。当幕府提供的官职“守护”逐渐失去权威,朝廷派往各地治国的官职“国司”就成了大名们竞逐的新目标。想要获得这样的职位,就得向朝廷上贡大量政治献金,当时的战国大名们除了向宫廷送政治献金之外,还得向公家、幕府准备大量资金进行运作,有不少大名身上既有公家的官职,又有武家的官职,归根结底就是求个名分。而公家一方,除了后奈良天皇这样的特例外,倒是也乐于干这种买卖官职来缓解经济困难的交易。

该内容为腾讯独家合作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